“不過,我記得華夏國的特種兵技能很是一般般,爲什麼昨天遇到的那個,似乎感覺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莫斯一想起昨天受的氣,就有一些的不痛快,但想想對方只用了突擊步槍,還能夠一槍斃命。斃命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士兵,可都是經歷過戰爭洗禮的老兵。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是呀,我們都是失誤了,我開始的時候沒有把他當做一回事,但後來才發現,他只是故意逃走,爲的是救援爲你們圍剿的那一夥人。太狡詐了,根本讓你防不勝防,啊!”西鯊不得不承認,那個神祕狙擊手是他在華夏國有生以來,見過非常特殊的一個。

“只不過我沒有和他交手,如果交手了,我可以分析出,他的戰鬥力如何。對了,地煞三鬼中的西鯊聽說死的很蹊蹺是吧?”西鯊突然想起了前一陣子僱傭軍中的一則怪聞,和他同名的西鯊被人給殺了。

“他,怎麼能夠和你相比,西鯊的名字,他只不過是借用而已。而你纔是真正的西鯊,相信殺了他的那個高手,指定沒有碰到咱們二人,碰到了咱們二人一定讓他知道知道厲害。”莫斯太相信西鯊的能力了,從不會質疑。

並且,他也是瞭解地煞三鬼中的西鯊,原來的綽號叫:鬼影,不過由於觸犯了僱傭軍的忌諱,應該是他們集團出於護短,所以花了重金在西鯊這裏買了名字而已。

“換湯不換藥,換一個名字,他還是鬼影,而我還是西鯊。來吧,我們戰鬥馬上要開始了,毒蛇都準備沒有任何的差錯吧?”西鯊冷笑了一聲,問道。

“放心,我已經給他們準備好了今天這頓大餐,就看他們有沒有福氣吃的下去。你先在這裏歇着,我給他們加一點香料去,這纔是最美味的麪包不是。”莫斯笑着扛着高精狙走下了山崖,朝着密林地帶走了過去。

“不好,大家小心!”走在最前面的是李國大隊長,突然舉手喊道:“停!”

“怎麼了?”公孫燕看師父的臉色緊張,一定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對方,趕忙的追問道。

李國小心翼翼的蹲下了身子,手在一片落葉上輕輕一敲,忽然便是有一條蛇竄了出來,朝着李國的面部要咬過去,幸虧李國的反應及時,斜側了身子,匕首快速出現在手上,刺得一聲,將蛇給割成了兩截。

“白老師父的話真是絕了,他竟然早已經想到了對方計策陰謀。如果我估算不錯的話,相信我們前面要走的路線,每一片相同的落葉下,都會有着飛蛇的存在。”李國臉額上驚出了一絲汗水,對他們說道。

黑虎陳嘉運一聽臉色比誰都緊張:“大隊長,這飛蛇雖然看起來不大,殺起來也是非常容易。不過它們在山林中猶如雨後春筍,數量驚人的可怕。咬上一口半個小時得不到救治,恐怕.。!”

“叮叮!”黑虎的話沒有說完,忽然,林中響起了一槍,正好打在了地面上的落葉。

嗖嗖.!

地面上的飛蛇突然飛躍而起,全部朝着他們四個人攻擊過去,李國手上的匕首來回舞着,儘可能的將飛蛇的進攻阻擋開。

但也由於飛蛇過多,一時很難全部擋開,最後下令向後撤退,但也在於此同時,公孫燕大聲的喊叫道:“小心!”

“啊!”突然,一跳飛蛇突快的向着李國咬了過去,李國也是正在阻擋另外一些飛蛇,根本沒有照顧到身體右側突然襲擊過來的毒蛇。

毒蛇硬生生的咬在了李國的肩膀上,痛的他是啊呀的一聲,高樂和陳嘉運迅速端起了突擊步槍,噠噠打向飛蛇。

“快退,千萬不要打打到地面,否則,咱們就是要全完蛋了。”李國硬是忍着疼痛的喊道。

“怎麼樣?”終於到了安全區域,公孫燕特別關心的問道,看到師父被飛蛇咬了,並且剛纔陳嘉運還是說了這飛蛇咬了後,半個小時醫治不了,就將會危及生命。

“喂喂,是不是空中指揮中心,喂喂.!”公孫燕按着呼叫機呼叫了半天,都沒有接到回令,焦急還在連續喊着,李國苦笑道:“沒用,他們已經把這裏的信號屏蔽,這是早已經給咱們預備設下的套了。”

“那該怎麼辦?”公孫燕急的已經流出了眼淚,哭着喊道。

“怎麼就是娘娃娃的了,還記得我第一次訓你嗎?”李國安慰着公孫燕,問道。

“記得,你說如果,你在哭,就讓你天天的哭,一直將淚水哭幹爲止。”公孫燕的話有一些的庚寅,哭哭滴滴的說道。

“那還是要哭,既然,我的這條命無法活下去了,不如我就給你們躺下這條路。”李國說着話,已經喲站起身來。

“啪!”突然一聲的槍響過去,又是響了一聲,啪!

一顆子彈朝着公孫燕她們激射過來,不過且因爲位置偏移的原因,造成子彈打在了樹幹上。而另外的一槍,明顯是朝着第一槍的位置緊接着打了過去。

“全部警戒!”公孫燕小聲的命令道。

高樂和陳嘉運全部持起槍支警戒,特別是高樂已經換上了狙擊步槍,因爲,他剛纔聽得出來,槍聲正是狙擊步槍。可以明確的來說,對方正是狙擊手。

但他們誰也不知道,剛纔那一槍如果不是商天雄及時的給改變軌道,正好就會射向李國的心臟部位。在隱藏已久的樹下竄了出來,手中握着一瓶藥劑,朝着李國他們警戒的位置扔了過去,變聲的喊道:“把藥給塗上,可以堅持48個小時。”

話聲落去一道叢林隱影裝的男子,如同一道影子疾走而去,驚得他們幾個人都是驚詫。陳嘉運快速的撿起藥劑瓶,擰開了蓋子聞了聞,臉色緊張的說道:“我先試試,等等!”

還沒有等他們同意,陳嘉運已經跑到了樹葉地方,故意用腳一踩,忽然一跳飛蛇飛了起來,咬在了他的胳膊上,哎喲的一聲,他將飛蛇給抓了起來,眼神撩過一絲陰狠,撰住了飛蛇的七寸一緊,直接飛蛇便已經死去。

“啊,這是真藥!”他將藥劑的瓶子蓋擰開,灑了一點在傷口處,發現沒有了之前的痛處,舉着手中的藥劑高興的喊道。 莫斯非常的惱火,本來全部在計劃之中,沒想到扳機剛剛扣動,突然無聲無息的一顆子彈打了過來,正好將彈道的航線偏移了一公分左右。彈膛偏移了一公分,基本上子彈射過去的偏移軌道,就會超出一公分的十倍甚至二十倍。

從這枚子彈的射程和速度他來判斷,是一把非常好的高精狙,真沒有想到特警支隊竟然還有高手的存在。迅速的挪移了埋伏點,朝着右側的位置開始慢跑,並且不時的前後左右查看是否會有哪位高手的存在。

“會不會是他?”莫斯心裏懷疑着,但又搖了搖頭,說道:“從槍支上來判斷,屬於高精狙,華夏國就算擁有高精狙,但剛纔對方使用的高精狙,沒有個人特殊的改造,很難達到無聲無息的控制。”

所以,他斷定能夠完全使用這把高精狙的人,應該並不是先前哪位高手,如果哪位高手擁有這把高精狙,他那能夠活到現在?

他沒有發現一道身影已經緊緊跟隨,一身叢林隱身服,很難被對方給發現。再加上敏銳的眼神和輕捷的腳步,走在了滿是雜葉的山林中,還不會發出任何的聲響。

商天雄時時刻刻的在觀察着莫斯的一舉一動,爲何沒有立即行動,因爲他知道莫斯只是輻射手。主射手如今還是沒有路面,將輻射手殺死也會打草驚蛇,所以他選擇欲擒故縱。如果莫斯還會進行行動,他還會選擇移動的方式干擾對方,逼着他去找主射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李國大隊長抹上了藥劑後,明顯已經起到了作用,開始的時候胳膊**的感覺,如今已經血液暢通,吩咐道大家:“來,這是有人在暗中相助咱們,大家要抓緊時間,將前面的飛蛇隱患處理掉。”

李國大隊長的命令下來後,公孫燕帶着高樂和陳嘉運已經開始清理地面上的飛蛇,李國大隊長緊跟其後,感覺胳膊上舒服了一些:“公孫燕,以你之間和那個神祕狙擊手見過面,是否這次救援咱們,就會是他?”

“不好說!剛纔打偏了對方狙擊步槍子彈的槍支,應該屬於高外進口槍支,曾經我聽技術科科員,說過,國外新研究的槍支,屬於F37高精狙擊,市場售價十萬美元,擁有着無法想象的科技進步。

在我國中只有一把,米國有三把,剩下的還有七把分佈在不同國家中,就和市場上的名牌服飾,它是屬於限量版本。”公孫燕講了一下這把狙擊步槍的來臨,李國大隊長聽了後不由驚詫不已。

“這種高技術高價錢,限量版的***,這是誰在使用?”李國不由得驚歎道。

半個小時過後,他們已經將地面上的飛蛇清理乾淨,終於可以加快步伐前進。走在最後的陳嘉運臉色劃過一絲恨意,在兜裏掏出了一瓶藥劑,扔在了地上。

“過了這片林帶就是夾縫子溝邊緣地帶,相傳這裏有着野豹的存在,如果被人激怒極有可能對咱們發動攻擊。”陳嘉運在後面提醒道。

“好,大家一定要注意了,拿出麻醉子彈,如果有野獸攻擊。一級保護動物,我們需要使用麻醉子彈。”李國怕大家會誤傷了野生動物,特別的給大家交代道。

莫斯已經抵達了第二個高點,四處的觀察一番,並沒有發現有人跟來,纔是放下心來,在兜裏拿出了一個骨哨,望遠鏡中發現僥倖逃脫的特警力量,已經越過了第一道防線,即將進入第二道防線。

他此刻可不怕那個狙擊高手,因爲第二道防線是他引來了幾十頭狼,做爲最終的攻擊方案。

“喔!”寂靜的叢林中忽然響起了狼叫的聲音,李國趕緊的喊道:“大家注意了,警戒,警戒!”

第一個收到命令的高樂,蹭蹭爬上了一顆樹的半截處,拿出瞭望遠鏡觀察後,對他們喊道:“李大隊長前面有狼羣!”

“什麼?”李大隊長一聽驚詫不已,說道:“此地相傳在解放前有狼羣的存在,但解放後由於人類駐紮點,狼羣已經逐漸向着深山中遷移。看來他們早已經做好了逃山準備,這些狼羣肯定是有備而來。”

“師父,我看麻醉子彈根本派不上用場,不如.!”公孫燕的意思麻醉子彈只能暫時麻醉狼的身體,根本無法起到震懾的作用。瞭解過狼羣的人都知道,狼羣一般都是由七到八頭最有組成一羣,如果上去幾十個狼的話,其中就會存在頭領狼。

“你的意思我知道,但咱們畢竟屬於士兵,沒有權利判決動物的死活。目前我們能夠做的,也就是先使用麻醉子彈麻醉狼匹,如果狼羣對咱們構成了絕對危險,我們才能夠解決了他們的生命。”李國搖搖頭不同意公孫燕的說法,畢竟他們屬於人民子弟兵,不僅僅要保護公民的安全,更是不能夠隨意的處決其它動物的生死權利。

“好吧!”公孫燕點頭應了一聲,隨即叫了一聲高樂上麻醉子彈。

但在一邊的陳嘉運臉額上抹過了一絲冷笑,將手中的麻醉子彈換成了真子彈壓進了槍膛。找了一個狙擊點埋伏下來,約等了有十分鐘的左右,狼羣便已經過來。

細細的看去足有四五十頭左右,中間一匹全黑毛色,比起其它的狼匹都要高大,朝着天際嗷的一聲長叫,隨即便有幾頭狼露出了兇狠面相,朝着李國他們攻擊過來。

“打!”李國大聲的命令道。

接到命令的高樂扣動扳機,啪的一聲,一槍過去直接將進攻過來的一匹狼擊殺倒地,剩下的一些狼匹看有一匹被中彈倒地,並且還在蹬着四肢。

“嗷,嗷。!”

十幾頭狼一起攻擊,最後,他們麻醉子彈已經耗光,在李國大隊長的命令下,荷槍實彈。

李國率先將兩頭一起向他攻擊過來的灰狼打倒,不過也不知道爲什麼原因,所有的灰狼統一的圍攻了他。手中的手槍已經打的冒煙,擊殺的狼匹一個接着一個。

商天雄一直緊盯着副射手莫斯的一舉一動,在李大隊長他們已經被狼羣包圍後,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戲虐的笑,站起了身朝着山上疾步走去。

看莫斯已經朝着山上走去,商天雄也是緊跟其後,畢竟李大隊長他們也是經受過嚴格考驗過來的戰將。一時半會這些狼羣還不能把他們怎麼樣,目前的情況的下他還是需要緊緊的跟着副射手。

因爲,他們在利用這段時間,騰出逃跑的空間,也等李大隊長他們越過了狼羣帶,估計莫斯和西鯊早已經逃竄走。

西鯊站在石臺上望見莫斯一臉悅色的走了過來,明白一定圓滿完成了任務,待走近了一些,問道:“全部妥當?”

“你就放心,我說過華夏國的特警和特種兵都是酒壤飯袋。但也有不是的,可是他們的制度太老酒沒有自由的權利。”莫斯走了過來,得意的笑着說道。

西鯊臉色劃過了一道陰狠之色,滿意的笑笑,對他說道:“你先去收拾收拾東西,我馬上需要出發了!”

“就是,我們等完成了這次任務,據說總部給了不少的錢?”他還不知道危險來臨,笑了笑回了一句問道。

“的確如此,不過我說過,這是我一個人的事情。莫斯,你最不該的是把尾巴給我帶來,死去吧!”西鯊突然在腰間拿出了一把手槍,朝着莫斯的腦門開了一槍。

倒在地上的莫斯不明白爲什麼會死,由於西鯊的槍快的他根本沒有時間反應。殺死了莫斯西鯊又是端起了槍,朝着一塊石頭打了過去,碰的一聲,擊打在了石頭上濺出了一道火花,並且喊道:“出來吧!”

“西鯊,好久不見,老闆多次提起你的名字,聽說再多的佣金都無法將你僱傭到?”在石頭後方走出了一位身穿黑色牛仔服的人,頭上戴着黑色頭套,但聲音且是女子。

商天雄差點也就在石頭後方走了出來,不過在看到有另外一個人走了出來,他纔是明白髮現的原來不是他。稍微露出一點臉面看了過去,發現那個人一身的黑色衣服,聲音帶着沙啞女聲。

“美人蛇,放心,告訴你們老闆,商天雄的性命我包下了,等我這次任務完事了,一定會去海城市親手將他做掉。”西鯊瞭解美人蛇來的目的,放下了手槍對她喊道。

“好,不過你要小心一些,他可是有一些的難對付,如果你殺不死他。老闆會派來更厲害的殺手,殺手會先將你殺死,這是我們的規矩你不能不是不懂得吧?”美人蛇低了一下頭,冷冰冰的說道。

“好,我西鯊就沒有辦不成的任務,你們只需要把錢給我準備好,便可以!”西鯊從資料裏查閱過商天雄的資料,華夏國農村人,不知道撞了什麼好運,成爲了張氏集團的總裁的未婚夫,這麼一個普通人他如果解決不了的話,在僱傭軍地界豈不是廢了? 商天雄真是沒有想到,西鯊的目標竟然會是他,苦笑了一聲,看來已經有人識破了他的身份。但剛剛走了的那個女子又是誰?

看西鯊對於黑衣女子的警惕樣子,女子的身份十分可疑,到底是誰?

目前的情況來言他只能將西鯊給活捉了,看看能不能在他的口中套出一些信息。貿然的行動肯定不行,畢竟西鯊在僱傭軍殺手排名中佔據前五十。沒有真正的本事,想要在五十名之前站住腳根本不是一件易事。

西鯊環視了一圈周圍環境,發現黑衣女子已經走開,看着腳下死去的莫斯,談談的無奈說道:“人不能沒有腦子,你會死亡最大的缺點,就是沒有腦子。如果因爲你的在場,得罪了老闆,恐怕我的名次不保沒事,但性命攸關的事情,西鯊從來不幹。”

扛起了莫斯的屍體走向了山崖邊際,將屍體扔了下去,悄悄的向着後山而去。商天雄沒有立即行動,因爲他必須要抓活的,如今國外的勢力已經知道他在海城市,或者來說他們的人員已經到了海城市。

如果不知己知彼他的未來會危險,最主要的還是張楠,葉貞她們的危險,最是讓他比較的擔心。

一會的時間過去,李大隊長他們也已經衝破了最後一道關卡到了山上。發現山上沒有任何歹徒的痕跡,特別是地面上還有血跡的存在。

“師父,看這山上的情景應該是發生了戰鬥,但不知道歹徒們?”公孫燕走到了山崖上,發現下面有着一具屍體,仔細的辨認正是兩個歹徒中的一個,從她多年的經驗來看,一定發生了什麼異變事故。

“通知山下的兄弟們攔截,千萬不要讓歹徒衝出山區,否則出了事情,無法估量。”李大隊長髮現歹徒已經逃離,他們繼續追趕無濟於事,還不如在山下設卡,於是對公孫燕特別的交代道。

公孫燕答應了一聲,就是給總部發了無線電,總部接到了無線電,山下設卡的官兵開始封鎖道路等等。

商天雄一直跟在西鯊的身後,一路上沒有太合適的機會可以一招制勝,他就是選擇一直跟蹤。約莫有了兩個小時的時間,西鯊已經僞裝成爲了一個山民,特別是易容術僞裝的和黃種人基本上沒有什麼差別。

山下已經有着衆多的官兵設卡,荷槍實彈的檢查過往的路人和山民,在看到一個高大身材的山民漢子,隊長李蒙帶着隊員上前,舉手示意停下。

“你好,同志,請你接受我們的檢查!”李蒙最先走了上來,對僞裝了的西鯊問道。、

西鯊憨厚的笑了笑,平常人還真看不出來什麼端倪:“好,好,我配合!”

“大叔,你這去山上砍柴,有沒有發現可疑的人?”一個小官兵給他檢查完了後,並沒有發現任何的不對,熱心腸的對山民大叔問道。

山民大叔又是憨厚的笑笑,搖着頭,回道:“沒,這大山裏沒啥人,有人的話不可能,裏面野獸多,野獸多!”

“就是,所以,大叔以後上山可以小心一些,行了,檢查已經完事,你可以走了。”小士兵檢查完了,還是不忘叮囑山民大叔多注意安全。

山民大叔被檢查完,聽了小士兵的話,嘿嘿的笑道:“是的,我們一定謹記,謝謝了!”

“沒事!”小士兵笑了笑:“誰讓我們是人民子弟兵了!”

“嗯,謝謝你們了.。!”

山民大叔一邊朝着關卡另外一邊走去,還是不忘回頭繼續感謝道,但心裏嘲笑道:“華夏國的士兵還真是好糊弄。”

商天雄早就是在他們檢查的司機,悄悄的跨過了關卡周邊區域,算好了時間速度,終於是趕上了西鯊過了關卡。

“哎,小李,你有沒有覺着那個大叔有一些的怪,他背上的乾柴,似乎是剛剛給砍下來的?”在小士兵身邊一個年紀稍微比他年長的士兵,對小士兵問道。

“哎呀,還真是對,追!”小士兵發現還真是對,朝着山民大叔過去小路,喊道:“大叔,你等等!”

“啪,啪!”忽然,一聲槍響過來,緊接着又是一聲槍響。

子彈形成了一道弧線擊穿了樹幹,這一槍還是被商天雄給及時的破壞掉,纔沒有打在小士兵的身上。竄出了林子帶,看小士兵沒有事,站住了腳步:“全部在這裏等待命令,不可隨意跟來。”他對小士兵提醒了一聲,便朝着西鯊跑過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