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它根本就不敢離開江沉半步,唯恐江沉被這裏的毒物碰到。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對於熊霸天和狗麒麟這個級數的人物來說,這些毒蟲除了數量多一些,有些麻煩之外,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威脅。

甚至他們想要走,都能隨時抽身離去。

但是對於江沉而言,任何一隻小小的毒蟲,都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江沉沒再理會大黑狗,他也不知道現在大黑狗在做什麼,反正他現在看不到也聽不到。

江沉收起破紙傘,他閉上了眼睛,將身體完全交付給了第六感,徑直朝着一個方向而去。

大黑狗嚇的魂飛天外,現在它也只是靈海境,雖然有些許靈覺,但一旦江沉離它太遠,大黑狗也只能一臉懵逼的轉圈。

現在它找不到江沉了。

“完了,主子說要燉了我只是說說而已。若是我真的把主子弄丟了,那位敢敲神帝悶棍的姑奶奶,是真的會把我抽筋扒皮,配上花椒大料,小火慢燉,最後再來一壺老酒,借酒消愁……”

大黑狗順着江沉方纔離去的方向追去,卻又被鋪天蓋地的毒物衝了回來,然後它繼續原地陀螺轉。

……

離開了大黑狗的保護,江沉卻沒有感到任何的威脅。

除了那刺鼻的腐臭味和刺耳的笛音之外,江沉的內心深處十分寧靜。

他閉上眼睛,扛着破紙傘,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毒蟲籠罩的範圍。

漸漸的,那刺耳的笛聲消退,絕望的寂靜再一次襲來。

那灰衣女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江沉的面前,她一臉震驚的看着江沉。

這個修爲最弱,只有煉氣境的少年,竟然就這樣輕易的走出了毒蟲的包圍?

這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我還以爲是個什麼厲害的角色,原來是個繡花枕頭……不中看也不中用。”

忽的,江沉睜開眼睛,看向他面前的這個灰衣女子。

靈海境!

這個灰衣女子,竟然只有靈海境一重的修爲,換算成江沉現在的境界,就是煉氣三十一重。

兩人的修爲也沒差到哪去。

然後,江沉擎起手上的破紙傘,就朝着面前的灰衣女子打了過去。

…… 第七十六章

靈海境?

江沉有些不可思議。

在熊霸天口中,這灰衣女子明明是神海境巔峯的修爲,怎麼現在就變成靈海境一重了?

雖然江沉口中對她做出了絕對的蔑視以及歧視,但是心頭的警惕卻提升到了最高。

他一傘打出,也僅僅是一次試探。

果然,紙傘落下的剎那間,江沉就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殺機將他鎖定,然後已經出手的紙傘,瞬間收回落到他的背後,同時傘面撐開。

嘭!

一股大力從背後傳來,直直的轟在傘面之上。

江沉的身軀一震,向前踉蹌了七八步,勉強沒有撲到。

面前的灰衣女子飛速的倒退,與江沉拉開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然後,另一個灰衣女子,與眼前這個灰衣女子一模一樣的人,就出現在江沉的面前。

這個灰衣女子,是神海境巔峯的修爲。

“竟然被你找到了這裏……死!”

第二個灰衣女子手持竹笛,朝着江沉砸了過來。

“兩個人?還是分身術?”

江沉來不及做出反應,他下意識的將紙傘擡起,以傘爲盾,堪堪擋住對方這勢大力沉的一擊。

這一擊的力道被紙傘擋下九成,餘下的一成力也讓江沉異常難受。

轟——

情不自禁的,金色的真氣從他的身上爆了出來,但還未等江沉的下一個動作,那灰衣女子就再度出手,再一次攻向江沉。

“是傀儡,一種異常精妙,與常人無異的傀儡!”

“或者說,以活人煉製而成的傀儡!”

“靈海境是她的本體,那神海境的是傀儡身!”

以活人之身煉製而成的傀儡,就算是熊霸天都沒有看穿其本質,江沉在與之接觸的瞬間就分辨出來……不得不說,他的第六感實在太敏銳了。

轉瞬之間,江沉就做出了應對的對策,他將手中紙傘又一次擎起,生生的承受住這傀儡身的第三擊,依舊還是一成力轟在他的身上。

這一刻,江沉的身體做出了某種細微的調整,藉着那磅礴的衝擊力衝了出去,方向,正是那灰衣女子本體的方向。

“怎麼會這樣!”

灰衣女子大驚失色,她有些無法理解,爲何神海境的傀儡身連續三擊,都沒能殺了這個小小的煉氣境武者。

她是一個強大的操控者,可以操控傀儡,操控度衝高,甚至操控陣法……唯獨不擅長近身戰鬥。哪怕是面對煉氣境的江沉,她的本尊也不敢讓他靠近分毫,時刻與江沉保持着一個安全的距離。

但是江沉藉助傀儡身攻殺過來的衝擊力道,瞬間侵入到近前。

灰衣女子大驚失色,她操控着傀儡身朝着這個方向急速衝來,速度要比江沉快了十倍。

但江沉已經完美的借用了那股恐怖的衝擊力量。與麒麟軍交戰數日,包括在雲湖山與莽荒之中的歷練,都讓江沉那隱藏在第六感中的戰鬥本能徹底釋放出來。

從傀儡身出現那一瞬間的預判,到現在借力使力,都不是過去江沉擁有的,一切的源頭,都是那神奇的第六感所致。

“死!”

江沉怒喝一聲,同時,他身上的真氣完全爆了出來,金色麒麟的影像將他的身體包裹起來,江沉以傘爲刀,帶着金色的刀焰,一刀朝着灰衣女子當頭劈去。

先前那一擊,是江沉的試探,並未用力。

既然這灰衣女子的底牌已經被他試探出來,江沉也不再留手。

這一擊,江沉動用了全力。

嘭!

江沉一傘劈在灰衣女子的頭上,直接將她的頭顱劈碎,無頭屍體撲通一下跌倒在地。

在前一個瞬間,那傀儡身已經一笛刺出,此刻那笛芒距離江沉的後心不過寸許距離,再有一個眨眼的時間,笛子就會洞穿江沉的身軀。

但是,本尊死了,傀儡身也失去了活性,撲通一下摔倒在地,徹底失去生機。

江沉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他的嘴角也溢出一絲鮮血。

神海境的傀儡身三次轟擊,雖然被紙傘化解九成力,但那餘下的一成力也讓江沉受到重創。

但是江沉有神丹護體,體內三生丹與天王轉生丹的藥力頃刻間爆發出來,流轉他的全身,就將他的傷勢恢復。

江沉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他直起身體,看了一眼腳下的無頭屍與身後的傀儡身。

江沉有些嫌棄的將那兩個身體踢開。

以活人煉製傀儡可是大忌,江沉雖然紈絝不堪,但神州大地上一些基本的禁忌他還是瞭解的。

不過熊霸天口中,這灰衣女子與她背後的‘未來莽荒神帝’並不是神州的人。

他並未翻弄那灰衣女子和傀儡身的屍體……熊霸天和慕傾雪兩人都有神國,其中裝着無數來自未來神界的寶貝,這灰衣女子身上的東西,包括那竹笛,他還看不上眼。

江沉拿起手上的紙傘仔細的擦了擦,讓他意外的是,雖然紙傘敲碎的灰衣女子的腦袋,但是傘上卻並未沾染血跡。

“簡直就是殺人不見血的利器!若是現在我還拿着南宮無恨的虎魄刀的話,怕是早就死在這傀儡之下了。”

“虎魄刀妨主……南宮無恨就是被它剋死的!”

江沉嘴裏嘟囔着,當初他殺南宮無恨,一方面是南宮無恨偷學了逍遙王府的麒麟縱,另外一方面還是江沉抱着殺人越貨的心思,搶他的戰刀。

“還是我的羅天傘好,明明是神兵寶器,卻是破破爛爛的紙傘模樣,拿在手裏也不會遭人覬覦,認識它的人大概也不敢強搶。”

江沉嘿嘿一笑。

毒龍認識破紙傘,還叫出了羅天傘這個名字,但是它對自己卻是客客氣氣的。

“對了,這裏大約就是那笛聲陣法裏了……我該怎麼破陣呢?”

江沉歪着腦袋,卻發現自己……無從下手。

“繼續跟着感覺走?”

江沉皺了皺眉,他站住身形,並未上前。

突然間,他將紙傘背在後背上,手中多出了一根寶器棒槌……他用棒槌在灰衣女子的身上擦了擦,沾染了一些血跡。

江沉的心中升起一股危機感,這種危機雖然不強烈,讓他有一種危機和機遇並存的感覺。

“一個小小的煉氣境……連武者都算不上的菜鳥,竟然殺我的靈僕?”

一個溫潤中帶着疑惑的聲音響起,江沉朝着私下觀望,這裏的能見度差不多是十丈,但是十丈之內,江沉並未看到人影。

“不過我要奪取莽荒弒神刀,還需要一個祭品超度那神君的怨念,既然你敢殺我的靈僕,就來當我的祭品吧。”

然後,一股大力憑空出現,如同一隻大手一樣,一把抓住江沉的身軀,將他拽進灰霧之中。

…… 第七十七章

撲通!

不知道過了多久,江沉的身體重重的摔在了一隻腳的旁邊。

他只能看到這一隻腳,穿着黑色鑲金雲的鞋子,踩在着潮溼泥濘的地上沾了不少爛泥。

江沉想要擡頭,卻發現一股渾厚的真氣壓住他的身體,讓他擡不起頭來。同時,江沉身上那金色的真氣統統收回,努力維繫着一種‘我是真·煉氣十重’的樣子。

然後兩眼一翻,假裝暈倒。

“太子殿下,此人只是煉氣十重,卻能擊殺擁有神海境傀儡的靈僕,也許他的身上有大祕密!”

一個憨厚的中年男子聲音響起。

“太子?哪國太子?”

江沉心中疑問,但是此刻的他只是趴在地上,將臉埋在那臭烘烘的泥巴里,豎起耳朵偷聽,卻並未發表言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