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在旁人看來,這無比霸氣、猙獰,叫人膽寒的蛟龍,秦逸此刻看了一眼,就啞然失笑,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比蛟龍,他相信絕對沒有人能夠比得過他,

他體內可是有整整一億八千萬蛟龍,並且現在更是三階的魔龍,

「魂,」

秦逸一聲大吼,

「知道,」

魂一聲咆哮,巨大的龍爪,從秦逸頭頂的虛空一下子探了出來,巨大的力量,攪動空氣,組成巨大狂龍,絞纏在一起,形成枷鎖,朝著戰陣砸了下去,

與此同時,秦逸手中赤離劍上,一道猛烈的武道真氣,爆發之間,鐵血的味道,洶湧澎湃,,迎著蛟龍而去, 「怒龍神通,」

劍芒之上,一點冰藍,稍縱即逝,

砰,

戰陣上空被魂一下子拍中,頓時像是琉璃破碎一樣,光膜全部炸開,稀里嘩啦,傾瀉而下,

魂的龍爪,被巨力反震,裂開來無數的傷口,鮮血從數不盡的傷口裡噴射出來,像是長了草一樣,

秦逸手中的劍芒,也在這個時候,和蛟龍撞到一起,

轟,

巨大的爆炸,好像千百個氣雷一起爆炸,讓地面都塌陷下去,如火如荼的狼煙衝天而起,

蛟龍一聲狂吼,當空崩碎開來,秦逸往後跌飛而去,握著赤離劍的右臂,整個炸開,化作漫天血霧,赤離劍也一下子飛了出去,插在了地上,

「他受傷了,」陣中的中年人驚喜地一聲大喊,

不遠處隱匿在人群的唐倩倩,被秦逸飛出去時噴涌的鮮血給驚得花容失色,心中擔憂秦逸安危,就要從人群中衝出去,

這個時候,她的腦子裡只牢牢記得一件事:秦逸一定一定不能有事,

「殺了他,」眼看秦逸一條手臂都炸碎了,軍陣中持槍的大漢得意得哈哈大笑,一聲令下,整個戰陣朝著秦逸移動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秦逸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

肩膀上雖然還在流血,臉色依舊蒼白,但是他站起來后,腰桿卻是挺得筆直,頂天立地,給人一種不能戰勝的感覺,

「雖然化氣為形了,不過和天神境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啊,」秦逸冷笑一聲,「只是一條手臂,不過也好,這樣子我就更有信心幹掉你們了,吞天大墓,給我收,」

轟隆隆,,

一聲雷霆般的巨響,震得戰陣中的人心裡一驚,

趁著這些人一愣神的功夫,秦逸快如閃電,運轉吞天大墓的同時,將幾具之前斬殺的修道者的屍體,拋進了大墓裡面,

血腥的氣息,凌冽的殺意,修道者的屍體,還沒等落到吞天大墓的地面上,就被徹底煉化了,

秦逸上一刻被震碎的手臂,在這一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生長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中年大漢發出一聲不敢置信的吼叫,

不僅是他,他周圍戰陣中的修道者,之前放箭的那個戰陣中剩下的幾個修道者,全都發出一聲**,

在神界中,的確是有很珍貴的丹藥,服用下去,可以幫助修道斷肢再生,

先不說那種丹藥有多珍貴了,就算是服用下去,生長出一條新的手臂,至少也要兩三天的時間,

但是現在就在他們面前,足以堪稱奇迹的一幕在發生,

一條手臂的生長,只用了幾個呼吸的功夫,

沒有人能夠想得出來,什麼丹藥能夠擁有這麼顯著的效果,更沒有一個人能很肯定地說,自己剛剛看到對方服用了藥物,

一切都好像是在眨眼的功夫之內,就發生了,

並且此刻這些修道者分明也有一種感覺,這個虛神三轉的傢伙,似乎不僅不會感覺到疲勞,反而更是越戰越勇,此刻對方身上爆發出來的殺意,竟然讓人陣陣膽寒,比之前更盛,

秦逸雖然只有一個人,但是現在整個局勢,都好像翻轉過來了,

「不能放過他,這一次一定要將他殺死,」緊盯著秦逸,中年大漢突然從心底感受到一股徹骨的寒意和危及,

之前肩膀上傷口的快速癒合,還可以讓人理解的話,現在的斷臂再生,就可以用匪夷所思來形容了,

除此之外,就是對方越戰越強帶給人的壓力,

如果這一次不能將這個傢伙殺死的話,那麼這股壓力,將會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

「上啊,給我殺了他,巨龍橫江,」

嗷,

蛟龍再次直衝秦逸,

地面噼里啪啦,沿途全都像是豆腐渣一樣粉碎,

和之前不同,秦逸這一次竟然沒有使用任何武器,他的赤離劍,依舊落在不遠的地方,不僅如此,他似乎連出手的打算都沒有,

看到這一幕,中年人心中不由一喜,

就在蛟龍張開血盆大口,就要將秦逸吞噬的時候,秦逸的身形,突然鬼魅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轟的一聲,蛟龍將地面方圓十丈,都打得粉碎,幾個剛剛衝過來的散修,差不多是虛神八轉九轉的境界,被捲入其中,連反應都來不及,直接就被炸成了飛灰,但是卻連秦逸的一根汗毛都沒有傷到,

「藏鋒步法,」

中年人這個時候才記起來,這個傢伙,竟然在虛神三轉,就能夠施展藏鋒門的獨門神通,

「哪裡去了,」中年人一聲大喝,神念一下子鋪散開來,迅速之間,就捕捉到了秦逸,

不過朝秦逸那個方向望過去的時候,他一口氣血,都要從胸口中噴出來,

秦逸此刻猶如虎入羊群,也不見他使用什麼武器,只是望見一輪血色的光暈,繞著他不斷旋轉,兩具傀儡在他身邊快如閃電地騰挪著,之前被秦逸攪亂的戰陣里剩下的那幾個修道者,全都被殺死了,

「玲兒,把他們的氣血全都傳入吞天大墓,」秦逸低喝一聲,圍繞著他身邊的血色光暈,頓時就離開秦逸,朝著地上那幾具新鮮的屍體飛去,

這血色的光暈,自然就是死神鐮刀和其中的器靈白鈴兒,

死神鐮刀本來就是為殺戮而生,這種修道者混戰的戰場,對死神鐮刀的成長,簡直就是天賜的良機,

「竟然還有傀儡……」中年大漢的內心都在**,

他一眼就看出來,那兩具傀儡絕對不凡,光是那殺人時候乾淨利落的動作,至少就可以達到虛神七轉的力量,

兩個虛神七轉的傀儡,一個好像根本打不死的虛神三轉,中年大漢此刻心裡已經開始後悔,剛剛為什麼為了救援那個戰陣,而惹上了這一個殺神,

不過中年大漢自然不可能這樣就放棄了,畢竟他是虛神九轉巔峰,半步天神境的存在,此刻更有戰陣,能夠打出接近天神境化氣為形的力量,就算是對上真正的天神境,都不見得會輕易輸掉,更別提對方只是一個妖孽一點的虛神境三轉,

秦逸一下子就看穿了對方所想,陰森森一笑,道:「你真以為我僅僅是虛神三轉,」 中年大漢眉頭微微一皺,立刻之間,就反應了過來:「你會壓制境界的神通,」

話音落下,秦逸的境界,蹭蹭往上竄去,

虛神四轉、虛神五轉,虛神六轉,

「果然是這樣,」

看到這一幕,中年大漢揉揉眼,確定自己沒有看錯,對方真的從虛神三轉,變成了虛神六轉,

頓時之間,大漢的胸膛一下子又熱了起來,

要是能夠得到這門神通,貢獻給家族,自己一定可以得到極大的貢獻值,在家族中的地位,也可以水漲船高,

「虛神六轉,虛神三轉,能夠壓低三個層次,那也是很不錯的神通了,」中年大漢盯著秦逸,口中念念有詞,

「你確定,」秦逸森森笑道,

「什麼,」中年大漢眉頭一皺,似乎預感到了什麼,但是他又有些不敢置信,

哪裡會有人在戰鬥中晉陞,

修道者在晉陞的時候,元氣不穩,那是最虛弱的時候,

一般人晉陞,都恨不得躲到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甚至連自己的親人都不會告訴,

誰要是在戰鬥中晉陞,那一定是瘋了,

就在中年人疑惑的時候,秦逸的四周,出現道道乳白色的線條,

這些線條,就像是絲線一樣,繞著秦逸不斷旋轉,形成一個螺旋,

這個場面,中年大漢實在是太熟悉不過了,這就是要晉陞的標誌,或者說,這就是在晉陞的時候,才會出現的狀態,

果然,和中年大叔想的一樣,秦逸的元氣,一下子就變得不穩定起來,忽高忽低的,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你居然選擇在這個時候晉陞,我看你是自己找死,既然你這樣大方了,我當然不會客氣了,哈哈哈,給我上,殺了他,」

中年大漢再沒有懷疑,得意長笑,提著長槍,指揮戰陣朝著秦逸猛衝過去,

不過就在下一刻,秦逸的元氣,突然一下子穩定了下來,速度之快,甚至讓人懷疑,他剛剛那忽高忽低的元氣波動,根本就是騙人的,

不僅如此,之前圍繞在秦逸周圍的白色絲線,也隨著秦逸一個深深呼吸,全都被他吸入了體內,

「這怎麼會……」

中年大漢愣了一下,使勁眨了眨眼,甚至還伸出手,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秦逸的境界,達到了虛神七轉,

普通修道者從虛神六轉提升到七轉,晉陞的過程,至少都需要一個時辰,然後穩固一下,還需要一兩天的時間,

但是秦逸此刻,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

秦逸從晉陞到穩固,只花了幾個眨眼的功夫,

並且境界提升了一層,氣焰更是以數十倍的程度飛漲,

「虛神七轉了……」隱匿在人群中的唐倩倩看到這一幕,也是一陣無語,

之前還在擔心秦逸,沒想到秦逸卻給了她這麼大的一個驚喜,

虛神七轉的秦逸,此刻帶給唐倩倩的感覺,甚至可以和虛神九轉相媲美,

「好,現在再來一次,」秦逸伸手一抓,插在不遠處地面上的赤離劍,重新飛到了秦逸的手裡,

「開什麼玩笑,虛神七轉就想對抗我們的戰陣,不要忘了,我可是虛神九轉巔峰,半步天神的存在,」

中年大漢眼皮子一條,大吼一聲,持槍朝著秦逸狠狠一下子刺來,

無數的鋒芒,在槍尖上凝聚成一點,彷彿是群星隕落一樣,朝著秦逸傾瀉而下,

「藏鋒玉劍,」

秦逸冷冷一笑,不慌不忙,橫劍在身前, 月影輕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