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嘿嘿,想那麼多做什麼,看看不就知道了。正所謂心動不如行動嘛!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4 日 0 Comments

閻宸等著慕尚情的懲罰。

可卻沒想到……

一陣香風襲來,緊接著脖頸上被一條柔軟的手臂環繞。

什麼情況什麼情況?

坐在沙發上的筆直身形,在這瞬間不僅直,還僵硬了。

事件發展的方向不對呀!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這想法和偏差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 閻宸有些傻眼睛了,這是個什麼情況?

一言不對,起的不應該是雷火嗎?

這明明是在撩「火」吧,再這樣下去,燃燒了誰負責?

就像他自己說的,閻宸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那時是說不動,現在是不敢動啊!

臉頰上清晰的觸感,鼻尖那惑人的香風……被蠱惑了,蠱惑了!對方就是故意的。

「噗!我說你那是什麼表情?吃虧了,還是見鬼了?還是阿宸覺得我不真做些什麼,這樣很不可思議。」

看著那副傻愣愣的模樣,慕尚情又出言逗了起來。她的阿宸好有趣,每一次自己的突然襲擊,都能看見人的另一面風情。

她的話音是那種冷冷的,即便是沾染著笑意,帶著一份特意,也不見絲毫輕佻之感。

「就是覺得心中有點發毛。畫風和你正常時差距太大,雖然感覺很好,但心裡不踏實。」

閻宸還處於一動不敢動的形態,老婆太過於熱情,是福不假,但也有點不敢承受啊!

「有差距好啊,人怎麼能總是一成不變呢?至於阿宸的心中不踏實,想太多了,放鬆就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慕尚情坐在沙發的扶手上,半側著身,靠著閻宸的背。纖美的手臂搭在人的脖頸處,手指在說話時俏皮的撥弄人衣襟上的扣子。

『放鬆?你這個樣子,讓我怎麼放鬆?』閻宸很是無語的想著。『想要讓我不想的多,你倒是先坐起來啊!』

「嗯……其實尚情尚情要是先坐起來,我放鬆的能更快一點。現在這樣,我緊張。」

雖然想在這個時候說些好聽一點的話,但嘴彷彿也僵硬了似的,腦子想什麼就說什麼了。不想說直白的實話,可嘴不受自己控制。

「信不信,掐死你。」

怎麼能說出這麼沒情調的話來,不知道很破壞氣氛嗎?

「額……尚情的這個樣子,讓我的心跳突然間加速,帶動著血夜跟著一同沸騰,使得興奮的因子過於活躍,大腦產生了緊張感。

肢體在這些的影響下,僵硬不知所從,語言功能不經過大腦,直接自由發揮。剛剛的那些話,都不是我真心的,尚情別生氣。」

都說在求生欲的支配下,人的潛能可以在瞬間被激發。這話看起來是一點都不假,就像現在的閻宸。

這一番利落的話下來,把慕尚情都說笑了。要不要為自己說的實話,找這麼多合理的借口?

不過看著人說完話時,話音中還有沒收起來的緊張感,算了,放過人了。

「算阿宸這話補救的及時,就通過了。雖然在開始的時候,阿宸有曲解我形象的不好行為,但你那顆不顧立場,只站在我這一邊的心,是值得獎勵的。」

既然是要「聊」,那就絕不能嚇到人,對吧?一松一緊的,久而久之下,人是不是就能對和自己相處時,情緒習慣的快一點?

而慕尚情這樣的話下來,倒是真讓閻宸的情況放鬆了一點。既然是獎,不是錯,那自然而然的擔心也就小了。

近距離下,慕尚情可清晰地觀察著人的表情。細微的變化,在敏銳的目光下無處遁形。

完全沒覺得自己現在的行徑是否惡劣,忍不住在人的耳邊輕笑出聲。

「我的阿宸果然是最特別的。」

巧笑嫣然,香風圍繞,閻宸這要是再不有點自己的行動,那就太對不起現在的時機了。

腦迴路上線,所有的神經都開始正式運行。閻宸的思考能力,又恢復正常了。

「尚情既然都說是獎,我這個當事人,是否也有權利在申請一下獎勵加量呢!」

「哦?說說看是什麼?」

依舊維持著最開始時的姿態,慕尚情問話的音調,帶著一分上揚。

她倒是很想聽聽看,她的阿宸到底能說出什麼樣的話來。人竟然會主動開口索要東西了,有些稀奇呢。

「就是……」

閻宸在話音停頓的霎那,手環上人的腰間,力道微微一帶,側坐在沙發扶手上的人姿勢就變了。

「唔!阿宸有點變壞了呢!」

對於自己此時的狀態,慕尚情倒是一點都不去關注。只是剛才是搭在人脖頸上的手臂,此時是真的環上了。

「這又不能怨我。」

這話回答的算是一本正經,但也算是實事求是。

想閻宸千年不變的面癱,現在的這個樣子還不是懷中人的功勞。

「難不成還是怨我?」

慕尚情停反問,這話說的簡直不要太理直氣壯。

「那尚情自己說呢?」

閻宸這也是很無奈了。那硬氣的語氣,真是沒有一點心虧的感覺。

「不過就算是我的問題,又能怎麼樣?難不成阿宸還想討點什麼說法?」

誰說把人引得偏離了方向,就一定要理虧!慕尚情這裡就是,哪怕她把自家的阿宸帶騙了,那也是偏向了更好的方向。

「沒有,我也覺得現在的自己很好。這一切都是尚情的功勞呢,如果不是尚情,哪裡會有現在這樣的我。」

對於現在的自己,閻宸沒有半分的不滿意,相反的是他很喜歡現在的自己。

現在的他,每天都過得很充實。有奔頭,有朝氣,迎接的每一天,都是有期盼的。這是一個鮮活的自己,能為了想要的而去努力。

不在是以前的無望。

死氣沉沉的過著分不出有任何變化的日子,看著初升的朝陽,卻感受不到黑夜已經離去。

「這倒是真的。阿宸比以前變得可愛多了,就算是冰著一張臉,眼睛里也是帶著笑意的。這樣帶著暖暖笑意的眼,我說不出的喜歡呢!」

手,描繪著那雙深邃卻又倒映著滿滿都是自己的眼,慕尚情此時的眼中,也全是對方的影子。

不用深情的凝視,已經是只有彼此。

「它只為尚情沾染暖意,也只為尚情展顏。它的笑意,只因為面對的那個人是你!就像我的改變,只因為尚情。

閻宸說的認真。他很慶幸自己的生命能與慕尚情產生交集,更慶幸在交集過後還能再次找到人,並且讓彼此參與到了對方的生命里。

「我允許這雙眼因我而改變,它笑的肆意,同樣是我想要看到的。阿宸就是應該快樂的,這張俊逸的臉,笑起來簡直要晃花人的眼。」

一說起這個,慕尚情就覺得這個人長相簡直就是犯規。不經意間的各种放電,電暈人的命中率確實十分的高。

很多時候慕尚情都覺得,如果自己不是這種淡漠的性格,絕對會受不了的。

美色不僅誤人,還會要人命啊!

「噗!尚情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要不要自己照一下鏡子?看看裡面的人笑起來,是個什麼樣子的。那可不僅僅是晃花眼,沒點準備,怕是連魂都能丟了。」

對於這一點,閻宸都不想多說了。人每次都拿自己的樣貌做調侃,怎麼就不敢照照鏡子,瞧瞧她自己的。

那張不笑便已經傾城臉,不要說男人看了會愣下眼神,就連女人看了恐怕都會浮想聯翩。

自己都這樣了,怎麼就這麼好意思總拿別人的樣貌做文章呢?

不過……他對自己的長相確,實還是挺滿意的。有沒有晃到其他人的眼,才不管呢,只要他的尚情,每次在看見自己時都會眼前一亮,那就夠了。

「有嗎?我這張臉長得確實還是蠻順眼的,自己也是這麼覺得。可在怎麼也不像阿宸說的,這太誇大了。」

慕尚情知道自己長的不錯,沐家的基因好,容貌上都是一順水的出挑。但看久了她也並不覺得有什麼,如今聽見閻宸的這番誇讚,只感覺誇大了。

「是嗎?絕對是,反正我的魂兒是掉了。再見到尚情以後,眼睛里就容不下其他,只有……你。」

吻,不含糊的落了下去。時而如微風輕拂,時而如狂風驟卷,讓沉浸在其中的兩人一同沉淪。

美人在懷,還是自己的老婆,在坐懷不亂那是傻子。閻宸這時算是實竅全開,學聰明了。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在明亮的客廳里行這種羞人之事,世風日下啊!

但是,誰又會去管呢?

不過好在人因為有事情要商量,人都撤出了一定範圍之外,整個西院的人都在外面忙活,倒是避免毀了這二人的英名形象。

「對為夫此時的做法,還滿意嗎?有意見可以提,為夫一定虛心聽教,爭取改正做到最好。」

抵著人的額頭,注視著人的雙眸,唇邊掛著淺淺的笑,聲音是那種沾染上情的沙啞。

慕尚情此時的心中只有一句話,那就是……這個男人在犯規。

怎麼可以好看到這個樣子!

心,「撲通撲通」的在跳,雖然不似少女懷春般的小鹿亂撞,但那種怦然的悸動,是讓思緒都在跟著飄動。

「我的建議就是,阿宸在這種時候還是不要笑比較好,不然容易讓我產生不好的念想。」

是什麼慕尚情沒有說,可看那蠢蠢欲動的眼神,不是已經很明顯了。

話帶著很明顯的深意,這讓閻宸剛剛平復下來的心,瞬間又有種暗潮在滋生,在涌動。

「我們要相信自己的自制力,理智是不會被衝動壓倒的。所以我不覺得尚情提出的這一點,需要改變。」

想法多,那才好啊!對於這一點,閻宸可是十分有期待。小人兒在心中暗搓搓的撓牆,在嘀咕著是不是可以計劃些什麼。

不過在聽到慕尚情接下來的一句話時,閻宸覺得自己可以直接飄了……

…… 「我的理智是想將阿宸直接吃掉,我的衝動是想把阿宸立刻吃掉。你說~我是用理智戰勝衝動好呢,還是用衝動壓倒理智的好呢?」

慕尚情繼續發動著自己的攻勢。揚己之長,攻人之弱,一直是她的行事策略。

她就不信了,在難再大的問題都能攻克,不過是讓自家男人長點膽子,怎麼就能做不到了。

「……」

閻宸算是看出來了,人可以一本正經,反過來是完全沒有一點正經。

差距變化的有點極端。

這讓閻宸時不時的就手足無從。

就像現在。

可又不能不說話。

「如果非要選擇的話,我覺得還是理智一點的好,畢竟現在陽光正好,實在不適合做些其他的。」

閻宸想了又想之後,說出這樣的理由。再好的美事,也要符合時機呀,如此燦爛的陽光,想得在多,那也是白想。

「噗!說實話,阿宸聽見這些有沒有心慌那麼一秒鐘。」

問話的慕尚情沒有等人回答,先一個動作,將自己從人的懷中解救了出來。

懷中一空,只留下淡淡的馨香和餘溫,閻宸的心中升起一抹繚繞心間的失落。

「……我的心,不止慌亂了一秒。只要和尚情一起時,心就一直不住的處在加速中。」

不過美人在懷雖然有些緊張,但緊張也比空了好啊!

「這貧嘴的本事是直線上漲啊!不過聽起來就是覺得順耳怎麼辦呢?哎!有點苦惱。」

慕尚情在說話時語氣帶著一點嘆息的調子,手搭著沙發的靠墊姿態慵懶。

「尚情喜歡的就是我要努力的方向,喜歡聽才不管是不是笨嘴拙舌呢,都要學會。」

情話不會說,那就拾他家尚情喜歡聽的說好了。

「嘴變得這麼會說了,真怕蜜蜂蝴蝶多了,成天「嗡嗡嗡」晃的眼煩。要知道在以前總是冰冷著一張臉的時候,就已經有許多死貼著不放的人了。」

似真似假,又帶著一點調侃之意,不過說真的,這蒼蠅還真多到防不勝防。

想想還有點心塞的感覺。

「咳咳!這個……其實也不能完全怪我的。誰知道那些人是抽什麼風,我可以對天保證,心中只有尚情一人,其他的都是枯骨,真的。」

對於某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總向身前湊這件事,閻宸急聲表明立場。

不是自己的鍋,堅決不能背。

「話好說。」

這算是慕尚情在昧著良心說話了。

好在也不是認真的,不過是兩人互相在調著情調。

「都是真的,尚情要是不信,那些惱人的蒼蠅,我可以和尚情一起把他們都拍了,嗯……拍死。」

什麼花啊草啊,敢擋在自己幸福的路上,那就要堅決清除掉。

「還真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不過無情好啊~我喜歡。」

憐花什麼的,是個鬼?自家的男人,敢去惜那些見鬼的花,二話不說就一個字,「切」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