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鬼啊。”少女嚇得轉身就跑,手裏掃把扔掉後直接砸在了他爺爺的頭上。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老人無奈的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後轉身顫巍巍的問道:“敢問,你們這一次又想要什麼?老頭子我已經交出了很多東西,這一次,我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能給你。”

“現在我每天晚上都會變成怪物,有一次讓小倩看見後,她就成了這個樣子,經常覺得我就是怪物。”

“你想要什麼都可以,哪怕是我的命,但是千萬不要傷害小倩可以嗎?” 源塵沒有動,他不確定這個地方是不是還在原本那個時間節點上。

“你們這是何年何月何日?”其實源塵沒動的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這裏頗爲古怪,據傳通天井只有一個入口,怎麼會一出來滄海桑田呢。

老人想了想,然後回答道:“如果我沒想錯的話,今年應該是溯源二零二零紀元927年……”

“哈?”源塵嘴角一抽,直接過去了一個紀元,這是要鬧哪樣?

一紀元爲一千年,當927年到達1000年時會自動進一位並歸零。

也就是說,按照老人的意思,現在已經是千年之後的世界了。

“我來到了未來?”源塵內心其實還是很新奇的,這千年後的世界看上去也沒有想象的那麼糟糕。

就在源塵這樣想着的時候,突然黑夜被照亮,血色染赤霞,一種從未有過的磅礴能量狂涌。

一聲冰冷的沒有感情的話語震耳欲聾,響徹整個天地。

“低等生靈不配存在,女媧你的造詣太差,我幫你清理垃圾。”

那聲音中沒有嘲弄與諷刺,只是平靜的在敘述,像是在講述一件事實,令人心底冰寒,

血色之下一切都化作了虛無,原本還在源塵面前的少女和老人,都在血光下溶解,然後變成了一灘血液,接着地上的血液融合,竟然化作了一個更加巨大的怪物。

怪物有着利齒獠牙,以及猙獰的外表,還有就是瘋狂生長的毛髮。

某一瞬間,有風聲起,源塵聽到了幾聲嘶吼。

“*塵,你***,你真的忘記****。”

“該死,太遲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一定還有機會的,一定還有,我們決不能……”

風有些涼,源塵有些冷,通天井周圍出現一種奇異的力量,黑色的能量將源塵籠罩,擋住了紅光。

一時間,源塵有些後怕,如果他沒有感覺不對,而是從通天井上下來,也許就和少女和老人一樣,變成一灘血水了。

不過對此,源塵竟然並不放在心上,他現在處在一種古怪的狀態。

“那個人到底是不是我?”源塵被那些熟悉的聲音嚇到了,如果不是風的問題,那就是他們了。

而那個*塵,就應該是源塵。

“這一定是幻想,我在做夢。”源塵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怎麼可能滅世,還和女媧對着幹,與整個世界對着幹。

而且聽那個*塵的口氣,似乎與女媧很熟絡的樣子,應該是早就認識的對手,所以那人絕不是源塵。

無論如何,源塵都不會承認自己是滅世的大魔頭。

周圍景物坍塌,原本墓地景象重現,源塵等了幾個小時,一直等到夢璇璣醒了之後,他纔敢下來。

“你怎麼了?”夢璇璣晃了晃大腦,他不知道爲什麼,大腦有些昏昏沉沉。

猛然間他像是觸電一般叫了一聲,連連吸冷氣。

他的後腦上多出了一個大包,剛纔他一碰,太疼了。

源塵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那裏曾經中了一劍,不過早就好了。

現在,他已經不再是那個心臟爆了就會半死不活的弱者,現在就算他的心臟被毀,也應該會再長出一個。

“大哥哥,我沒事,現在我們算是逃出來吧,那我們該去哪裏呢?”

老實說,源塵現在想回北靈學院看看,更想要再去一趟白帝山脈。

只是現在的他,實在沒有臉回去,就像曾經在變異雪神花幻境中看到的白多多所說,他現在還沒有報仇,又怎麼能再回去。

“去北靈學院,現在北靈學院面向所有年齡在十五歲以下大陸少男少女,開展一次妖神界的鍛鍊,當然這次這次鍛鍊是有風險的,我想去闖一闖,大不了就不回來了,反正待在那裏都一樣。”夢璇璣黑色眸子中有些落寞。

只不過夢璇璣的神色變化的很快,源塵沒有發現罷了。

一拍即合,源塵也想去北靈學院一趟。

吵吵嚷嚷的北靈雪城街道上,叫賣聲連成一片。

第二次來到這裏,源塵還是被這裏的繁華打動,曾經就是在這裏,他發現了真正的毀滅大帝是誰。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現在回憶起當初,他就像是被設計好的一樣,出現在這個位置,遇到了該遇到的人。

“洛神冰是你對嗎?”源塵望天,只要是他想不清楚的事情,那就一定是洛神冰的鍋,準沒錯。

遙遠地方的一位小鬼頭,正在吩咐手下人佈置大陣,猛然一瞬間,他打了個噴嚏。

然後他裝模作樣的掐指一算,有些驚訝道:“已經看到了啊,這麼快。”

“加快速度,大魔頭馬上就要毀滅世界了,我們得快點,不然末日就要來臨。”

“女媧娘娘因爲某些情況,無法告知我確切的情況,但是單憑天機不可泄露這句話,我還是能推導出一些真相。”

其中一名手下有些不解,問道:“少主,我們現在不是很好嗎?怎麼會出現什麼大魔頭毀滅世界?”

“是啊,少主,毀滅世界不是應該我們做的嗎?曾經神界滅了聖域,我們不應該找回場子來嗎?”

“亙古未有之大變局一旦開始,我們做什麼都是徒勞,現在是最關鍵的時機,我們一定能夠成功。”

小鬼頭有些無奈,這些死腦筋,到了現在還想什麼家仇。

沒有國,哪有家!

這樣淺顯的道理,他們爲什麼就是不懂呢。

源塵正在沉思,也就沒有意識自己已經進了客棧,更沒有注意到櫃檯前的紅衣身影。

他下意識跳到了一個木凳上,準備開飯。

但是這個時候一個問題跳到了源塵心頭,他身上好像沒有銀子。

小二上前問客官想要什麼的時候,源塵問道:“這裏除了銀子,還收什麼東西?”

“客官說笑了,我們憂靈客棧從來不收銀子,我們只收靈幣。”

源塵眼皮狂跳,道:“你說什麼?”

小二又將剛纔的話重複了一遍,源塵再次眼皮狂跳道:“憂靈客棧?”

見小二點頭,他二話不說就朝着外面跳去,但是就這麼一跳,直接便跳入到一個柔軟的懷抱。

“小客官,是對我憂靈客棧有什麼誤解嗎?怎麼剛剛來就想要跑啊。”

源塵見到來人雙眼一翻,險些暈過去,他就知道進客棧之後沒好事。

“我……想回家喝……奶。”源塵小臉都紅了,他急中生智,急忙說道。

只是他說的結結巴巴,竟然說不清。

“想喝奶,用不着回家,這裏的獸奶管飽。”

紅衣女子說話從來都是百無禁忌,真是什麼話都敢說,源塵也是知道對方的脾性纔想要逃跑。

若是讓對方知道自己變成了這副鬼樣子,恐怕會笑死他。

別人要是說笑還能死人,源塵萬萬不行,但是紅衣女子的笑源塵不敢賭。

替嫁成婚:嬌妻寵上癮 她的笑是真的會死人的。

紅色骷髏血色魂,翻雲覆雨掌中盤;誰當共與生死度,紅顏禍水一抹笑。

這一紅衣女子自然就是顧嵐若櫻。

“我哥哥買不起。”源塵指了指身着破衣服的夢璇璣,一剎那他都被自己感動了,這急中生智的功夫還有誰!

還沒等他笑出聲來,顧嵐若櫻便笑道:“沒關係,二位是幸運客戶,我們爲你們免單。”

幾個小時後,源塵在客房中急的團團轉,他在這裏真的坐立難安,當然他手中還是拿着雞腿,嘴角還是有油漬。

“不行,我們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

“源弟,你此話已經說了五十遍了,我還是那句話,你到底在擔心什麼呢。”

源塵大腦一片空白,他笑道:“你沒有感覺到那個女老闆笑的很詭異嗎?”

“我可告訴你,在這裏我寢食難安。”

夢璇璣腦門上出現一條黑暗,什麼叫寢食難安,你寢卻是難安,但是你的食卻並不難安。

源塵又仰頭喝了一大桶奶,打了個飽嗝,在他身邊已經落了幾百個光滑的盤子。

這若是放在平常人眼裏,恐怕就要揍源塵了,但是夢璇璣卻提不起勁來,他現在只想睡覺。

迷迷糊糊間,他便又睡了過去。

其實夢璇璣已經睡了好幾次了,不過都被源塵叫起來了,因爲只要夢璇璣睡着了, 源塵便看不見他了。

他就會以爲夢璇璣已經走了,這怎麼行,他當然得叫。

“反正我現在已經負債累累,根本不怕再負債。”

就在夢璇璣睡着之後,敲門聲急促響起。

源塵心裏咯噔一聲,然後去開門。

門開一道紅衣浮現,源塵心跳驟然一窒,若非是源塵的心臟很強大,也許現在他已經急攻心而死,

“怎麼,不歡迎嗎?我的幸運顧客。”顧嵐若櫻輕起紅脣,話語驚人。

“怎麼會,你是在找我哥哥的吧,我現在就去叫醒哥哥。”

“你哥哥不是睡着了嗎?還叫他幹嘛,追夢族的人睡着了可不是那麼好喚醒的,我再加點藥,只要是追夢族的人,都會被迷倒。”

說着,顧嵐若櫻看向了源塵,一臉嘲弄。

“有毒。”源塵大喊一聲,就要昏倒。

就在這時,顧嵐若櫻又開口道:“別裝了,我其實根本沒有下藥。” “你小子還真是好騙,我這麼簡單就把你給騙得團團轉,果然還是孩子啊。你父親是源塵吧。”

前面源塵聽得還很得意,他可不是小孩子,但是最後一句話徹底把源塵問蒙了。

“我是源塵的孩子?源塵是誰?我父親又是誰?”一問三不知,源塵開始裝傻充愣,他可不想被認出身份。

但是他更不想自己無緣無故多一個孩子。

“在你身上,我可是嗅到了你父親的味道,不要騙我了。”顧嵐若櫻目光灼灼,眼中閃爍着銳利的光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