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於城外那些僅僅只是駐紮的寒露大軍,這城門口可是實打實的戒嚴。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4 日 0 Comments

跟在人流中,看到城門口有自己跟林昊的通緝告示,城衛士兵還對每一個入城之人嚴格盤查,南華清有些慌:「怎麼辦,這樣過去一定會被認出來的!」

話剛說完,便有哭聲與獰笑聲傳來,抬頭一看,卻是一薄有姿色的年輕婦人被幾個寒露軍士當眾拖走。

又急!

又氣!

還特別害怕!

原本就擔心被認出來心裡慌得不得了,一想起自己也有可能被這樣拖走遭人凌辱,頓時她臉都白了。

而就在她抑制不住想逃的時候,忽然一個淡漠的聲音傳來耳邊。

「你在害怕什麼?」

「我在害怕什麼?」南華清一愣,很快反應過來。

是啊,我在害怕什麼呢?

明明身邊跟著一個連武聖強者都能抬手滅殺的怪物,我到底在害怕什麼?

有這麼強的人在身邊,這天底下又有什麼值得害怕的?

想著,她心裡很快釋然,神色間又恢復了曾經身為一國之母的雍容優雅。

只是看著不遠處兩個小孩子對著那年輕婦人被拖走的方向哇哇大哭,不由自主,她心裡又是一陣不忍。

而就在她準備向開口請求的時候,忽然「咔嚓」兩聲,晴空降下霹靂。

還不等明白怎麼回事,那群強行拖走年輕婦人的寒露軍士直挺挺被劈成了冒著黑煙的焦炭。

「這也行?」

目光驚悚,下意識南華清看向林昊,可惜這人太平靜了,一時間她也不確定是不是他。

也就這時,震驚中回神的人群紛紛跪倒。

「神,是神!」

「神降下了雷霆,劈死了這些人面獸心的畜生!」

「無所不能的神靈,您終於聽到我們的祈禱樂了!」

「磕頭,娃兒,快給偉大的神靈磕頭!」

「有救了,神來解救我們了!」

「……」

城門附近,不論男女老幼,皆齊齊跪倒,一時間哭聲直入雲霄。

便是那些城衛軍士以及附近的寒露軍士,此刻亦嚇得面色煞白,渾身發軟。

只是這些人的凶性註定了他們不會如那些普通人一樣充滿敬畏。

不過劈死幾個人而已,他們才不相信是神明顯靈。

被這些普通人的哭聲攪得心煩意亂,又被那左一句「畜生」右一句「狗賊」罵得心頭火氣,幾個寒露軍士當場發狂,抽到便殺人。

林昊眉頭一皺,瞬間天雷再降,場上又多了幾尊人形焦炭!

這下徹底老實了。

跪著的人看向蒼穹,滿心虔誠,嚇癱的一群人軍士望著天空,誠惶誠恐。

然而這還沒有完!

難言的沉默中,某一刻,忽然蒼穹之上雷雲涌動,八個直徑百米的巨大雷雲漩渦由近而遠分佈開來。

宛如世界末日般的景象,震驚天地,引得城內城外無數人抬頭仰望。

隨後,無盡目光凝聚下,無數強者趕來的途中,「轟隆隆隆」,八道水桶粗細的紫色雷柱從天而降,天地蒼茫,神威驚世…… 「神,是神來懲戒這些可惡的入侵者了!」

「神靈保佑,神靈保佑,一定要把這些可惡的畜生全部殺光!」

「寒露王國的畜生們,你們看到了嗎,神來懲罰你們了,神來懲罰你們了,哈哈哈哈!」

「人在做,天在看,目無君父者,可恥入侵者,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

八道從天而降的怒雷,直劈得地動山搖,連高聳的城牆都差點塌陷。

同時也震得整個北風城人仰馬翻。

城外,八個寒露大營瞬間蒸發,數萬寒露精銳憑空氣化。

那雷霆震怒之地,八個直徑數里的巨型深坑連成一片,又得融化的大量雪水倒灌,瞬間成為一汪宛如天成的瑰麗湖泊。

看到這一幕,自城門口開始,一直延伸出很遠的官道上,無數人痛哭流涕,長跪不起。

城內,大量平民自房舍中湧出,或在院子里,或在街道上,長笑,長哭,淚滿衣襟。

北風廣場,王公大臣大驚失色,貴胄神官滿目凄惶。

大量精銳鐵騎從這裡出發,直奔那雷霆之地,一個個武皇乃至武聖強者從這裡升空,目標同樣是那雷霆之地。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北風城許許多多的地方,比如貴族雲集的東城區,比如王宮,又比如北風神殿以及寒露神殿神使下榻之地。

這是前所未有的大震動,幾乎將整個北風城掀翻。

沒用太長時間,城外事發現場被封鎖,所有民眾被驅逐。

「殿下,已經仔細盤問過了,的的確確就是天降雷霆,將這一切都化作虛無!」

湖邊來了許多人,王公貴胄,強者雲集。

寒露承德便是其中之一!

原本就萬丈怒焰在胸,此刻聽到侍從過來彙報審訊結果,當即一股邪火不受控制湧上心頭。

一拳直接將他侍從打翻在地,他怒斥道:「混賬,你的意思是本王逆天而行,是以觸怒了天神從而降下神罰?」

這話就言重了。

神權至上的世界,忤逆天神乃是十惡不赦的大罪。

這種罪狀,別說區區一個侍從,便是寒露承德貴為王子亦承擔不起。

醒悟過來,一個激靈,侍從趕忙道:「殿下息怒,我等乃是秉承神的旨意來相助友邦之名,此乃大善之舉,神靈不可能降罪。

以屬下看,此事必定是有人從中作梗,為的就是陷我等於不易……」

一翻辯解下來,寒露承德心裡的火起終於散去了一些。

可即便如此,依舊積鬱難消。

五萬!

那可是王國最精銳的五萬人馬!

一想到五萬精銳眨眼間化作虛無,回到國內那雪片一樣的彈劾連他都承擔不起,他的心便痛得滴血。

他不知道好端端的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只知道,便只這一點,這次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費盡心機推動了這場戰爭,好不容易才取得勝利一舉洗刷了上次敗走北風城的屈辱,且爭取到了足夠壓制太子的聲望與功勛,而今,這一場神雷天降,他所有的希望與野心都毀於一旦。

發生這樣的變故,再想爭儲已經不可能了。

現在他能做的,僅僅只是儘可能的消糜影響,儘可能減輕回國之後將會遭遇的詰難。

如此情況下,將北風若蘭帶回去,勢在必行,也不容有失。

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顧不得在此憤怒,寒露承德很快帶人離開。

此後不久,各方人馬亦相繼撤離。

……

一切就這樣平息下來,宛如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對於寒露承德來說,雖然野心被粉碎,但他帶走北風若蘭的心非但沒有冷卻,反而更加熾烈了。

為了回國之後免遭責難或軍法制裁,隨行的寒露王國官員大臣也一樣,無比熱衷將象徵兩國交好的北風若蘭帶走。

而對於北風孤星來說,其實也一樣,不論如何他不可能承認自己觸怒了天神,從而引來神罰。

如此情況下,接下來的加冕登基,處決戰犯,兩國和親,等等,一切程序都必須照舊,一樣不能少。

他必須這樣堅持!

唯有如此,他才能證明他沒有錯,否則就是心虛了,就會坐實了他忤逆天神旨意的罪名。

同理,以長風公爵府為首的一系勢力這個時候也必須強硬,該幹什麼幹什麼。

所以,這場風波看似無比轟動,可事實上,除了賺取一些無辜的眼淚,什麼都沒能改變。

當然,林昊也從未想過要改變什麼。

劈死那幾個強搶良家婦女的寒露軍士,是因為看到兩個可憐的小孩子在哭。

至於後來將那八大寒露軍營覆滅,其實沒什麼想法,就是看著不爽,順手抹去。

不過這樣帶來的好處還是顯而易見的。

因為當時都被嚇傻了,是以進城的時候,他跟南華清根本沒有受到盤查。

這樣便省去了不少麻煩!

此刻,他與南華清一道正往北風廣場方向走。

來到這裡,南華清反而是鎮定了。

一路上她說了不少事,比如北風王室與北風神殿的過往,比如沒有神殿加冕便不算是真正的名正言順的過往。

又比如王權是可以更替的,但神殿永遠至高無上,屬於神殿的國度不可能被他國佔領,更不可能被毀滅。

就是這些東西,有些林昊知道,有些則不知道。

便是這麼走著說著,不知不覺,晨曦之劍斬破蒼穹,東方天空,一輪紅日磅礴而出。

這個時候的北風廣場聚集了不少人,皆是名流權貴。

廣場外也來了不少人,不吵不鬧,安安靜靜,皆是平民。

本來是沒有這些人的!

本來也不允許這些人來的!

可現在,天怒神罰,人們想來看看這些倒行逆施之人到底會落得如何凄慘的下場,北風孤星也迫切需要展示他的問心無愧與大度,於是一拍即合,便來了這許許多多的平民圍觀。

便是這樣一幅場面下,隨著旭日升起,晨曦普降鋪滿整個廣場,「轟隆隆隆」,鐵蹄聲動,馬蹄車轂帶起漫天碎冰殘雪如龍。

人群循聲望去,便見一隊鐵騎排成兩列,銀甲銀槍滾滾洪流般順著連接廣場的大道奔涌而來…… 「北風禁衛,是王國最精銳的北風禁衛!」

「怎麼會是北風禁衛?」

「難道連北風禁衛都已經被那竊國之賊掌控了么?」

「為什麼會這樣,老天爺,你倒是開眼啊!」

「……」

北風禁衛,王國最神秘也最強大的一支隊伍。

傳言這支隊伍乃是神殿訓練而成,無比忠誠,除了神殿承認的國主,誰都無法掌控。

事實上,因為鮮少出現,是以基本上沒什麼人見過北風禁衛。

只是當那銀色洪流般的鐵騎隊伍出現,銀亮的鎧甲,銀亮的長槍,雪白的披風,神聖的北風印記,一切的一切,都將他們的身份出賣得徹徹底底。

便是這樣一群神秘而地位崇高神聖的存在,此刻,他們拉著囚車,押著囚犯,以一種近乎於爪牙的可恥身份呼嘯而來。

人群騷動得厲害!

心目中的保護神,心目中神聖而忠義的存在,他們竟屈服於那弒君謀逆、引狼入室、強搶無數民女送人凌辱逼得無數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之無恥惡徒,奉其為王,那種被背叛被欺騙的痛苦,不論如何無法忍受。

彷彿心口被狠狠戳了一道,當場慟哭怒罵者,不計其數。

但是並沒有用!

北風禁衛呼嘯而來,無視了人們的喝罵與唾棄,迅速進入北風廣場。

一共三輛囚車!

囚車上不見二王子北風孤岳,卻是丹朱烈陽父女,以及不為人熟知的南方軍團軍團長楊烈。

看清是丹朱烈陽,頓時人群騷動更加強烈了,都已經有人憤怒衝擊封鎖圈。

依然沒用!

為了彰顯大度,也為了讓接下來的一切有足夠的「猴」看,沒有軍士傷人,更加沒有軍士殺人。

他們只是忠誠的執行著命令,銅牆鐵壁一般將憤怒的人群阻攔在外。

隨後,「轟隆隆隆」,大地震顫,鐵蹄聲再起。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上一次是東面,這一次是西面。

同樣是北風禁衛,而這一次,一樣是三輛囚車。

沒什麼人知道被囚之人的身份,但是不用想也知道,在成為階下囚之前,這三人必定是一方豪雄。

在此之後,同樣的事情還在上演。

許是為了增加威懾力,這個過程被拉得很長,接下來的時間,與廣場相連的南北兩條大道上,又兩隊北風禁衛各自拉來三輛囚車。

至此,北風禁衛拱衛,九輛囚車在場。

這時人群已經麻木了,大多只是木然的看著,全無聲息。

隨後一系列重要人士登場!

神官御馬,一輛飛天馬車自王宮方向飛馳而來,直接落在廣場中央祭天台下。

待神官下車,門帘拉開,出現的赫然是身披明黃色龍袍頭戴玉冕的北風孤星。

尚未落地,「唰唰唰唰」,北風禁衛率先單膝跪地,緊跟著周圍負責戒嚴的王城禁衛單膝跪地。

「拜見吾王,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拜見吾王,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拜見吾王,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

聲如雲霄,壯烈非常。

隨後眾權貴行拜見之禮,一切看上去與華夏古代王朝並無分別。

北風孤星微微一笑,雙手虛抬:「眾卿平身,眾將士平身。」

「謝陛下——」

又是如雷的吼聲,震耳發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