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我去談項目的時候,你們兩個也跟著一起。你們年輕人的腦子活,可以在一邊適時的再加一些補充。」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這一番話下來,看是沒有任何問題,平靜而略帶慈愛。可深知自己父親是什麼性格的兩姐妹,立刻明白了其深意。

一旁的項婉瓊,努力的讓自己的表情不破裂。只是微垂的眸中,滿滿的都是陰沉。

而身為妹妹的項婉柔,臉色也不怎麼好看。那再怎麼說也是她們的父親,怎麼能……不是一般的陰騭。

從小到大,她和項婉瓊並沒有其他家庭里那種,姐妹相親的溫情。他們的關係,與其說是姐妹,倒不如說是競爭對手。

這個狀況,一直到10歲那年項俊豪的出生。

這個項安的老來子,讓她們產生了不一樣的危機感。

無論她們再出色,都改變不了還未出生時便已經確定的性別。在沒有兒子的時候,或許還沒什麼。

可是,項安有了兒子。

一旦幺子長大,身為姐姐的她們,就只能成為陪襯。待價而沽,成為弟弟的助力。

不想努力白費,更不想為他人做嫁衣裳。

互不順眼的姐妹二人,終於有了第一次的合作。項安對這個小兒子很好,十分的疼愛。而項婉瓊和項婉柔兩人,不僅沒露出任何不滿,反而比項安對那個剛出生的孩子更好。

要風不給雨,要星星不給月亮,只要是他想要的,又能找得到的,兩姐妹都會不費餘力的遞到人眼前。

孩子越來越囂張跋扈,以自我為中心。說什麼就是什麼,哪怕是錯的也是對的。徹底演繹了,熊孩子長什麼樣。

這樣的結果就是。

項俊豪完完全全成了一個小魔王,不學無術的二世祖。

腦比草殘,心比天大。

即便已經20歲,上了兩年的大學,可依舊廢到沒邊。就這樣一個人,就算項安真把集團交到項俊豪的手上,她們也能搶回來。

這個最有力的競爭者,在她們看來,已經提前被開出局外了。

看著項俊豪這個他們全心的傑作,滿意的項婉瓊和項婉柔兩姐妹,終於又開始謀劃了自己的事。

兩人雖為姐妹,可下起手來卻毫不手軟。雖然不是步步見血,刀刀見肉,可互捅起刀子來,絕對不會出現半分手軟。

她們每時每刻都在想著,要為自己謀取最大的利益。

找一個好,又能成為自己助力的男人。項婉瓊將目光放到了慕尚煜的身上,而項婉柔則是將目光,投向了閻宸。

可令她們沒想到的是,她們親自挑選出自己喜歡的,可那兩位卻不喜歡她們。

何其的諷刺。

不過再怎樣,她們都不會放過心中目標的。

不過事情的發展,遠遠的偏離了她們預想中的軌道。到了現在,好像已經無力挽回了。

那時的項婉柔,本想著項婉瓊嫁出去了,她就有機會完全掌控項家。

卻沒有想到項婉瓊竟然那麼蠢,嫁出去那麼久了,不僅沒能抓住自己男人的心,最後還被趕出來了。

不僅將自己的把柄暴露在人前,還讓項家的野心也暴露在了慕家的視線之內。

沒等到撈著足夠的利益,卻為項氏集團招來了強勁無比的大敵,真是用賠了夫人又折兵來說也不為過。

偏偏又是在這種時候出的事,腹背受敵,簡直是難受之極。

「爸,洽談項目上的事,你可以領弟弟小俊一起,畢竟他也快要畢業了,也是時候該接觸一些公司的事。

而有您在一旁給他做榜樣,再給予指點和教導,相信等到他能來公司的時候,一定會是十分出色的。

我們也在這個階段多費些心力,把公司完全拉回原有的軌道上。這樣待小俊去進集團公司的時候,也不就會被裡面的錯亂,弄得措手不及。」

項婉瓊的聲音柔柔的,一點也讓人瞧不出,她心裡到底有多憤恨。表面上的溫婉裝的十分到位,一片知心大姐姐的心疼模樣。

「呵呵,姐,不是我說,要不是你那邊出了捅出那麼大的岔子,集團又怎麼可能陷入這次的大危機?

姐,當初在你看上那個男人時,我就說過。慕家那個男人可不是那種不長腦子的,沒那麼好對付。那種男人,你是拿捏不住的,你怎麼就不聽呢!」

「項婉柔!這話你好意思說的出口!怎麼不見我從慕家拿到好處的時候,你推遲不要?現在出了事情,就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我。你是聰明的,別人都是蠢的!」

聽著項婉柔的指責,項婉瓊自然不可能站在那裡,任由她潑髒水。

得好處的時候有她,出了事情就想推得一乾二淨,哪有那麼便宜的事。真當自己是軟泥巴,任由著搓圓捏扁了。

「你也說了,那時我們是有好處的。既然如此,你為什麼就不能安安分分的?等到我們項家在s市站在最頂峰的時候,那時不就任何事情都能任你去做!

你既然已經執意想要嫁過去,就安安心心的當你的少奶奶,非要想一些有的沒的。

你把這些勸告全都當成了耳旁風。偏偏要嫁過去也就算了,在暗地裡搞些事情,我們也管不到。你卻非得搞那些個小動作。

慕家的大少奶奶頭銜,還不能滿足你,居然還偷著野會。你真當慕家人的企業是蠢出來的?

男人對這種背叛者,哪有寬容的?就算是再不喜歡的,也絕對不會容忍對方讓自己頭上,綠油油一片。

現在慕家完全把我們項家,當成了敵人。而那些流言蜚語也是傳的,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連我和爸出去的時候,都少不了被指指點點。不知道有多丟人!」

項婉柔說的十分氣憤。就好像所有的事情,真的如她所言般,全都怨這個姐姐。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當聽說慕家的大公子慕尚煜,挑選到了他姐姐做慕家的大少奶奶時,自己心裡是如何嫉妒得發狂。

「是啊是啊!別說爸了,我現在出去都被人指指點點的。你們不知道,以前和我玩的好的那些小夥伴,說的有多難聽。真是一點面子都沒有,丟死人了!」

身為弟弟的項俊豪,這時也在添油加醋。打不打吧,最好都滾,到時候項氏集團就是自己的了。

項俊豪雖然蠢了一點,但是還沒蠢透。兩個女人明面上對自己十分好,可是卻絲毫不讓自己插手集團內的事。

是什麼意思?還真當他是三歲小孩般那麼好糊弄。

「小俊說的對,確實是很丟人。要不姐,你看這樣好不好。現在外面的風言風語那麼多,我們項家又不是小家庭,在s市是有頭有臉的。你在人前時常露面,難免讓人總是想起那些不好的。

不如這樣,你就出國躲一陣子吧,等到這陣風氣過了,大家對這件事淡忘的時候,你再回來。家裡呢,你也別擔心,有我在呢。」

項婉柔的表情是妹妹對姐姐的關心,可是那話中的語氣,卻帶著十分明顯的嘲諷。

她從小就和項婉瓊吵,大了更是愈演愈烈。從衣服鞋子,到公司的各項決議,就沒有不爭的。

而身為父親的項安早已習慣,除非煩的時候會管,否則也不會在意。也因此項婉柔完全不在意,項安在旁邊就這麼擠兌姐姐。

「哼!項婉柔,這麼落井下石不合適吧?你以為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暴露,如果不是你愚蠢的,為了一個男人去找慕家大小姐的麻煩,對方會對項家展開調查,進而查到我身上嗎?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的小心思。做了那麼多事情,不就是為了個男人。沒錢的時候覺得配不上你,有錢的時候發現對方身邊竟然有人了。而且還是那個,處處都比你強的女人。

嫉妒了?哼,就是在嫉妒,那個閻宸也不可能放著慕尚情這條大魚,來找你。還想著把慕尚情比下去,真是夠蠢!」

項婉瓊也不是軟柿子,出事的時候雖然有些驚慌,但還不至於亂了陣腳。

好好的,為什麼慕家人會突然針對自己?有些事情,查一查也就明白了前因後果。而事情的真相,也讓她氣個半死。

這個妹妹真是和她八字相剋,處處和自己作對不說,還因為他的事,卻讓自己沾了一身腥。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害的她也受到牽連。

「蠢?不知道誰更蠢!嫁進慕家這麼多年,連自己的丈夫都抓不住。幾年下來什麼都沒有得到不說,最後還被扔了出來,說出去都丟死人了……」

被項婉瓊擠兌,還被咬了一口,項婉柔自然不可能服氣,立馬反駁回去。但話還要繼續說的時候,卻被另一聲怒喝打斷了。

「真是夠了,你們兩個還在這廢話,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嗎?慕家現在把我們當仇人,已經開始對我們動手了,你們兩個竟然還在那裡只知道吵!

還不趕快商討對策,難不成要等我們項氏集團倒閉了,你們才知道急!」

項安滿臉怒火,話中更是對兩個女兒的怒其不爭。可即便極大的怒火,也掩蓋不了眸中的憂色,顯然對集團目前的狀況很擔憂。

「哼,對於現在的狀況,我覺得要怪就應該怪慕尚情!要不是她仗著慕家,先和我們為難的話,那還有後面的那些事情。」

項婉柔說到這些時,面容有些扭曲。要不是慕尚情的家世好,她有什麼本事在自己的面前耀武揚威。

「姐,你說的這些有什麼用處嗎?現在敵人都在明面上,不管是哪個先動的手,反正現在都動手了。」

項俊豪有些看不起這兩個姐姐,一個兩個都為了男人,真沒出息。不過也幸虧她們沒出息,否則哪還有自己的掌控集團的餘地。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而慕尚情可不只我們一個項家恨她。西區的整個項目被迫叫停,其中損失最大的可大有人在……」

慕尚情!我一定要將你所有的一切都奪走,在將你踩在腳下,狠狠的羞辱。

「小柔是說……」

聽著項婉柔的話,項安眼睛亮了起來。

「是的爸爸,要知道虞家在s市,可是不小於慕家的存在呢!而就在前兩天,慕家出了事。」

「小柔!」

想到些什麼的項安,面色微變。

「爸拿到自己手裡的利益才,是切身實地的。那些擋了我們道的人,消失乾淨才是最好的,不是嗎?」

……

閻宸,如果你不能是我的,那就只能消失……

……

至於這邊的算計,另一邊則是完全沒把他們放在眼裡。他們在慕尚情那伙人的眼中,充其量也就只能算得上是條小魚小蝦。

若是知道這樣的想法,怕是會被氣瘋吧。

…… 第三十八章上一世的後續

「妹妹,過來吃些東西。阿宸,今天的狀況怎麼樣?醫生是怎麼說的?」

慕尚煜一邊將從家裡拿出來的飯菜擺在小桌上,一邊詢問著閻宸現在的狀況。

離事發當日已經過了五天。從剛開始的,幾乎每天都要往搶救室跑幾趟,到現在今天已經從重症監護,轉到VIP特護病房了。

「醫生不久前來檢查過,說阿宸的狀況很好。生命體征很平穩,已經完全脫離危險期了。接下來就要看他自己,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醫生其實還說過,那就是病人也有可能醒不過來。可慕尚情堅信,閻宸不可能放任自己就這麼躺在床上,他一定會醒過來的。

「那就好,這些天可是把我們擔心壞了,特別是你。一連幾天了,都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如今阿宸的情況,已經往好的方向發展。你也可以放些心了,好好的休息休息。」

對於妹妹這些天的辛苦,慕尚煜心疼極了。他很理解,所以並沒有硬勸說著慕尚情去休息。

如今閻宸終於脫離了最危險的時候,也該讓自己的妹妹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放心吧哥,我知道注意身體的。一會兒沒什麼事情,我會在旁邊的床上好好歇歇,睡一覺。」

在閻宸出事的時候,她都能強迫自己注意。如今人就要沒事了,又怎能不好好在乎身體。

她可是知道這個人有多在乎自己,如果在醒了以後發現為了他把身體累壞了,一定會自責的。

「嗯,你心裡有數就好。我不多說了,快吃,一會兒都涼了。」

看著妹妹雖然面色不好,可精神狀態還不錯,慕尚煜算是放下了些心。

閻宸的狀況平穩了,慕尚情便通知了家裡人,用不著有事沒事的在往醫院裡跑,畢竟每個人都不閑的。

少了人來人往,寬敞的病房內,透著一股子少有的安寧。

慕尚情和衣躺在離閻宸不遠處的陪護床上,側身的她,正對著那個沉睡的人。

雖然人還只是靜靜的躺在床上,沒有任何的反應,可慕尚情的心情卻好了許多。

現在的她,能觸碰到這個人,切身的感受著這個人還存在著。不再是那麼只能隔著一扇門看著,彷彿隨時都會消失。

人瘦了,臉色也有些蒼白,等到出院以後,一定要給好好補一補。想著想著,人的嘴角慢慢勾起一絲不明顯的弧度。

靜靜的,靜靜的,慕尚情就那麼看著人,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夢裡出現了很多。

上一世發生的,這一世發生的,交縱錯雜。

而半夢半醒之間,慕尚情又看到了那個前世的自己。不過是在徹底死亡后的她。

冰冷的屍體,沒有一絲的溫度,那感覺很奇怪。

她看著自己的葬禮,看著那個與自己有著一同容貌的人,化為灰燼。

葬禮很沉重,即便是她在一邊旁觀,都被壓抑的難受。可整個葬禮的全過程,卻沒有一個人流下眼淚。

並不是不悲傷,而是已經悲傷到了極致。

她看到了那個男人,那個叫閻宸的男人。男人的臉上無悲無喜,她死前的瘋狂和絕望都不見了,只有不見生氣的沉寂。

哀莫大於心死嗎?她在想。

這個時候還能想些別的,慕尚情覺得自己的心,還真是冷的可以呢。

那些都是她的親人,傷心也都是在為了自己。

她的墓地,選擇的自然是最好的。環境優美,風景秀麗,絕對是花了大價錢。

一個匣子,方寸大的地方,便是那個自己最後的歸宿。

有些不甘心呢!

慕尚情淡淡的想著,為了那個已經死去的自己。

想起現在的她,再想起以前的那個她,雖然同是自己,可那個自己在死前,心都是冷的。

短短的一輩子結束,她有金錢,有地位,有親情,有家人的陪伴,可自己的心卻什麼都沒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