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白澤慧音猛然站了起來,指著伊吹萃香叫道:「為什麼這傢伙會在這裡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對於上次遭到伊吹萃香襲擊,上白澤慧音直到現在都沒辦法忘懷,這次沒想到竟然會在神社見到對方,這讓她大感吃驚,十分擔憂伊吹萃香又會像上次那樣出手。

伊吹萃香卻並沒有理會她,走了兩步腳一軟趴倒在了地上,不過手還是伸向了我。「給我酒。」她沙啞著嗓子喊道。

「沒有。」我喝了口茶,淡淡的道。這個傢伙,才不過幾天的功夫,竟然就把我那二十幾壇酒給喝了個jīng光,真是的,她當那是白開水啊!想喝就喝。

「不要這樣說嘛!我知道你還有的。」伊吹萃香慢吞吞的向我爬了過來,一副快要掛掉的樣子。

「有也不給你,我的酒不是給你浪費用的。」酒這東西,只有在特別的時候喝才有意義,像她這樣牛河水般的猛灌,簡直是把酒給糟蹋了。

「小氣。」伊吹萃香見討要不成,乾脆趴在地板上不動了。

「她這是?」上白澤慧音望著伊吹萃香,覺得很是驚訝,對方給她的感覺跟以前遇到過的完全不一樣了。

「你問巫女,那是她帶回來的寵物。」我指了指靈夢,回答道。

「我不是寵物。」伊吹萃香有氣無力的哼哼道。

「你在這裡白吃白喝又什麼事都不幹,除了當寵物之外,還能當什麼。」我抓住伊吹萃香的角,把她提到面前說道。

「放開我。」現在伊吹萃香連掙扎都懶得做了,一沒酒喝,她就覺得全身的力氣都消失不見了。

「那她不會對你們出手嗎?」上白澤慧音還是不怎麼放心,又問道。

「放心,她現在可是完全沒有危險xìng的。」我一鬆手,伊吹萃香就掉回了地板上。「看,這樣都沒事。」怎麼可能有事呢,我可是用拳頭讓她知道了什麼叫天外有天的。

上白澤慧音覺得無語了,博麗神社怎麼多了這麼多莫名其妙的傢伙了。

「我要酒。」伊吹萃香晃了晃腦袋,就靜止不動了,看樣子像是睡著了。

「這孩子的將來可真令人擔憂啊!」我發了句不痛不癢的評價,就不再理會她了。

上白澤慧音這時想起了自己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就問道:「那個,能請教一下你的名字嗎?哦,對了,先介紹我自己吧!我叫上白澤慧音。」

「東方遙,叫我東方就行了。」我打了個呵欠,答道。

「嗯,東方先生,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上白澤慧音忽然問我道。

「嗯?」見她這樣說,我把頭轉向了她,「有什麼事嗎?」

上白澤慧音考慮了一下,才開口道:「請問東方先生是從哪裡來的?」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都停下來望向了我,連趴在地上的伊吹萃香也睜開了眼睛。

「應該,算是外面的世界吧。」我模稜兩可的答道。

「外面的世界?」上白澤慧音呆了一下,雖然她早就有這種覺悟了,但是當我真的說出來了,她還是有些措手不及,她還從來沒碰到過從幻想鄉外面來的人呢。

聽到我的回答還是那樣,靈夢跟魔理沙頓時大感無聊,又把頭轉了回去。

「那……」暫時把問題放到一邊去的上白澤慧音剛想繼續問,我卻搶先開口了。「既然來了,那還不快點出來。」

「您的直覺還是那麼靈敏呢!東方大人。」shè命丸文突然從牆角冒出頭來,笑嘻嘻的說道。

我瞥了她一眼,問道:「說吧,這次你來又是為了什麼事?」

「非也非也。」shè命丸文搖了搖頭,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的新聞已經寫好了,這次來是讓大家看一看的。」說完她把抱在懷裡的報紙抽了一份給我。

「咦?」shè命丸文突然發現了躺在走廊上的伊吹萃香,她仔細看了一眼,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頓時大為驚訝道:「這不是萃香大人嗎?您怎麼會在這裡的?」

聽到她的喊聲,伊吹萃香把頭抬了起來,望著她,也有些意外的道:「是文文啊,很久不見了呢!嗯,你直接叫我萃香就行了。」

「哦,萃香你怎麼會在這裡的呢?」shè命丸文又問了一遍先前的問題。

「這個,說起來就太長了。」伊吹萃香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就打了個馬虎眼,「對了,文文你這是在幹什麼呢?」

「嗯,我現在是一名記者了。」shè命丸文一臉自豪的說道,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事,對正在看報紙的我道:「東方大人,我有件事想要徵求一下您的意見。」

「什麼事?」我抬頭望向她,不知道她又想幹什麼。

「是這樣的,我想寫一篇跟東方大人有關的報導,不知道您的意見怎麼樣?」shè命丸文神sè自若的望著我道。

雖然shè命丸文的臉sè很平常,不過她內心卻是十分的緊張,她這也是無奈之舉。前幾天在博麗神社意外碰到的事件,shè命丸文本來是想將它寫成新聞的。然而令shè命丸文震驚的是,偷拍來的照片竟然全部變成了一片空白,不僅如此,所有與東方遙有關的新聞全都變成了白紙,她查了很久也沒查出原因來,最後只好忍痛將這條好不容易得來的新聞捨棄了。今天她到這裡,一是來分發報紙,二是想要探一下東方遙的口風。當然她可不敢直說,而是換了個說法。

「別白費力氣了,」我慢悠悠的說道,「你是不可能寫得出與我有關的事情的。」

有門。聽到我的回答shè命丸文頓時大感興奮,追問道:「那是為什麼?」

我想了想,措了一下辭,答道:「詳細的就算我說出來你們也無法理解,真要說的話,那就是時間是無法紀錄我的存在的。」

「時間無法紀錄?那是什麼?」雖然我已經簡略的解釋了,但是shè命丸文還是聽不懂。

「我也不是很明白你的話是什麼意思,你能說的更清楚一些嗎?」上白澤慧音皺著眉頭道,她好像抓住了什麼東西,但是又始終想不明白。

「也可以這樣講吧!」我抬頭望向了天空,「我,不存在於任何歷史之中。」

「什麼?」上白澤慧音被我的話嚇了一大跳,其她人除了三個搞不懂狀況的小鬼之外,也都露出了極為震驚的神sè。

奈何皇叔看上我 是的,無論是在哪一個世界,無論我做過怎樣的事情,只要我一離開,雖然我產生的影響會留下,但是所有與我有關的記錄將會很快全部消失掉,就像我從來不曾在歷史中出現過一般,而那些我造成的影響也會變成理所當然,沒有人會追究它的真實。就算是在原點的最高檔案中,都沒有我的名字存在。當然,那群傢伙還是記得我的。我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到目前看來,它對我的影響並不大。

「你不會是在吹牛吧?」魔理沙疑惑地看著我道,她實在沒辦法相信這種事情,太荒謬了。

「有一天你們會明白的。」我淡淡的對她道,等我回去了之後,她們就會忘了我的,徹徹底底的忘掉。

魔理沙沉默了很久,說道:「我還是沒辦法接受這種事,太過匪夷所思了。」

「時間會把一切的真實展現在你們眼前的。」我說了句她們不怎麼明白的話,就不再哼聲了。

所有人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捏,師父,魔理沙和愛麗絲這是在做什麼啊?」本來因為聽不懂我們的對話而跑去看報紙的琪露諾忽然問我道。只不過報紙里的大部分字她都看不懂,只好去看那些圖片了,卻很意外的看到了一幅與魔理沙有關的照片。她看了半天也沒看明白,只好來問我了。

我接過報紙看了下,原來那是上次shè命丸文在魔理沙家裡偷拍到的相片。「她們在KISS。」我回答道。

這句話一出,魔理沙當場石化掉了,而其她人則一臉驚訝地望著她。

「什麼是KISS啊?」琪露諾覺得還是搞不明白,又問道。

「笨蛋,連這個都不懂,KISS就是接吻的意思了啦!」音無千葉得意的對她道,跟無心向學的琪露諾不同,她可是知道我的話的意思的。當然,她也只是知道字面的意思而已。

「接吻啊!」琪露諾歪著腦袋想了想,「那什麼是接吻呢?能吃嗎?」

「當然不能吃了。」音無千葉見琪露諾問出這種問題,頓時大為生氣,大聲喊道,「接吻不就是,恩,就是那個。」她說了半天,也沒能說出個所以然來。其實她本身也只是一知半懂而已。「慧音姐姐,你來說一下吧!」自己說不出來,她只好向上白澤慧音求助了。

「呃,咳咳咳咳。」上白澤慧音並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將頭轉到一邊去了。

這時米斯蒂婭拉了拉琪露諾,對她道:「琪露諾,不要再問了。」

「誒,為什麼?」琪露諾不解的望著她問道。

「沒有為什麼,總之聽我的話沒錯。」米斯蒂婭臉sè微紅的答道。

見她的神sè很堅定,琪露諾也只好閉口不再追究這件事了。

我隨意瀏覽了一下那份報紙,發現裡面寫的大部分都是幻想鄉中居民的rì常瑣事,特別是一些與少女們有關的新聞,看來shè命丸文真的打算轉職為八卦記者了。

「魔理沙,你沒事吧?」見這麼久了魔理沙還是一動不動的,靈夢就推了一下她問道。被她一推,魔理沙立刻回過神來,她慢慢站了起來,轉身望向了shè命丸文。

「文文,」魔理沙殺氣騰騰的盯著shè命丸文,低聲吼道,「我要殺了你這胡說八道的傢伙。」

「冷,冷靜一點。」望著步步緊逼的魔理沙,shè命丸文的冷汗不禁冒了出來。太大意了,她真的不應該在魔理沙在這裡的時候發報紙的。

「多說無用,」魔理沙把「迷你八卦爐」拿了出來,對準了shè命丸文,「戀符【Masterspark】(極限火花)」

一道巨大的激光柱shè中了猝不及防的shè命丸文,將她化作了天邊的流星。

望著消失不見了的shè命丸文,魔理沙拋了拋「迷你八卦爐」,說道:「哼,活該。」

「有一件不幸的事要告訴你,」我把報紙放到一邊,對魔理沙道。

「什麼事?」魔理沙沒好氣的對我道,她現在的心情可是非常的不好呢!

「烏鴉跑掉了。」剛才魔理沙那一擊並沒有打中shè命丸文,她反而借著衝擊力偷走了。

「被擺了一道了。」聽我這樣說,魔理沙眼睛瞪大了起來,她猛然向shè命丸文消失的方向望去,咬牙切齒道,「不過你不要以為這樣就能從我的手中逃走得了。」她抄起放在一邊的掃把,化作一陣颶風飛走了。

我捧起茶喝了一口,感嘆道:「今天依然是那麼平和啊!」 第六十五集可怕的傢伙來了,驚恐的夜雀

從紅魔館回來之後,靈夢雖然並沒有將我趕出去,不過卻一直都沒有對我露過好臉sè,每一次我想跟她談一下離開的事情,她都會說有事要忙,或者乾脆直接將我趕跑,害得我到現在都沒能說出口。實在麻煩死了,我都在考慮是不是像電視里那樣,留下一封信就跑了算了。

紅魔館的兩姐妹今天又來了。對於我突然讓琪露諾她們不去上學的事,蕾米莉亞覺得非常的生氣,她認為我這是在戲弄她,今天是專門來興師問罪的。

只可惜不管她說什麼,我都當作沒聽見,很是氣憤的蕾米莉亞最後只能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不再管我,找靈夢聊天去了,還向我擺出了一副你不要靠過來的臉孔。真是的,對她們的談話內容我才沒興趣呢!

既然不能留在後院,我乾脆帶著一群小鬼跑到前院去了。在神社旁邊找了棵大樹,在它下面擺上一張席子,坐在上面邊喝茶邊品嘗點心,聽著琪露諾和芙蘭朵露兩個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感覺相當的愜意。

「不錯,進步不少了啊!」我吃了口米斯蒂婭做的三明治,讚歎道。由於琪露諾的原因,米斯蒂婭也不願意一個人去紅魔館上課了。只不過突然從經常有事做的rì子變成無所事事,她有些難以適應,想了很久,她就跑來對我說要學習料理。正好,我已經對當她們的廚師不感興趣了,米斯蒂婭能提出這種請求,我當然是高興萬分,立刻不遺餘力的教導她,加上米斯蒂婭確實很有做料理的天賦,沒用多久,她就學到了我不少的本領。現在,博麗神社所有人的一rì三餐已經由她來負責了。

得到我的誇獎,米斯蒂婭臉紅紅的,很是不好意思。

「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成為一名出sè的料理師了。」我拿起手巾擦了擦手,說道。

「是的師父大人,我會加倍努力的。」米斯蒂婭挪動雙膝走過來,給我倒了杯茶。

「哈。」喝下一口茶,我長長呼了口氣,望了眼枕著我大腿躺在席子上的琪露諾,我伸手擦去了她嘴邊粘著的碎屑,對她道:「⑨,你要不要也學一點東西啊?」

「不用了,」琪露諾搖了搖頭,「反正有師父跟米婭在。」

我敲了一下她的腦殼,罵道:「沒志氣,難道你就打算整天吃白食?」

「這樣也不錯。」琪露諾翻轉身,臉在我的腿上蹭了蹭,雙眼閉了起來。

懶惰的傢伙,我忍不住又拍了她一掌,琪露諾卻把身體蜷縮了起來。鬱悶的搖搖頭,我摸了摸另一邊已經睡著了的芙蘭朵露的頭,背靠到了身後面的樹榦上。

陽光透過樹枝灑落下來,留下了斑駁的光影,一陣微風吹過,樹葉發出了細微的沙沙聲,我不禁把眼睛眯了起來。

「真是不錯的天氣呢!」我默默的讚歎道,過上一陣這樣平靜的生活,好像也不錯。

jīng神恍惚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有人拉了拉我,讓我回過了神來。

「怎麼了?夜雀。」我睜開眼問道。

「師父大人,看那邊,」米斯蒂婭指著鳥居的方向對我道,「那裡好像有人來了。」

我仰頭望了眼,確實有一個人頭從路口露了出來,東張西望的,也不知道在找什麼。「夜雀你去看看。」我對米斯蒂婭說道。

「嗯,我知道了。」米斯蒂婭站起來,向那邊走了過去。

我打了個呵欠,低頭卻發現琪露諾和芙蘭朵露兩個小鬼還沒有睡醒過來,琪露諾更糟糕,也不知道做了什麼夢,連口水都流出來了。

「這個笨蛋。」望著褲子上被弄濕了的一大片,我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啊!」這時一聲尖叫響起,我趕緊抬起頭,卻看見米斯蒂婭正迅速跑了回來,她身後還跟著一名長著一頭粉紅短髮的少女。

「別跑啊!」少女漂浮在半空,向著米斯蒂婭追了過來,「我不會吃你的。」

「不要過來。」看她離自己越來越近了,米斯蒂婭眼淚都差點流出來了。沒想到對方竟然是上次想要吃掉自己的亡靈西行寺幽幽子,頓時嚇得她趕快逃了回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