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兒萬分不捨地看了一眼放在木盒中的香皂,這要是拿來洗漱,渾身就能撒發出香氣,比香囊以及花瓣管用多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僅僅是洗了一下手,雙手聞起來就非常香。

可惜,就這麼一塊,還是小郎君的,她也不好意思開口求要了。

“我帶你們去島邊田地看看,順帶熟悉一下這座海島。想要離開這裏,可能還需要一些時日。”

武后站起來,對江楓詢問道:“這造船,需要多少時日?”

江楓回道:“最快也是十五天左右,最慢的話,也是十七八天,造好了船,我們就能夠離開這裏。”

武后聽之,以爲是那種竹排一樣的船,心中想着到時候真要是乘着出海,稍微遇到海浪,豈不是就翻了?

“僅憑我們,能造出大船嗎?”

那種船隻能用在江河,這大海波濤洶涌,用那等小船隻,實在是太危險了。

江楓對造船的程序早已經熟悉無比,腦海裏面和李世民三人在海島上造船的影響清晰可見。

“非常大的船可能麻煩一些,我們出海,小型帆船便可。你們大可放心,重活兒都由我來,你們幫把手就可以了。”江楓大概知道她們擔心些什麼了。

但是也沒有多做解釋,先行一步,帶着她們去看農物,熟悉一下這座島嶼。

“這便是紅薯……。” 巴蛇一族和黑麒麟部落不同,這個部落的戰士,沒有麒麟部落那麼強大的身體素質。

但他們擁有上古巴蛇血統,他們的始祖巴蛇能施雲布雨,擁有強大的魔法力。

再看池暮關,他上一次和其他七名八荒後裔,進入都天血界的巴蛇王冢后,獲得了巴蛇王舍利。

過去的三年裡,他融合了部分巴蛇王舍利之力,身上的第二傳承,也已經復甦。

而集體獸化,則是他的第一傳承。

不過是須臾之間,池暮關和五百名巴蛇戰士,都已經完成了獸化。

其速度之快,和無極大陸上的武者獸化相比,只強不弱。

如此一來,魔法師們就擁有了類似於武者的強橫體魄,在攻擊和防禦方面,都大幅提升了實力。

再看池暮關,她一身赤紅色的蛇鱗,足有半米來粗的蛇身盤成一團,騰飛在半空中。

狹長的蛇眼裡,滿是輕蔑。

他的手中,握著根眼鏡蛇魔法權杖。

「螻蟻般的人族,敢蔑視我巴蛇之力,戰士們,殺了他們!」池暮關舞動著眼鏡蛇權杖。

只見五百名巴蛇戰士們呼喝著,釋放出了五顏六色的攻擊魔法。

東皇靈兒見了,不慌不忙,她手中一翻,東皇罄已經托在了她的手上。

「東皇始祖,助我擊退這群邪污的八荒蛇獸,」東皇靈兒身後,魔法翅輕輕一震,只見她衣紅如火,明艷的臉上,泛起了聖潔之光。

在經歷了多次生死惡鬥后,東皇靈兒使用起東皇罄來,也更加熟練,尤其是上一次,在和紅衣召皇的比試中,東皇靈兒雖然身受重傷,但卻更加明白了東皇罄的使用之法。

東皇罄發出了一陣嗡嗡作響的聲音,黑黝黝的瓮口裡,呼啦啦,將那些魔法攻擊,一口吞了下去。

「哼,就讓你們試試,什麼叫做自食其果,超級魔法,颶風龍,」東皇靈兒吟唱著。

天空之中,風雲色變,一頭風暴颶龍盤旋在天際之間。

「原來你就是用這個魔法,擊殺池碧的嘛。哼,東皇罄果然名不虛傳,」目睹了東皇靈兒化零為整,竟將己方的魔法攻擊力全都鯨吞般,化為自己的魔法力。

池暮關的眼底,貪婪之色更濃,他盯著東皇靈兒手中的東皇罄,試想著,若是他能夠得到這件神器,他巴蛇一族,一定能夠脫離下位獸族,成為和黑麒麟族、九鸞、諦族一樣的上位獸族。

東皇罄,他勢在必得!

「哼,池暮關,怕了嘛,就讓我送你和池碧夫人一樣,一起歸西吧,」東皇靈兒屹立在風暴巨龍的頭頂,素手一揮。

暴風巨龍龍口怒張,颶風如暴雨般傾瀉而下,直擊巴蛇戰士們。

「小瞧我巴蛇一族之人,只有死路一條。偉大的祖巫巴蛇,請給予你的子民無上的魔力。巴蛇第二傳承,祖巫巴蛇。」五百名巴蛇魔法師,齊聲吟唱。

他們額頭的魔法魂石,同一瞬間,全都亮了起來。

五百道巴蛇魔法師之魂石之力,在池暮關的那一道傳承之力的引領下,聚集在一起。

只見天空,一頭聲勢不下巨龍的龐大巫蛇漸漸成形。

那巫蛇身長達數里,方圓數里的天空,都被它龐大的身軀佔據著。

它眼大如燈籠,身上的鱗片上,散發著濃厚的血戾之氣,最可怕的是,這一頭祖巫巴蛇的額頭,有一個形如三角的黝黑小角。

祖巫巴蛇,是巴蛇一族的守護巫獸。

它的形成,和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在內的四大神獸有些類似,但是它不是神獸。

論起實力,比起神獸來,還略遜一籌。

但是在無極大陸這樣的,神獸罕見的大陸上,一頭巫獸的實力,足以毀滅一個國家,更不用說,是東皇靈兒用了魔法力,凝聚而成的虛幻魔法獸了。

看到巴蛇成形時,東皇靈兒暗暗心驚,不知為何,她一眼看到那頭祖巫巴蛇,竟然覺得它和棄的那頭小蛇寵小青有幾分相似。

棄和小青合體時,幻化而成的巴蛇,大致就就是這個樣子。

只是不容東皇靈兒多想,那頭戾氣十足的祖巫巴蛇蛇身翻滾,朝著暴風颶龍狠狠地撲了過去。

它長滿了堅硬鱗片的巨大蛇尾,「啪」的一聲,甩向了風暴颶龍。

東皇靈兒秀眉一挑,再厲害又怎麼樣,不過是一頭蛇。

蛇與龍,天壤之別!

似是感受到了颶龍的鄙夷,祖巫巴蛇怒嘶一聲,噗的,口中突出了一道毒液。暴風颶龍身旁,風系魔法元素瀰漫,東皇靈兒一抬手,數道颶風氤氳,瞬間將毒液吹開。

哪知就是這時,巴蛇蛇身一晃,陡然消失在雲海中。

「糟糕,這巫蛇還有匿形的本事,不好對付,」東皇靈兒額頭冒出了絲絲膩汗,美眸流轉,小心觀察起巴蛇的舉動來。

她的身後,突然一陣雲氣異樣的波動。

三角形的巴蛇蛇頭忽然探了出來,蛇口大開,劇毒的蛇牙對準了暴風颶龍惡狠狠地地咬了下去。

「啊——」

東皇靈兒驚恐,祖巫巴蛇咬住了暴風颶龍的脖頸后,怎麼也不肯撤口,毒素迅速漫遍了暴風颶龍的身體。

巴蛇咬住颶風暴龍,一龍一蛇在天空翻滾著。

東皇靈兒險些被摔了下去了,又是一個翻滾,東皇靈兒手中脫力,被甩下了龍頭。

身子就如一片落葉般,從高空墜落,就是這時,天空一陣嘹亮的鸞鳥鳴叫聲,一道冰藍相間的影子掠過。

東皇靈兒只覺得身下一陣柔軟,她已經落在了冰火鳳鸞的背上。

冰火鸞上,轅不破沖著東皇靈兒點了點頭。

「東皇姑娘,剩下來的,就交給我吧,」原來轅不破姐弟倆在下方觀戰,眼看東皇靈兒就要不敵,轅不破就急忙出手。

那一邊,轅姍姍也已經和池暮關也纏鬥了起來。

冰火鳳鸞一身艷麗的羽毛,它身姿輕盈,一張金色的鳥喙對準了巴蛇的眼,狠狠地啄了下去。

頓時,一股污臭的蛇血噴涌而出,巴蛇吃疼,不得不鬆開了暴風颶龍。

「祖巫邪獸,也敢在無極大陸興風作浪,就讓我帝鴻一族,滅你威風。」

轅不破說罷,手中多了一根玉笛,只見他唇貼在了玉笛之上,笛音裊裊,天地之間,忽然為之變色。 武后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農耕知識的。

至於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兒,根本就是滿頭霧水,卻還是安靜地跟着一起,聽江楓的講解。

武后親眼見到江楓從地裏挖出一株土豆和紅薯的時候,基本上已經相信江楓的話。

的確是高產的農物,那一株之下,一個一個大大的土豆和紅薯,看起來都有好幾斤了。

如果按照江楓所言,非常容易種植的話,大唐將來便不會有百姓在餓着肚子了!

“天佑我大唐啊!”

武后忍不住心中的激動,一旦這四樣高產農物進入大唐,她的地位將會更上一層樓!

心性再好的人,也會激動。

江楓假裝不知道今夕是何年,問道:“大唐?如今之朝代乃是大唐嗎?”

武后、上官婉兒、太平公主一愣,什麼意思?

重生之楚楚動人 三人心中頓時有一些詫異,小郎君竟然不知道現在乃的中原之地乃是李唐的天下?

“你,你在這島上有多少歲月?”武后緩緩地問道。

她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渾身忍不住都有一些顫抖起來。

江楓假裝思考了一下,算起來,自己在這島上,應該有幾十年了吧。

“我也不知道,師傅從未和我說過。”

武后心思一轉,便說道:“如今乃是李唐治天下,共有五十有二載。小郎君從未出過海島,自是不知,今日之大唐國泰民安、百姓安居樂業,乃是一個前所未有之盛世。”

太平公主嬌笑着說道:“是呀,如今的大唐很是繁華和熱鬧呢,小郎君要是去了長安城,便不想回到這海島了!”

江楓心想,比現在的長安城還要繁華的長安城,都是我一手締造的,人間之熱鬧,早已經領略一遍了。

現在系統還未甦醒,倒是也好。

他已經不想繼續和貞觀時期,跟着李二陛下的時候那般,奔波勞碌、努力發展科技樹。

既然有了這樣非常神奇的經歷,何不換一種生活呢?

“是嗎?那我倒是很想去長安城看看了。”江楓微微一笑,讓武后三人如沐春風。

太平公主立馬說道:“那好,到了長安城……。”

武后卻醒悟過來,連忙阻止了太平公主,以免其壞了自己的大事。

“小郎君,到了長安城,我等爲報答這救命之恩,一定會好好招待小郎君。

我等雖不是那種大富大貴鼎盛之家,卻也願意置辦一座宅院,贈與小郎君。

以後,兩家也可結好。

小郎君但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出來,我們如若能夠辦到,都會盡力施爲。”

太平公主看了武后一眼,便乖巧地對江楓點點頭。

上官婉兒則是安靜地站在武后的身邊,她現在也纔剛剛被武后提拔起來。

所以就算是心中很想要把這位長得不似人間之郎君的小郎君佔爲己有,卻也無能爲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