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平台,那地方甚是寬廣,幾乎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裡頭有好些弟子正盤坐在那裡修鍊,很明顯他們也是爬完了十彎然後在這裡修鍊一段時間。有些悟性高的,直接在這裡頓悟了,提升實力不說,甚至參悟出功法裡頭的一些精要,也不是不可能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秦石打量著平台上的眾人,胸口微微起伏。那黑衣人休息少頃便饒有興緻的走上前來,「小子,怎樣。到底比不比?」他說道。

秦石對他投來的鄙夷眼光有些不大感冒,便冷冷說道:「比不比都隨你,怎麼比也隨你。」

「就比誰爬的高,爬的快。以高度斷勝負,同一高度看時間。」

「好!」秦石倒也爽快,便也不休息,直接同這黑衣男子一起朝著十一彎的入口而去。

「看,又有人要去送死了,好久沒出現過這樣的事情了。」人群只顧著自己修鍊,沒看清到底是何人想要上去,但是隱約間卻聽到有人是要比試。這九天十八彎的后八彎號稱是死亡八彎,因為在這裡使用森焱晶是沒有任何用處的,許多想要在此試煉的弟子最後都紛紛死在了上面。

這樣的地方,能走個一兩彎就已經很不錯了,但是想要在這裡比速度,只怕是嫌命太長而已。眾多修鍊弟子,連眼睛都沒睜開,只是聽到二人想要比試都一個個露出笑顏。

「嗖,嗖!」

兩下風聲,秦石二人迅速朝著第十一彎的入口方向而去。就在眾多修鍊弟子驚訝的睜開雙眼之時,二人生生消失在人們的視野裡頭,進入了十一彎的入口。

「剛才兩人是誰?聽聲音好陌生。」

「不認識,我也閉眼修鍊,只看到個輪廓。」

「快修鍊吧,那兩人一會兒就變成兩具屍體了,追悼會的時候你們可以看個夠。」

眾人大笑,一陣笑聲之後,這平台上再次恢復了濃濃的修鍊氣氛。

……

秦石鑽入那十一彎的入口之後,頓時再次感受到了之前那種感覺。雙腳沉重的猶如深陷泥潭,皮膚上針扎一般的疼痛,若是閉上眼睛肯定會以為自己的皮膚已經千瘡百孔,此刻正潺潺冒著血水。

一旁的黑衣男子似乎也同秦石一般,只是他之前一直用森焱晶,如今這麼一搞他更為驚訝。

在這十一層里,雙腳和皮膚上的感覺比之前五六層的時候強大太多了,秦石一閉眼就感覺渾身疼痛,不管是躺著還是站著,他都覺得姿勢不對,身體異常的難受。

他艱難的朝前走去,每一步都好像下一刻自己會暴斃一般,無比的難受。

聽說這試煉不看實力,只看根骨悟性,不知道如何看法?秦石心裡這樣想著,疑惑地步步前行。

那黑衣人走在前頭,秦石走在後頭。二人咬著牙齒,一臉的猙獰模樣,一步一步慢慢挪動,終於走過了這第十一彎。

「啪!」剛到十二彎的入口二人便頓時趴在了地上大口喘息起來。秦石從來沒有這麼痛苦過,這地方不是來歷練的,簡直是來折磨人的。關鍵是這痛苦的感覺據說還會讓人窒息,受內傷,甚至死亡。

剛才還想走到第十五彎,如今才第十二彎自己已經不行了,秦石自嘲地想到。

「哼,你運氣倒是不錯,還活著呢。」黑衣男子嘲諷似的說了一句。秦石心中始終覺得奇怪,這男子好像故意和自己作對一般,自己看的他也有些眼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結過梁子。但是他到底是誰,自己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

休息了一會兒,黑衣男子忽然起身,看樣子是恢復了一些體力要朝著十二層而去。而秦石卻依舊坐在地上,此刻他兩條腿一動都不想動,只想在這裡美美睡上一覺。

「這樣下去,絕對不行。」秦石心忖。

這九天十八彎,估計是下天域裡頭一個比較特殊的區域,在這個地方似乎重力會不斷增加,而且真氣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飛速的流逝。若是硬要前進,只怕就算上的去也不一定下的來。

「走,還是不走?」他猶豫起來,卻見前頭的黑衣男子投來一個不屑的眼神。

「娘的,大不了就是死嘛。」他心底最原始的那種不服輸的氣勢提了上來,牙根一咬就跟了上去。

黑衣人微微一笑,也是抬起那酸軟不堪的腳步朝前走去,這道路依舊是狹窄不堪,二人一前一後也是搖搖擺擺。也許一個不慎就會墜落喪命。

秦石甚至連眼皮都要合攏去,身體幾乎毫無力氣,到這裡為止,他作為武者的所有真氣已經用完了,如今剩下的,只有普通人的一副軀體而已,還有就是武者的根骨。

十二彎棧道的最中間,四周雲霧繚繞。前頭的黑影慢慢挪動,雖是極為艱辛,但是至少是在移動,顯然他的實力比秦石強出不少,此刻竟然還有殘餘真氣。

「真厲害,不知道這人是誰。」秦石站立在中間不住想到,這黑衣人應該也不是自己仇人,但是也絕對不是朋友。那眼神里看來的,分明就是一種居高臨下的孤傲,根本沒有把自己當一回事。

這一次的比試,只怕是自己要輸了。

正想著,前頭響起一個聲音,「你不是我的對手的,如今已經到了極限,回去吧。」

秦石苦笑一聲,自己確實已經是山窮水盡,再也沒有力氣前行。如今就算是站立在這裡,也不過是用身體最原始的力量支撐。

「聽說幾天之後你會和風玉櫻比試,你儘管放心,那天你絕對安全。」

一聽這話,秦石心裡猛地一跳,卻聽對方繼續說道:「到時候你晚點出現,來了以後看好戲就可以了,保證精彩。」

「喂……」秦石忽然喝道:「你到底是誰,說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人的聲音依舊響亮,如同炮聲一般,「我是誰不用你猜,反正是一個你惹不起的人,那天幻境裡頭若不是有人讓我救你,只怕你早就被那些畜生撕成碎片了。」

「幻境?」秦石大驚,那天入門試煉之時,在幻境裡頭確實有兩股力量對著那潛行獸而來,就在自己差點受傷之時將那些偷襲的潛行獸撕成了碎片。而且那一招既狠又快,打中目標之後,這些潛行獸盡然迅速化為了粉末飄散。這應該是一種極為霸道的功法,就算如今自己提升了許多,只怕也是不敵。

藍田門新入門的弟子里盡然有如此厲害的人,而且隱藏的這麼好,他到底有什麼陰謀。秦石就這麼想著,卻聽身前黑影冷笑一聲,再次提步朝著十三彎的方向而去。

「輸了!」看著遠去的黑影,秦石心裡頓感失落。自己很少服輸,但是如今身前這人確實比自己強悍太多,只是他心裡有些奇怪,這九天十八彎不是號稱不依靠武道功法,而是依靠根骨天賦才決定能走多遠。為何自己真氣耗盡之後就無法寸行,這裡頭難道是有什麼竅門,或者套路。

「不,我沒輸……」

「若是這裡真的依靠根骨和天賦,我秦石絕不認輸。」

他用盡了僅有的力氣,將兩隻不服輸的拳頭緊緊的攥了起來,如今周圍風聲呼嘯,他的頭髮和眉毛上都已經結上了一層薄薄的冰晶。只是那身軀卻猶如凍在這棧道上一般,一動不動。

「究竟要怎樣,才能繼續前行。」秦石閉上眼睛,開始思量起來。 也不知站了多久,只覺得日升月落,好似星辰交替,只怕是站了一個晝夜有餘。冥想這種東西只看悟性,想到就是想到,想不到窮其一生也是不得而知。

只是在這寒冰刺骨的九天十八彎上,秦石沒有真氣護身,若是時間一長,只怕性命難保。

此刻他不光是頭髮和眉毛,全身上下有稜有角的地方都被包圍了一層冰晶,日頭一升,白光灑在身上,那頗為晶瑩的模樣倒也是一道靚麗風景。

只是就算是徹骨冰冷,秦石依舊是閉著雙目,只怕是他若想不出個所以然,就算死在這裡也是不會折返了。

又是半日,秦石依舊不動。卻不知何時,他那一片混沌的腦海裡頭幽然一個聲音懵然的出現。

「因勢利導……記住,因勢利導。」

「師父?」秦石的心頭忽然一熱,他猛的睜開雙眼,卻將粘合在上頭的冰塊盡數扯碎。

四周哪裡有自己師父,根本是空無一人,就算自己的六道輪迴盤裡,也是空空蕩蕩沒有一絲聲音。

自己不能死,如今師父還沒救活,冰兒的事情也沒著落,欠著慕容幽幽一屁股的感情債沒還,父母更是沒有蹤跡。

那麼多事情壓在肩膀上,自己怎能死在這九天十八彎上。

因勢利導,只是這話到底什麼意思?

這個成語秦石在前世也是學過的,意思是順著事情發展的趨勢,加以引導。只是在這九天十八彎中,事情又是如何發展的,自己該如何引導才能順著階梯走向頂峰。

如今在這個地方,導致自己無法前行的原因有好幾個,但是最讓自己難受的卻是那個不斷刺痛自己的感覺。如今只要自己前進一步,全身就如同針扎一般的疼痛,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在扎我?

秦石心頭一動,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他猛的再次閉上雙眼,口中用力喝道:「天眼……開!」

眼前畫面被猛的放大,時間的流逝也瞬間慢了下來,整個世界好像變成了一個慢鏡頭一般,在秦石的腦海了緩慢的流轉著。

眼前的空氣里夾在著一粒粒細微如塵的顆粒,這些顆粒如同冰錐一般,或者說像是子彈一樣。那行進的速度飛快,猶如一片槍林彈雨。

武者在九天十八彎里前行,便不時的受到這密密麻麻子彈的襲擊,起初還能抵禦,但是到了後來,子彈越來越密集,也越來越強大,便有些抵禦不了了。

更要命的是,這地方似乎還有加大重力和抽走武者體內真氣的特性,所以一旦真氣被抽盡,自己每前進一步都是要受到萬分的煎熬。

原來是這樣,秦石終於看到了事情的本質,心頭頓時一股欣喜。只是那師父冥冥之中提醒自己的「因勢利導」四字究竟又是什麼意思?

想到這裡,他用儘力氣朝前走了一步,頓時全身針扎一樣的疼痛。似乎每一個細胞都被扎了一下,痛的他直接喊叫起來。

如今沒有真氣抵禦,這冰錐扎在身上,還真是痛的厲害。只可惜自己實力太弱,走到這裡真氣用盡,不然最起碼還能熬個一兩彎。

正這時,空中忽然一道雷光猛下,隆隆聲不絕於耳。才沒一息時間,又是兩道雷光劈下,將這本來有些霧蒙蒙的天際忽然變得光亮起來。

這雷光不是要下雨的前兆,而是有武者成功登上了九天十八彎里的后五彎。若是成功走上第十三彎就會出現三道雷光,若是有人登上第十四彎便會出現四道雷光。這雷光來自九天之上,莫說是滄海宗和藍田門,就算是整個帝都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此刻滄海宗和藍田門裡大部分弟子都驚訝的走出門口來看,能登上第十三彎的,都是天才。當然天才也有高低之分,十三彎和十八彎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好久沒看到這種雷光了。」

「是啊,記得上次看到的還是那藍田門聖女爬上了第十四彎。」

「是的,滄海宗的拓跋元嘉也是第十四彎,他們真的是天才啊。」

人們議論紛紛,臉上都是羨慕的神色。

秦石站在原地,心中也甚是感嘆,這天雷肯定是那黑衣人已經登上了第十三彎,「那傢伙可真厲害,果然被他爬上了第十三彎。只不過……老子也不認輸,我立馬就來。」

這天雷隱隱鼓勵了秦石,他向來不服輸,此刻嘴角泛起一絲笑容,竟然是因為有了對手而心生喜悅。

再次朝前挪了一步,那冰錐頓時又是刺的秦石痛呼起來,全身的皮膚開始滲出血水來,瞬間染紅了他的衣服。而這帶著血水的衣服又立馬被這極低的氣溫凝聚,變的猶如一件血紅鎧甲一般。

「這樣下去肯定是要沒命的。」秦石急忙再次閉上眼睛,打開天眼。

這細小的冰錐究竟是什麼,若是水凝結的,怎可能有那麼強的力道,若是其他東西凝結,又怎麼會如此細小。他將那細小冰晶在心中放大,用天眼觀察,心中竟然生出一絲詭異的想法來。

這冰晶之上星辰之力十分的濃郁,必定是一種帶有很多星辰之力的東西。

在第十彎結束之後的平台之上,濃濃的都是星辰之力凝聚的霧氣。霧氣如同水汽,半氣化半液體。他曾經在武塔修鍊之時,也曾經見過天地靈氣霧化之後的模樣。

既然星辰之力會氣化,會霧化,那它會不會固化……

若是這每一粒的冰晶都是星辰之力固化之後的產物,那麼其實這地方也和前十彎一樣,沒什麼特殊。只是前十彎的星辰之力霧氣較多,而後八彎越到後面,星辰之力凝聚成的冰晶就越多,甚至還會越來越大。

遇到這種冰晶,自己沒有真氣肯定是無法將它抵擋,但是若放開自己身體的毛孔去吸收,不知是會怎樣?秦石拋出一個大膽的假設。

橫豎自己前進後頭都是痛苦不堪,若是不解決遲早是要一命嗚呼,不如搏一搏。

「來吧!」他心裡猛的一沉,忽然放開自己全身的防備,將毛孔張開,準備去吸收這固化的星辰之力。

「啪。」

朝前一步。

「嗖!」

這些冰晶好似發出了穿梭空氣的聲音,迅速鑽入了秦石的身體裡頭。皮膚果然沒有一絲疼痛,那些冰晶立馬朝著經絡而去。

只是下一個瞬間,經絡卻劇烈的疼痛起來,惹的秦石緊緊咬住了大牙,甚至咬出了血。只是一步落下,他的臉上卻揚起了笑容。

「猜的果然沒錯!」秦石自言自語說了一句,雖然這冰晶鑽入體內讓他的經絡十分的不適應,但是一旦這東西被根骨轉化為真氣,卻讓他的身體無比的舒服。

此刻一口真氣終於可以提起,秦石急忙抬起腳步朝前走去。冰晶進入身體,只要自己能夠快速吸收,快速煉化,就能快速新生許多的真氣來。真氣重回體內,就有了抵禦那重力和真氣被吸的負能量,原來這竟然是一個循環。

雖然隨著彎道的越走越高,這些負能量會越來越強烈,但是只要自己的根骨轉化的速度夠快,完全可以抵禦掉這些負面能量,最後衝到頂峰。

怪不得看門的老頭說這地方時看自己的根骨和悟性,原來是這麼回事。秦石終於明白了全部的事情,此刻心裡一陣大爽。因勢利導,看來真的是這麼一回事,我如果去抵禦那冰晶,這一行必死無疑,只有去吸收它,轉化它,才有生機。

「謝謝你師父!」秦石嘴角一彎,走了起來。

「十三彎,我來了。」他的速度漸漸加快,臉上原本無比的痛苦的神情忽然變化為了一股子的堅定來。

……

滄海宗,衍神廳前。

一個風度翩翩、公子模樣的青年站在門口抬頭看著天際,之前那三道天雷讓他也有些驚訝。這一次滄海宗還沒人在九天十八彎中的后八彎歷練,那這「天才」應該就是藍田門的人。

舊愛新歡,總裁請放手 「元嘉公子,藍田門又有對手了,是不是很興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