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至尊畢竟身經百戰,經驗豐富,這也是他們能一直活到現在的原因,飛雪至尊拿出了一枚信號彈,向天空中飛去,鄧楓一看頓感不妙,但爲時已晚,求救信號已經發了出去。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希望能在救援之前殺掉他們,他們是劊子手,決不能放過他們。”鄧楓露出了兇狠的目光。

魔劍繼續衝擊而下,三大至尊已經是竭力相抗,他們寄希望於救兵趕快到來,希望能死撐到那一刻。

鄧楓一看,三大至尊聯手佈置的陣法一心固守的話還真不好攻破,怕是能夠撐到救兵的到來,到時候三大至尊不僅會沒事,自己這邊的人也會身處險境。

鄧楓隨即一咬牙,再次衝了過去,猩紅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三大至尊,鄧楓藉助‘易筋經’體內真氣也恢復了幾成,他拿起魔劍就是一招‘太上十二劍’第三式‘震碎山河’,防護罩搖搖欲墜,三大至尊已是強弩之末,不停地口吐鮮血,慘不忍睹。

但防護罩依然沒有破碎,堅挺的很,想不到這三大至尊聯手佈下的陣法居然這麼牢固,“我看你能撐到何時。”鄧楓隨即大喝一聲又是一招蠻橫的劍招,威力貫徹天地,防護罩裏三大至尊早已身負重傷,看來要不了幾劍,便會轟破防護罩。

林慕英,血紅緊張的看着場地中央發生的一切,心中也期盼鄧楓能夠轟破防護罩,殺掉三大至尊,然後離開這個鬼地方,別忘了,李思敏還處於昏迷之中,亟待救治,生死未明。

周圍軒風城的人被這響徹天地的威能給吸引了過來,這其中也不乏尊者級高手,他們眺望遠看,立馬就有人認出了鄧楓。

“是鄧楓,好威風啊!”衆人見到鄧楓拿着貫徹天地,泛着兇戾氣息的魔劍,一劍一劍劈在下面有三位實力強橫的高手聯手佈置的防護罩,頓時欽佩聲,羨慕聲,驚歎聲皆是響起。

“什麼人讓得鄧楓這麼憤怒?”

“鄧楓實力彷彿又提高了不少。”

“不敢相信軒風城還有不怕鄧家的。”

“…”

衆人皆是嘀咕,各種聲音也在人羣中傳遞開來,只有真正的高手眼睛才死死地盯着廢墟中發生的一切。

他們看到那是三位遠超自己實力的高手,如果那一劍劈在自己身上,恐怕早已化爲灰灰。

就在衆人震驚看着的時候,鄧楓大手一揮,欲要怒劈而下。三大至尊終於撐不住了,心枯力竭,防護罩自動散去,露出了裏面三大至尊的身影。

只見飛雪至尊,唯亭至尊,神風至尊早已沒有了往日的威嚴,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頭髮散亂,蓬頭垢面,衣服破碎,血跡斑斑。

鄧楓見此情此景,欲要殺他們而後快,誰知飛雪至尊擺手道:“鄧楓,今日我實在不明白爲何要如此,我們哪裏做錯了麼,你要這般殺戮我們?”

鄧楓冷笑道:“你們殺了我心愛之人,你說我該怎麼辦?換做是你,你會怎麼做?”

“心愛之人?你說的是那兩個女娃娃,她們只是不小心被餘威給震傷的,我們也毫不知情啊,我們願意拿出我們的誠意,解救那兩位女娃娃。”飛雪至尊說罷就拿出了一瓶丹藥。

“這是回生丹,五階丹藥,吃了便可痊癒,只是修爲就不知道會不會被減弱,如果你能弄到‘偷天生死丹’,那隻要有一口氣在,便可百分百痊癒。”

“你說修爲會被減弱是什麼意思?”鄧楓憤怒道,此時依然不能平息他的怒火。

“就是看修行者的體質,如果體質好修爲便不會減弱,如果體質不好,這種丹藥雖然治好了她的內傷,但是修爲會減弱下來,而且可能…”飛雪至尊吞吐道。

“可能什麼,快說…”鄧楓大吼道。

“可能修爲會停滯不前,再也無法寸進。”說完飛雪至尊臉上也是冒出了冷汗,生怕這尊殺神會用他手中可怕的魔劍殺了他。

“哈哈,這也好過等死。”於是鄧楓接過那瓶回生丹,暫且饒了飛雪至尊,轉眼望向了唯亭至尊。

唯亭至尊連忙拿出了他的寶貝,他沒有這種逆天丹藥,有的只是武技,步法之類的,鄧楓一看,扔到了一旁,這種東西對他沒什麼用,一堆垃圾。

鄧楓連忙看向了神風至尊,希望他能有什麼可以對思敏有用的東西,有唯亭至尊的先例,神風至尊不敢再拿什麼武技出來,只是獻出了一張羊皮脂,這跟鄧楓當日羣英大會城主給他的獎勵的那張羊皮脂一摸一樣。

鄧楓收起了這張羊皮脂,便飛奔向了思敏處,思敏命懸一線,應當趕緊救治,至於三大至尊,有魔劍在旁看着,諒他們也沒能耐逃跑。

李思敏吃了回生丹後,臉上逐漸有了紅潤之色,但是真氣確是匱乏了不少,比之前本就不多的真氣減弱了幾分,鄧楓一見此情景,他知道思敏體質偏弱。

也對,一個女孩子家,體質能好到哪裏去,這什麼破丹藥,害人不淺,說不定以後思敏就此停滯不前,這要思敏如何接受,就算思敏可以接受,他鄧楓也不能接受。

遂鄧楓飛奔向三大至尊處,握緊魔劍,雙眸依舊腥紅如血,宛如上古神魔般。

ωωω⊕Tтkǎ n⊕C〇

只見鄧楓高高躍起,一招‘震碎山河’怒劈而下,三大至尊見鄧楓又變成了這番模樣,頓時絕望了,只能看着魔劍攜帶着滔天的威能斬向自己。

“住手…放肆!”一道蘊含無盡威嚴的聲音想起。衆人循着聲音望去,並未見到任何人出現。 鄧楓暗自驚奇這道威嚴的聲音從何而來,不過他手勢依舊不減,順勢怒劈而下,頓時三大至尊身體瞬間炸裂開來,靈魂欲要快速逃走,不過魔劍豈能如他們所願,轉眼便吸走了他們的靈魂,三大至尊的靈魂令得魔劍飽餐了一頓。威力都隱隱有了增強之勢。

“難道魔劍還能進化?”鄧楓心裏震驚,三大至尊的靈魂非常強大,所以鄧楓很容易看出來魔劍此時威能的提升,不過他也來不及細想,殺了三大至尊,想必沒這麼容易離開吧。

天空中突然一道空間裂縫出現,衆人只瞧得恐怖的威壓降臨,令圍觀之人忍不住跪了下去,鄧楓心裏閃過一絲驚悸,這股威壓,比飛雪,唯亭,神風三大至尊強大數倍,看來是蘇家的高層人物到了。

裂縫越來越大,魔劍都壓制不了周圍的空間,到來之人比此時的魔劍還要強橫。

衆人擡頭看去,只見裂縫中走出一道身影,此人威風凜凜,大有王者風範,他濃眉大眼,中年年紀,衣着十分華貴,英俊的面龐散發着無盡的威嚴,很容易看出他臉上的暴怒。

此人一出現,很快便吸引了全場所有人的目光,此等情景,百年難得一見,圍觀的衆人自然樂意見到雙方的驚世大戰,心中好奇那位白衣少年還能不能再次創造奇蹟?

鄧楓雙眸已恢復了清明,微眯着清澈的眼神,臉上並未因此人的出現而面露驚慌,且看他到底是誰。

到來之人一見殺他手下三大至尊的只是一位少年,心裏暗自驚奇,不過他還是開口問道:“飛雪,唯亭、神風三大至尊可是由你斬殺?”

鄧楓見此人氣勢咄咄逼人,只待鄧楓一點頭就要動手殺他,不過鄧楓絲毫不懼,面容冷酷道:“是又如何?我能斬殺他們定也能斬殺你..”

“哼,好大的口氣,既然是你殺的,那你就拿命來吧。”說罷便出手攻向了鄧楓。

鄧楓見此人一出手便是狠招,招招取人性命,他只好拿起魔劍施展他最強一招‘震碎山河’怒劈向他。

“不自量力!”

雙方之間的交戰沒多久鄧楓便處於下風,任憑魔劍如何使威,都不是此人的對手,很快就要落敗被殺。

血紅她們心裏憂心如焚,但是對方實力強橫,完全不是先前飛雪至尊他們能比的,她們也只能乾着急,毫無辦法。

鄧楓此時此刻對目前危險的處境心知肚明,他也只能寄希望於魔劍能再度升星,威能飆升一個檔次,可是任憑他怎麼跟魔劍溝通,魔劍就是無動於衷。

“難道命裏真的有此一劫嗎?”就在鄧楓思緒飄飛時,那衣着華貴之人趁機攻了鄧楓一掌,“砰!”鄧楓順勢急速跌落而下,鮮血直流,身受重傷。要不是‘風神之怒’輕甲護身,能抵擋九成傷害,恐怕此時的鄧楓早已喪命。

“決鬥時居然還敢分心,當真是嫌命太長。”衣着華麗的中年人譏楓道。

場外圍觀的衆人見此情景皆是搖頭唏噓,畢竟鄧楓還是太年輕了啊,在此等絕世強者面前,一向逆天的鄧楓也只有敗亡一途,難道一代天之驕子就欲隕落此地了嗎?

鄧楓被中年男子狠擊了一掌後頓覺得骨頭像散了架似地,身體各處傳來了鑽心的疼,生平第一次受到如此重的傷,看來對方的實力遠在三大至尊之上。

“此地不宜久留,要儘早脫身才好,久鬥下去我必死無疑,還得連累表妹思敏她們。”鄧楓心道。

於是鄧楓不顧身體傳來的劇痛,施展‘凌波微步’避開中年男子往血紅方向飛奔而去。

血紅見鄧楓受傷不輕,心裏非常焦急,無奈自己實力終歸有限,連三大至尊都不敵,更何況此等兇悍之人,她也只好想辦法脫身,見到鄧楓飛奔而來,血紅連忙帶着李思敏,林慕英迅速與鄧楓匯合。

中年男子見狀,並不奇怪,這種明知不敵的時候,不逃跑那纔是蠢貨,不過殺了他手下三位至尊,豈能容忍他們在自己眼皮底下逃走。

至尊,那是放眼整個華夏帝國都是一方梟雄,一方大勢力的領袖,如今加上季雲至尊已經損失了四位至尊,讓這位蘇家家主如何不怒,蘇家儘管在華夏帝國實力是可以排進前五的勢力,但至尊的損失也是他們家族所不能承受的。

蘇家家主立刻施展精妙步法直接攻向鄧楓,鄧楓大駭之下急忙催動體內所剩無幾的真氣,將步法提速到極致,以迅雷之勢與血紅她們會合。

蘇家家主暗自心驚,“好快的速度,這樣的速度放在我們蘇家,都是排在前列的,不過今日不抓住他我蘇家家主的臉面何存?”

鄧楓在中年男子的攻勢下連忙閃躲,終於,血紅帶着李思敏,林慕英趕到了,在血紅的心裏,不管有多危險,鄧楓的性命是最重要的,就算不能逃離此地,死也要死在一起,她早就把鄧楓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待得四人會合後,中年男子停止了攻擊,如果他們一起逃跑,那正合他意,免得他四處追逐,鄧楓暫時停了下來,並不急於一時的逃離。

見林慕英身體已無大礙後,懸着的心已是放下了一半,再看李思敏,面容憔悴,脣無血色,早已沒有了昔日歡快的嬌媚容顏,鄧楓自然是心疼之極,懊惱不已,不過此時最重要的是帶領她們逃離此地,很明顯那憤怒的男子不會輕易放過他們。

鄧楓與中年男子對視而立,雙方都是氣勢逼人,不過對面男子明顯氣勢更加強橫,片刻後,鄧楓詢問道:“不知閣下是誰,今日之事可否就此放下?”

“哈哈,你們已是甕中之鱉,要我放下,那好,將你做我的奴僕三百年,並定下生死契約,我就放過你們。”中年男子眼神陰翳,憤怒道。

以鄧楓的天資,只怕百年後便可以達到三大至尊的成就,以後長達兩百年的效命遠遠超過三大至尊的貢獻。這算盤打的着實高明。

鄧楓斜眼瞥着中年男子,臉上早已沒了之前失去理智般的瘋狂,此時冷靜的看着他,莫說三百年了,就是三十年,三年他也不願意,不自由的日子誰願意過!

“我不會做你的奴僕,更不會定下什麼生死契約,如果你放我們走,今日,我鄧楓便記住閣下的恩情,來日必定生死相報。”鄧楓誠懇說道,今日想來確實做得太過火,換做是他,也會憤怒無比,加之對方實力遠在自己之上,自己死不足惜,連累思敏,血紅她們跟着自己一起送死那是萬萬不能原諒自己的。

“你這是什麼話,當我是傻子麼,一句承諾便抵消三大至尊的死?想必你也辦不到吧,你根本不知道至尊對於一個家族的重要性。”中年男子不依不饒的道,臉上怒氣已經沒有之前那麼明顯。

“那閣下認爲怎麼解決此事?”

“很簡單,既然你不肯做我的奴僕,我也能夠理解,換做是我,我也不願意,但是你能夠付出與三大至尊同等的代價我也不追究,畢竟華夏帝國好久沒出現你這樣的天資妖孽之輩,爲了帝國,我也不想殺你。不過,完全不追究此事我辦不到,損失的可是我們蘇家。”中年男子眉頭依然緊鎖,怒氣已經慢慢消散不見,心平靜和的說道。

鄧楓聽聞此言頓時鬆了口氣,只要不殺自己,什麼都好說,只是不知道自己有什麼東西是能夠抵得上三大至尊的損失的,當下便詢問道:“晚輩不知自己有什麼可以抵消三大至尊的死,還請前輩明示。”

宣生六記 中年男子見鄧楓態度誠懇,微微點頭,道:“你手中的劍便可以抵消三大至尊的損失,拿此劍作爲賠償便可。”

鄧楓聞言,果然如此,自己身上展露的就是七星劍的強橫,換做誰都會動心的,用魔劍換三大至尊,那是綽綽有餘了,只不過鄧楓豈能把師尊傳給他的東西隨便易主,那與背叛師門,禽獸不如有什麼區別。

“此劍乃是師尊所傳,沒有師尊的命令豈能輕易送人,即便是自己命在旦夕,也不會做出有辱師門的事情來。”鄧楓說完時魔劍也發出了嗡鳴聲表示讚許。

“哼,你們所有人的命都在我手上,只要我殺了你們,此劍還不是一樣屬於我,我只是給你活命的機會,你不要認不清此時的境況,交出此劍,便饒爾等性命。”說罷中年男子釋放出強大的氣勢,就要以勢壓人。

不過鄧楓早已習慣了他的裝腔作勢,要殺他恐怕早就殺了,何必跟自己費這麼多脣舌,他不怒反笑道:“難道前輩就不想知道我師尊是誰麼,你就不怕我師尊滅你家族滿門?”

中年男子聞言虎軀一怔,這小子怎麼如此難纏,恐怕他的師尊實力定是了得,眼光自然也是奇高,才能教導出如此出色的弟子。

不過他經過太多的風浪,這種弟子太過出色,師尊反而實力不怎麼強大的也還是有的,他豈會被鄧楓的話語所嚇退。隨即便邁前一步,怒吼道:“就算你師尊是至尊我也不懼,我步入至尊已有數千年之久,華夏帝國的至尊能敵得過我的屈指可數,就算不敵我要逃走誰能阻我?你休想抱僥倖心理,今日此劍我志在必得。”

“前輩真是井底之蛙,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在神坤大陸又算得了什麼?華夏帝國只是大陸上的一帝國而已。”鄧楓反諷道,臉上露出了戲謔的表情。

“你…”中年男子氣極,但一時也找不到反駁的理由,只在那裏幹瞪着眼,一副窩囊的樣子。

“此事我的確不對,但是三位至尊傷我心愛之人在先,換做是你你也會跟他們不死不休,我這樣做於情於理也沒什麼不對,只是殺了他們我心裏也覺得慚愧,我願意獻出一部七階步法,再多我也沒有了,怎樣?”

鄧楓爲了平息此人的怒火,保住自己與表妹思敏她們的性命,這纔拿出了師尊的七階步法《風雷步法》,但願師尊的在天之靈能夠原諒自己。

“笑話,我會稀罕七階步法麼,我們蘇家就有一部七階步法,那是我們蘇家的鎮家之寶,今日,除了此劍,我什麼都不要,要麼,拿此劍來換,要麼,頂着你師尊的怒火我也要殺了你們,以報飛雪他們的含恨而死之仇。”中年男子邊說邊指着魔劍,氣勢達到了頂點,再多說一句便要動手殺人,有了此劍他的實力便能提升一個檔次,他本來就是巔峯至尊的實力,還懼怕他師尊麼。

鄧楓心思急轉,“把此劍獻給他,想起師尊失望的臉他就於心不忍,更何況就算以後能重新奪回來,魔劍七星還能否原諒自己?”

想到此處,鄧楓乾脆心一橫,道:“此劍萬萬不能獻給閣下,若是要搶,儘管來便是,我鄧楓拼了命也要誓死守護至親。”在鄧楓的心中,不管是人,還是物,只要跟着自己,便是他的至親,摯愛,誰都別想把他們分開,就算是死又有何懼!

“好好好…你可以不顧自己的生死,但是你難道不顧她們的性命了嗎?你忍心讓她們跟着你送死?”中年男子指向李思敏她們三女道。

鄧楓心裏一痛,被人戳到心裏的薄弱處總歸有點傷心,男兒最柔軟的地方便是自己想保護的親人,不過鄧楓早已想到了這一層,他轉頭望了望李思敏,血紅,林慕英她們,希望她們能原諒自己,理解自己。

血紅從鄧楓的眼中看到了決絕,那是不容質疑的決心,同時也隱藏着血膩膩的傷痛,她只是微微一笑。

李思敏恢復了血色,看向鄧楓的眼神只有擔心,至於生死,她早就不顧了,能和鄧楓死在一起,她死而無憾。

至於林慕英,雖說跟鄧楓在一起並不長久,一度還是仇人關係,不過她早就放下了仇恨,把鄧楓當做了自己唯一依靠的人,沒有了他,她也不想苟活。 鄧楓從思敏她們三女的眼神中讀到了支持與理解,隨即臉龐面帶微笑,露出了潔白的牙齒,還有什麼比紅顏支持自己的決定更開心的事情?即便此等幸福並不會持續太久,只需片刻就好。

“七星,露出你血腥的獠牙吧,是時候全力戰鬥了。”鄧楓大喝一聲,同時魔劍魔氣沖天而起,一股兇戾之氣再度席捲這方天地,方圓百里都能深深地感受到這股氣息,至於遙遠處,一位超級強者正以恐怖的速度撕裂時空急速趕來。

中年男子見鄧楓毫不妥協,無奈搖了搖頭,“這種妖孽便要隕落此地,是華夏帝國的一損失啊,他自己冥頑不靈,怪不得我。”

想罷一股絲毫不弱於魔劍的氣勢早已蓄勢待發,之前他便釋放出來,此刻更是毫無保留。兩股氣勢對撞,天空中頓時音爆聲響徹不絕,彷彿久違的動人音符般,陶醉心扉。

不過此時可不是享受音樂的時候,一場你死我活的戰鬥即將上演。場外衆人的眼光死死的盯着戰鬥場地中央,那裏早已經一片狼藉,溝壑滿地,如果不是一場驚天之戰就發生在眼前,很難相信誰會擁有如此強大的破壞力。

儘管雙方實力懸殊,但絕大多數人還是期待鄧楓能夠創造奇蹟,就像他之前一路走來的那樣,他已然是個不敗戰神!

隨着雙方氣勢達到頂點,鄧楓只覺胸口沉悶,喘不過氣來,彷彿在自己的心口堵住了一塊巨石,可以想象的是他此刻壓力有多大,不過既然選擇了決鬥,那麼就會一戰到底,他不是沒有想過逃跑,只是對方實力在他之上,逃跑也沒用,現在鄧楓期待魔劍能再次升星,能救他與血紅她們的性命,這就像一場賭注,賭對了皆大歡喜,賭輸了萬劫不復。

魔劍在中年男子的壓迫下露出了他久違的兇狠,不過它依然沒有升星的跡象,只是憑藉本能的釋放它的威能,中年男子越看魔劍越覺得滿意,此等至寶,華夏帝國境內那是絕無僅有,舉世無雙般的存在。如果能得此劍,就算是和華夏帝國第一高手劭樺陛下一戰,也能鬥得個旗鼓相當。

殊不知,魔劍還遠未到達巔峯,七顆星只是升到了四星而已,如果他知道這之中的內幕,說不定就不會跟鄧楓那麼客氣,直接殺人越貨,佔爲己有。在這個世界,這種事情那是經常發生的,毫不奇怪。

待得鄧楓實在忍受不了這種壓迫時,只好放手魔劍,讓其自主進攻,說不定魔劍一怒,飆升實力,逆轉此刻不利局面也未可知。魔劍脫離鄧楓的掌控後,立刻沖天而起,一種恐怖到極點的兇戾之氣擴散開來,連場外之人都神智不清,雙眸猩紅如血,失去了直覺,彷彿中邪了般,魔劍嗜血之氣恐怖如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