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想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於是就耐心地等着,林遠山立即叫人準備完成,各種薰醬肉類,在美國野豬多的殺不過來,所以高一些野豬肉並不困難,有時候他的人還會去偷獵北美棕熊和馴鹿,總之在這裏吃野味不成問題。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三人飽餐戰飯之後做好一切準備,就等林遠山的人回傳消息,一直到轉天的中午才傳來了消息,安德魯波夫離開了農場,這可是個意外的消息。

“我靠……走了?他要去哪?”重拳皺着眉。

“誰知道呢?這小子行蹤一向詭祕。”林遠山說。

“盯住,看他去什麼地方。”幽靈說,現在趕過去顯然來不及了,所以還是坐等消息比較划算。

林遠山點了點頭:“放心,我的人跟着。”

很快林遠山的手下就傳來消息目標正在往城裏走,一個小時後目標回到了他在南區的工廠。

“就這麼回來了?”重拳有點搞不清楚目標到底要幹什麼。

“這家做事情自由度比較高,很隨意,所以無從推測他下一步會幹什麼。”林遠山無奈地說。

“我們去他的工廠看看,找個機會下手。”幽靈說。

“我已經叫人搞到了他工廠的結構圖了,馬上就送過來。”

“你這準備工作太全面了。”重拳頗爲讚賞地說。

林遠山笑了笑:“你不知道我們被他們壓制的有多慘,如果你們能幫忙搞定安德魯波夫,芝加哥黑幫勢力範圍會進行一次重新洗牌,我們肯定是獲利最大的一方;所以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你們倒是會坐享其成。”重拳又說。

“這不是給你們做後勤呢嗎?”林遠山笑着說。

很快就有人送來了工廠的圖紙,這是一家廢玻璃廠,同樣是用來洗錢的旗下工廠,平時只維持最低生產能力,工人只有正常時候的一半。

“四個廠房,兩個辦公司,工人全都是他的黑幫成員輪番出任,這裏就是個洗錢的空殼企業,所以沒必要僱傭太多人。”林遠山說,“曾經有一段時間這裏是他旗下的一個毒品加工廠,但後來突然撤了,就在撤掉的當天晚上緝毒警察突襲了工廠,當然,什麼都沒找到,所以從那之後這裏這做玻璃生意,完全合法,背後洗錢。”

“看來他是有人提點,否則不會如此的先知先覺。”重拳說。

“這傢伙背景身後,和一些情報機構淵源頗深,據傳言他還是個地下情報販子,不過從沒得到過證實。”林遠山說,“總之這是一個很難摸透的傢伙,芝加哥毒品三分之一的貨源在他手裏,我們卻只有五分之一。”

“傳言中他和CIA有沒有什麼關係?”幽靈問。

“這倒是沒聽說過,不過以他的能力和關係應該不難搭上這條線,畢竟他也是做情報的,幹這行或多或少都會和一些情報機構搭上關係。”

“嗯……”幽靈點了點頭,想起當年馬丁給他們任務的時候裝備都是這傢伙提供的,不知道是馬丁從他這裏買的還是他們本身就有着某些聯繫。

這時林遠山接了個電話,之後告訴他們現在工廠裏有三十幾個工人,十五名安德魯波夫的保鏢,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目標好像是在等什麼人。

“去看看。”獅鷲說。

三人立即動身,他們現在的落腳地點離工廠並不算太遠,開車半個多小時就到了,華龍幫的幾個人已經等在在了那裏。

“有人進去了,是黑人幫的。”一個幫會成員指着工廠門口挺着的幾輛車說,“來了不少人,看樣子是來談判的。”

“幫會的談判?”重拳觀察了一下建築物的分佈,“我上去看看。”

“還是我來吧。”幽靈看了一眼工廠北角與之相鄰的倉庫走了過去。

其實工行就三個相連的倉庫改造的,佔地面積雖然大,卻是完全封閉的,此時黃昏已過,天正慢慢的黑下來,幾個幫會成員跟着走了過去。

“有事嗎?”幽靈差異的看着他們。

“不搭人梯上不去。”一個很壯實的幫會分子說。

“哦。”幽靈笑了笑,“這不是問題。”

很快幾個幫會分子回來了,表情上都是面帶驚異,有人問他們是怎麼回事,他們半天才半開玩笑地說幽靈是不是猴子變的,怎麼能那麼靈活的爬上去。

對此重拳和獅鷲也只是一笑了之,這已經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情,不光是幽靈,就連他們也可以輕鬆做到。

幽靈很快就爬到了工廠上方的天窗位置,從上面能看到裏面偶爾晃來晃去的工人,一些工人都明目張膽的帶着槍,這裏是他們的地盤,說來也不奇怪。

觀察了一下之後幽靈毫不猶豫的從天窗鑽了進去,順着鋼樑一路靠近最裏側的辦公區,辦公區在裏側的二樓,那邊現在全都是人,安德魯波夫的手下和十幾個老黑在閒聊,從窗戶能看到裏面的安德魯波夫正和一個老黑談着什麼,氣氛還算融洽,應該算不了什麼有衝突的談判。

幽靈沿着鋼樑很快就到了辦公區的上面,他躺在屋頂上能清晰的聽見下面傳來的談話聲,安德魯波夫正在和對反談論毒品價格的事情,聽了一陣他就發現安德魯波夫正試圖降低毒品價格換取黑人幫的一些幫助,不過黑人好像又提出了更多的要求,一時間兩個人你來我往的討價還價。

最後兩人談到了如何將華龍幫從這一地區趕出去的話題,幽靈立即用設備採集語音傳給了外面的重拳,重拳又立即將內容傳給了林遠山。

安德魯波夫和老黑談了將近三個小時,甚至連對付華龍幫的計劃都做好了,安德魯波夫還聯絡了拉美幫會和其他幾個白人幫會一起對付華龍幫,他想將自己在整個芝加哥的毒品佔有率提升到百分之五十,對於打擊華龍幫黑人幫表示贊成,但利益分配方面沒有最終談妥。

談話結束之後安德魯波夫和黑人幫的老大在前呼後擁的保鏢護衛下各自上了車。

“奶奶的一點機會都沒有。”重拳看着遠去的車隊罵了一句。

“還是我們人少。”獅鷲輕聲說道。

“我們有人,一個小說內可以聚集三百幫衆。”一個華龍幫的人說,“就算火拼也不會輸給他們的聯合打壓。”

“有些事情可不是你們這些人能絆倒的,我們需要的是專業人士。”重拳說,“告訴你們幫助,幫我們準備一些東西,芝加哥要熱鬧了……” 安德魯波夫在謀劃改編整個芝加哥黑暗勢力的格局,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有多大的野心,難不成他要控制整個城市的毒品市場,要知道黑幫勢力是不可能一家獨大的,不提其他幫派怎麼想,就連警方也不願意看到這種局面出現,警察希望得到的是社會穩定,幫會的紛爭恰恰是最不穩定的社會因素,既然無法清除幫會的存在,那他們只能寄希望於幫會之間的平衡,誰也不希望自己的轄區裏整天殺來殺去,在黑幫不可能連根拔除的年代裏,平衡幫會之間的關係是警方不想做卻又不得不做的一件事,尤其是在芝加哥這種黑幫林立的城市。

在警方介入之前林遠山已經開始準備反擊,他不會看着安德魯波夫對他們下手,於是各種佈置和安排也開始悄悄展開,從上層到底層的關係,各方的態度,幫會之間的合作和鬥爭,以及局面的走向都要考慮到,這已經不是端起槍不管不顧的開乾的年代。

就在林遠山緊鑼密鼓佈置的同時幽靈他們已經開始對安德魯波夫行蹤和日常生活習慣的偵查,他們可不管幫會之間的鬥爭,唯一關心的是怎麼查出這老傢伙背後作祟的人到底是誰。

“這老小子的手下衆多,我們要動手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重拳將彙總起來的資料貼在牆上,密密麻麻的整堵牆都貼滿了。

“我的人會一直留意他的一舉一動,及時反饋給你們。”林遠山說,在對付安德魯波夫這件事上他好像比幽靈更積極。

“我想知道你要什麼樣的結果?”幽靈放下手裏的東西看着林遠山。

“他的生死在你們,我只要他不傷及我們的利益,同時擴大我們的利益。”林遠山說。

“這個難度可不小,我們只負責幫你對付他,如果他死了或者消失應該在一定程度上對你們有所幫助。”重拳說。

“嗯,明白,所以你們需要什麼儘管說。”林遠山點了點頭。

“需要什麼?現在我們還不確定,不過真的需要我們不會客氣。”幽靈盯着牆上的資料說,“目前我們需要的是一次動手的機會。”

“這個……”林遠山思索了一下,“如果能把他約出來對你們的行動是不是有足夠的幫助?”

“那自然,但不能有太多的保鏢,我們可是要活口,至少要問清楚一些事情他才能死;這裏是芝加哥,我們不想蠻幹,不想引起警方的注意,不想給自己找麻煩。”幽靈說,“你有辦法?”

“沒有,不過可以慢慢想。”林遠山說,“芝加哥黑幫之間的關係盤根錯節,動一發而牽全身,各方面的關係都要考慮到。”

幽靈擺了擺手:“這些我們不管,你去搞定,我們需要的只是機會,而你們需要的是結果,怎麼運作的事情我們不參與,也控制不了,只要給我們創造一次機會。”

“好吧,我考慮一下。”林遠山點了點頭,“這兩天我要和一些其他幫會的首腦談判,希望能從其中找到一些對你們行動有利的機會,這段時間有什麼需要和幫裏的其他人說就是了,他們會盡力滿足你們的要求。”

“可以。”重拳點了點頭。

林遠山去忙自己的了,重拳他們繼續根據幫會和布魯斯對安德魯波夫進行監視,希望能找到合適的機會下手,老美的地盤他們還是不敢隨便折騰的,稍不留神就得被關在牢裏過下半生,就連本·艾倫在美國執行任務的時候都會先找一些關係何況他們三個在這裏沒關係的人。

當他晚上華龍幫在西區的一個毒品分銷點遭到襲擊,死傷慘重,損失巨大,誰也沒想到一切開始的這麼快,林遠山還沒有完全做好準備,這下可真是徹底把他惹毛了,立即組織人數報復,一時間雙方的暗鬥正式開始,在沒有拿到證據之前他們還沒法從明面上進行反擊,誰說黑幫做事情只靠實力?要想讓其他幫會信服必須有充分的證據,否則沒人鳥你,還會以破壞規矩爲由藉機找麻煩……

兩天後警方在警告無效的情況下介入,局面開始失控,警察的目的明確,誰攪亂市場就找誰的麻煩,在沒有證據之前先恢復市場秩序是他們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當然他們肯定會繼續調查,如果能借機產出某些幫會也是不錯的收穫。

水滸之特種兵王 而重拳他們依然在找機會,並沒有介入,他們已經在華龍幫的幫助之下將目標的生活習慣摸透……

“除了行程安排我們幾乎連他放屁的時間都知道了,可惜,還是沒機會下好手。”重拳敲着華龍幫對目標的監視記錄說。

“他的日常行程安排完全沒有規律,如果想要知道除非是他身邊的人,否則想都別想。”幽靈嘆了口氣。

“實在不行就硬搶。”重拳將桌上的煙丟給幽靈。

“不行。”獅鷲立即否定了這個想法,“我們三個人不夠,如果是幹掉他當然不在話下,可是要活捉就太困難了,他可是我們唯一的線索。”

幽靈點上一支菸深吸了一口:“話雖如此,但我們又能怎樣?”

“機會肯定會有的,耐心點。”獅鷲勸解道,“這次我們乾的是細緻活,拼命可不解決問題。”

另一邊林遠山已經開始調兵遣將準備和安德魯波夫大幹一場,同時他已經開始不停的和其他幫會溝通,希望得到支持,可這些幫會的態度幾乎都差不多,完全是在觀望,很明顯他們是不想站在任何一方,他們只會支持最終的勝利者,而非在雙方鏖戰的時候選擇一方站隊。

警方也已經通過一些不正規但卻靠得住的渠道警告華龍幫不要玩兒的太過,否則他們是不會坐視不理的。

林遠山也對警方表明了態度,如果安德魯波夫太過分他會奉陪到底,他願意維持現狀,這完全取決於對方的態度,其實他並沒有指望在火拼中獲得什麼利益,而是把希望寄託在幽靈等人身上,如果他們安德魯波夫弄走或者幹掉那自己將是最大的獲利者,同時還能避免警方的注意。

有了警方他干預雙方多少收斂了一些,但暗中的較近仍然在繼續,安德魯波夫那邊率先降價搶佔市場,林遠山毫不示弱隨之宣佈提高供貨純度,一時間雙方又陷入了一場價格和“質量”的抗衡……這段時間各方幫會成了最大的獲利者。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動手?”林遠山看着幽靈他們問。

“還在等機會。”重拳說,“你很清楚我們不動手的原因。”

“他平時出門就前呼後擁,現在更是有過之無不及,想要活捉他恐怕不太可能。”林遠山嘆了口氣,“這樣,我們僱傭一批外人幫忙如何?”

幽靈他們看着林遠山,沒想到這傢伙已經急到了這個地步。

“我們是幹什麼的相比你很清楚,如果有合適的人我不介意找幫手,可是你覺得能被我們看上的人那麼好找嗎?安德魯波夫身邊的保鏢可不只是黑幫那麼簡單,有幾個可是特種部隊出身,他的整個保鏢隊伍都是這些人選拔並且訓練的,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林遠山沒有說話,他看着幾個人良久纔開口道:“這樣下去不行,我們在這裏看似很牛,其實比他弱的太多了,我怕抗不到你們動手那天,現在各方勢力都在觀望,必須儘快打破僵局。”

“你能不能把他約出來談判?”獅鷲突然問。

幽靈和重拳愣了一下,馬上明白了獅鷲的意思,同時轉頭看向林遠山。

“談判?”林遠山擡起頭,“藉機動手?”

“那就得看你能否給我們創造機會了。”獅鷲說,“談判需要帶太多人嗎?不過需要你冒點險。”

“這個……”林遠山皺起了,他在考慮事情的可行性,“警方會密切關注的,想要甩掉警方祕密進行難度不小。”

“這就看你們怎麼運作了。”重拳說,“談判不能帶太多人,其他人不許靠近……”

“也可以由警方促成,畢竟他們希望你們不要再鬥下去。”幽靈說,“如果警方施壓的話他不敢不答應……”

“談判還欠點火候,現在還沒有到非談判不可的地步!”林遠山思索着說。

“沒關係,這個我們可以幫忙。”幽靈彈了彈手裏的菸灰,“火上澆油的事情不難幹……”

當他晚上黑人幫的二號人物被殺,各種線索都指向安德魯波夫,緊跟着華龍幫的一家夜總會發生爆炸,線索依然指向安德魯波夫,於是華龍幫開始報復,警方看在眼裏卻無法控制。

報告王妃,王爺不傻了 安德魯波夫立即宣佈這兩件事和他無關,但黑人幫卻毫不猶豫的佔到了華龍幫一邊,而華龍幫卻一直按兵不動,兩個幫會的成員都很規矩的躲在地盤裏足不出戶,所有的幫會首腦和黑人幫老大一起吃飯,而飯局就在警察的監視之下,而與此同時安德魯波夫的家卻遭到了火箭彈的襲擊,華龍幫的堂口也收到了炸彈……

炸點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最後還是警方的拆彈小組出動才解除的威脅,一時間原本已經開始迴歸平靜的局面一下子又混亂了起來,一切矛頭全都指向了安德魯波夫,就連警方都開始加強了對他的監視,警方已經開始找安德魯波夫的麻煩,看樣子是要給他點顏色看看。

“看這傢伙還有什麼話說。”重拳伸着懶腰說,這一切都是他和幽靈對安德魯波夫的栽贓。

“安德魯波夫壓力不小,想要報復卻苦於被警方看得太緊,估計正在惱火。”林遠山說,“我已經按照你們的計劃停止了所有的交易,現在市面上毒品價格漲了三倍。”

“所以警察纔將注意力完全擊中在安德魯波夫身上,他這兩天還在正常出貨,警方不盯他盯誰?”幽靈說。

“你們搞的那個炸彈警察都嚇了夠嗆,幸虧是你們弄的,否則我的堂口還真不一定保得住。”林遠山說。

“當然也不能光對他家動手,否則會懷疑到你們頭上,這是給警方看的,做做樣子。”重拳說。

“現在是談判的時候了。”林遠山說。

“不急,再等等。”幽靈擺了擺手,“這老小子肯定在考慮該怎麼辦,先看看他有什麼舉動。”

第二天安德魯波夫也停止了所有毒品的供貨,另外幾家見描圖不對也相繼停止活減少了供貨,開始觀望,一下子城裏的貨源奇缺,價格再次上場,很多癮君子一下慌了手腳,混亂就此展開,爭奪毒品的事情時有發生,西、南兩大區域亂成了一鍋粥,警察一夜之間就逮捕了數百人,但局面依然無法得到控制。

“警方已經無奈了,治安每況愈下,媒體整天職責他們不作爲,市長也幾次約談警局高層,現在壓力的最大的反倒是他們。”林遠山站在天台上看着外面,“成千上萬的癮君子纔是這個城市最不穩定的社會因素看。”

“別說的你們好像是在維護社會穩定似的。”重拳撇了撇嘴。

“不是嗎?沒有我們建立的地下秩序光靠警察能維持這座城市的穩定?反正我不相信。”林遠山說。

“估計警方忍不了多久了,他們會找你們調停的。”幽靈說。

“但願吧。”林遠山嘆了口氣,“希望我們做了這麼多犧牲更給你們創造一次合適的機會。”

“同樣是給你們自己創造機會。”重拳說,“如果我們成功了,那你們的市場可不只擴大那麼簡單。”

“是啊。”林遠山點了點頭。

“時間差不多了。”幽靈看了看錶站起身,“該幹活了。”

“你們還要幹嘛?”林遠山意外的看着他。

“有些事情還沒做完,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看似快達到目的了,其實還查一把火。”幽靈說,“等着看吧,好戲就要上演了。” 當天晚上安德魯波夫的公司遭襲,工廠被炸燬,警方已經惱火到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地步,華龍幫這邊他們已經盯的很緊了,卻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這些人很老實,連門都沒出,這真是讓他們大爲光火,現在他的處境非常尷尬,沒有證據對這兩個黑幫動手,卻又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繼續火拼,於是他們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對黑幫進行打壓,打擊吸毒販毒、封鎖地下賭場、打擊地下****業……又抓了大批的幫會分子,但這一系列的舉動只是治標不治本,根本無法從源頭上徹底解決問題,反而導致了事情的反彈,先是一名癮君子得不到毒品而發狂,持槍上街亂射,造成平民傷亡,耳後是稀缺的毒源引起的幫會爭鬥,,毒品價格飛漲,“市場”一塌糊塗,壓制根本不解決問題,一切反而變得更加混亂,

各界的壓力之下他們讓他們感覺自己無能爲力,該如何平息這次風波實在是讓警方上下頭痛不已,他們恨不得直接敲掉這兩個鬧事的幫會,但苦於沒有證據,這讓他們怒火攻心卻又無能爲力。

終於安德魯波夫扛不下去了,警方的打壓讓他喘不過氣來,這段時間的損失又太過巨大,所以他萌生了談判的念頭,其實他只是暫行緩兵之計,他可沒想真的通過談判解決問題,但他又不好主動開口,所以找了中間人,林遠山的態度很明確,打下去對誰都沒好處,誰也不願意落得兩敗俱傷的結果,所以他同意談判。

終於上鉤了,幽靈冷笑,只要對方願意談判那事情就成了一半。

關於談判地點的問題,雙方談了很久都沒達成共識,其實原因很簡單,大家都怕對方算計自己。

林遠山的態度很明確,談判就要輕車簡從,談事情不是來火拼的不能帶太多人,而對方也希望進行一次很正式的談判,但人手上卻沒有讓步,安德魯波夫付這個老狐狸林遠山算計他,雙方鬥了這麼久基本的信任是不可能存在的,不過雙方都願意談判,只有這一點兒共識,所以談判的點的事情可以商量,最終雙方達成共識談判地點不選在各自的地盤兒讓對方都放心。

“既要方便我們動手,又要不被對方懷疑這個地方選起來有點兒困難了!”幽靈撓着腦袋說,“你們是否有更合適的地方?”

“我們提出的幾個地點都被他否定了,他們提出的那些地點又不是和你們動手!”林遠山也是一臉的犯愁。

“警方知道你們要談判嗎?”重拳搓着手問。

“應該還不知道,不過早晚會知道這種事情瞞不了太久。”林遠山說。

“我擔心警方知道你們要談判的消息後會採取行動把你們一網打盡。”重拳說,“雖然可能性不大,但不得不做防備呀,所以談判的地點還在選在一個警方無法干預的地方。”

林遠山點了點頭:“這些我們都考慮過,至少不能讓警方知道,就算知道也要讓他們事後知道。”

“我們也得防止他們背後捅刀子,對方本來就想滅了你們,談判對他們來說也是個好機會所以不得不防啊!”幽靈說,其實他並不是考慮陵園山的人的安全,只是在考慮自己的任務能否正常進行,如果對方帶來太多的人或者做了埋伏那對他們的行動,將產生不利影響。

“我們也考慮過這個問題,所以在地點的選擇上也是一再的慎重。”林遠山長出了一口氣,“但有些風險還是必須冒的不過我們會注意。”

“如果避開雙方的地盤兒又不能去太遠的地方,你們覺得湖上怎麼樣?”獅鷲突然擡起頭。

“湖面兒上,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就在芝加哥而且不在彼此的地盤兒。”林遠山點了點頭,“湖面上一覽無餘,也不可能搞出什麼花樣兒,那我們彼此帶多少人比較合適?”

“當然是越少越好,只有你和他兩個最好,可這恐怕不太可能,就算你同意,安德魯波夫也不會同意。” 莫總白月光是個狐狸精 重拳說,“控制在五個以內吧!”

“在遠離市區的湖面上準備一艘大船雙方乘小艇前往!武器不許再上船,既然是談判,就得拿出點兒誠意來。”重拳說。

“船不能由你們提供更不可能有他們提供最好找一個第三方,信得過的,不偏向任何一方的。”獅鷲說,“這個恐怕有點兒難,不過在你們登船之前雙方可以派代表,上船檢查。”

“先問問他們同不同意,如果同意的話,就找手操作,實在不行就雙方共同租一艘船放在湖面上。”幽靈說。

“好,我叫人去問一下。”林遠山點點頭出去了。

“對方也有可能派水鬼搗亂。”幽靈提醒說,“畢竟安德魯波夫的手下也不是白癡。”

“除非是潛水作戰的專業人士否則我不懼怕任何人。”重拳說,“這是我們必須採購幾套專業的水下作戰設備。”

幽靈點了點頭:“同時還要監視對方的一舉一動看看他們是否也做了同樣的準備如果他們想借此機會消滅華龍幫的林遠山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會採取從水下潛上船動手的辦法。”

重拳說:“最好是搞幾支水下步槍!”

獅鷲:搖了搖頭“這個東西恐怕不容易搞畢竟是專業設備只有軍隊纔有,就算是軍火商或者是地下黑市都搞不到這些東西。”

經過林遠山的人的一番交涉,安德羅波夫終於同意了,這個建議,但是在細節上要重新商討,比如雙方所帶的人數,比如是否在槍械,比如雙方登船的方式。

只要對方同意他們的談判地點和談判方式,幽靈他們就有機可乘。

兩天後談判結果終於出來了,雙方不帶武器,各帶六人登船,乘坐無法常人的小快艇,方圓兩英里之內不得出現任何大型船隻,等傳世,有第三方對兩方人馬進行搜身確認是否攜帶武器,時間選在晚上。

一切準備就緒,至於水下步槍林遠山也沒能找到,這東西的確是稀缺產品,關鍵是太冷門了,內幫也用不上這玩意兒,所以倉促之間根本就找不到,幾人這樣重拳也就作罷了,反正又不是沒了這玩意兒就沒法完成任務,找一些替代品也就是了,就在談判開始的前一個晚上林遠山急匆匆的趕來……

“對方肯定會耍花樣,我的人發現他們在採購潛水設備。”林遠山不無擔憂地說。

“不說話讓就不是安德魯波夫了。”幽靈笑了笑,“他肯定會藉機幹掉你。”

“那……”林遠山皺起了眉頭,心的話你們把我當幼兒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連我的死活都不顧了?

幽靈笑了笑,寬慰林遠山說:“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是會保證你的安全的,一切安排都已經做好了,就算他們想對你動手,也不可能是在船上,只能是在你上船或者離的那一段兒時間,上船的路線他們無從判斷,只有在談判之後,離開大船的這段時間纔是他們動手的最好機會,因爲他們可以在你談判這段時間內對你的小艇上做手腳,而我們的行動方式恰恰和他們完全一樣,所以我知道他們怎麼幹也知道怎麼對付他們。”

“既然你們能想到這些那麼對方也能,他們肯定會懷疑我也要對安德魯伯父,這樣一來,雙方都有防備那麼你們的計劃還能成功嗎?”林遠山不無擔憂地問。

“應該沒問題,我們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不過你可以據理力爭的和他們談,就算行動失敗了,談判結果對你們也是有效的,所以談判的時候不要敷衍了事,該爭取的利益就要爭取。”重拳說。

“除此之外我還需要你們做一些事兒,這件事兒對你們大有好處。”幽靈拍了拍林遠山的肩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