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隊負責巡邏的侍衛快速的警備,警惕的看著突然出現的四人。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識相的趕緊滾蛋,我許家不是你們惹得起的。」一個輪迴境的修士態度傲慢,冷聲道。

「哼,我好害怕啊。」羅志星冷哼一聲,臉色一寒,道:「本大爺就是來找你們許家麻煩的。」

看著許家這些人的那副嘴臉,他就一陣不爽:「一群狗東西。」

「許木然,快滾出來。」步驚雲脾氣火爆,他一聲大喝,聲音如同雷霆一般在炸響。

「步驚雲,是你們!」一個隊長似的化府境修士一眼認出了步驚雲他們,眼露驚怕之色,他聲音哆嗦,道:「快去請三少爺和福老。」

步驚雲、羅志星和卧不凡三人名氣太大,是年輕一代的風雲人物。在千極城稍微有點見識的人都知道,他們是十大散神的後人,與三大神明家族的後人爭鬥不休,難分勝負。

這樣的人物,不是他們這種小小的打手級別的人惹得起的。所有,那個化府境的修士很明智的請大人物出手。 「什麼人,敢來我許家的地盤撒野。」許福憤怒的說道,他的聲音蒼老卻洪亮。

一個年輕人從礦洞中走了出來,其身後跟著五個人,其中說話之人正是這個礦洞的負責人許福。

「許木然,你們許家居然敢和王家的人渣聯手害我兄弟,今天來砸你們場子。」步驚雲脾氣火爆,就要動手了。

「許木然,今天先揍了你,砸了你們的場子,再去廢掉許蟠國那個人渣。」羅志星滿眼怒火。

「卧不凡,居然是你們。」許木然生著一張木訥的臉,不過,他的眼神非常的冰冷,只盯著卧不凡,不屑的道:「就你們三個和這個小妞就想來砸我許家的場子,簡直是雞蛋碰石頭。」

他為神明家族第三高手,自信能夠打敗卧不凡他們任何一個,而且自己這邊這麼多輪迴境的侍衛還有一個老輩的許福,對付卧不凡他們綽綽有餘。

在他眼中,也就卧不凡比較難纏,羅志星和步驚雲還可以。至於唐盈盈,直接被他忽略掉了。

「就我們三個,砸你們場子便足以。」卧不凡神色冷酷。

「等下我先拖住許木然和許福,你們快速的把這些雜碎幹掉。」卧不凡低聲傳音。

「好,就這麼定了。」步驚雲點頭,雖然對方勢大,但他一點也不怕,反而鬥志高昂。

「不凡,你可要挺住啊。」羅志星輕笑,壓力雖大,但他們有信心。

此時,許家這邊有十幾個輪迴境的打手和三個化府境一二層的修士,這些都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達到了化府境四層的許木然和許福。許福雖然年老體衰,但也是老輩人物,達到了極天境,實力非常強。

「動手。」卧不凡一聲大喝,當先出手了:「許木然,讓我看看你修為長進了沒有。」

轟,卧不凡幾步便沖了過去,他一拳打出,帶起陣陣罡風,襲殺許木然。

「上,給我往死里打。」許木然不懼,一拳打出,來了個硬碰硬。

「殺了他們。」許家這邊,三個化府境的修士帶著十幾個輪迴境的修士圍攻羅志星和步驚雲唐盈盈三人。

長刀冰冷,散發寒光,幾十把長刀涌動元力,全都往攻殺而去。

「來的好,哈哈。」步驚雲哈哈大笑,他肌肉發達,全身一震,一隻拳頭散發元力光芒,轟的一聲將攻擊來的幾把長刀震飛。

「一群雜碎,還敢與我動手。」一頭捲起的頭髮舞動,他元力涌動間,一拳便將一個輪迴境的打手打的吐血,趴在地上失去戰力。

碰碰,步驚雲彷彿一頭凶獸,氣勢宏大,他大開大合,以最為暴力的手段,一拳一拳的攻擊。但拳頭所過,沒有一個人能夠抵擋得住,輪迴境的修士只是一拳便趴下吐血,就連一個達到了化府境的修士也是被他三拳打的吐血。

而羅志星也不賴,他速度氣奇快,忽左忽右在人群中遊刃有餘。

「大羅印。」他一聲大喝,一巴掌打出,一隻元力凝聚的法印光芒大放,像一座山似的落下。

轟,大羅印威能強大,瞬間爆開,炸裂了山石。

「啊……」兩個輪迴境的打手來不及躲避,被拍進了泥土,慘叫一聲昏厥而去。

唐盈盈則揮動著一根黑色的長鞭,高挑豐滿的身體在扭動,她身姿極好,像是在跳舞,非常養眼。但,黑色長鞭像一條毒蛇劃出詭異的弧度,攻殺敵人。

「本姑娘打不死你。」她將兩個輪迴境的打手打倒在地,修長的美腿踩了幾腳,再狠狠的揮動鞭子抽打。直打的那兩個倒霉蛋慘叫連連,吐血昏厥才善罷甘休。

「哼,你以為本姑娘是擺設的。」唐盈盈囂張的說著,精緻的臉蛋更加迷人。雖然她才化府境一層,是最弱的一個,但對付幾個輪迴境的打手還是輕而易舉的事。

也是這兩個打手倒霉,見唐盈盈貌美修為還低,便是打算來撿便宜。沒想到被打了個半死。

碰,許木然和卧不凡對轟一擊,倒退數步,他見自己的手下竟然如此不堪,快要被全乾翻了,臉色難看的道:「福老,你去把他們解決掉,這裡你不用管。」

「是,三少爺。」許福應和一聲,就要去對付羅志星他們。

之前他一直在看著,畢竟是年輕一輩的爭鬥,他不太好出手。現在三少爺有令,他不得不出手。

「許福,你留在這裡吧。」卧不凡神色冷峻,他一拳打出,直接擋住了許福和許木然。

「不自量力。」許木然冷聲道:「你以為你是誰。」

他暴起發難,一出手就是家族絕學,十重殺。

轟,許木然攻殺而去,雖然他才學到第五重,但比許蟠國的五重殺厲害太多。

十重殺,一重強過一重,五道元力氣浪一重接一重攜帶無匹的威能鎮壓而去。

「化龍手。」卧不凡神色冷峻,絲毫不懼,奮然出手。

他突然的氣勢猛漲,元力澎湃衝出體外,帶起一股颶風。隨即,一隻巨大的元力爪子探出,此爪子形似龍爪,光芒燦燦,威能恐怖。

轟,元力龍爪與五重殺對轟,在空中爆開,盪出強大的能量餘波。各種霞光飛濺,可怕的衝擊波卷席而起,絞碎了大量的樹木,一時間亂石飛濺,木屑橫飛。

「好可怕的威能。」幾個輪迴境的修士差點被掛起的颶風吹倒,而那些挖礦的凡人更是不堪,躲在石縫中瑟瑟發抖。

許木然蹬蹬的倒退司機步,木訥的臉上一陣潮紅,噗的一下,吐出一大口鮮血才好受點。

「怎麼可能。」他臉色蒼白,不可置信的看著卧不凡:「我怎麼會輸給他。」

上一次與卧不凡交手,兩人還只是打了個平手,相隔不到一個月,自己居然就敗了,而怎麼看,卧不凡的修為也沒有增長。

「許木然,你不是我的對手。」卧不凡神色冷酷,英俊的臉龐露出不屑之色。他是神明之子,擁有神明血脈,雖然還沒有覺醒,也不是一般的天才可以比擬的。

「哈哈,不凡就是厲害。」步驚雲哈哈大笑,一拳打的一個化府境的修士直吐血。

「嘿嘿,說了砸你們場子,還不信,現在傻眼了吧。」羅之星露出一抹冷笑,一巴掌將一個打手打飛了出去。

「不凡哥加油,連那個老家***了。」唐盈盈扭動蠻腰,精緻的小臉儘是笑容,她揮舞著黑色的長鞭像是在跳舞,做起了啦啦隊。

「卧龍神明的後人果然厲害。」許福看著卧不凡,臉露怒色,道:「老夫來教教你。」

他兩步便來到卧不凡跟前,一隻枯老的手掌探出,速度快的不行。像是地獄探出的鬼爪,就要把將卧不凡拍死。

枯老的手掌攻擊落空,將一塊萬斤巨石拍碎,轟的一聲,亂石飛濺,衝起一片塵埃。

「老傢伙就是強。」卧不凡避開一擊,臉色凝重,許福雖然蒼老,但極天境的修為擺在那裡,卻很是強悍。

「我來看看,極天境到底有多強。」卧不凡神色冷峻,盪出一股更強的氣息,他戰意高昂,要與許福一戰。

「不自量力。」許福冷聲,枯老的手掌再次抓了過去。

「化龍爪。」卧不凡依舊是這一招,他不懼,以元力龍爪硬拼。

轟,龍爪與枯老手掌對擊,爆發可怕的威能,卧不凡蹬蹬倒退數十步才穩住身形,他氣血一陣翻湧,但被他瞬間壓下,而他腳下的石頭都碎掉了。

「神明的後代,真的不錯。」許福也是倒退了三步才停下來,他不由的讚歎。

「再來。」卧不凡一震,全身的元力都在翻滾,他氣勢強大,戰意高昂,再次攻殺而去。

許福也不多說,依舊是以枯老的手掌迎擊。兩人速度極快,瘋狂的攻擊,震碎了無數的山石和草木,可怕的能量在卷席,在沖盪。

許木然眼色冰冷的看著卧不帆和許福戰鬥,心中湧現無盡的冰寒之意,身為神明家族的第三高手,居然就這樣敗了,他難以接受。

「不凡小心。」步驚雲和羅志星也是神色凝重,許福是極天境的強者,比他們修為高了太多。

越階挑戰,太難了。

「不凡哥加油,不凡哥最厲害。」唐盈盈揮舞著長鞭,一邊跳舞似的一邊吶喊助威。

魂心躲在暗處,眼見卧不凡他們和許家的人打起來,心裡爽快無比。而後見卧不凡和極天境的老傢伙大戰,露出讚歎之色:「不愧是神之子,確實強大。」

多看了幾眼,他便乘亂,在沒有人發覺的情況下偷偷的溜進了礦洞內。在他想來,許家既為神明家族,居然跑到這樣一個垃圾地方挖礦,肯定是有好寶貝,要不然,堂堂神明家族怎麼會心動。

他的目標便是尋寶,至於揍人的事,等會先。

「恩,怎麼這麼深啊。」礦洞很深,也很黑,幸好有許家留在裡面的火把,要不然他很懷疑自己會不會撞的滿頭是包。

這是一條很長的礦道,能容四五個人并行而走,是許家這些天挖出來的。因為所以修士都到外面助威打架去了,而剩下在裡面挖礦的都是凡人,根本認不出魂心,只知道是修士,他們就會很尊敬,所以,魂心很輕鬆的就通過了礦道,沒有遭到打擊。 火把噼啪的燃燒,火焰騰騰的串起,照亮整個礦洞。礦道很深,到處都是碎石,透著一股陰森的冷氣。

魂心沒有理會挖礦的工人,徑直來到礦道的盡頭。

礦洞裡面,空間寬闊,散發著歲月的氣息,不像是許家剛剛挖出來,倒像是很就以前便已經存在。

魂心定睛看向前方,不由一驚。

一個骷髏盤坐與一塊石頭上,白骨森森,散發點點白光。是一個死掉的人,化為了白骨,但白骨盤坐,看起來非常的安詳,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歲月了。

在白骨的身旁,一些瓶子東倒西歪,隨意的散落,應該是一些丹藥,魂心這樣想著。

突然,白骨身旁一團金色光芒閃爍,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魂心走近一些,看了個真切,他頓時兩眼發光,驚呼一聲,道:「居然是神器,發達了。」

那團金光之中,一桿長矛靜靜的躺在石塊上,兩米多長的矛身彷彿黃金澆鑄一般,非常耀眼。那金色光芒正是由黃金長矛散發而出,伴隨著金光,更有一股淡淡的神性力量在瀰漫。

魂心正是由此得知黃金長矛是件神器。

魂心興奮的往前一步並沒有貿然過去,因為有殘破的禁制在閃爍。

於此同時,一聲輕咦在礦洞內回蕩,透著陰森恐怖之意。

「你是何人?」聲音在回蕩。

魂心一驚,雙目掃視四周,紫色的瞳孔迸出兩大實質化的紫芒。

在坑洞的一個角落裡,一道人影正盯著他看,那個地方很黑,要不是魂心感知力強大,也用心去感應,還真不會發現。

「你在幹嘛?」魂心沒有回答,反而問黑暗角落裡的那人。

知道是個人,他頓時鬆了口氣,剛才他還真是嚇了一跳,以為撞鬼了呢。

黑暗中的那人在地上搗鼓著,魂心依稀可見他擺弄著些散發微弱白光的石頭,隨後那些石頭便是憑空消失不見,被收了起來。

「許榮。」黑暗中的人簡單的回答。

「許家的人。」聽聲音是個中年的男子,而且從他的氣場來看,魂心知道這是個很強大的人,至少比外面和卧不凡打鬥的許福要強很多。

「魂心。」魂心也是簡單的回答,他很好奇,許家在礦洞除了挖出那具白骨還有什麼寶物,於是問道:「你在幹嘛?」

「沒聽說過,是剛加入我許家的侍衛吧?」許榮覺得奇怪,不過,魂心才輪迴境的修為,把他當做了家族招募的侍衛。

像許家這樣的神明家族,每天都有不少的低階修士想要加入,而許家為家族需要也會選擇一些,讓其為自己家族效力。

這個礦洞有許多族人在,而且魂心修為又低,他又不知道外面有三個小土匪在砸場子。只把魂心當做了不識像的新侍衛。

「啊,是的。」魂心眼睛一亮,想也不想的點頭回應。

「那還不出去,我不是說過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能進來嘛。」許榮頓時臉色一寒,怒著訓斥。

「三少爺讓我來問,得到了多少寶貝?什麼時候可以收工?」魂心不慌不忙,把許木然抬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