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串的攻擊之下,剩下的雪怪們竟然被四條鎖鏈打的是上竄下跳。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2 日 0 Comments

不過,由於它們身上的毛髮是在是太厚,所以鎖鏈打在它們身上,並沒有留下傷痕,緊緊是讓它們感到疼痛而已。

任小凡咬了咬牙,心中暗道不能再這麼繼續下去,因為這招實在是太消耗道氣了,估計在堅持不了接下,鎖鏈就會消失。

因此,他連忙停止了對其它雪怪的攻擊,而是控制着其中三條鎖鏈,用尖端勾住了格魯特瑪三人,隨後快速的將他們拉至自己的身邊。

「哦吼吼…」

雪怪們很團結,它們在沒有受到鎖鏈的攻擊后,連忙去幫那三隻被鎖鏈纏繞住脖子的同伴。

滿是厚實的手掌抓住鎖鏈后,便往後拉。

瞬間,任小凡只覺得一股子巨力傳來,將他拉的一個趔趄。

而鎖鏈,也在這個時候突然消失不見,顯然是因為貫入其中的道氣用完了。

砰砰砰….

突然沒力,導致雪怪們全都向後方倒去,而任小凡也在這個時候,嘴角露出一絲殘酷。

抱歉了雪怪寶貝們,是你們先動手的,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火球術!」

十二隻雪怪聚在一起,這是多麼好的機會啊,巨大的火球就好似一輪烈陽,散發着無盡的熾熱,徑直朝他們轟去。

「未完待續…..」 看着那三個人離開,林芳冷著臉,從地上爬了起來,看着安德烈三人離開,想着剛才發生的一切,還說什麼再完不成任務,就把她們當成貨物交給組織,呵呵,想的可真好,想着剛才發生的一切,她眼中盛滿了陰霾,好半會兒,她才轉過身,大步朝着李仙兒她們的方向走過去。

正蹲在豬圈旁邊商量的三個女人,猛然間察覺頭頂多了一片陰影,驀得抬頭,就看見林芳那張陰森森的臉。

嚇得白敏和李梅兩個人差點驚呼出聲,被李仙兒眼疾手快的,她兩隻手,一隻手一個,同時捂住她們的嘴巴,李仙兒輕聲怒喝:「你們兩個幹什麼大驚小怪的,這是我媽?她也和我一樣,都是組織上的人,也是可以管你們的。」

「唔唔唔!」李梅和白敏兩個人連連點頭,表示不敢再喊。

李仙兒這才拿開自己的手,李梅和白敏兩個人直起身,恭敬的站在林芳面前,也不敢與有所動作。

據他們觀察,這個所謂的組織邪門的很,就如同她們之前,親眼看見的李仙兒,那個小丫頭在她們面前所使用的手段,簡直匪夷所思,讓她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和她們聯手對付彭若若,李梅和白敏她們也是逼不得已,實在是光靠她們自己,都是屢屢失敗。

但是和李仙兒她們聯手,這兩個女人心裏又十分忐忑,從李仙兒母女的嘴裏說的什麼貨物,什麼人貨,白敏和李梅兩個人,真的覺得,這個什麼組織,就是乾的全都是非法活動。

她們家裏人雖然當的官兒不是很大,卻都是體制內的,很害怕,萬一她們做的事,如果暴露了,那該怎麼辦?

尤其是白敏,李仙兒過生日的時候,她的親媽和親爸來過這村子,那天發生的事兒,把她爸給氣得差點暈過去,回家后,被她爸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活了這麼多年,她都是大姑娘了,小的時候都沒有挨過打,現在這麼大了,還給她爸拿着棍子,狠揍了她一頓,還是連同她的媽一起,將她媽揍成了熊貓眼,這會兒,更是還鬧着要離婚,原因是媽在外面跟人不清不楚的事情,被她的親爸知道了。

更讓她慪火的是,她爸還托關係找人和她做親子鑒定,實在沒有辦法,她爸發狠的樣子,太嚇人,她只好答應跟着她親爹去做親子鑒定,這會兒,鑒定結果都還沒有出來,她老老實實在家關了一天,今天早上,還是李梅讓司機開車去找她,她爸才放她出來,還規定了回家的時間。

更過分的是,臨出門時,她爸還說了,吃晚飯之前,她得回家,否則,就不要再回去了。

不再回去了,那可不行,她不回去,她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身上也沒多少錢。

而且,她這個爸,現在大小是個官兒,在沒有找到更大的靠山之前,她可不想放棄現在的這個,如果真的放棄了,那她對付彭若若那個賤人,想要搶回彭建明,就更不容易了。

可看着面前,臉色陰沉的林芳,白敏怕的連身上的汗毛都豎起來了,這女人,太詭異了,她現在就想回家了啊,可是又沒得到允許,怎麼辦,她太害怕了。

目光偷偷的看向身邊的李梅,同樣的臉色蒼白,看來也是害怕了。

看着面前的兩個女人,林芳淡淡的問道:「你們都商量好了?」

李梅和白敏互看一眼,又看看李仙兒,才一起點頭。

見狀,林芳揮手,趕她們二人離開。

如同得了特赦令,李梅和白敏二人忙不迭上了自己的車,快速離開。

直到李梅和白敏的車看不見,林芳盯着面前的李仙兒,道:「你盯緊點,上面有說了,再沒有貨,就把咱們交上去,組織里,怎麼對待人貨的,你應該知道。」

她當然知道,李仙兒白著臉,點點頭說:「我知道了,已經在安排了。」

林芳瞪着她,半會,終是沒有再說什麼,轉身離開。

。 韓青嵐被丹陽問的一愣,更沒防備身邊咫尺之距的小丫頭突然發難。

「你……」

雖因近來忙亂稍有懈怠功夫,可他的身法這幾年已臻純熟,等閑高手都難近身,與宣德帝身邊的大內高手也能平分秋色就足以說明。

所以,只會些花拳繡腿又向來養尊處優的小郡主,哪能傷他分毫?

只不過,他轉頭接招的一瞬看清小丫頭的表情,手下忽地就不由得一頓。

他又哪惹到這位小祖宗了?!

為了不節外生枝,他立刻順勢一退,佯裝沒接住這一腳,並暗中使了個巧勁兒讓對方這一腳十分紮實的「踢實」了。

「嗚,郡主殿下您這又算怎麼了?」

被踢了一腳,倒退著撞上東街寺的牌樓柱,穩住身形的同時,韓青嵐苦笑著追問面前人。

丹陽一腳踢實,自己也驚了一下。

怎麼也沒想到眨眼間,自己灰撲撲的腳印兒就已清清楚楚印在了韓青嵐的肋下。

她心中瞬間有些過意不去,目光來回在韓青嵐臉上和胸口的腳印上轉了兩圈,才想起開口。

「……呃,你沒事兒吧?我只是想……」

話到此處丹陽忽然想起對方身受不輕的劍傷時,仍能不動聲色的繞過舅舅身邊的暗衛和國公府的家丁護衛,私暗進後院。

有這樣好的功夫,還能被她一腳踢中?

那不是他傻了,就是她傻了!

丹陽意識到自己又被韓青嵐耍了,怒火差點兒要直衝出天靈蓋。

好在她還記得自己此行,最重要的目標。

深吸了兩口氣后,好不容易壓下滿腔怒火,她立刻沉著臉色,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

「說,你帶我來這兒,究竟要做什麼?」

韓青嵐耳中聽到是很平靜的問話聲,但他心底卻本能的狠狠打了個激靈。

雖仍一頭霧水,但見不是追根究底的好時候,他很識時務的就坡下驢,有問必答道:

「咱們來,是為了喬裝一番。嗯,準確的說是郡主,您還需要改一身行頭。」

丹陽眉頭霎時一皺,但不等她問出更多,韓青嵐已食指與拇指環成一圈兒放在唇邊呼哨了一聲。

惟妙惟肖的鴉雀婉轉啼鳴,從兩指間徐徐傳出。若非親眼所見只憑聽的,大概無人會覺得那是人能發出的聲音。

這種江湖手段,她是在茶樓里聽書時知道的,今日還真是第一次見。

好奇與驚異不假,但對越發脫離控制的事態卻也同樣有種莫名的恐懼。

緊接著,還不等她心底的朦朧恐怖擴散開,東街寺里突然衝出一個小小的身影,轉眼已拉住了她的手。

「小哥哥跟我來吧。」

一個長的十分乖巧可人的小丫頭,仰頭看著丹陽親和的笑著說過這一句,轉頭就拉著人不由分說進了寺廟。

孩子的力氣並不算大,丹陽想掙脫是十分容易的。但那樣熱情的笑容與乾淨的雙眼,讓她不忍心硬掙開。

正猶豫中,他們一行三人已直接穿過東街寺,從丹陽不曾去過的後院兒角門離開了廟宇。

讓丹陽詫異的是,一門之隔的另一側,竟然還是一處彷彿廟宇中大殿的地方。

「這裡究竟是?」

疑惑中,她下意識的開口問道,但不等轉頭去看帶她來這裡的罪魁禍首,身前為引路的小手突然又傳來一陣拉扯。

「咱們還沒到地方,姐姐跟我來。去那邊才能換衣服,東西早都準備好啦。您這麼俊,扮魚販子可要再加兩分油滑才會像哦。」

丹陽原本被鬧的無法,原想先安撫好小女孩再去找韓青嵐算賬,可腰才半彎下來,就聽到後半句話,整個人也僵住了。

「姐姐?」

就在小姑娘困惑的在「石像」眼前來回擺手時,石化的丹陽突然直起身,原地陀螺般一轉,直直瞪向身後的某人。

「韓,青,嵐,你要我扮做什麼?!」

而此時的韓青嵐彷彿已早有準備般,雙手環胸站在一步遠處,正好整以暇的看著丹陽。

聽到這每一個字彷彿都在熊熊燃燒著怒火的質問時,他也只聳了聳肩,輕笑著答非所問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以為您在那日同意我說的只可一試時,應就已做好這樣的心裡準備才是。」

「你……」

丹陽氣結了一瞬后,閉眼屏息了一瞬后,猛地睜眼大步直逼到韓青嵐面前不到一拳的距離,咬牙燦爛笑著「和氣」的徐徐道:

「很好,為早一刻探出虛實,我可以不計較其他。但,眼下,你必須將全部和盤托出,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

紫竹一行三人幾乎是排成一字,才能在狹窄的巷道中順利前進。

低矮的屋檐壓人喘不過氣,逼仄的路中不時還會有擋路的各種雜物,角落裡前一日蓄積的雨水還散發著一股說不清是苦是腥的怪味兒。

別說因好奇而四顧的梅蘭了,就是一心惦記丹陽郡主的紫竹,此時都忍不住一陣陣胃氣上涌。

捏著鼻子,又跨過一處不知以前用來裝什麼的籠子,本就滿心焦躁惱火的紫竹,終於綳不住的磨牙抱怨道:

「這究竟是什麼鬼地方?!你到底是要帶我們來下館子,還是耍我玩兒呢!」

原本輕鬆在前領路,此時已比兩人快出五六步的田卓,聞言終於站住腳,回身看向氣急敗壞到臉漲的通紅的某人,眨眼道:

「當然是來吃飯,要不幹嘛費這麼多功夫?這條小路是捷徑,轉過前面這個彎兒就能出去,然後就到了。」

那理所當然的態度,好像在說,要耍她們玩兒他完全不用費什麼力氣!

紫竹聽的氣結,梅蘭卻趕在她發火前,上前一步介入兩人之間,面有菜色的怏怏道:

「眼下別說其他有的沒的了,咱們到底要走到什麼時候?再,再不走出這小巷,我可,嗚……」

她不等說道最後,因為大聲說話而吸入更濃更多周圍怪異氣味兒后,她終於再忍不住胃裡的翻江倒海。

好在,捂嘴的動作夠快,沒讓身邊的紫竹遭池魚之殃。但聲音和愈加難聞的氣味兒,竟刺激的紫竹也一起乾嘔起來。

田卓一時都看愣了,眼見著兩個小丫頭轉眼已臉色青白,他猛地回神,連忙上前一手一個拽出了最後這一段路程,同時口中忍不住納悶兒的嘀咕道:

「你們,這也太誇張了吧?有那麼難聞?」

。眼看著阿爾托莉雅二人的離去,貝爾薩克也是舒緩了一口氣,他就直接的跟在兩人身後,他要看著她們離開這裡。

並且心中也在暗自慶幸,自己能夠先一步遇到她,要不然……

貝爾薩克眼神露出心悸的神情,要是讓別的村民看到她們,是一定會帶她們回去的。

「也許只是巧合……但是,還是以防

《契約了人類惡,理應成為冠位》第367章黑色聖母像 第596章為你尋死膩活

田三妮白了她一眼道:「你這丫頭,多虧成親了,不然多少後生要為你尋死膩活了!」花琉璃昂了昂下巴,給了她一個狂傲不羈的表情!

「璃丫頭我先回去了,省的他們等急了!」

「嬸子快些去吧!」

送走村長媳婦,田三妮去下達花琉璃的指令了!

花琉璃說的話被印刷成小冊子,但凡是花家的產業,都被送去一份,一時之間花琉璃在工人心中的聲望極高。

那些眼窩淺的,當場淚流滿面!稍微堅強的也是攥著拳頭決定在畫家好好乾下去!

正因為有了今天的事,在將來花琉璃不在的時候,有人想對花家不利,最後卻被虐成狗悔恨不已!

也正因為花家的工人團結,讓花家的生意越做越大,成了東籬國的首屈一指的富豪。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花琉璃在大葛村呆了七八天,留了不少醫書給張大夫以及柯翰林,這兩個人平日里除了教喜歡醫術的學生,大部分時間都是學習研究,如今二人已經可以合作完成剖腹與接骨手術了!

花琉璃將自己從濟州大陸買來可自動磨粉的器械贈給他們二人,還給留了一包靈石,並將只要手冊送給他們!像這種手工藥丸,先從他們這裡試試看!

至於苗族僅剩的幾個孩子,她將空間里如何養蠱的書籍送給他們!

所有事情都處理完了之後,與司徒錦二人與大葛村的眾人告別!

田三妮:「璃丫頭,有空一定要回來看看!」

甄玉環:「是啊大姑娘,大姑娘好不容易來一次,還被我那不省心的堂妹給……」

「她的所作所為與你沒多大關係,無需自責,行了都回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