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縷花魂飄在空中,魂絲輕輕彈動。花魂隨著瀑布衝下,轉眼就消失在潔白的水花里。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陽晴細眉猛得挑起,手中凝出透明小劍,劍尖挑向虛空。半弧劍光攔腰斬向飛落的水花。煙氣騰起,瀑布瞬間斷了水流,像似弧光硬生的斬斷瀑布,水流停在半空。

「啊」!許佳嚇得抓起水裡輕紗擋在胸前,盯著斷流的瀑布。

「怎麼了師姐」。連漪理著水淋淋的濕發看向陽晴。

一道花影從潭水中衝天而起,巨大的水柱直射空中的陽晴。

陽晴看著自己的傑作,那裡想到會有異物從水中升起,眼神一變,想凝出戰盾已經晚了。

花影飛到近前,一口咬住陽晴手腕。白玉般的縴手瞬間變成了黑色。

陽晴眼睛都要驚爆了,一指點在小臂上,黑印已經漫延到大臂。指尖急點腋窩,黑印停止在大臂端。

陽晴的臉漲的通紅,點在腋窩的手指不停的顫抖,轉眼間額頭凝滿了汗珠子,牙齒咬得咯咯的響。

連漪顧不上遮羞,飛遁到陽晴身邊,雙手死死的掐住大臂關節處。「小師妹快來幫忙」。

許佳站在水裡抱著胸,愣了神。想不明白髮生了何事,根本也沒看清誰攻擊了師姐,聽到六師姐的喊聲,這才回過味來。遁到五師妹身邊,盯著黑漆漆的手臂嚇傻了。

「還愣著幹什麼,動手呀」!連漪掐著關節的手顫抖著,似乎掐中了什麼東西。

許佳從頭上取下鳳釵,扎向陽晴的手臂。釵尖剛破皮,一點黑血滴入潭水中。黑血流出,陽晴的手臂慢慢的退了色。

等最後一滴黑血流盡。三位聖女長出了一口氣,放了手,拭著臉上的汗水。一陣水氣撲面而來,斷了流的瀑布衝天而下。

許佳抹著俏臉上的汗水。「師姐怎麼回事」。

陽晴驚魂未定,嘴唇哆嗦著,雙瞳緊緊的盯著瀑布,慢慢的搖搖頭。「走,離開這裡」。

許佳、連漪不知所措的看眼瀑布,慌了神的跟著師姐遁離瀑布。

莫邪精魂躲在瀑布后的石縫裡,盯著水中的一點黑影。此時還是白晝,莫邪精魂不敢輕易走到瀑布外。

碧水寒潭之上,一襲紫衣臨風飄來,閃著灼光的魔獸遁在潭面,一頭長發傾瀉而下,魔女彎腰拾起水面浮動的黑色花魂。眸子含春,瞥眼瀑布,轉眼駕著魔獸離開。

唉!莫邪精魂想喊,卻沒敢喊出聲,只好眼睜睜的看著魔女把花魂拾走。

「暈!這是怎麼了,那來的這麼多的魔女」。莫邪精魂只好為自己開脫,雖然心裡不是滋味,嘴上只好痛快下。

幾縷微風帶著淡淡的泥土香氣,在星光稀疏的夜空中輕輕拂過。

莫邪精魂飄出瀑布,魂絲啪啪的打著空中的水汽。「魔女有本事,你就跟著我」。

遠空無聲,只有青色的草,純白的花,在風中微微的低著頭。

莫邪精魂氣急敗壞的發了會牢騷,說心裡話,魔女在不在,他都不知道,只是發發心裡的怨氣。聖女精血好找,血黛花魂卻很難找。少了一縷,比殺了莫邪精魂還讓其難受。

空蕩蕩的山野,迴響著夜風的輕歌,露水滑落葉稍,徒留風過樹葉的沙沙作響。

莫邪精魂發了會脾氣,無耐的遁入夜裡。

遠山樹影里,走出紫衫魔女,笑呵呵的玩轉著手心裡的花魂。「月兒說的不錯,這縷魂珠傻傻的,傻的都出了奇」。

流蘇搖曳。魔女白凈的臉上,雙眸閃爍如星,薄薄的嘴唇上彎著弧度。「如果再得到一縷魔石花魂,城主的傷就有希望好了」。

想到這裡,魔女嘴角微向上彎,帶著點兒哀愁的笑意。細緻清麗的臉上漸漸又掛了淡淡的愁傷。「莫邪還在聖雲城中嗎」?

鼻子一酸,魔女麗瞳凝結了淚水。自從城主攻打聖雲城失利后,最後一線見莫邪的希望都破滅了。晶瑩的淚水順著秀麗的兩頰,汩汩地流下,慢慢的濕了魔女的戰裙。 時光飛逝,雪泥鴻爪,不知不覺間,一月已過。

不知是不是因為銀面女子在煉心塔中所做的事情暴露了,在這一個月里,煉心塔內的防衛整整增加了一倍,使得艾莉絲再也沒有機會去塔底一探。

而那銀面女子,艾莉絲也再也沒有見到過。

不過對於現在的艾莉絲而言,最重要的倒不是如何找到那被封禁的功法,而是如何度過這次月末考核。

精英榜第九的排名固然給艾莉絲帶來了不少便利,可是卻也給艾莉絲帶來了不少麻煩。

就比如現在。

原本無名團只不過是個在內院中墊底的小勢力,可當艾莉絲在精英榜上的排名擠進前十之後,無名團的地位就變得微妙起來了。

精英榜的團隊榜上只有十個團隊的位置,每個團隊都有人在個人榜上佔據一席之位。

如今團隊榜上排名第十的落雨軒也有5名個人榜上有名的成員,按理說,無名團是擠不進團隊榜的。

可偏生內院有條規定,個人榜上前十所在的團隊,必然會在團隊榜里榜上有名。

這樣一來,艾莉絲所在的無名團就莫名上了團隊榜,使得團隊榜頭一次有了第十一名。

單是這樣的話,艾莉絲還不會如此頭痛,更令她頭痛的事情就在於,精英榜上的考核難度與非精英榜的考核難度是不一樣的。

無名團雖然只有她和駱雅兩個人,可是卻因為排名在精英榜之上,需要按照精英榜的標準來進行考核。

聽說上個月有5名成員排行在個人榜上的落雨軒進行月末考核都通過地很是艱難。

現在團里只有她和駱雅兩個人,又該如何通過這精英榜的考核呢?

艾莉絲便是再自信,也不敢保證單憑兩個人就能度過這次考核。

偏生她又不能把個人榜上的排名拱手相讓,這次是剛好遇到風莫淵按捺不住向她發起了挑戰,她才有機會在短短的時間內拿到第九的排名。

若是此次她隨意找個人挑戰,故意輸了排名,恐怕下次,就沒有人再傻得送給自己排名了。

她還打算等煉心塔的巡視鬆懈下來后,再去塔底一探呢。

要是放了手,只怕就得等到猴年馬月去了。

既然不能放手,那就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大哥哥,要不我們招點人吧?」

駱雅見艾莉絲自從知道考核要求后就變得愁眉苦臉的樣子,試探著出了主意。

「招人?」艾莉絲疑惑地看向駱雅。

「這內院中人不是一入內院就已經選擇了要加入的勢力么?難道,還可以更換勢力,可那跟叛徒又有什麼兩樣?」

艾莉絲皺了皺眉頭。

內院的團體雖然並不像國家或者宗族那般是密不可分的,可在內院之中,大家既然選擇了自己要待的團隊,沒有特殊情況的話就不會再進行更換。

否則的話對自己的名聲就是一個極大的污點。

畢竟沒有團隊喜歡臨陣脫逃的隊員,更沒有勢力會相信叛變而來的成員。

這算是內院中又一心照不宣的規矩。 「大哥哥,我說的當然不是那些臨陣脫逃,做出叛變之事的人啦。」

駱雅嘟著小嘴說道,她自是知道那些人不可信的,有怎麼會推薦那些人。

艾莉絲的疑惑讓她覺得有點不開心。

「那小雅指的是?」

察覺到自己似乎誤解了小丫頭,艾莉絲放緩了語氣,認真地詢問起來。

「我是想啊,內院之中有那麼多的勢力,肯定會有勢力很難度過內院考核的,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把那些勢力招攬過來,大家一起努力度過考核呢?」

駱雅並沒有不開心太久,見艾莉絲正色起來,她便說出了內心的想法。

「直接招攬勢力……可是其他勢力會同意么?」

艾莉絲不是沒想過這種可能性,但緊接著就被她否決了。

就她自己而言,雖然當初她組建勢力算是被駱雅忽悠了,可是即便如今形勢這樣嚴峻,她也沒有依附別的勢力的想法。

她覺得,自己既然做出了決定,那就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不能半途選擇放棄。

她是這樣想的,自然以為其他勢力的領頭人也是這樣想的。

所以她並不看好小雅的想法。

「大哥哥,你以為人人都是主動組建勢力的么?」

駱雅從艾莉絲的臉上看出了她此時的想法,不由有些無奈。

她這大哥哥什麼都好,就是有些時候容易忽略最簡單的可能性。

「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了,我想大哥哥你也感受到了,組建勢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許多人其實就是在咬牙堅持,因為他們沒有退路。」

「你的意思是,要我做他們的退路?」

駱雅只是稍微一點,艾莉絲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嗯嗯,大哥哥你真聰明!若是咱們無名團能夠沒有限制條件地吸納他們的話,我想,一定會有人選擇加入的。」

「不見得吧,無名團不過是一個剛興起的小勢力,當真會有人肯屈居人下?」

「大哥哥,你忘了,你可是精英榜第九啊!無名團更是團隊榜歷屆來首次出現十一名,考核的難度雖然提高了不少,可獎勵也極為優渥。

內院之中有那麼多的勢力在夾縫之中生存,如今,有著精英榜前十保駕護航,還有一個原本人數就不多的團隊榜勢力亟待人手。

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我想是個聰明人都不會輕易放過的!」

駱雅越說越激動,最後都快站到桌子上去了,還是艾莉絲強按住她,才沒有讓她太過跳脫。

不過,看著駱雅晶亮的眼神,艾莉絲心下倒也很是意動。

如駱雅所言,無名團招兵買馬的可能性非但不低,實際上還很高。

雖然多數人可能是為了獲得更優渥的待遇,或者尋求庇護,甚至借無名團來擴張自己手中的權力。

但她有把握平衡這些目的間的關係,也相信自己不會輕易被別人利用。

這樣的話,駱雅說的招攬一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無名團,即便是不能按照心中所想,付出的代價也不過一個無名團而已。

雖然她最初是希望團隊單純一些,但無名團現在就她和駱雅兩人,既然駱雅都同意了,她又有什麼不同意的。

「好,就按小雅說的辦。」 ?魔女傷心了一會兒,抬起淚眼。魂珠飄悠悠的影子晃在天際。細牙嘎的一聲響,淚瞳聚滿狠叨叨的光。「月兒沒有做到的事,鈞兒一定做到」。

魔獸晃著小尾巴跑到跟前,魔女斜倚獸背。唰!帚形的流星消逝在星際中。

莫邪精魂小心翼翼的遁了會兒,借著陰風偷偷的看著背後。「暈!小魔女藏在哪兒」?

莫邪魂息雖然大不如從前,但依舊能窺視數百里,隱約間,能感應到一縷魔識在跟著自己,魔女在何處,卻根本感應不到。

夜空中,漫舞的飛絮向一棵高大的苦槐樹聚去。參天而立的槐樹,挺在低矮的樹叢之間,顯得極為突出。樹冠寬闊婆娑,枝葉交橫之間,白花襯著粉頭,四處飄來的花粉落在花頭上。

花苞隨著聚來的花粉越來越多,慢慢的收攏著花瓣,顏色變得越來越深。啪!花苞爆開,一顆雪亮的花珠從花蕊升起,整棵苦槐樹變得越來越亮,從細細的枝條到蒼勁的枝桿,被粉色的幽光點亮。

莫邪精魂愣愣的飄在空中,想不明白,為何魂路消失了,漫天飄來的苦槐花粉點亮了苦槐樹。

圍著這棵怪異的苦槐樹轉了幾圈,莫邪精魂始終不敢靠近。魂路已失,也只好徘徊在苦槐樹周圍。

粉色幽光越來越亮,四域的古林里閃出鬼魅的影子。

嗖嗖嗖!數十道流星飛落,如閃電急馳,劃破黑寂的夜空,瞬間釋放出一閃而逝的光芒,落到苦槐樹前。

「莫魂友,我可追上你了」。耀眼的珠光落下,劍魂笑呵呵的飄到莫邪精魂身邊。

莫邪精魂目不轉睛的盯著放射著粉光的苦槐樹。

劍魂斜眼看看苦槐樹,嘻嘻的笑了起來。「這聚魂樹,到了午夜即可以開啟幽門,從這兒可以傳送到聖魂城」。

莫邪精魂轉頭看向劍魂,「這小子怎麼什麼都懂」?

「別看我,我可不像你是個獨行俠,本魂長著一雙快嘴」。劍魂瞥眼莫魂,說得莫邪精魂心裡這個鬱悶。劍魂說的不錯,莫邪這些年來獨來獨往已經習慣了,與聖者、魂者溝通極少,行事從來不計後果,我行我素,如果三思而後行,也不會看不出那麼多的漏洞。

「聚魂樹」越來越亮,樹身上條條毛蟲般的樹筋都透著紅光。

劍魂魂光閃閃,拉了下莫邪精魂。

「什麼事」?莫邪精魂小聲問道。

「有點怪」!劍魂說的極快,慢慢的向樹林陰影中躲去。

莫邪精魂感覺到魂體一陣冰涼,忙跟著躲入林蔭里。

幽靜的天穹,現出曇花一現的飛虹。「聚魂樹」聚合的粉光瞬間熄去,圍在樹周圍的魂珠驚慌起來,瘋了一樣逃向四周的密林。密林樹叢閃爍起撲朔迷離的光芒,一道道的光弧從林中幻出。

啪!金弧閃過樹域,兩道珠光喝醉了酒一般從樹林中晃了出來。四處逃散的魂珠驚遁在空中,被飛來的金弧逼得慢慢的後跟。

幾縷魂珠不甘心,直撞向金弧。嘶啦!裊裊清煙升起,魂珠被金色火焰包裹,彈了回來。

莫邪精魂被金弧擊打的暈頭轉向,彷彿魂體內的精血被金弧吸光了,珠體軟塌塌的,打不起精神。

莫魂拉住比自己更萎靡劍魂,一縷魂息飛來。「裝!裝得越像越有機會」。

「什麼意思」?莫邪精魂有點蒙,也容不得細想,畫著弧的在空中打著圈,愣在空中的魂友被他撞的踉踉蹌蹌。

聚來的弧光慢慢上移,唰的現出一座透明金鐘。數位聖祖閃現在鍾影外,看著透明金鐘笑眯了眼。

莫邪精魂感覺到陣陣驚寒,整個魂珠都冰透了心,割裂魂體的絞痛越來越重,像無數的螞蟻,張著巨鉗在撒咬著。

「姚長老,今日收穫不小呀」!尖嘴猴腮的殷朔笑了起來。

「嗯!不錯,神運算元果然料事如神,這麼一棵破樹,竟然能引來魂者」。姚戰也打著哈哈,守在這裡十年之久,終於等出個結果。

「一……十……四十六」。乾癟的要撕破喉嚨的聲音細細的數著,根本沒有理殷朔與姚戰。

「畢問別算了,用不著這麼小氣,三三分成得了,多出的送到聖魂城,孝敬神運算元」。姚戰嘴角凝著不屑的笑意,對畢問的行為有幾分不滿。

「我再抓二十魂就可以離開聖魂城了」。撕破聲帶著怨氣回道。

其餘二位祖聽了都哈哈起來,點著畢問只笑不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