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生物,能夠將身體生長到如此龐大的程度,這是多麼恐怖的存在啊!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13 日 0 Comments

厚積薄發的獸神帝天雖然無法成神,但他所積累的能量卻實在是太龐大、太龐大。從母星到魂獸星球,再到精靈星。這不知道多少年來,它一直在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也一直在規避著這一刻的到來。而此時,他終於避無可避,終於要以自己的生命去面對。

「轟隆隆!」又是一聲雷霆轟鳴響起,原本黑暗的天空在這一瞬突然亮了起來。那閃亮的光芒照耀天地,一道巨大的雷霆,從天而降。重重的轟擊在獸神帝天龐大的身體之上。

「轟——」

獸神猛然抬起龍頭,雙眼之中金光暴射。口中龍吟變成怒吼咆哮。龐大的身軀猛然甩動,竟是用自己的尾巴去強悍無比的抽擊向雷霆。

剎那間,天地色變,星球顫動。

那一道雷霆瞬間被轟碎,但在下一瞬,獸神帝天龐大的身體卻變得有些虛幻起來。

是的,他變得虛幻了。緊接著,就像是靈魂出竅一般,從它那龐大的身體上,居然分裂出了另一個自己。

一模一樣,兩條身長三千米開外的黑龍,居然就那麼呈現在了半空之中。

這是什麼情況?

所有人都驚呆了。但是,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兩條黑龍之中,一條是凝實的,另一條則是有些虛幻的。

站在史萊克學院這一方最前面的汪天羽臉色凝重的道:「這是身外化身劫。是自己的執念之劫。唯有戰勝自己,才能蛻變成神。對別人或許可以,但對於獸神來說,恐怕這是它最艱難的劫難了。幾十萬年的執念,又豈是那麼容易衝破的?難道上天真的就不允許魂獸成神嗎?」

「轟——」就在汪天羽喃喃自語的時候,空中兩條巨龍已經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最終,觀看的眾生都親眼看到了屹立於雲端之上的帝天!

此時的帝天給了眾生一種極強的威壓感!

成功了!

帝天成神了!

人類強者紛紛詫異不已,他們都感受到帝天的實力已經超過自己,至少有高階真神級實力!

。 蘭處長看着她,眼裏放出噁心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一股怒火,一下子從沈茹冰心中升起,好像春天干透的原野,燒起了燎原大火。

再怎麼着,底線也不能丟!

今天被他給要挾了,以後會有更多的要挾。

你以為他會滿足?

狼子野心,只有不斷的索取,哪有止步的時候?

沒辦法跟他玩下去了。

「啪!」

十分清脆!

一聲響!

她堅決地把身子向後挪了一下,打開他的手。

蘭處長被她猛地一擊,手上一麻,把手縮回去,吸了口氣,肥大鼻頭一聳,嘴角透出輕蔑之間。

平時,一些私營醫藥醫療從業者對他敬若神明,誰敢對他說半個不字?天長日久,他被慣出來一種脾氣,他是天王老子,別人都是蟲子。

是蟲子,就可以隨時被碾死!

眼下,沈茹冰卻敢把他的手給打開!

瘋了嗎?

這還了得?

敢在太歲頭上動遷?

你膽肥了!

他的氣上來,暗道:拿不下你,我白當這個處長了。除非你不想辦診所!

「小沈,你發現你對社會了解不多嗎?也難怪,讀書太多讀傻了!不過,沒關係,我可以慢慢教你!」

「蘭處,」沈茹冰見蘭處眼裏神情變了,她並不想把局面惡化下去,便繼續說,「要麼這樣,我診所正缺個醫藥顧問,你看你能不能兼職一下?」

「呵呵,博士你有所不知,我這個人不貪財,從來不在企業兼職。我倒是很看重感情。像沈博士這樣年輕的知性美女,我當然更是心儀了。」

蘭處長索性直接提到交易!

去,這跟紅燈區街邊的交易洽談沒什麼區別啊。

沈茹冰靜靜看着他:這是一條喂不熟的狗啊!

心中那股怒火終於壓抑不住,既然你要翻臉,那我就奉陪,有什麼了不起?大不了我這診所不開!

豁出去了!

「蘭處長,你對待找你辦事的女人,都是這副德行?」

這一句話,如同一桶冰水,澆在蘭處長的頭上。

剛才還以為馬上會征服她,現在……他臉上冰霜一片,聲音也帶着冷氣:「沈博士,請不要誣陷國家幹部好不?」

「你也算國家幹部?」沈茹冰的犟脾氣上來了,心裏已經決定不辦這診所了,這豬!我怎麼可能受你的窩囊氣,「你頂多就是一個披着公務員外衣的狼,是公務員里的極少數敗類而己。」

「你,敢罵我?」蘭處長一臉極怒,瞪圓眼睛道,「馬上跪下給我道歉,或許我心一軟,還能給你辦證,否則的話,我可以鄭重宣佈,素望堂的許可證,在我退休之前,你別想辦下來!」

「那我可以等,等到你退休了,或者是被請喝茶了,我再辦。」

「哈哈,你想得美,我離退休還有整整八年哪!你等吧!到時候,你成了老太太,再來找我,那時,你主動,我也懶得看一眼!」

這番話,對於一個診所來說,就是致命的。蘭處長說完之後,十分暢快,像一隻猛禽欣賞自己爪下的獵物一樣,又重新打量起沈茹冰來。

沈茹冰感到那雙腫眼泡里透出的光格外噁心,渾身不舒服,譏諷地罵道:「蘭處,你在家裏,也是用這樣的眼光打量你母親嗎?」

蘭處長一愣,被這樣痛徹一罵,他心中不免一陣動蕩,把眼光抬起來,臉上露出盡量輕鬆的笑容:「那我們今天就談到這裏,證件的事,驢年馬月鴨子日再來找我辦!」

說着,夾起皮包,站起來要走。

「別忘了,你剛收了我六萬元錢,把錢留下再走!」沈茹冰當然要把錢要回來。

蘭處長心中一怔,想道:這個博士,並不像普通個體戶那麼好惹,若是她在媒體那邊有人,給我捅一篇豆腐塊出來,我吃不了只有兜著走。

不行,錢得還她!

從皮包里掏出那疊錢,放到沈茹冰面前。

不過這一瞬間,又瞥見她的美貌。

不禁心中一抽動:嘴邊的肉呀,就這麼丟了?

內心重新升起一線希望,壓低聲音,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其實,小沈,你也是想不開!只要滿足我,什麼事都可以辦!這錢我都可以不要。男女之間那點事,跟誰玩重要嗎?」

蘭處長越說越激動。

「咣當!」

包間的門被撞開了。

「誰!?」蘭處長正自以為得計之時被打擾,以為是服務員進來了,便回身怒罵道:「泥馬報喪啊!」

張凡輕輕一步跨進門來,隨身關上了門,冷笑道:「蘭處長,我聽說你要將就一下?」

原來,張凡起先坐在隔壁房間等沈茹冰的短訊或者聽她呼救,坐了好大一會兒,覺得無聊,便閉目打坐,就地修鍊起「古元玄清陰陽秘術」。

大約煉了六個煉程,忽然,丹田之內一股熱火升騰起來,順督脈向上,散射到全身各經脈。頓時,出了一身熱汗,而與此同時,左耳朵發生一陣耳鳴!

嗡嗡……

如老舊式蒸汽機火車離開車站時那種笨重的轟鳴,貫徹整個大腦……

大約過了十幾秒,轟鳴聲漸漸消退。

張凡感到四周突然變得特別吵雜!

有人在他身邊說話,甚至碰杯的聲音!

嗯?

他左右環顧,搞了半天,終於意識到,原來是左耳朵變得特別靈敏,聽力提高了幾倍。

隔壁房間的說話聲,跟同一個房間里差不了許多。

張凡自己不清楚,其實他服用益元丸之後,體內元氣極盛,在此基礎上修鍊「古元玄清陰陽秘術」,事半功倍,竟然無意間輕鬆達到初級「聰元層」,聽力提高。

不過,在最初的欣喜過去之後,心中一絲憂慮襲上來。

當時獲得神識瞳他曾產生過擔心:要老是這樣,上街看到的人在他眼裏都沒穿衣服,時間一長,他還不瘋了?好在後來找到了開閉神識瞳的簡單方法。

如今這靈聰的耳朵,走到大街上,汽笛一鳴,別人聽着是汽笛,他聽着豈不成了炸雷?

有人放屁,旁人聽來是屁,他聽起來就是爆竹聲聲除舊歲!

想來想去,也沒辦法,只好先偷聽一下沈茹冰那房間里的談話吧。

。 「而且上頭還有我親手繡的小葵花,這種綉法是我家祖傳的華秀,我媽教我的喲。」

趙青葵不留餘力地吹噓手帕的價值。

周仁只顧著感動,並沒注意到店員們的表情都有些複雜。

事實上,這些手帕是為夏季新品滿贈活動做準備的。

即使周仁現在不拿,等夏季新品活動推出,也還是會有他一份。

不過看到周仁如此感動,眾人選擇了沉默。

有時候不知道比知道更幸福,還是讓周仁大叔繼續誤會好了。

而周仁確實沒想到小葵花會突然送自己禮物,更珍貴的是手帕上頭的華綉。

在他的記憶里,也有一個明媚溫婉的少女很愛繡花,繡的也如同他眼前所見的這般精美。

眼下,記憶里的人和眼前的人重疊,他不由得柔和了眉眼。

「謝謝你,我很開心,一定會好好珍藏的。」

周仁把這方手帕放到胸口標袋,這才驅車離開。

等周仁走遠了,趙俱復雙手環胸一臉酸溜溜:「我剛才也很賣力,怎麼不見我有手帕?」

趙青葵賊兮兮地笑:「你是自己人,自己人幫自己人還用謝禮嗎?」

「親兄弟還明算賬呢,怎麼父女幫忙就是天經地義了?」

趙俱復可不吃這套。

「而且我活了兩輩子付出了兩輩子,都沒得到女兒的一針半線。他倒好,不就是幾個掃帚幾個捲紙嗎,花得了多少個錢?咋個就拿到了我閨女親手繡的東西?」

聽著趙俱復語無倫次的連聲質問,眾人忍不住笑。

這些天她們都習慣了這倆人的相處。

不知是親爹早逝還是其他原因,小葵花對趙俱復是真如父親般的依戀。

而趙俱復雖然未婚未育,但照顧趙青葵時也確實有幾分老父親的樣子。

總而言之這倆人的相處模式有趣極了。

不知被圍觀了的父女仍舊你一言我一語為付出不成正比而斤斤計較著。

身後的劉阿姨搖搖頭:「行了,時間也不早了,咱們回家吧,指不準寧寧也回來了呢。」

一說起司寧,父女倆立刻休戰了。

趙俱復無奈搖頭。

「他們司家的傳統就是上班不回家。」

「……」劉阿姨尷尬地笑著為他們司家的大老爺們正名。

「這不是工作需要嘛,不過寧寧已經好很多,至少他不用強制留在部隊,只要不忙都會回家住的。而且以後老婆孩子熱炕頭肯定更準點回家。」

聽到後半句,趙青葵忍不住抿嘴笑。

趙老爹看到了女兒那花痴樣不由得埋汰:「你偷笑什麼,指不定人家老婆是誰呢。」

某葵不為所動,仍舊得意地搖頭晃腦。

寧寧的老婆不是她,那她就揍他。

趙俱復聽了好笑:「行了,趕緊回家吧,指不準寧寧都餓瘦了。」

「這倒沒有,人家研究院里伙食好得很。」趙青葵下意識地回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