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柄黑紅色柴刀突兀的出現在他手中。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27 日 0 Comments

「準備進攻,趁那女人…等等!」

隊長正準備讓人發動進攻,轉而臉上露出一層紅色的光芒。

7017k 張凡哪裡有這個沾便宜的想法,笑了笑:「仝阿姨,你說哪去了!還是按原來定的辦吧,為我辦事,錢我來出。」

仝嬈又是再三要出錢,被張凡堅持拒絕了。仝嬈只好說:「用你的錢,給我們基金會臉上貼金,小凡,下回我給你補償!」

「不用不用,謝謝阿姨!」

張凡說著,便掛了電話。

一拍大腿:這事兒辦的,妥妥地!

次日上午,基金會的三輛商務車開進了西望小村。

村委會裡,擺好了捐贈儀式會場。

張凡和肖燕在隔壁布置了義診室。

由於仝嬈他們事先把張凡宣傳得神乎其神外加神乎其技,村裡人非常好奇,都要來看看這位神醫的醫術。

育齡婦女在門外排了長長的一個隊,清一水都是三十左右以下的小媳婦,鶯鶯燕燕地嘻笑著,瞅著也們就像一簇花,讓人賞心悅目。

而準備做檢查的兒童,則在院子里跑來跑去,一片歡樂。

捐贈儀式用了二十分鐘就搞完了,大米和豬肉都分下去了,接下來就是仝嬈和縣、鎮領導到各貧困家庭去看望,每看望一家,縣裡電視台的記者便拍攝一段新聞。

而大家為了宣傳,也都很配合記者的拍攝。

張凡雖是這次活動的實際出資人,但他對出鏡不感興趣,沒有跟他們一起去拍攝,而是開始義診。

檢查了幾位婦女,她們大都是很健康,好身板,只是多多少少都一一點泌尿系統炎症。

看來是農村普遍存在的衛生問題所致。

肖燕一一給她們講解了興生活前後要做的準備工作等知識,婦女們聽了,臉上紅紅的,卻都記住了。

「病菌的防禦要認真,不要因為白天幹活累,晚上就不洗澡,再忙也要把衛生搞好,衛生搞不好,身體壞了,一切都沒了,你們說是不是?」

肖燕講得比較含蓄,不過再含蓄,婦女們也是聽得懂。聽完了,一個個笑著離開了。

這時,一位畫濃妝的女子走了進來。

她穿一件齊臀短裙,肉色絲襪,腳上蹬一雙白色鑲紅花的超高跟皮鞋,上身穿一件半透明絲衫。整個人顯得相當打眼,給現場的人很強烈的視覺感受。

不過,她這人剛剛走進門,劣質香水的味道順著門風飄了進了張凡鼻子里。

「啊欠!」張凡不由得打了一個噴嚏,心中罵道:泥馬這是香水還是臭豆腐?

香水味之中,摻雜著另外的一種味道,讓人聞了很不舒服,身上起雞皮疙瘩。

「哎喲醫生喲!」女子人長得艷,聲音也嗲,嗓音又嬌又細,活像在線小說的女播音,聲音里夾著極為細膩的那種意味,令張凡不由得打了個寒戰:不是她有吸引力,要而她震攝力,能把人嚇死。

女人話音未落,已經大步上前來,一屁股坐到診桌對面的椅子上,大咧咧地分開兩個膝蓋,擺出隨便的樣子,像是跟張凡很熟,甚至有過什麼關係似的。

「哪裡不舒服?」張凡看了看她,感覺這女人很隨便,從動作到眼神,都是對男人挺開放的那種。

這種女人,最好不要接觸,她會把男人弄倒霉的。

「大夫,」那女子眼睛眯著,聲音嗲嗲地,「人家這幾天胃口不太好,吃啥都想吐,早晨起來全身沒勁兒。」

張凡馬上意識到,這是早孕反應。

「看看脈象吧。」張凡把毛巾捲成的墊子推到她面前。

女子並沒有直接把腕子上放毛巾上,而是故意很誇張地把胳膊揚起來,然後再放在毛巾上,這樣一來,挺長的捲髮,便隨從肩頭後邊擺到了前面,隨著著胳膊的動作晃動了幾下。

張凡深吸一口氣,將目光從她頭髮上挪開,轉而把目光投到她的手上。

手腕看樣子很肥厚的,雖然白,卻有一種油脂的感覺,感覺不好。

女子見狀,誤認為張凡喜歡她的手,便很驕傲地把五指勾了勾,然後重新伸開,做了個很好看的蘭花指形狀。

肖燕在一邊冷眼看著這一切,鼻孔里發出輕輕的一哼。

這一哼,既是對張凡警告,又是對女子的不屑。

張凡不想讓肖燕誤會,忙把目光收起來,微閉雙眼,將手妙手中指和食指輕摁在她手腕關尺寸上。

只號了半分鐘,就心裡有數了:確實是滑脈,有喜了!

女子感到張凡的手指像是魔棒,很有吸引力,她很想把它握在手中把玩一番。

無奈旁邊坐著一個美女護士肖燕,女子沒有機會,只好暗暗地用手指在張凡的腕子上撓了兩下。

張凡如觸電一般,全身都被電到了。

這女人,搞什麼搞呀!

我是醫生,是在給你號脈,不是那種男人!

忙抽回手,正襟危坐,身上肌肉一時間綳得緊緊地,暗道這女子要是碰到了別的男人,那殺傷力太可怕了。

女子手上的動作和張凡的驚慌,這一切肖燕在旁邊已經看得清清楚楚。

「嗯。」肖燕又是哼了一下,聲音不大,卻是很有威嚴,特別對於張凡,簡直就像老師對學生那麼一哼。

張凡心虛地看了肖燕一眼,我也沒做什麼呀?

兩人目光相對。

肖燕眼裡的笑意相當明顯,張凡尷尬異常,真想拔腿便跑!

這回,肖燕會不會把我給看扁了!

肖燕表面上冷笑不止,好像瞧不起的樣子,其實心中狂跳著,因為她第一次親眼看見女人和男人暗暗勾搭的表現!

真的沒有想到,就這麼點機會,這兩個人就要往一起湊合?

難道,這就是網上說的不放過機會?

唉,也是無語了。

忙把頭扭開,去看那個女子。

那個女子也正在緊緊地看著張凡,雖然隔著桌子,她看不見具體發生了什麼事,但已經猜到肖燕對於張凡很看不上眼。不過,具體為了什麼原因,她卻是不知道,只想恨不得眼光繞個彎,去看看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

肖燕看著這個女子抻著脖子,想越過桌子看什麼,恨不得給這女人一巴掌:有你這麼賤的嗎?

想到這,伸手把桌上的毛巾拿開,冷冷地道:「號脈號完了,你的手可以拿回去了。」

「大夫,人家……得的是什麼病啊?」女子被肖燕冷冷的說了一句,不但沒有收斂,反而為了報復肖燕,故意伸手在自己衣領上抹了一把,把衣衫向下壓一壓,這樣一來,顯得身材很有材料。

肖燕差點沒氣暈!

「滑脈。」張凡尚未從尷尬中解脫出來,有氣無力地道。

「大夫,細給人家講講嘛,什麼叫滑脈?」女子身體前傾問道。

「滑脈從中醫上判斷,就是你有孕了。」

。 曹公公是個自負的人,他自以為自己萬無一失,可能在女眷們面前透露過許多關於陰謀的情況。

「快將反叛平息的消息告訴皇后。」魏治洵不忘向柏輕音報平安。

皇宮之內,最快的戰馬飛奔離開皇城,朝着歸來的隊伍飛奔而去。

此時的柏輕音,懷裏抱着孩子,正焦急等待魏治洵傳來消息。

嘟嘟坐在柏輕音的對面,安慰道:「母後放心,父皇一定能夠平息叛亂。」

「嘟嘟,你父皇若是有什麼三長兩短,你便要接下你父皇的責任,好好守護好大魏國。」

「母后,父皇會沒事的。」說着,嘟嘟的眼裏開始泛起淚光。

他很難想像失去父皇之後,他究竟會有多悲痛。這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雖然,他現在已經學會如何處理政事,如何應對各種情況,但父皇不在了,那個最關心他的人不在了,他以後得一個人去面對朝臣們的質疑和反駁,他想起來便覺得害怕。

「父皇一定會沒事的。兒臣相信父皇的實力。」嘟嘟堅定的說道。

柏輕音沉默了,她應該向自己的兒子學習,去堅定不移的相信魏治洵會化險為夷。

「對,你父皇什麼有蔣雲哲將軍相助,一定會沒事。」

馬車前進的很快,天亮之後,便離京城不遠了。

嘟嘟是在太累,在馬車上躺下睡著了,而另外一個孩子也在柏輕音的懷中睡熟著。

突然,一陣很不一樣的馬蹄聲傳來,而且聲音是朝着自己來到的。

「皇後娘娘,京城叛亂平息,屬下前來恭迎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回京。」柏輕音看着影子,高興的點點頭。

柏輕音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魏治洵安全了。

女眷們得知京城反叛平息的消息,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京城之內發生了反叛,難怪他們要匆忙回去,一時間也擔心起來。擔心留在京城之中的家人有沒有受到威脅。

隊伍在中午時分回到京城,魏治洵等候在朱雀門外,等著柏輕音的馬車歸來。

朱雀門外的血跡已經被宮人打掃乾淨,那被扔下城門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林大人的大女兒。

林大人也算是惡有惡報,和壞人勾結,讓自己的女兒死於非命。

魏治洵的心裏,對曹公公死前說的話,始終心有芥蒂。

他不會輕易寬恕吏部尚書林大人,包括他的家眷,也不會被原諒。

他們看到曹公公在林家進進出出,有許多次舉報的機會,他們直接選擇無視。

是他們一家子咎由自取。

一輛豪華馬車在朱雀門外緩緩停下,魏治洵眼神溫柔的看着馬車。

柏輕音抱着孩子緩緩走出馬車,看到魏治洵穿着朝服,面帶微笑的看着自己。

「臣妾參見陛下。」

「免禮。」魏治洵上前接過柏輕音手中的孩子。

「嘟嘟呢。」魏治洵問。

「正在馬車內睡覺,他擔心了你一整晚,先讓他睡一會兒吧。」柏輕音說道。

「兒臣醒來了。」嘟嘟跳下馬車。

周圍那麼吵鬧的聲音,他怎麼不可能醒來。

「太子殿下有沒有好好保護母后和弟弟?」魏治洵問道。

「兒臣有護著母后。」

魏治洵滿意的點點頭。

叛亂雖然平息,但有許多的問題依然存在,那些和閹黨們勾結的老臣們,並沒有浮出水面。

魏治洵已經派人去東廠搜查,看看能不能找出什麼證據。

回到柏輕音的寢殿內,柏輕音把孩子交給嬤嬤照顧,在一旁吐槽道:「這是本宮出遊最快的一次,這次叫做馬車一日游。」

全程都在馬車上度過,還沒到目的地就又回來了。

「下次朕就帶你們母子出去玩。」

「把臣也一起帶去。」高深說道。

「兒臣也要去。」嘟嘟叫嚷着。

高深吃着柏輕音宮內的糕點,一邊喝茶一邊與魏治洵下棋。

柏輕音忙着照顧孩子,沒有時間陪魏治洵下棋,魏治洵便將高深喊到宮內陪自己下棋。

其實除了下棋,魏治洵還有別的想法。

「好,到時候大家一起去。不過,得先將京城之內的事情處理好之後才能出去。」

「父皇,有什麼事情需要兒臣出力嗎?」嘟嘟詢問道。

「你多跟着丞相學習,丞相能教會你很多東西。」

「兒臣知道了。」

「陛下想讓臣去調查東廠餘孽的時候,帶上太子殿下嗎?」高深吃下糕點,詢問魏治洵。

「嗯,嘟嘟年紀不小了,可以接觸那些東西。」

在一旁抱着平安玩耍的柏輕音,聽到魏治洵的話,「要接觸什麼東西?是要讓嘟嘟看那些受審的人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