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血光驟然從他的指尖激射而出,如同一道血色閃電一般朝著杜二娘襲殺過去。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什麼鬼!」

杜二娘臉色一變,能夠察覺出這一招蘊含蘊含的兇險,牛皮鞭立刻回護胸前。

不過她還是小看了越鴻飛這一招,血光頃刻間便破了漫天鞭影,激射在牛皮鞭上。

而且這血光竟然視杜二娘的罡氣防禦與武器於無物,直接刺穿過去!

噗嗤!

一道血花從杜二娘的肩膀飆出,不少人見狀不由瞪大了眼睛,她的肩膀竟被血光洞穿出了一個手指粗細的血窟窿。

杜二娘抱著受傷的手臂,心有餘悸,完全沒有想到越鴻飛竟然深藏不露,掌握著如此詭異可怕的指法。

如果不是她的戰鬥經驗無比豐富,在危機時刻挪動了一下自己身體的話,那麼血光洞穿的就不僅僅是肩膀了,而是她的頭顱。

不過這一招用完后的越鴻飛也並不好受,臉色蒼白如紙,氣息萎靡。

這一招指法是他無意間得到的,而且還是殘缺的一式,越鴻飛連名字都不知,居然就這麼稀里糊塗地練成了。

不過他平時並不敢動用這一招,雖然這一指法威力奇大,但卻要以自身氣血為引,化作血光殺敵。

施展時自身的氣血會被抽取大半,可以說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乃是一門邪異兇狠的歪門邪道之術。

如果不是杜二娘把他逼急了眼,越鴻飛是絕不會把這一招施展出來的。

「哼,杜二娘算你好運,這筆賬我們日後再算!」

見這一指沒能殺死杜二娘,越鴻飛不甘心地瞪了她一眼,沒有停留,立刻向遠處逃去,連手下都不管了。

此時他的氣血虧損嚴重,元氣大傷,就算杜二娘已經傷在他的指法下,再打下去死的人依然是他。

「該死的杜二娘,等老子養好傷,突破境界之後一定要擒下你好好玩弄一番。

還有周同那三個廢物,真是不中用,居然連一個女捕快都打不過,害得老子也只能落荒而逃。

至於那個女捕快也絕不能放過,今天的事端就是她挑起來的,老子一定要讓她知道什麼叫殘忍。」

越鴻飛一邊飛逃,一邊在心中恨恨想到,對杜二娘和趙青桐充滿了深深的怨念。

不過這番戰鬥他也不是沒有收穫,與杜二娘一戰令他找到了突破的契機,只要養好傷,不出半年的時間他就可以突破到通脈境中期了,到時候他就不用懼怕杜二娘了。

「還是讓他給跑了!」

眼看著越鴻飛即將遠去,杜二娘一臉不甘之色,但她已經被越鴻飛的指法所創傷,越鴻飛執意要走,她攔不住。

不過就在越鴻飛即將脫離戰局順利離開的時候。

驟然間,一聲龍吟虎嘯之聲響徹在他的耳邊!

越鴻飛大驚失色,猛然扭過頭望去,只見一個修長的身影不知何時悄然出現在他的身側。

正是趙青桐,她的眼中透著凌厲之色,手中的大荒戟揮舞而起,化作一片銀光灑下,猶如漫天的繁星。

混元戟法第二式,戟落星河!

「你怎敢!!」

越鴻飛狂嘯一聲,滿臉瘋狂,萬般不甘心。

原本的他只要逃出這裡,養好傷之後就可以突破境界,實力大漲了,但絕然沒有想到趙青桐竟然在這裡等著自己。

不過他再不甘心也是無用,元氣大傷的他根本無力抵抗,只能眼睜睜看著長戟落下。

噗!

特戰狂兵 戟刃劃破長空,一具殘破的屍體從半空中墜落而下。 柳如意當時並沒有多想,只覺得這個老頭為人甚是童趣,在人家的地盤上,也不好意拒絕。

可是到了現在,老龍頭卻是喧賓奪主的跟武清一聊就是半天。

把他這個真正的主角完全晾在了一邊,心中正一百個不耐煩時,

忽然聽到武清的話,精神瞬間為之一振!

對了!他就一心的想要比試,都忘記了武清為什麼會以一敵三的戰勝他們三個江相派的兄弟。

其實武清與他三個兄弟起爭執時,他並不是一直在場。

當時他正飛快的遊走與附近街道,一邊檢查有無警察巡邏,一面在搜尋武清的蹤跡。

聽到有人尖叫,他才施展輕功快速趕到。

可是那時武清與三名江相派的兄弟干起仗來了。

他本可以一飛刀就要了她的性命。

但是想起黃亞橋之前的警告,

再加上昨天的時候,武清的確有救他一命,已經捏在手中的飛鏢顫了兩顫,終還是被他放下了。

此時聽得武清的話,他發現自己也是很好奇武清是怎麼幹掉自己三名弟兄的。

畢竟那三個兄弟不僅騙術了得,身上都還帶著功夫,尋常人等,三五個根本近不了身。

其實屋子裡不光是柳如意,已經換下道袍和貧民裝扮的三個江相派門人更是瞬間掙圓了眼睛。

雖然整個事情他們都是親歷者,武清的反應看著一點出奇的地方都沒有,但是他們就是慘敗得一塌糊塗。

如今他們比任何人都想知道武清在之前有沒有貓膩,

或者說,究竟是在什麼時候將他們的把戲看穿。

屋中其他人,包括老龍頭,也是一樣的好奇。

於是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到了武清的身上,屏住了呼吸,支棱著耳朵想要聽出事情究竟有何出奇的地方。

才能教這個弱不禁風的黃毛丫頭瞬間放倒他們三個兄弟?

老龍頭呵呵一笑,「武清小姐這話可算是說到老朽心坎里去了,還請武清小姐詳說其情,為兄弟們解惑。」

武清挺直了腰板,微抬起下巴,傲然環視著眾人。

她並沒有直接去講看破算命先生機關的事。

反而轉向一旁的柳如意,笑吟吟的說道:「我想,柳小英雄此番不顧被警察發現的風險,也要將武清找出來,應該不僅僅是為了重新比試,還是為了一件遺落的東西。」

柳如意瞳仁瞬時一縮,隨即上前兩步,目光陰狠的瞪著武清,「果然在你這裡。」

武清立刻無辜的攤開雙手,「這可跟武清無關,柳小英雄自己遺落,武清只不過是好心拾起來。」

「東西呢?!」柳如意兩步上前,亮出一派要去搶的架勢。

武清伸出一隻手,豎在柳如意麵前,做了個停止的手勢。

「不急,且聽武清把其中的緣由都說一遍,柳小英雄再來討還也不遲。」

「如意,」身後老龍頭笑著喚了一聲,「人現在都在咱們手裡了,不急於這一時,且聽她講完。」

柳如意這才憤憤的退了兩步,撤出武清面前時還狠狠放了兩句狠話,「你最好保證東西完好無缺!」 武清略一點頭,微微含笑,「當然。」

隨後她又面向眾人,有條不紊的徐徐講道:

「昨天,柳小英雄無意中與武清撞在了一起,身上東西也有遺落。

總裁的惹火嬌妻 那時前後都有追兵堵截,柳小英雄顧不得許多。

後來武清故意給警察指錯了方向,可以叫柳小英雄尋得空隙,原路退出,擇了別路逃脫。

可是事後他卻發現身上東西不見了。

情急之下,他便循著武清可能出現的幾條街去尋。

後來雖然沒有尋到武清具體藏身在了哪裡,卻看到了溫克林帶著人氣呼呼的從一處小巷子離開。

柳小英雄輕功了得,稍加跟蹤就聽得他們尋找武清未果的消息。

儘管還是沒有武清的確切消息,卻讓他有了個大體的方位。

於是新仇舊恨加在一起,就讓柳小英雄非要尋出武清不可。

正巧黃先生一直借住在金門信息社,也就是老龍頭李先生您的地界上。

柳小英雄才得以與老龍頭門下兄弟有了往來。

柳小英雄略一思忖,便想出一條妙計。

只叫那三個兄弟施展出自己的老本行,

就在溫克林曾經找尋過武清的地點,擺攤算卦,用以打探周圍消息。

而柳小英雄自己則在周圍繼續尋找。

這樣雙管齊下,共同尋找。

不想天道酬勤,柳小英雄選的地點,正巧就在武清的必經之路上。」

武清說到這裡,柳如意連並在場所有的人都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武清這一番話說得與事實可謂是分毫不差,甚至其中細節都是活靈活現的。

他們真的懷疑武清是不是會真正的妖法易容術。

不是昨天易容混進他們偷聽了他們整件事情的過程,就是她有千里眼順風耳讀心術。

縱然老龍頭早有心理準備,也是吃驚不少。

事情的經過,他已經知曉。

如今聽得武清只從一件遺失的物品做切入點,竟然就能推斷得如此準確,不由得在心裡暗暗讚歎。

這般心智眼力,別說尋常女子,就是久經風雲的江湖男人也不見得有。

武清抬手拂了拂衣襟上的褶皺,繼續分析道:

「撞見了武清之後,帶著墨鏡的算命先生唯恐武清走掉,

一時情急,才使出江相派特別擅長的幻術。」

見武清終於講到自己那一環,換了一套西服的瞎子老道立時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頭。

重生八零致富記 武清從口袋裡掏出一枚釘子,夾在指尖,朝著眾人展示了一番,自信一笑,

「那場幻術的開端就是能釘入進磚石牆面的黃符紙。

看樣子玄之又玄,真相卻是無比簡單。

黃符紙是兩張粘合在一起的,中間有夾層,夾層間被聰慧道長插進一柄薄如蟬翼的飛刀。

如此,只要有點飛刀暗器的功夫,想要把黃符紙楔入牆面就輕而易舉了。」

說完,武清隨手一飛,那柄鐵釘瞬間飛出釘入前方一根木柱上。

柳如意扯著嘴角冷笑一聲,「雕蟲小技而已,被看穿也沒什麼特別的。」

說著他手中紅纓刀迅疾而起,啪地一聲就釘進了釘子的楔孔中,瞬間將武清飛出的釘子徹底擠掉。

「空有其表,半點力道都沒有,還敢在行家面前班門弄斧? 迷婚計,御用俏佳人 不知死活!」柳如意不屑的啐了一口。 越鴻飛的屍體倒在地上,趙青桐這才鬆了口氣,差點就讓他給跑了。

今日一戰這個越鴻飛最恨的人不是杜二娘而是她,畢竟是她設了這個局,把杜二娘帶過來的,這點趙青桐很清楚,所以她才會一直在暗中盯著越鴻飛,在越鴻飛逃離的時候直接一戟斬首。

被一位有著通脈境實力的大盜匪記掛上可不是什麼好事。

「趙妹子,幹得漂亮!」

這時杜二娘捂著肩膀走了過來,她的臉色還有些蒼白,不過已經止住血,沒有大礙。

她的心裡十分歡喜,原本她也以為越鴻飛這次會逃掉,十分不甘心,但沒想到趙青桐能夠在最後關頭將其斬殺。

「趙妹子,殺得好,這次姐姐欠你一個恩情。」

杜二娘很感激趙青桐替自己報了仇,連帶對她的稱呼都變得親切了一些。

「杜寨主客氣了,份內的事。」趙青桐拱手道。

這次杜二娘也受了不輕的傷勢,倒也不怕她玩黑吃黑。

「不,趙妹子,越鴻飛這廢物與我有深仇大怨,既然你殺了他,就是替我報了仇。」不過杜二娘的態度卻是極為堅決,「雖然我杜二娘只是一介女流之輩,又是山林盜匪,但也懂得恩怨分明的道理,你既替我殺了越鴻飛,就是我杜二娘的恩人。」

趙青桐笑了一聲,直接道:「既然杜寨主執意如此,也就別說什麼恩人不恩人了,等打下黑風寨,分我一口湯喝就好。」

眼下越鴻飛已死,黑風寨的大部分主力盜匪都在這裡,黑風寨內只剩下一群老弱病殘的盜匪,群匪無首,正是拿下它的最佳時機。

「趙妹子,別叫我杜寨主了,我比你虛長几歲,你要是不嫌棄,叫我一聲阿姐好了。」

杜二娘真心說道,本來她就對趙青桐很是欣賞,現在又替她除掉了仇人,越看越是覺得親近,「黑風寨的東西我全都不要,打下來全都歸你!」

聽完這話趙青桐想了想,也覺得杜二娘的性情確實挺豪爽的,對她的胃口,而且結交一位連雲山的二寨主也不是什麼壞事,於是便依言叫了一聲阿姐。

「好妹妹。」

杜二娘很是高興,爽朗大笑道,「你暫且休息,等阿姐滅了眼前這群傢伙,然後咱們再去打黑風寨!」

此時場上娘子寨與黑風寨盜匪的戰鬥已經呈一面倒的趨勢了,兵敗如山倒,黑風寨的一眾盜匪在越鴻飛死後,除了少數悍匪亡命徒想要給自家寨主報仇之外,大部分已經開始潰散了。

畢竟盜匪再過窮凶極惡也不是個傻子,連自家寨主都死在這兩個女人手裡了,自己不逃難道還在這裡等死嗎?

而娘子寨的盜匪則士氣大振,漫山遍野追殺著敵人,許多黑風寨盜匪背後中刀,死在亂刀之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