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紅暈靜悄悄的爬上了那張白淨的臉。 白漱寧和墨湛森在長椅上接吻的照片很快便被拍了出來傳到了網上。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顧佳寧看着那些照片,平日裏溫柔的形象盡然消失,將鼠標往旁邊一甩,臉色瞬間沉了下來,眸中滲透出殺人的光。

她顧佳寧得不到的,別人也不允許得到!她顧佳寧不想要的,丟也不能給人撿了!

何況,這個人,她想要,那麼更不能容忍被別人拿去了!

一道清脆的被子碎裂的聲音傳到了門外,白漱寧站在門口,眼中帶了幾分笑意。

這種照片,如果沒有墨湛森的授意,根本不可能有人敢發出來,所以,這件事的目的便是告訴顧佳寧,他墨湛森,已經是她白漱寧的了!

“怎麼了,這杯子怎麼碎了呢。”白漱寧故作驚訝的走向那杯子,臉上帶着惋惜。

本還在生氣的顧佳寧一時間竟沒轉過神來,許久纔回到了最初的那個溫柔的模樣,輕笑道:“剛剛不小心打翻了,沒事的。”

“這麼不小心啊。”白漱寧輕輕的拿起來一塊碎片,“這個可不便宜呢。”

說着,好似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白漱寧看向了她道:“你之前不是送了我個一樣的麼,反正我不喝咖啡,既然你的碎了,那就把我那個拿來給你吧。”

“不用了,不過就是一個杯子,我再買一個就好了。”顧佳寧突然開口拒絕了。

驀的,好像覺得這樣拒絕有些突然,便又解釋了一句,“本來就是拿給你用的,你用着就好了。”

“我不喝咖啡,糟蹋了,還是拿來還給你吧。”說着白漱寧便再沒給她拒絕的機會,連忙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站在辦公室的桌子上,白漱寧輕輕的摸了摸那杯子,珍貴的白瓷製成,價格也不便宜,只可惜,上面有一個小孔,鑲嵌在裏面的卻是針孔型型攝影機。

白漱寧本是不知道的,因爲任她怎麼想也想不到,顧佳寧竟然會把這樣的一個攝影機藏在了被子裏,也是偶然的一次停電,她點開手電筒卻誤按成了拍照才發現被子上有一個紅色的小點。

自此,她便將被子收了起來,儘可能的讓它進行了隔音,重要的事情也不讓人在辦公室將,免得被聽了去。

回到了顧佳寧的辦公室,白漱寧將那包裝好的被子還給了她,還笑着說道,“唉,你都不知道這個杯子可貴了,放我那可真是浪費了,我都不敢用它,現在好了,物歸原主。”

說着,將被子放到了她的手中便急忙的離開了。

解決了被子的事情,白漱寧也該籌劃籌劃,如何讓顧佳寧爲她的所作所爲付出一些小代價。

本來,誣衊她一個人抄襲,她至多不過是證明自己的清白,並不會跟她計較,然而她既然想動這個公司,她自然是要她付出一點代價的。

另一邊,王書音正在一家高檔酒店內,對面坐着的,個個都是娛樂圈的頂尖人物。

當紅的一線男星杜佳霖也坐在王書音的對面,一杯紅酒在手中搖晃了許久。

王書音突然站了起來,端着一杯酒便道:“來,陳導,我敬你,這次的電視劇,還都請多多關照。”

“哎,哪裏的話,你可是天生的演員料子呢。”陳導擺了擺手,輕輕的碰了下王書音的杯子,然後喝了一大口的酒。

這句話如果被白漱寧聽到了,她怕是當真是要站起來贊同陳導了,王書音可真的是天生的演員料子。

對面的杜佳霖帶着一臉痞氣的看着王書音,手中的酒也端了起來,“這次的拍攝,我們還是搭檔呢。”

“對啊,那還要請杜哥多多關照呢。”王書音說着回敬了一杯酒,順勢還拋了個媚眼,淺淺的笑了一下。

不知是不是這個眉眼拋的有些過頭,只見杜佳霖愣了愣,然後便瞬間笑了起來,兩人心中都暗中明瞭。

飯局結束,一羣人醉醉昏昏的出了門,由着自家的司機帶了走,臨走時,陳導還醉醺醺的問道:“書音啊,你有車回去嗎?沒有的話我送你吧。”

“不了陳導,我回得去的,你也快回去吧。”說着將陳導撫上了車,見着所有的車都遠去,這才喘了口氣,回過頭看着身旁的杜佳霖。

還不等她說什麼,杜佳霖的吻便封住了她的嘴,許是許久沒如此了,王書音此刻竟然有些意亂神迷。

“別,這人太多了。”眼看着杜佳霖就要上手,王書音恢復了一些理智,制止了他的行爲。

見狀,杜佳霖笑了,打了自家經紀人的電話,很快,車便開了過來。

“去最近的一家酒店。”杜佳霖環胸吩咐道。

經紀人張雪看到王書音的那一刻本就有些震驚,聽到他說去酒店便更加震驚了,連忙回頭看了他一眼。

“看我做什麼,去酒店啊。”

“通告上沒錯的話,這個是跟你搭戲的演員吧,你們這樣,明天可能就會傳出緋聞的,佳霖,你的緋聞太多了,不能再有了。”張雪語氣平和的勸道。

杜佳霖看了一眼張雪,聽到這爲他擔憂的話,不由得勾起了脣角,“叫你去就去,你算我的誰?我想和誰去就和誰去,我想製造緋聞就製造緋聞,你又能怎樣。”

聽到這句話的張雪臉上閃過一絲痛苦的表情,眸中一抹失落轉瞬即逝,輕輕的笑了一聲,微抿丹脣,緩緩的將車開到了酒店。

下了車的王書音回頭看了一眼張雪,臉上劃過了一絲嘲諷。

不過又是一個傻到癡情的女人,可惜,這樣的女人,註定是被人拿來糟踐的。

一夜混亂之後,第二天早上,杜佳霖竟早早的起來走了,不過王書音並不在意,因爲,她要做的事情,已經做到了。

翻開手機看着娛樂頭條上的照片,王書音勾脣笑了起來。

她勾引杜佳霖,一來是因爲見着他確實還行,二來便是爲了這緋聞。

如今她本來成名的電影在h市被封了,她便不得不再想個辦法來提升提升自己的人氣,否者,她很快便會被公衆遺忘了。 杜佳霖畢竟也是一位一線男星,本來就有很多狗仔隊喜歡跟在後面,所以兩個人的緋聞毫不意外都沒傳到了網上,而且由於兩個人知名度的原因,完全是直接奔着微博熱搜去的。

在網上完全是被瘋傳,到處都能夠看見談論這件事情的人。

白漱寧大早晨的纔剛剛上班,電腦打開,就看到了推送的新聞上面的標題,赫然寫着【潛力女星與一線男星之間不可告人的事情】。

鼠標一點就進去了,看着拍的模糊不清的照片,白漱寧微微的眯起了雙眼,脣角有一些緊繃,只是覺得照片上的女人身形好像有點熟悉,但是一時之間又說不出來,究竟是誰。

再往下翻看評論,這些網友已經人肉出來,究竟是誰。

王書音。

這三個字出現在了白漱寧眼裏面的時候,她不由得扯起了脣角,冷笑了一下,看着照片上兩個相擁而吻的人,不由他有些嘲諷,照片放大,看着王書音那張臉,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現在這是在蹭別人的熱度嗎?看來這次電影被封的事情,對她造成的打擊還真的是不小,竟然都已經開始做到了這種勾當。

這個女人都快成了瘋子了。

窗外的風微微的吹起的窗簾,吹進來的風還有些微涼。

另一邊,杜佳霖在天下已經預定好的餐廳點菜的時候,也看到了手機上面的新聞,也並沒有太過於在意,隨意的看了一眼之後,就把手機丟到了一邊,臉上一貫的玩世不恭。

而此時張雪剛剛好朝這邊走過來,看到的就是他對於自己的緋聞這種態度,不由得有些生氣,直接走過來,把他手裏的菜單一把奪走,微微泛紅的眼眶帶着怒意,“你難道對自己的緋聞就是這個態度嗎?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情造成的影響有多大?公司的公關部門都在解釋這件事情,你現在居然還有閒情在這裏點菜吃飯?”

聞言杜佳霖擡起頭,臉上浮動着不悅的表情,額頭前面垂下來了些碎髮,他有些不耐煩的伸手捋了一下,直接狠狠的從張雪手裏面把菜單拽了回來,完全不顧及張雪因爲緊緊的拿着菜單,這樣驟然之間被抽走,手心劃出了紅紅的一道痕跡。

站着的張雪咬着牙,有些吃痛的看了一下雙手手心的紅痕,平息了一下心底的怒氣,儘量把語氣放的平和一些。

但是沒想到面前坐着的男人已經率先懟了回來,“我說你是不是管得太寬了?你平時操心一下我工作上的事情就完了,我自己的這些私事,你不用操心了,而且你難道不覺得你很煩嗎?什麼時候進來插一腳。”

經紀人本來就是要管理很多事情,包括明星的各個方面,這是張雪在決定當經紀人的時候,就被牢牢貫徹一個思想。

Wшw ✿тт kΛn ✿¢ 〇

但是杜佳霖居然嫌她多管閒事。

張雪抿脣,胸膛起伏的有些厲害。

“我並沒有在多管閒事,我這是在爲你考慮,王書音既然電影都已經被封了,肯定是惹上了什麼有勢利的人,你居然還敢和她……”

那種字眼,張雪都沒有敢說出口,真的不相信眼前的人,居然真的會做出那樣的事情,終究是娛樂圈的這個大染缸改變了他,慢慢的,他也變成了那樣的人。

杜佳霖反倒很有閒情的把菜點好了,遞給了早就已經站在一旁的服務員,這才施捨了目光給張雪,冷嘲熱諷一般的開口。“你又不瞭解她,就這樣妄下斷論?你也未免太高看的起自己了 。”

見他這幅還是死活不聽勸的樣子,讓張雪心裏閃過一絲沉痛,呼吸顫抖了一下,明明在來這裏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在看到他如此厭棄的眼神的時候,心裏面還是很痛,痛到無法呼吸。

爲什麼他可以對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女人這樣?她……跟在他身後好歹也這麼長時間了,卻好像並沒有獲得半份信任。

鼓起最後的勇氣,張雪開口的聲音都有些顫微微的。“如果你再繼續這樣傳緋聞,很容易就會斷送你的前途!現在悔改還不晚!”

“悔改?”

一聲有些輕挑的女聲傳了過來,帶着淡淡的疑問,但是並不難聽出來,裏面蘊含了更多的反而是嘲諷。

張雪聽到這道聲音的時候,微微側了一下頭,看着一身濃妝豔抹走過來的王書音,臉緊繃了一下,心裏很不高興。

又是這個女人,走到哪裏都是陰魂不散的。

王書音伸手觸了一下自己的脣,以一副極其優雅的姿態走到了張雪面前。

由於她的腳上踩着很高的高跟鞋,整個人站在張雪面前的時候,很明顯的就高出來的一截,在氣勢上面已經略勝一籌,那種輕蔑的眼神,像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

背對着杜佳霖,張雪十分清楚的看到王書音眼底閃過的那一絲狠毒,和在杜佳霖面前的她,眼神判若兩人。

王書音微啓雙脣,也毫不顧及杜佳霖就在這裏坐着,目光微微在她身上轉了兩下,饒有興趣的擡頭,“我倒是挺好奇的,你憑什麼管杜佳霖?”

聞言,她毫不示弱的開口,“我是他的經紀人,本來就應該在這種事情上管着他,不可能任由他胡來。”

聽到這句話的王書音,露出了一副很好笑的表情,即使掩着脣,但是他眼裏那種嘲諷的意思,還是自然而然的流露了出來,“別太自以爲是了,還真以爲自己是什麼東西呢。”

本還坐着的杜佳霖此刻也走了過來,已經完全沒有了在這裏吃飯的心情,連菜都還沒有上,就直接把單給買了,做出了一副要離開的樣子,王書音見狀,立馬跟上去挽住了他的胳膊,兩個人從後面看起來,就像是一對親密無間的情侶一樣。

而此刻,張雪的心這才徹底涼了下來,眼眶之中也啜滿了淚水,懸垂欲滴。

兩個人才剛剛從餐廳走出去,早就已經蹲着的狗仔立馬拍下了這一幕。

而之後,一條新聞也隨之出現,標題赫然爲——【她和當紅一線男星,終於坐實了戀愛關係!】

下面配上的,正是兩個人親密的挽手照片。 城市一角的咖啡廳之中,顧佳寧頭頂上戴着鴨舌,十分低調的坐在角落裏,手裏面端着一杯剛剛送過來的拿鐵,輕輕品了一口,微微皺了皺眉頭,將咖啡放下,用手中的勺子攪拌着。

她的對面還是個空位,看起來像是在等人一樣,時不時的朝着外面看過去。

不過幾分鐘之後,就有一個人坐在那個位置上,同樣也是鴨舌帽遮住了她的臉,並看不清長得什麼樣,只能看出來身姿窈窕。

落座之後,女人直接端起了桌子上的水,搖晃了一下,有些好笑的看着顧佳寧,“也不幫我點杯咖啡嗎?就想直接用一杯白開水把我給打發了?”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這聲音,居然就是王書音,淡淡的嘲諷之中,又微微帶着輕挑。

顧佳寧直接揮手,把服務員給叫來了,點了一杯卡布奇諾。

等到咖啡送到之後,王書音不緊不慢的品嚐了好幾口,這纔開口,眼睛卻還是盯着咖啡的,並沒有看着顧佳寧 ,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屑,擺起了架子,“在電話裏面也不肯說,什麼事情這麼神神祕祕的?還非要把我約來咖啡館這種地方。”

顧佳寧感受着脣齒之間迴盪着的苦澀的感覺,腦海裏面忍不住浮現白漱寧和墨湛森之前接吻的那一幕,還爲她買了糖,那麼好的男人,可惜現在已經是白漱寧的了。

表面裝作根本不在乎那兩個人,但是現在顧佳寧已經隱隱的有些忍不住了,只要一看到白漱寧那張臉,整個人不由得有些嫉恨。

她慵懶的靠着身後的椅子,託着腮。

看着服務員都已經離開,走到了已經聽不到她們兩個人對話的地方,周圍的空位並沒有人坐下來,她這才十分放心的開口,“找你來的目的很簡單,我們都擁有同一個敵人,白漱寧。”

王書音聞言,不由得擡起頭看了一眼顧佳寧,眼眸之中閃過沉思,撫摸了一下脣,並沒有再開口說話。

空氣就這樣安靜了幾十秒,王書音纔不緊不慢的開口,“你怎麼就這麼確定,我和白漱寧之間是敵人呢?而且……你和她是多大的仇啊?”

她倒是很想知道,白漱寧這女人在外面究竟有多少仇家,眼前這位氣質十分不錯的女人,居然和她也有仇。

顧佳寧挑起了眉頭,裝作一副好像想起了什麼重要事情的樣子,看着王書音,“我之前覺得有點不對勁,就特地讓人查了,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發現,原來你們兩個人之間存在這麼多糾葛,真讓我大吃一驚呢。”

停頓了幾秒鐘之後,她像是又想到了什麼一樣,咬了咬牙,目光移向了窗外。

顧佳寧雖然語氣有點調侃,但是王書音並沒有生氣,反而心情很不錯的勾了勾脣角,兩個人直接步入主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