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幫海盜揮舞武器,就要衝上來,伊布等人也凝聚力量,眼看一場大戰就要打響。葉飛站了出來擡手阻止衆海盜:“安古拉,你只想要天心盤和海神三叉戟對不對?”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是的,只要你將天心盤和海神三叉戟交給我,我一定放了你們,如果需要還可以給你們配備船員保護你們。”安古拉滿臉認真表情。

“好,希望你不要食言。”葉飛拿出天心盤和海神三叉戟。

“姐夫!”“老大!”“船長!”

“不要給他。”衆人齊聲呼道。

“這些都只是身外之物。”葉飛搖了搖手示意衆人安靜,向安古拉道:“天心盤和海神三叉戟都在這裏了,不過我只能交一樣給你,另一樣在我們離開之後再給你,你先要哪件。”

安古拉盯着葉飛手中天心盤和海神三叉戟,兩眼放射出貪婪的目光,吞了口口水道:“好……那就先把天心盤交給我。”

“嗯,那你上來取吧。”

安古拉看了葉飛一眼,又看了看喬納,向馬修斯吩咐道:“馬修斯,你上去把天心盤拿過來。”

“是。”馬修斯應了一聲,向葉飛走了過來。

原來安古拉還有怕死的一面,葉飛向安古拉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將天心盤扔給馬修斯。

衆海盜見葉飛真把天心盤給了安古拉,想要阻止已經晚了,滿臉焦急與不甘之意,高奇更是一輪圖騰柱想要衝上去搶回來,葉飛立即出手阻止。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不能呈像?”安古拉將天心盤拿在手裏一陣擺弄,擡頭向葉飛問道。

“天心盤的能量已經耗盡,必須補充能量之後纔會呈像。”葉飛解釋道。

“是用能量晶石充能吧?”安古拉不死心的問道。

“嗯,不過需要很多能量晶石。”葉飛點頭回答。

“嘿嘿,天心盤,我終於可以回到歐羅巴大陸了。”安古拉瘋狂的笑着。

這是怎麼回事?除了喬納、大艾之外,伊布等人根本不知道天心盤的真正作用,也不知道葉飛和艾爾文幾人的真實身份,迷惑的望向葉飛。葉飛搖了搖頭,示意以後再給他們解釋。

“魔軍!有魔軍!”

瞭望手的驚呼聲突然傳來,打破了海面上的寧靜,也打斷了衆人對“天心盤”的注意。

衆人擡頭望去,只見遠處海面上,出現一排白帆,速度極快的向這邊駛來,從戰艦上掛的旗幟可以看出是魔軍的戰艦。

安古拉看到大批魔軍戰艦出現,臉色變了變,正要發令撤退,突然手上一輕,回過神來時天心盤已經被葉飛搶了回去。

“西蒙尼,你這是什麼意思?”安古拉雙眼泛出寒光。

“安古拉,現在魔軍來了,你們誰勝誰負還不知道,萬一魔軍把你們全滅了,到時候我也好拿天心盤和海神三叉戟換條命。”

“你就不怕我在魔軍來之前殺了你?”安古拉咬牙切齒道。

“嘿嘿。你不敢。”葉飛說着,手上天心盤和海神三叉戟突然消失,“天心盤和海神三叉戟已經被我存入異空間,沒有我的指令根本無法取出,就算你把我們所有人殺了也休想得到。”

看安古拉滿臉怒氣,葉飛又道:“只要你能打贏魔軍或者帶着我們逃走,天心盤和海神三叉戟自然歸你,如果不幸你被擊敗,那我就只能給卡駑了。”

“哼!”安古拉臉色變得極爲難看,冷哼一聲,向馬修斯道:“馬修斯,你帶領兩艘戰艦盯住他們,一旦他們想耍什麼把戲,除了葉飛以外通通給我格殺勿論!”

“是!”馬修斯應了一聲,立即安排戰艦監視葉飛,同時自己也帶人留在海鯨號上監視葉飛。

魔軍戰艦並不是很多,只有十來艘,看安古拉並未下令逃走,看起來是準備同魔軍一戰了。

“船長,真有你的。”伊布看着安古拉要同魔軍開戰,向葉飛讚歎道。

“嘿嘿,這下讓他們狗咬狗,咱們可有好戲看了。”雅易安也滿臉愜意。

“船長,我們怎麼辦?”大艾輕聲向葉飛問道。

“還能怎麼辦,等他們打吧,有這兩艘戰艦在我們根本沒法逃走。”葉飛望向一左一右監視自己的兩戰艦。

喬納走了過來,望向遠方越來越近的魔軍戰艦,“西蒙尼,你覺得他們誰會贏?”

葉飛搖了搖頭,“不知道,從現在看來安古拉這邊實力強些,不過誰會贏還說不一定,希望他們能打個兩敗俱傷纔好,這樣我們就有機會逃脫了。”

“我看安古拉要吃大虧了。”喬納搖了搖頭。

“怎麼回事?”葉飛奇道。

“我認爲這批戰艦隻是魔軍的先遣隊,真正的大部隊還在後邊。”喬納望向魔軍艦隊後方海面道。

“這又做何解釋?”葉飛不解道。

“魔軍與賀蘭島有條約,兩者一直和平相處,究其原因是因爲賀蘭島的天險無法攻破,而圍困島上又有自己的食物供應,所以魔軍纔會妥協,但魔軍卻無時不想滅了賀蘭島,現在安古拉將所有家底幾乎都搬了出來,魔軍不趁機滅掉他纔怪。所以魔軍這次出動,恐怕不單是爲了我們,還是爲了賀蘭島,肯定不止派出這十來艘戰艦。”喬納分析道。

“嗯,有道理,看來安古拉這回真要吃虧了。”葉飛點頭稱是。

說話間,雙方戰艦已經進入射程之內。第一聲炮響從爲首一艘海盜戰艦上射出,海上戰鬥隨着這聲炮響打響。

第八章 神器力量

雙方戰艦一進入射程之內,立即便開始了炮擊。

無數的魔晶炮隨之發出轟鳴,數不清的魔法光束從魔晶炮漆黑的炮口噴射而出,在海面上交相輝映。

海盜戰艦隊列中央一艘戰艦最先被擊中,魔法炮彈落在甲板之中,在甲板上炸出一個碩大的窟窿,炸飛的木片飛上天空最後濺落海面之上,泛起陣陣波浪。

緊接着,魔軍一艘戰艦被擊中桅杆,整根主桅帶着船帆砸在甲板之上,造成一片混亂。

越來越多的戰艦在炮擊中受損,很快便有兩艘戰艦開始傾斜下沉,漸漸浸入海水之中,冒出一堆氣泡。

戰況十分慘烈,海面上浮滿炸飛的船隻碎片。

隨着雙方戰艦距離的接近,開始展開接舷肉搏戰,炮擊之聲漸漸被兵刃交擊聲和廝殺慘叫聲所取代,四處鮮血崩射,殘肢亂飛,哀嚎充滿整個海域。

葉飛站在甲板上,嘴角微微顫動。這還是他第一次以第三者身份出現在戰場上,第一次從觀衆的角度目睹這樣慘烈的廝殺。雖然雙方現在都是他的敵人,但他心中也漸有不忍。

每一道刀光下去,就可能帶走一條生命,每一場慘叫呼起,就可能倒下一人。

“太慘了。”大艾皺着眉頭不忍再看。

“戰場就是這樣,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喬納若有所思道。

“我也知道這個道理,做海盜也沒少殺過人,可是見到這種情形還是忍不住心寒。”大艾望向遠方。

“魔軍的大部隊來了。”喬納突然說道。

衆人擡頭望去,遠處海面上,果然出現一大片帆影,而且更多的白帆從海平線上冒起,一眨眼間,竟然佈滿了整個海面。

“魔軍來啦!魔軍來啦!”

驚呼聲從四周響起,魔軍主力艦隊到來的消息,讓所有正在戰鬥中的海盜心中都是一驚,望向遠處海面,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帆影,一望至下之少有六七十艘戰艦之多,一個個心膽懼裂了無戰意。

安古拉看在眼裏,心裏也是萬分着急,可現在已經與魔軍混在一起展開接舷戰,要想擺脫魔軍逃跑根本不可能,一劍劈飛一名魔軍將領,大聲喝道:“大家不要着急,全力將這邊的魔軍殺掉。”

“砰”的一聲,一道暗青色光芒閃過之後,安古拉後背之上張開十二道暗青色羽翼,猛的一扇,整個人從甲板上騰空而起,暗青色的光芒照耀了整個戰場。

一股龐大的氣勢從安古拉身上爆發出來,瞬間籠罩整個海面,壓得葉飛等人透不過氣來,而海水原本的波浪似乎也被完全壓住,不再蕩動,甲板上也不時傳來輕微的咯吱聲,似乎要被壓碎一般。

“十二翼,他已經達到十二翼了!”伊布等人吸着涼氣,葉飛和艾爾文等人更是睜大了眼睛。

十二翼,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十二翼的高手出手。雖然喬納也達到了十二翼,但畢竟他現在只能發揮六翼實力,比起十二翼的力量來說天差地遠。

那是一種睥視天下的力量,讓人不得不臣伏的力量!

安古拉飛到半空之後,手上出現一枚青灰色的號角,流光閃動間,號角急劇變大,最後竟然長大兩米有餘,極爲碩大。

“暴風號角……這下子有好戲看了!”喬納苦笑着:“如果卡駑沒有來的話,恐怕魔軍討不了好去。”

“很厲害嗎?”安德魯見喬納臉色不解的問道。

“風系頂級神器,你說厲不厲害,我也只是聽說過這東西的存在,沒想到竟然會在安古拉手中。”喬納搖了搖頭。

“嗚嗚嗚……”一陣嘹亮的號角聲響起,傳遍整個海域,與此同時以安古拉爲中心,空氣漸漸流轉,生出道道暴風。

暴風越來越大,越來越猛,攪動着海水,生成一排排十幾米高的大浪向魔軍戰艦推了過去,連綿不絕的巨浪將駛來的魔軍戰艦擋在戰場之外不能前進,隱約還有後退的傾向。

“好強!”葉飛睜大雙眼。

以一人之力,憑藉暴風號角,竟然阻止住了幾十艘戰艦的前進,這就是十二翼的力量,足以同大自然相媲美的力量。

衆海盜見安古拉一人擋住幾十艘魔軍戰艦,被其天神般的豪氣激得鬥氣大盛,越戰越勇將魔軍打得節節敗退,戰場上不時傳來魔軍慘叫之聲,戰況完全呈現出一面倒的趨勢。

突然,對面魔軍戰艦閃過一道藍光,一股龐大的力量轟在濤天巨浪上,將洶涌的巨浪擊爲碎片,連狂暴的海風也四散蕩開。

“是卡駑,卡駑也來了!”喬納眼神裏閃顯出一絲恨意。

“安古拉,交出西蒙尼和兩件神器,我可以放你回賀蘭島,否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卡駑從戰艦上騰空而起,向安古拉喝道。

“卡駑,你想得倒美,以前海神三叉戟在你手裏我還怕你,現在沒了海神三叉戟,我看你還能拿我怎麼樣。”安古拉得意道。

“哈哈,無知小兒,你以爲沒了海神三叉戟我就對付不了你?別以爲有了暴風號角我就拿你沒辦法。”卡駑冷笑一聲,渾身暴發出一陣藍光,十四道羽翼從後背伸展開來。

“十四翼!”

一陣陣驚呼聲傳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中伸展着十四隻羽翼的卡駑,驚得說不出話來,更有不少海盜張大嘴巴,連手中武器掉落在甲板上也不知道。

安古拉臉色也變了變,不過隨即恢復正常。

“卡駑,想不到你竟然打破了幾百年來十二翼力量的頂峯,進入傳說中十四翼的實力。不過你沒有海神三叉戟,就算有十四翼又如何,暴風號角可是攻守兼備的頂級神器,加上我十二翼的力量,你耐何不了我的。”安古拉說着,身形一晃,失去蹤影。

“好快的速度!”以葉飛的眼力,僅能看到一絲淡影閃向對面卡駑。

“找死!”卡駑冷笑中,雙手已經凝聚一團藍色光球,向安古拉擊了過去。

安古拉輕喝一聲,身體周圍生成無數暗青色的風刃,急劇的射向那團光球。

水系攻擊弱的缺點立即顯露出來,狂暴的風刃立即將藍色光球撕爲碎片,剩餘的風刃餘勁未消的依然射向卡駑,卡駑一個閃身雖然堪堪避開,但風刃卻划向了他身後的魔軍戰艦,首當其衝的一艘魔軍戰艦立即被劃爲碎片分裂開來,旁邊兩艘戰艦也被削斷了桅杆,甲板上也留下一道道凌亂的深痕。

好厲害!就這一下便擊毀一艘戰艦,還只是餘勁!

“哈哈!卡駑,怎麼了?難道你準備拿你這幫手下做替死鬼嗎?”安古拉一擊便毀了一艘戰艦,滿臉得意的蹊落着。

“哼,你別得意的太早了。”卡駑身形晃動化做一抹淡藍色的暗影,雙手凝聚出兩道藍色光球擊向安古拉,一眨眼間便已來到安古拉近前。

“你就只有這點本事嗎?”安古拉對卡駑的攻擊不以爲然,雙手交合一道風壁已經生成,擋在身前阻住卡駑攻勢,與此同時上千道風刃再次生成,竟然將卡駑完全圍在中間。

水系法則的攻擊和防護能力都不強,安古拉見卡駑被上千道風刃包裹住,正待出言相譏突然臉色劇變,身體瞬間化爲一抹青光電射開去,“砰”的一聲炸響,圍住卡駑的風刃全部化爲碎片,數以千計的藍色冰箭以卡駑爲中心激射而出,饒是安古拉逃得迅速也搞得手心腳亂狼狽不堪。

“好險!”安古拉暗自驚呼,卻見卡駑又是一聲爆喝,雙掌一合便向安古拉虛空斬了下來。只見一道碩大的藍色冰刀隨着卡駑的斬下迅速生成,長達百米的碩大冰刀帶着無與倫比的氣勢,斬向了安古拉的頭頂。

極寒的凍氣瞬間使空氣凝滯,一時間安古拉竟然無法藉助風系法則的力量逃逸,只得生生運轉力量硬扛卡駑這一招攻擊。

一道暗青色的風壁擋住卡駑劈下的冰刀,在風壁碎裂的瞬間安古拉重新完全掌握了風的力量,身形電射間閃過卡駑劈下的冰刀,卡駑收手不及百餘米長的冰刀直接劈在海面之上,將海水劃爲兩半爆裂開來,所過之處幾艘戰艦被生生斬斷,未被擊中的戰艦也一陣劇烈的搖晃,不少人摔倒在甲板上。

所有人都滿面驚色的望着鬥場,“快撤!”不知誰喊了一聲,所有人都反應過來,紛紛啓動戰艦準備撤離,不分敵我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戰艦,操帆的操帆,起錨的起錨,海面上頓時亂作一團。

“海鯨號”踊安古拉和卡駑的鬥場較遠,倒未受到太大的波動,見海面上已經完全混亂,安古拉和卡駑還在惡鬥,葉飛與喬納相視一笑,齊聲喊道:“開船,撤退!”

“你們要幹什麼?”留在船上看守葉飛的馬修斯喝道。

“逃命啊!再不逃,就算不被鬥氣炸飛,也會被這些逃命的戰艦撞沉的!”葉飛一邊說着,一邊吩咐人操帆掌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