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對自身充滿信心的武者,早在降臨前便考慮到了有可能達到先天境,因此早早做好了渡劫的準備。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12 日 0 Comments

面對天空中幾欲壓落大地的黑雲,有準備的武者紛紛祭出了各種法寶,甚至是靈陣盤,用來抵抗消融劫雷的威力。

那些沒準備的武者就要遭得多,事先根本沒想到九層塔的機緣如此豐厚,早早的便凝聚了極限之花。

故而在天劫到來后,本能的跟着其他武者亂跑,直到四周再沒有其他武者,望着天空中愈發肆虐的劫雲,完全傻眼了。

怎麼渡劫?

這是大多數沒有準備的武者,心中升起的第一個念頭,用肉身抗?用武技擋?

確實是一個辦法,可這種方法最蠢,搞不好幾道天雷下來就被劈成渣了。

鄭少冬便是如此,他所在的金輝島在起源之地算是不弱的勢力,宗內有超躍金身境的強者坐鎮。

不過鄭少冬在宗門並不受待見,雖然修鍊資質不錯,可惜得罪了少島主,平日處處受到排擠,修鍊資源基本要靠自己想辦法獲取。

此次降臨地球,不知道什麼原因就落在了他的頭上。

按鄭少冬的估計,按部就班的修鍊,至少十年內他是沒希望步入先天的,因為降臨前他的修為只有化靈八重。

誰想到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進入九層塔後幾次險死還生,非但未死,反而獲得了不小的機緣。

在九層塔將要關閉的前一天,成功的凝聚了一朵極限之花。

那時的鄭少冬意氣豐發,心中幻想着突破到先天後,便有資格與少島主掰一掰手腕。

因為他降臨前,少島主不地是化靈巔峰而已。

不過直到面對天劫,看着天空中那蘊含着毀滅力量的十里劫雲,才感覺事情想簡單了。

類似鄭少冬的例子還有不少。

並非所有降臨的起源武者,都是身家背景豐厚,其中不少武者至此並非本人的意志。

轟隆隆~~

這一天,華夏包括整個東半球各地,道道天雷轟鳴,恐怖的劫雷似要滅世,映照的天地間明滅不定。

「啊,我不怕你,來吧。」

「哈哈,天劫,我的先天劫,渡過了老子便是先天境。」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我才第一道天劫威力就這麼強?」

眾生百態,面對天劫,每名武者表現的都不同,有的人從容應對,有的武者卻在極短的時間內被重創,近而身死命消。

就在數百武者各展手段應對天劫之時,位於土庫曼西側的一片內陸海洋中,一道身影如天外流星般掠至。

半個小時,蕭越展開星空之翼,以極速飛行到了這裏。

「只能到這裏了,天劫就要降下了。」

蕭越嘆了口氣,來到這裏主要是為了躲避其他武者的視線。

他的天劫太過特殊了,數千里的劫雲覆蓋範圍,比起這片內陸海都要大。

抬頭望去,濃稠的陰雲幾乎要壓下。

整個內海一時間被來自天地的威壓攪得巨浪咆哮,一些海洋中的凶獸早就不見了蹤影,全都趴在海底瑟瑟發抖。

天劫很恐怖,以蕭越現在的實力,望着劫雲都透出一絲凝重。

若換成尋常的武者渡這樣的天劫,單單看到這片巨大劫雲,恐怕已經失去了抵抗的想法。

「來吧,蕭某走到今日,一次次蛻變提升,我也想看看我的先天劫有多恐怖。」

蕭越眼神凝重的同時,還有一絲前所未有的興奮。

轟。

彷彿是感應到蕭越的意志,陡然間天空中傳出一聲刺眼的光,一道手臂粗的銀色劫雷轟隆劈下。

這是劫雷,不同於天堂秘境中的普通雷霆,劫雷纏繞着濃濃的劫氣,專為毀滅而生。

僅僅第一道劫雷的攻擊力,便堪比先天一重武者全力一擊。

然則這樣的天劫,在蕭越看來無異於撓痒痒。

他甚至沒有多餘的動作,任由天雷轟在身上,一陣劈哩叭啦的電芒閃爍后,沒有絲毫的反應。

然則腳下的內海卻被轟擊得巨浪翻騰,肉眼可見的一道蛛網似的銀色電弧在海面漫延出上百米才堪堪停歇。

「就是如此嗎?」

蕭越略有失望,不過這只是開胃菜而已,他能感應到劫雲中有着一股極其可怕的毀滅之力存在。

轟。

第二道劫雷落下,威力提升到了先天二重,只是依舊沒有絲毫的區別,蕭越穩如泰岳。

轟,轟。

天雷一道強過一道,很快便達到了堪比先天巔峰的攻擊力。

蕭越始終盤坐於海面之上,周身已經化做了劫雷的世界,肆虐的劫氣瀰漫一方空間。

若此刻有普通武者走入其中,哪怕不被劫雷轟擊,單單是劫氣的破壞力足以將之毀去。

「這樣的機會可不多,我的七劫化魔拳,是時候推衍至真正的天階武技了。」

七劫化魔拳很強,是天階級別的武技。

可惜此前蕭越沒有接觸過劫氣,只是領悟到半步天階的程度,如今這麼好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當即,在這人人畏之如虎的天劫之下,蕭越卻如沐浴在溫泉當中,分出一部分心思開始推衍七劫化魔拳。

他身如黑洞,肉眼可見的大片劫氣被吸入體內,同時雙拳連續轟擊,打的大片海洋動蕩不止。

隨着劫氣的吸收,蕭越對於七劫化魔拳的真正精髓開始快速掌控……

「不夠,七劫化魔拳乃是七種劫氣,分別為金、木、水、火、土、光、暗合一,最終化魔,眼下的劫雷雖然堪比先天巔峰,卻沒有任何的屬性。」

僅僅演練了一會,蕭越便停了下來,抬頭看向劫雲。

此時的雷霆,最多起到一絲煉體效果,蕭越的肉身太強了,這種程度的打擊對肉身的淬鍊有限。

蕭越並不清楚,尋常武者渡先天劫,降下的劫雷全都沒有屬性,只有單純的毀滅劫氣,而且那些武者是想方設法的阻攔天劫,而非像他一般生生以肉身硬抗。

轟轟。

肆虐的劫雷形成了一片雷網,整整轟擊了蕭越十分鐘。

似是發覺這種程度的劫雷對蕭越完全無用,倏然間劫雲一顫,一股極壓抑的氣息吹拂出來。

咔嚓。

天空陡然化做了一片五彩之色,一道五色縈繞的恐怖劫雷劈落下來。

嘭。

五色劫雷出現的太過突然,威力提升到堪比小金身的程度,蕭越一時不查居然被劈落海底。

這片內海最深的地方不過千餘米,蕭越被一擊劈中,完全無視海水的阻力,重重砸在海床之上。

轟隆隆。

一道道千米高的巨浪翻騰而起,方圓十里之內那些躲在海底的凶獸受到恐怖力量的震動,瞬間翻著肚皮死去。

整個內海沸騰了,一波波海嘯向著四方涌去。

內海四周幾個國家的海岸線很快迎來了驚天海嘯的衝擊。

不過這些國家早在凶獸大量出現在地球時,就已經盡數滅亡,否則造成的人員傷亡將不計其數。

對蕭越而言,這不過是一個意外,小金身級別的五彩劫雷固然恐怖,仍舊無法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只是身上微微有一絲疼痛。

嘭。

千米海底下方,蕭越力量震動,雙腿轟然一踏海底,留下一道數千米的大坑之後,如出利劍一下躍出。

轟隆。

天上再有五色劫雷劈落,這次不再是一道,而是成片的五色劫,彷彿不將蕭越劈死絕不罷休。

「我既然有了準備,你又奈我何?」

蕭越準備出手對抗,位於識海中的分身卻陡然動了一下,眉心處玄黃古燈的印記發出陣陣光芒,彷彿遇到了吸引它的存在。

分身陡然抬頭,充斥着冰冷殺意的眸子看向了外界的劫雲。

「五色劫雲,玄黃燈的燈火也是五色,難道其中有什麼聯繫?」

一念及此,分身一步邁出,下一刻已經來到了外界,這是他出世后首次現身。

分身等於就是蕭越,因此蕭越的本體並未阻止他露面。

翁翁~~

就在殺戮分身出現的瞬間,古燈印記重新化做玄黃燈,滴溜溜打着轉升騰起大片的吞噬力量。

轟。

五色火苗藉由五色雷霆的力量,居然更加的明亮了,其中道韻更加彰顯,絲絲霞光垂落籠罩殺戮分身,使的分身在戾氣森森中,多了幾分詭異的灑脫。

「我擦,別搶啊。」

蕭越一看急了,這五色劫雷攜帶大量的五行劫氣,不僅能助他推衍七劫化魔拳,對於肉身的淬鍊也有不小的作用。

當即,蕭越全力推衍七劫化魔拳,周身七色劫氣不斷的閃爍。

仔細看去會發現其中的五行劫氣格外厚重,不似陰陽劫氣那般虛浮。

轟隆隆。

天空中五行劫氣肆虐,打的蕭越肉身鏘鏘做響,如同一塊被不斷敲打的神鐵,不時有火星濺起,落在海洋中讓海水沸騰,化做升騰的水氣。

僅僅渡劫了不到二十分鐘,這片內海三分之一的海水已被蒸干。

「天劫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不過看天上的劫雲,似乎還要許久,玄黃燈既能吸取雷劫,不知道斬荒劍能不能趁機淬鍊一番。」

想到就做,斬荒被蕭越祭出,向著五色劫雷肆虐的雷池中一丟。

就在蕭越輕鬆渡劫之時,遠隔着他的劫雲數百裏外,一群武者或明或暗的來到了這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洪荒世界的信徒本來就會選擇厲害的神明。」

只有他們的神足夠厲害,他們的族群才可以厲害。

姚莉理解他們為什麼會拋棄自己,相信自己可以讓他們再一次回來。

「我不會讓我的信徒離開。」

蘇澤語氣很堅定,他不會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弱小。

看着蘇澤有信心,姚莉怎麼也想不明白蘇澤為什麼變得越來越強大。

「蘇澤,你是不是偷奸取巧,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姚莉看着蘇澤實力變得越來越厲害,心裏充滿了一大堆的疑問。

看着姚莉對自己突飛猛進的實力的懷疑,蘇澤淡淡的笑了笑。

如果不是系統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幫助,怎麼可能得到大的提升。

「不管怎麼說,你現在也不是我的對手,不用因為這件事情太擔心了。」

姚莉知道自己不是蘇澤的對手,可有些話,姚莉無論如何要說出來。

「蘇澤,不是我覺得你不合適,只不過有些話,有必要說出來。」

「說吧!」

蘇澤看着姚莉,想要知道姚莉到底要做一些什麼。

「江月黎根本不是你可以高攀的存在,你還是和她保持距離,我是為了你好。」

看着姚莉一副為自己好的樣子,一時間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你只要不找我麻煩,接下來就會好很多。」

蘇澤看着姚莉,覺得如果不是姚莉找自己麻煩,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姚莉看着蘇澤不以為然的樣子,淡淡的笑了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畢竟,不僅僅是自己一個人討厭蘇澤,還有更多的。

其他的神對於這件事情充滿了意見,同樣不會放過蘇澤。

看着他這樣,姚莉還是把自己最開始不好意思說出來的話,一次性說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