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愛墨墨:年糕再次合作,再封神作!】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28 日 0 Comments

【不忘初心:年糕yyds!】

……

高墨得意的把手機放在一邊,想着要怎麼接近江余年,又要用什麼樣的笑容比較好呢?

咚咚咚。

休息室的房門被敲響,工作人員的聲音從外面傳來,「高老師,該您上場,周導在催了。」

「知道了。」

高墨回應道。

好戲終於開始了,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顧蔓瑤那個女人的笑話。

「余年,真好,我們又一起合作了。」

高墨在片場正好撞到從拍攝場地走出來的江余年,拿着的毛巾遞過去,莞爾一笑。

江余年看都沒有她手裏的東西,接過左左遞來的毛巾擦乾淨臉上的汗,往休息室走去。

高墨緊攥著毛巾,笑容逐漸凝固。

接下來,是顧蔓瑤和高墨的一場對手戲,一個知識分子與千金小姐的戰爭。

周興宇比較期待這場戲,兩個演技派到底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然而,事實並非與他期待的一樣,高墨的情緒一直跟不上,兩人的對話根本就沒在一個水平。

周興宇連續三次喊停,兩人對比起來,高墨演技實在有些跟不上。

但畢竟是影后,他也不好說什麼,「小顧,你把情緒爆發點稍微放低一些,盡量配合一下高墨。」

這話雖然很隱晦,可已經說明高墨跟不上顧蔓瑤的爆發。

面對周圍異樣的視線,高墨的臉色有些難看,脫掉外套,大步走出拍攝場地,「周導,我有些不舒服,這個鏡頭晚點拍。」

說完,不等周興宇說什麼,大步返回休息室。

周興宇劇本猛地摔在板凳上,明顯高墨這是在耍脾氣,已經表達的很隱晦了,她難道一點也看不出來么?

顧蔓瑤無奈的聳聳肩,今天安排的場景幾乎全是她們兩人的鏡頭,她臨時罷工,也就意味着今天全天的場景都要往後推。

「去!把高墨給我喊出來!」

周興宇指著工作人員,吼道。

工作人員連忙跑向休息室,久久沒有回來。

「小顧,你表現的非常好,先去休息,一會開拍我會讓人通知你。」

周興宇記得撓頭。

顧蔓瑤在拍攝場地下來,偷摸摸的前往江余年的休息室,推開房門,見到正在看劇本的江余年,甜甜一笑,「我可以進來么?」

「不可以。」

江余年頭也不抬的回答道。

顧蔓瑤走進房間,換上房門,像是沒有聽到他的回答一般,湊到他的對面,雙手托腮盯着他,「我知道你說的是反話,我進來了,是不是很開心?」

「……」

江余年皺皺眉。

這傢伙臉皮不是一般的厚。

「如果以後每天拍戲都遇到你,年年影后都是我沒差了,看見你,我都興奮的不得了。」

顧蔓瑤厚著臉皮笑着,伸手抹在稜角分明的臉頰,一副花痴的笑着。

左左不在就是好,可以肆無忌憚的佔便宜,沒有人打擾她。

「江哥,周導那邊想……」

左左推開門見到眼前的一幕,血壓瞬間飆升,音調調高,「姑奶奶,你在做什麼!??」

聽到他的聲音,顧蔓瑤拿開吐吐舌頭,「你還真是電燈泡,一點也沒有眼力見。」

「我要有眼力見,你和江哥的孩子怕是會打醬油了,你覺得我會讓你得逞嗎?」

左左走近,繼續剛才的話題說道,「江哥,剛才周導派人來問可不可以多加幾場戲,高墨那邊好像出點狀況。」

「加吧。」

江余年反而更希望多拍些與眼前這個女人的鏡頭,如果說和別人對戲是痛苦,那和顧蔓瑤對戲就是一種享受。

她很聰明,不禁情緒爆發跟得上,對人物理解也很到位,對待每一個角色都十分認真。

更讓他期待的是,每一次合作顧蔓瑤都會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即興表演。

「好,那江哥你準備準備,我去通知導演隨時可以。」

左左臨走前,緊緊盯着顧蔓瑤,猶豫片刻,才決然離開。

「你喜歡我,對嗎?」

顧蔓瑤偏著頭趴在桌面,仰望着低垂的臉,毫不隱晦的問道。

「不喜歡。」

江余年冷聲道。

「但就是喜歡,你喜歡我,我知道,我也喜歡你。」

顧蔓瑤笑得幸福,伸手撫摸那張俊美如斯的臉,還未碰到,再次被突然闖進的左左打斷,心虛的收回手,蒙臉偷笑。

她沒有看見,低着頭的那張臉也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 回應她的,是褚臨沉深不見底的眸光,以及不容置喙的語氣:「從現在開始,你的住所和行程由我決定。」

秦舒啞然,想到了剛才的那些記者。

在接下去的一段時間裏,只要她還扮演着褚家少夫人,就無可避免被記者「關照」。

她不再是從前那個平凡普通的女醫學生秦舒,回學校繼續上課也是不可能了。

但秦舒仍然想為自己爭取更多主動權。

「那樣未免太麻煩您了,我住在家裏就可以,只要不隨便外出……如果您有任何需要我配合的地方,我一定隨叫隨到。」

秦舒十分坦誠地說道,目光落在他的側顏上。

冷峻深邃的眉峰、挺拔的鼻樑、緊斂的薄唇……完美流暢的線條感。

秦舒不是顏控,卻也忍不住感慨:這男人真是帥的三百六十度毫無死角。

褚臨沉突然轉過頭來,秦舒幾乎在同一秒收起了心思,好整以暇看着他。

「不可以。」冷漠的拒絕。

首發網址et

「我們的婚姻關係才剛開始,外界正是對你最好奇的時候,你回去住,記者會怎麼報道,婚後分居?這倒是一個大新聞……」

秦舒心裏突然有一種不祥的感覺,「那……您準備讓我住哪裏?」

褚臨沉眸光微暗,淡淡的吐出兩個字:「我家。」

漫不經心的語氣,卻彷彿驚雷炸在秦舒心裏,頓時激起千層浪。

「你家?!」

她加重了語氣重複道。

言下之意,她要跟他同居?!

不僅是她,就連正在開車的衛何,也被自家少爺的話雷到了。

本以為,褚少會隨便安排一個隱秘住所給秦舒,誰知道竟然是要帶她回去?

褚少早年就搬出了褚宅,在外面另有一處別墅。

因為不喜歡被人打擾,他的別墅里連傭人也沒有,只有鐘點工定時來打掃。

而身為褚少私人助理的他,也只有在處理某些緊急公務的時候,才能踏入。

現在,褚少居然要跟這個女人住在一起……

秦舒盯着眼前面容冷峻、氣場逼人的男人,暗暗吸了口氣,讓自己恢復鎮定。

她大概清楚了這個男人的性格,很霸道的那種,不容反駁。

她索性說道:「住在一起可以,但是我希望能分房睡。」

褚臨沉冷眸微眯,觸及她眼底的防備,他突然覺得好笑。

「看來你對自己很自信,真以為,我對你下得去口嗎?」

說着,上下掃了秦舒一眼。

秦舒感受到了他的嘲諷。

「希望褚少說到做到!」

她索性轉過頭,不再跟他說話。

車子一路往城東方向。

海城是個沿海城市,東部臨海。

車子平穩停下。

「褚少,到了。」衛何說道。

秦舒看着車窗外的別墅,不由怔然。

這時,一隻修長的手伸到她眼前,骨節分明的長指間夾着一張黑色灑金卡片。

「這是門卡,下車。」

低沉的嗓音從身旁傳來。

秦舒回神,接過門卡,打開車門下去。

褚臨沉顯然沒有下車的打算,疊著長腿坐在車裏,淡漠的聲音從裏面飄出來,「在我回來之前,哪兒也不要去。」

看着揚長而去的車子,秦舒捏著門卡轉過身。

極具設計感的白色建築,清晰展現在眼前。

綠色的庭院,雪白的牆壁,茶色玻璃窗,背景是澄凈的天空和蔚藍大海,白色海鷗在空中自由飛翔。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這是秦舒夢想中的海景別墅!

在海城這個寸土寸金的繁華都市,這樣的一套別墅,價值不菲。

她工作一輩子都未必買得起。

秦舒攥緊了手裏的卡片,她要努力掙錢,總有一天也能買一套海景……公寓房!

刷卡進入別墅,內部裝修和秦舒預料的一樣,清冷禁慾,灰白色調,倒是符合褚臨沉的個性!

只是秦舒不喜歡這種壓抑的風格。

褚臨沉只讓她等著,卻沒給她安排住所。

所以打量了客廳之後,秦舒便在沙發上坐下來。

她雖然喜歡這個別墅的外部設計,卻並不想窺探他的內部生活。

車裏。

看着監控畫面上,靜坐在沙發里的秦舒,衛何終於忍不住問出心裏的疑惑。

「褚少,您既然懷疑她有問題,何必帶她回這裏?」

後座的褚臨沉面容諱莫如深,幽暗的眸子盯着監控里的女人。

「奶奶心善,容易被人欺騙,把她放在那邊我不放心。如果這個女人真有問題……」

褚臨沉沒把話說完,衛何卻感覺到了一股莫名寒意。

的確,秦舒出現在褚家的時機太過巧合。

褚少剛被人算計,出了事,這個秦舒後腳就拿着信物出現在褚家……背後會不會另有人指使?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