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雪妮沒敢耽誤,就在陳陽被警冇察帶走的時候,已經給陳靈打了電話,陳靈開始的時候,還不太清楚醫院那邊發生的事情,在陳靈瞧來,陳陽就是去醫院看看他的爺爺,倒不會出什麼事情。

當陳靈接到電話后她的秀眉緊蹙起來,怎麼也沒有想到在東海市還會發生這種事情簡直太無法無天了!

她第一時間就給卓耀軍去了電話,陳靈的手裡面有卓耀軍的電話,把這事情告訴給了卓耀軍。

「你不要著急,我現在就安排人把陳陽帶出來或許這裡面有些誤會。

」卓耀軍安慰著陳兄卓耀軍一放下電話,就把鄭新給叫到了辦公室。

「鄭新你知道陳陽被刑龘警帶走的事情嗎?」卓耀軍說話的聲音不緊不慢的,從卓耀軍的聲音之中,聽不出來任何一點情緒bō動,但跟了卓耀軍這樣久的鄭新心裏面那可是十分清楚,此刻的卓耀軍心裏面很生氣,只是他沒有表現出來。

鄭新心裏面也是嚇了一跳,他還不知道這回事,趕忙說道:「我現在就去調查,我馬上把陳專家帶出來。」

卓耀軍沒有吭聲,似乎對於鄭新這句話,他並不認同。鄭新的心裏面越來越沒底,要是換做以前,卓耀軍早就答應了,但此刻卓耀軍沒答應,反倒表明了卓耀軍的心裏面有著別的打算,而這就不簡單是把陳陽帶出來這樣簡單了!

果然,卓耀軍終於說道:「東海市的情況我倒是很熟悉,陳陽剛到東海市,少不了會得罪一批人,而其中就有一些人想藉助警冇察的力量,你要是去調查的話,肯定也調查不出來什麼,恩,這樣吧,你先通知公冇安局的韓局長別傷到陳陽,我了解公冇安局那套作風,什麼sī刑的沒幹過,以前我只是沒說而已,你就跟韓局長說,要是陳陽有一點受傷的地方,就讓他這個公冇安局局長也別幹了「…然後,你把衛生局的周局長叫到我的辦公室來,就說我找他有事情……。」

卓耀軍對鄭新安排了一番,鄭新聽在心裏面,暗暗吃驚下來,卓耀軍這一番安排看似是想把陳陽救出來,但這其中可是另有殺招,卓耀軍不簡單是想救陳陽那樣簡單啊!

鄭新不敢耽誤,趕忙按照卓耀軍的吩咐通知了公冇安局的局長韓威,韓威可是被嚇得不輕。他一刻都不敢耽誤,立刻通知刑龘警大隊去了。……」

鄭新通知完韓威后,又給周立打了一個電話,要周立去辦公室見卓耀軍。

市刑龘警大隊門口,韓威的牟剛剛停下來,韓威就急急忙忙地從牟上平來,他可是公冇安局的局長,但今天卻顧不得那些,要是陳陽真有個三長兩短的話,他這個公冇安局的局長可就職位難保了!

韓威剛剛下牟,就聽到茸後傳來汽牟的剎牟聲,韓威一扭頭,看見鄭新開著牟到了旁邊,鄭新也急急忙忙地從牟上跳了下來,看見韓威后,鄭新一臉的抱怨道:「韓局長,這事情鬧得,怎麼會變成這樣了,你們刑龘警大隊的人是不是要害死幾個人啊……。」

「鄭秘書,我剛剛已經電話聯繫過了,刑龘警大隊在偵破一個案子,和陳專家有關係,他們也是請陳專家回來協助調查,沒有,。」沒有證據表明和陳專家有直接關係!



韓威也不知道怎麼說才好,目前的情況他還不是特別的了解,也不敢妄下結論,在韓威看來,只要那些警冇察沒傷到陳陽,這事情就不會鬧得太大,誰說不能請陳陽協助調查的,只要有嫌疑,警冇察就是可以帶回來協助調查!

鄭新聽到韓威這句話后,他沖著韓威說道:「韓局長,有些事情咱們也不需要明說,你和我心裏面前清楚,只要陳專家沒有出事的話,一切都好說,但要是陳專家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和我那都是不好交代的!」

韓威的心裏面一驚,他聽鄭新說話的口wěn明顯是在警告他,這個陳陽那可是動不了的!韓威嘴裡應著:「鄭秘書,這個我當然清楚!」

別看鄭新只是一名普通的秘書,但很有話語權,就連韓威都不得不讓著鄭新,誰知道鄭新會不會在市長的面前說上幾句壞話。

韓威和鄭新這一出現在市刑龘警大隊裡面,那可是引來不小的sāo動,市刑龘警大隊的正哥兩名大隊長迎了出來,韓威臉sèyīn沉著,嘴裡問道:「陳專家怎麼樣?」

「陳專家還在審訊室,我們剛剛才接到的通知……」!」刑龘警大隊的大隊長孫飛趕忙說道。他是刑龘警大隊的大隊長,而高斌是副大隊長,這次把陳陽抓回來的事情孫飛並不知曉,那高斌也沒有和孫飛打招呼,一直到韓威打電話過來之後,孫飛才知道市刑龘警大隊惹了這樣一個天大的麻煩!

但孫飛卻不敢輕易得罪這高斌,你別看高斌是刑龘警大隊的副大隊長,但高斌外面的關係可廣著呢,這點,就連孫飛都不敢碰他。

「我問的是陳專家到底如何,有沒有受傷,我告訴你們,要是陳專家有一點點得受傷,你們兩個大隊長就停職等待處理!」

韓威直接打斷了孫飛的話,孫飛愣了愣,他下意識地把頭轉向高斌那邊,心裡這個罵:「你這個兔崽子,這次真被你害死了,你怎麼就惹了這樣一個大冇麻煩回來」…。



高斌心裏面也是被嚇了一大跳,在他的心裏面,並沒有料想到局長會親自過來,而且剛剛局長拋下來的那句話倒不是像是開玩笑的話。

「局長,我們只是請陳專家協助調查,陳專家還好好地在審訊室裡面!」高斌趕忙說道,他的心裏面那也是暗暗慶幸自己剛剛還沒來得及動手,要不然的話,他的罪名可就大了!

韓威一聽到高斌這句話之後,他懸起來的心才算稍微放了下來,只要陳陽沒有事情就好,其他的,他可以想辦法解釋,獨獨這受傷可不好處理啊!

在韓威身後進來的鄭新此刻說了話,「韓局長,既然陳專家沒事了,那還是先把你們刑龘警抓人的事情解釋清楚,卓市長那邊還等著我這邊彙報,你們刑龘警大隊這次可是出盡了風頭,把我們市委好不容易請過來的專家給抓了起來,這也算是東海市頭一件轟動的大事啊,韓局長,你這局長也會有名起來,說不定還會升值呢!」

鄭新這話明顯帶著一絲不滿的意思,韓威的心裏面那就是一驚,鄭新和他根本就不能比,鄭新敢當著他的面這樣說,那就意味著鄭新這是傳授卓耀軍的意思,是卓耀軍要鄭新這樣說的,有些事情卓耀軍作為市長不方便說,但他可以通過鄭新的嘴說出來!

這是卓市長對韓威很不滿意啊!

韓威感覺後背有了冷汗,讓一名即將成為東海市的市委書冇記的人不滿意,可想而知這以後的仕途會如何了!。 沒有豐富的閱歷,是不可能做出來這些分析的,重生的周天浩,憑著對社會發展方向的掌握,憑著經歷過的那麼多坎坷,完全能夠判斷出來其中的問題,包括孔如娜最終需要達到的目的,他都隱隱有些明白了。

周天浩不會成為被人耍弄的對象,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娜姐,說了這麼多,你的意思是什麼啊,是不是想著修改資產評估報告啊。」

「就是這個意思啊,修改資產評估報告,根據目前的實際情況來進行修改,單位領導已經和相關部門聯繫過了,基本上統一意見了,決定對評報告進行修改,這也做有利於進行企業改制的,要不然棉紡廠和軸承廠的企業改制工作,就要長時間拖下去了,企業職工基本上沒有什麼收入了,凡是進行了資產評估的企業,是不可能繼續在銀行貸款的,任何的領導,也不會出面協調這方面的事情的,現在我們是兩頭為難了,企業改制是箭在弦上了,不能夠拖延了,但資產評估報告,出現了麻煩,導致改制的工作,無法推進啊。」

「原來是這樣啊,娜姐既然給領導彙報了,那領導就要拿出來切實可行的辦法啊,這樣娜姐才可以按照這個辦法去執行的。」

孔如娜看了周天浩好一會,才開口說話。

「周處長,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啊,單位領導要求我負責企業改制的事情,就是要負責所有的事情。包括協調各單位,唉。我是副職啊,沒有辦法。」

孔如娜說的有些無奈,周天浩可沒有這麼單純。

「娜姐,這件事情,我個人認為,屬於原則方面的事情了,主要領導必須要做出來決定,你的職責是按照主要領導的決定去執行。牽涉到資產評估的事情,還是需要主要領導拍板表態的,包括直接給省委省政府領導彙報的事情,而且我還認為,這樣的彙報,一個單位的負責人是不合適的,相關單位領導都是要參加的。」

可能覺得自己說的原則性太強了一些。周天浩轉變了語氣和話題。

「娜姐,你認為資產評估過高的問題,我也有這方面的感覺,不過說起來各單位也沒有出現什麼問題,都是按照自身的職責工作的,尺度把握很嚴格。但這裡面需要協調,至少需要結合實際情況,事實就是這樣,企業改制的過程中,重點需要考慮到的是企業職工的安置問題。包括資產評估、處理國有資產等等環節,最終都是為安置企業職工服務的。不能夠很好的安置企業職工,不能夠買斷工齡,就不能夠算是很好的進行了企業改制。」

孔如娜的臉色緩和了一些。

「對啊,就是這個意思啊,我們也是考慮到能夠很好的改制,儘早的買斷工齡,儘早的解除企業職工的勞動合同啊。」

話說到這裡,周天浩感覺到,沒有必要繼續交談下去了,孔如娜準備求他辦的事情,他已經明白了,儘管孔如娜沒有說出來。

周天浩不笨,他通過自身的態度,已經委婉的表態了。

「娜姐,這件事情,我給你的建議,就是這樣,要求單位的主要領導拿出來決定性的意見,我個人覺得,在這種原則問題上面,在其位謀其政,哪怕主要領導有著不同的看法,或者是有著很大的意見,也是需要堅持的,不該自身承擔的事情,就不需要承擔這樣的責任,娜姐,我說的是實話。」

孔如娜輕輕嘆了一口氣,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周天浩上車的時候,感覺到很不舒服,孔如娜的意思,他已經明白了,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黨校的同學,關係還是不錯的,做事情需要堅守一定的底線,幫忙也是要看實際情況的,不能夠失去原則,有些事情,就不應該開口。

剛剛啟動越野車,電話再次響起來了,周天浩看了看來電顯示,是淳于雄都發來的電話,他很快明白了,接聽了電話。

「老哥,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對,我們剛剛分開。。。我知道了,就在這裡等你吧。」

孔如娜已經開車走了,周天浩繼續坐在車裡抽煙,十幾分鐘之後,淳于雄開著轎車過來了,在越野車的旁邊停下了。

「老哥,我們開車到外面去,已經喝了一肚子的茶,喝不下去了。」

半個小時之後,兩台車到了市郊。

停車之後,周天浩首先下車了,緊接著淳于雄也下車了。

「老弟,剛才孔如娜找過你了,恐怕什麼都沒有說吧。」

「也不是什麼都沒有說,有些意思我已經明白了。」

「呵呵,我就知道,孔如娜會碰一鼻子灰的,自己的事情,自己不能夠把握好,總是想著依靠別人,肯定是不行的,何況她已經是副廳級的領導了,要是這麼一點的把握都沒有,還能夠做好什麼事情啊,我就感覺到,女人做事情,決斷性方面是不行的,優柔寡斷,最終吃虧的是自己啊。」

「老哥,我看不一定,對了,你找我是什麼事情。」

「還能夠有什麼事情,孔如娜早就給我打電話,說過這件事情了,她沒有把握,覺得自己要是說不好,就懇請我幫忙說一下的。」

「那你是不是想著說說啊。」

「老弟,你錯了,我可不是那樣的人,什麼事情能夠做,什麼事情不能夠做,我還是清楚的,就算是你準備答應,我也要打破的,這樣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夠去辦的,我不知道孔如娜為什麼會這樣做,本來不是她職責範圍內的事情,憑什麼去承擔,還想著力挽狂瀾,簡直就是笑話了。」

周天浩笑了笑,沒有說話,他掏出了香煙,遞給了淳于雄一支,自己也點燃了。

「老弟,記得我在辦公室對你說的話嗎,你肯定是不相信的,其實有些事情,我也不相信,反正是聽說的,沒有什麼真憑實據,不能夠當真,但周圍發生的一些事情,也令我感到奇怪了,就說孔如娜說的這件事情,我就有些想不通。」

黑夜裡,周天浩集中了精神,他已經相信了,淳于雄就說專門來提醒他注意的。

「孔如娜不是計委的主要負責人,只是按照黨組的安排,負責企業改制的工作,一切都要按照上面領導的意思來辦理,評估報告出現了問題,就算是有這樣的實際情況,那也是需要主要領導出面來協調解決的,與孔如娜沒有直接的關係,頂多是主要領導做好了協調工作,孔如娜直接去執行,有什麼必要自己扛著這件事情,我和孔如娜之間的關係,你也是知道的,我自以為很了解孔如娜,這些年過去,我覺得自己一點都不了解。」

「女人啊,一旦心裡想偏了,做出來的事情就莫名其妙了,說實話,我是今天中午接到的電話,孔如娜足足說了一個多小時,有些問題,是我逼著才問出來的,因為我知道情況,孔如娜也知道瞞不住我的。」

「梁三浩是什麼身份,你很清楚,既然梁三浩想著購買棉紡廠,那就肯定是看中了什麼東西,要麼是土地,要麼是機器設備,總之是能夠賺錢的東西,我很奇怪的是,孔如娜口口聲聲說了,梁三浩早就有意思了,可為什麼提前沒有做協調的工作,偏偏在資產評估報告出來以後,提出來了諸多的要求,這是給誰難堪啊。」

「分析來分析去,我得出的結論是,孔如娜在說謊,梁三浩事先沒有注意到棉紡廠,可能在某些人的提醒之下,注意到了棉紡廠,感覺到有利可圖,這樣的情況下,找到孔如娜,提出來了要求,想到了這一步,我就有些明白了,孔如娜為什麼要自己背下這件事情,為什麼想方設法都動員單位主要領導,暫時壓住了評估報告,要修改評估報告。」

「有些話我不敢瞎說,但是在你的面前,沒有什麼值得隱瞞的,我覺得孔如娜作為一個女人,副廳級很不錯了,還想怎麼樣,難道想著今後擔任省委省政府主要負責人嗎,這可不是我貶低孔如娜,她還沒有那樣的能力,換做你還差不多。」

聽見淳于雄這樣說,周天浩連連擺手。

「老哥,這樣的話可不能夠瞎說,免得我飄到月亮上面去了,下不來了。」

「好了,我知道你低調,還是說孔如娜的事情,孔如娜提出來要求的時候,我感覺到很可笑,請你幫忙在宋書記面前說說,如果孔如娜真的是想著陞官,那就是她的腦袋出現了問題,想陞官想瘋了,我還說的尖刻一些,如果梁三浩許諾給孔如娜多少的好處,孔如娜做出來這樣的選擇,那孔如娜就是在跳火坑,將死無葬身之地。」

周天浩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老哥,記得我們在黨校學習的時候,經常議論人性的問題,說到了一句話,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人都是會改變的,一旦嘗到了權力的好處,就可能欲罷不能了,恨不得能夠走到更高的位置上面去,或者說是被巨大的物質利益迷惑了頭腦,算了,不說這些了,我希望這些都不是真的,看看娜姐下一步準備怎麼做吧。」(鼎天小說居(qidia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9 分析了諸多的情況之後,周天浩的心情很不好,在官場上,人人都想著進步,但面對朋友的時候,採取神做法,能夠體現出來一個人真實的品質,是踩著朋友的肩膀上去,還是開誠布公的請朋友幫忙,這是有著很大區別的,一直以來,周天浩對孔如娜的印象是很好的,任何的時候,都不願意用一些不好的想法,來分析孔如娜,但這一次,事情的發展,令周天浩有些失望了,他希望孔如娜是為了升遷,千萬不要牽涉到圈錢交易方面。

回到家裡之後,周天浩保持了沉默,朋友之間的事情,他不願意多說,同時他也想到了,適當的時候,這些事情徹底弄清楚了,自己還是要和庄春娟好好談談,要求庄春娟注意一下孔如娜,不是說兩人相互之間不接觸了,但有些官場上的話,最好是不要談的太多了。

向琳對孔如娜的印象很好,還專門問了是什麼事情,周天浩說是企業改制的事情,主要是孔如娜請自己幫忙參考一下,其實孔如娜自己就很熟悉的,不需要自己參考的,用這樣的話搪塞了向琳之後,周天浩有意無意間,提醒了向琳,說導師專門強調過的,不要插手工作上面的事情,自己一直都是很注意,向琳今後也要注意,向琳雖然撅著嘴,但沒有說話,周天浩知道,向琳這樣的神態,其實是聽進去了。

到了十二月下旬,宋功倫反倒不是那麼忙碌了。這個時候,省政府是很忙碌的,需要統計全年財政收入的情況。準確計算出來全年財政收入和工農業的總產值,計算出來是不是完成了全年的目標,這是三月份人代會上面確定出來的目標,必須要完成的。

宋功倫輕鬆一些了,周天浩自然也輕鬆一些了,有了時間,周天浩開始大量的閱讀各方面的材料。包括上級的文件,省直單位和市州送來的工作總結等等,通過閱讀這些材料。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掌握全省的基本情況。

省屬軸承廠和棉紡廠的改制情況,周天浩有意迴避了,不過。相關的情況和進展。還是有材料過來的,閱讀這些材料的時候,周天浩非常擔心,因為材料上面反映出來的情況,和他分析的情況,有些不相同。

孔如娜也打過幾個電話,周天浩沒有和她見面,令周天浩沒有想到的是。庄春娟也打來了電話,要和周天浩見面。

雖說都在省委大院上班。但兩人能夠見面的機會不多,庄春娟是在機關裡面,每天都是按時上下班,團委的事情不是很多,到市州的機會跟少,周天浩的情況不同了,每天都跟著宋功倫到處奔波,一般不到上班的時間,就離開省委大院了,回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機關早就下班了,所以兩人沒有機會見面。

庄春娟知道向琳搬過來了,也沒有特別表現出來什麼不適,周天浩已經成家了,這一點庄春娟是清楚的,而且向琳的身份,庄春娟也聽說了。

接到了庄春娟的電話之後,周天浩看了看當天的日程,和庄春娟兩人約定了時間,見面的地點,也是在茶樓裡面。

周天浩很是小心,告訴庄春娟,見面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周天浩的語氣說的有些重,電話裡面的庄春娟,有些不理解,語氣也透露出來了不高興,周天浩沒有解釋,說是兩人見面之後再說。

這次到茶樓,周天浩沒有開車,坐著計程車來的,距離茶樓還有一百多米的時候,周天浩下車了,仔細看了看茶樓前面停的車,微微點頭,庄春娟也沒有帶車。

進入茶樓,服務員招呼的時候,周天浩擺擺手,說是約好了,直接進入了包間。

包間裡面,庄春娟已經在等候了。

看見周天浩進來了,庄春娟有些不高興的開口了。

「這麼準時啊,早點來就不行啊。」

「我坐計程車過來的,路上耽誤了一些時間,紅綠燈太多了。」

聽見周天浩這麼說,庄春娟很是奇怪,自己來也是乘坐計程車的,以為周天浩會開車來的,想不到周天浩也是乘坐計程車,想到周天浩前面說過的話語,庄春娟也有些嚴肅了。

兩人的關係不同了,服務員泡茶之後,周天浩叮囑服務員,沒有吩咐,不要進來。

服務員出去之後,周天浩反鎖了門。

「小娟,你說實話,這次約我見面,是不是孔如娜要求的。」

「你怎知道啊,娜姐說了,叫我幫忙求求你,是為了企業改制的事情,她想著請你幫忙,可又不好開口,其實事情也不複雜,娜姐專門和我說了。」

周天浩沒有順著這個話題說下去。

「我們之間的事情,孔如娜知道嗎?」

庄春娟的臉紅了一下,但還是開口了。

「哼,還記得我們之間的關係啊,我以為你高升了,就忘記這些事情了,你放心,我們之間的事情,娜姐不知道,任何人都不知道的,你就不要擔心了,不會影響你的前途的,也不會影響到你的家庭的。」

周天浩搖了搖頭。

「小娟,我不是那樣的人,這個暫時不解釋,後面再說,孔如娜請你幫什麼忙,要求我做些什麼事情。」

「娜姐沒有說是什麼具體的事情,就是說在企業改制的過程中,遇見了一些事情,如果遇到什麼麻煩了,請你幫幫忙,我想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娜姐真的遇見麻煩了,你能夠幫忙,幫一下也是應該的,所以就和你說了啊。」

周天浩的臉上沒有多少的表情。

「小娟,人是會改變的,在黨校的時候,我對孔如娜的印象是很好的,現在也沒有改變,至於說工作上面的事情,我沒有去關心,我們之間的私交很不錯,我到省里來工作了,一起吃飯的,也就是黨校關係最好的幾個同學了,我說的很直爽,你比孔如娜單純很多,很多的事情,你不一定明白,孔如娜也不會告訴你的。」

看見庄春娟的神情有些不對了,周天浩說的更加直接了。

「孔如娜請你幫忙,總是要說出來具體是什麼事情,這樣的籠統,誰都不可能答應的,就算是答應下來,也是應付的形式,企業改制過程中遇見的問題和麻煩,遇見了什麼問題,什麼麻煩,需要你我幫忙做什麼,如果沒有具體的事情,沒有誰會表態幫忙的,這是基本的要求,這就好比是開支票,你我都沒有開空頭支票的能力。」

庄春娟有一些明白了。

「天浩,你說說,究竟遇見什麼事情了,你為什麼會這樣說,有什麼你就說什麼,娜姐和我的關係一直都很好的,我不相信娜姐是心思深沉的人。」

周天浩嘆了一口氣。

「我也不願意相信,但有些事實,令我不得不相信,舉個例子說,你是團委的處長,會不會做書記的主,有些事情,明明需要上級表態的,你會不會硬撐著出面表態,而且還表現出來情非得已的樣子,我們都工作這麼多年了,基本的工作職責還是知道的,但孔如娜偏偏要自己來做主,好像是要為上級領導承擔責任,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你會做嗎。」

庄春娟搖搖頭。

「這樣的事情,誰都不會做的啊,你別弄錯了,娜姐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啊。」

「我不會弄錯,孔如娜直接找過我,我沒有等到她開口,就直接回絕了,沒有道理的事情,我不會做,這樣的忙也不會幫,而且我不一定做得到。」

「究竟是什麼事情啊,娜姐怎麼會這樣做啊,這不大可能啊。」

「到了一定的時候,你總是會明白的,現在說出來沒有多大的意思,要不是我們之間的關係不同了,這些話語我都不會說的,孔如娜請你幫忙了,也請淳于雄幫忙了,都是找到我的,要求我幫忙,我一直還沒有弄明白,孔如娜究竟要達到什麼目的,一旦弄清楚了這裡面的原因,我就會告訴你一切的。」

庄春娟臉上總算是露出了笑容,歪著頭詢問周天浩了。

「那你是不是有什麼提醒我的地方啊,比如說我和娜姐交往的過程中,需要注意一些什麼,什麼話不能夠說啊。」

周天浩有些哭笑不得。

「需要注意什麼,哪裡需要我說啊,你這麼聰明,對了,我聽說,你馬上就要離開省委大院了,好像還是帶下面去工作啊,是不是有這件事情啊。」

說到這件事情,庄春娟的神色有些暗淡了。

「大伯說了,我還是要下去做事情,不能夠總是在省城,如果一直都在省直單位,得不到什麼鍛煉,還是需要到基層去,可我不想到基層去工作啊,再說了,我是女人,下去了,未必還要什麼前途啊,我本來就沒有多大的興趣,為了這件事情,我和大伯還發生了一些爭執,想不到爸爸也支持大伯的意見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