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武者!」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灰衣老人臉色一下子慘白,嘴裡驚吼而起:「不要殺我……」,吼聲中,他的雙斧卻是兇殘無比的斬向方昊天。

「死!」

方昊天再是一聲怒喝,十八把魂劍擋住了灰衣老人的斧頭,然後一萬把劍呼嘯著向灰衣老人暴射,如萬箭齊發,箭箭壓命。

老人的身體只扛下八千多劍,餘下的一千多劍都刺進了他的身體,將他的身體刺得一團爛,死的不能再死。

一枚戒指和雙斧從空中掉落。

「回來。」

方昊天知道那枚戒指定然是灰衣老人的儲物戒,而那一對斧頭看著不凡,於是將手一招。

戒指和斧頭飛回來。

方昊天將赤霄炎龍劍一揮,雙斧被收走,左手則是將戒指抓在手中。

因為灰衣老人已死,戒指中的封印並不強大,很快就被方昊天擊破。

戒指里的東西不多,這灰衣老人在這裡這麼久,很多東西都已經消耗完,所以對方昊天來說,裡面的東西最有價值的就是那十幾本武學秘籍以及一些武器。

這些武學秘籍和武器都是不凡,應該是灰衣老人以前斬殺對手后收走的東西,其中也有灰衣老人自已修鍊的斧譜。

方昊天所學雖然都比這些武學秘籍強大,但凡是絕學總有它可取之處,於是方昊天認真將這些武學秘籍全部看完。

「這些武器和武學秘籍都很強大,回去后倒是可以給我天刃小隊一些人用。」

方昊天隨之將戒指收起,身體就這麼懸浮在空中繼續參悟崖壁上的武道之意。

時間漸漸流逝,方昊天完全沉浸於武道之意的參悟中,不斷將參悟出來的武道之意融入一武道中。

嗡嗡!

他的魂武修為和玄武修為在漫長的時間裡接連突破,當玄魂修為都突破到法相境四重后,他突然感覺渾身一震,一團流光從天而降就將他裹住,下一瞬間他發現他站在了一塊巨大石之之頂。

巨石懸浮在空中,前方還有大量的巨石懸浮,看上去形成了一條長不見邊的懸浮石橋。

這塊巨石是第一塊。

但讓方昊天震驚的是現在這塊巨石上竟然有人,而且人數還不少。

他出現時,原本就在巨石之上的人都向他看來,有人驚訝,有人微笑,有人則是瞬間就釋放敵意似要馬上出手將他斬殺。

「昊天!」

一道驚喜的聲音突然自方昊天的身後方向傳來。

方昊天內心一震,也是一下子雙眼浮現狂喜之色,他猛地轉身,驚喜叫道:「徐凌前輩。」

「是我,是我,哈哈,是我。」徐凌大喜站到了方昊天的面前:「沒想到我們會在這裡見面……」,話音未落,徐凌的臉色突然一變,道:「怎麼回事,你怎麼進來了?」

愛上風流妖孽少爺 徐凌是突然想到以方昊天的情況沒理由這麼快就進來這裡冒險。

「我是被一個惡魔引進來的。」方昊天淡然一笑,目光盯著徐凌,感覺到對方身上的無形壓迫氣勢,眨了眨眼道:「前輩,你成功了?」

徐凌卻是搖頭,道:「還沒有,但在前面的武道崖前我參悟了一種秘術可以讓我的壽命延長一萬年,所以我現在還活著。」

「那就好,那就好。」方昊天替徐凌高興,然後目光一掃四周便改成了傳音的方式道:「前輩,大家怎麼都在這裡?」

「都在等。」徐凌說道:「懸石橋一千年才能闖一次,現在還有一年的時間,大家只能等著。來來,我給你介紹我隊伍的人,我想你也是願意跟我加入同一個隊伍的。」

徐凌看到方昊天真的很高興,居然有點失態的伸手就抓方昊天的手臂拉著他向前走去。

方昊天感覺得出徐凌的那份狂喜,也就任由他抓著自已的手臂隨他走向五個人。

方昊天暗中也已經留意到了,這裡的人都是三五成群,都已經形成了一個個隊伍。

「看來他們是要組隊闖懸石橋。」方昊天暗中有所瞭然。

徐凌帶著方昊天走到了他隊伍的那五人面前。

「這是我組建的凌之隊,我是隊長。」徐凌開口就給方昊天介紹:「這位是常奪,是副隊長,這位是連道,這位是郝雲,這位是霍回歸,這位最年輕,是柳估布……」

方昊天一一拱手見禮,常奪、連道、郝雲、霍回歸四人都拱手回禮,倒是那最年輕的柳估布卻是等徐凌介紹完他的名字后便冷冷說道:「隊長,你不會是想這個小傢伙加入我們的隊伍吧?」

徐凌想都沒想就說道:「是的。他叫方昊天,我們以前就相識,現在在這裡見面理當互相照應……」

「隊長。」柳估布突然打斷徐凌的話,說道:「隊長,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該知道我們肯與你組隊是因為你的實力比我們強,然後大家一起才有可能闖過懸石橋。你現在卻帶上一個僅是法相境四重的小輩,這樣會拖累我們,有可能會害死我們。隊長,我們尊重你,但再怎麼尊重,你也不能讓我們拿命去尊重啊!」

徐凌的臉一下子陰沉了下來,道:「方昊天不會拖累你們,一會闖關的時候你們不需要管他,我負責保護他則可。」

「隊長。」柳估布突然提聲而道:「你負責保護他就等於分散了一部分實力,這對我們來說本身就是不公,本身就拖累了我們的實力。」

徐凌猛地深吸了口氣,目光朝另外四人的臉上滑過,沉聲說道:「我意已決。方昊天與我徒弟是好友,是兄弟,既然他被人引進這裡被我遇上,我豈能不管不顧?如果你們都覺得不能讓他加入,那對不起,我只能解散這個小隊,我再去找別人,如果沒人肯帶上他,我和方昊天兩人闖關就是。」

「你這是在找死。」柳估布尖叫:「隊長,你為了一個弱小的螻蟻要葬送自已的生命嗎?好好,既然你執意如此,那對不起,我退出你的隊伍。哼,以我的實力之前有好幾個隊伍招攬,我何必陪著你去死去。」

「請。」

徐凌的態度很堅決。

「哼。」

柳估布拂袖離開。

徐凌看向另外四人。 蕭伊敏自己從車內跑下來,緊接著就看到司機幫著打開了汽車後座的門,東方溢泰然自若地走下車。

「兒子,你總算醒了,可把媽嚇壞了。」蕭伊敏人未到,聲音卻是打破了現場的沉寂。

東方玉卿眉頭微蹙,面無表情地看著蕭伊敏在看到蕭景瑞時,眼底閃過一抹稍縱即逝的震驚,不過繼而被她掩蓋過去。

看這架勢,這兩人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難怪會讓人給她發緊急求救電話?

大概是心想著東方玉卿在眾人面前會給她留足面子,所以無視東方玉卿警告的眼神,依舊衝過去想要抱住東方玉卿。

可惜,被東方玉卿給躲開了,「請你自重!」

簡單的幾個字,讓在場的眾人唏噓不已,原來傳聞中母子兩人關係不和,不是空穴來風。

被當眾駁了顏面的蕭伊敏,再也偽裝不出笑臉,氣呼呼地瞪向秦菲。

東方溢也覺得丟臉,故意假咳了一聲,「阿卿,你身體還好吧?你總算醒過來了,怎麼不讓人通知我們一聲呢?」

「這句話理應是我問父親才對,我喜歡安靜。」

「嗯,沒事就好。」東方溢很快便轉移話題,「這段時間多虧了倩倩,聽說她一直守在你身邊。」

東方玉卿面無表情地聽著,絲毫不為所動。

然而白倩倩聞聲后,卻是換上了一副「討要誇獎」的笑臉,還下意識地靠近東方玉卿。

秦菲一個冷眼掃過去,白倩倩頓在了原地,不敢造次。

接著就看到秦菲用一種諱莫如深的眼神看著東方溢,對方像是有心靈感應似得,也看過來。

四目相對的一瞬間,東方溢突然感到了空前絕後的心虛,快速跟秦菲錯開了視線。

聰明如東方玉卿,又豈會看不出這些人的拙劣演技?

「你確定自己不是老眼昏花,亦或者聽力出現了障礙?需要我找人陪你去醫院就診嗎?」

「你個混小子,怎麼跟我說話呢?」東方溢怒斥道,顯然對於東方玉卿的拆台很不滿。

東方玉卿勾唇淺笑,卻沒有回應,攬著秦菲的腰身往回走,圍在周圍的保安也心照不宣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白倩倩氣得直跺腳,卻又不敢直接追上去。她倒是不擔心保安會難為她,而是覺得有秦菲在,東方玉卿肯定不會多看她一眼。

既然某人這麼地冷酷,她又何必強求呢?

她白倩倩就算再迫不及待地想要成為他東方玉卿的女人,也不至於現在跑過去自取其辱。

蕭伊敏心疼地檢查著蕭景瑞身體上的傷,心疼道:「景瑞,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秦菲找人揍你了?」

「我沒事,不小心摔了一跤罷了!」

儘管心中一萬個不相信,但蕭伊敏就是不願當眾戳穿蕭景瑞的謊言,依舊苦口婆心道:「我送你去醫院好嗎?我都說了不讓你輕舉妄動,你怎麼就不聽我的勸告呢?」

「行了,我知道了。」

蕭景瑞有些煩躁蕭伊敏的嘮叨,徑直往自己的跑車走去。

「喂,蕭景瑞,你真的要走?」白倩倩不甘心地沖著蕭景瑞的背影吼了一聲,帶著顯而易見的不甘和挖苦。

回應白倩倩的是一聲嘆息,而且猝不及防地對視上了蕭伊敏的眼睛,心裡猛然間『咯噔」一下。

果然下一秒就看到蕭伊敏暗含警告的眼神。

「行啦,看來阿卿不礙事,那麼我們先回去吧!」東方溢自顧自說著,然後頭也不回的鑽進了別墅門口待命的高級轎車。

距離東方玉卿清醒已經差不多一周時間。

幽冥路18號別墅 早餐吃得差不多的時候,東方玉卿隨口提了一句,說待會有人要來家裡,讓秦菲待會去樓上梳妝打扮一番。

秦菲低頭看著自己的居家服,漫不經心地問道:「為什麼要梳妝打扮?我現在這樣,有什麼問題嗎?」

一身剪裁得體的碎花長裙,把秦菲嬌小的身軀包裹在裡面,即便只是一雙普通的短靴,也輕而易舉的把她筆直修長的美腿展露出在視野中。

東方玉卿沒說什麼,只是看了秦菲一眼,便轉身走了。

秦菲扭頭看去,便看到東方玉卿坐在沙發上,打開了筆記本電腦。他那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的敲擊著,似乎是在回復公司的郵件。

蜜糖初吻:我和偶像戀愛了 最近這段時間,雖然東方玉卿還沒有正式去公司露面,但他已經漸漸地插手公司的項目。而東方豪宇也借著去國外出差的由頭,私下裡跟東方玉卿請了長假。

秦菲依舊留在餐廳吃著早餐。

說來也是挺不可思議的,前一段時間吃一點就飽了,現在好像是吃多少都不覺得有飽腹的感覺。

秦菲心想,是兩個胎兒在吸收她的營養,所以也就放心、大膽地多吃一些。

好在東方玉卿也沒有繼續留在餐廳,秦菲自然是求之不得。

只是還沒等秦菲享用完早餐,就有保鏢恭敬的走了進來:「夫人。」

「什麼事?」

「您要是吃完了早餐,就去客廳一下吧,設計師們已經來了。」

短暫的迷糊后,秦菲有些驚訝的追問,「設計師們?」

「是的,聽說是給夫人量體裁衣的。」

秦菲站了起來,「你確定都是找我的?」

中國有乒乓 剛才東方玉卿只是隨口說過這件事,秦菲也沒有當回事放在心上,沒有想到他來真的?

秦菲走到客廳,頓時被視野中的陣仗給嚇懵了。

這裡還是她家的客廳嗎?

這分明像是商場的展廳好吧!

東方玉卿這個男人,還真是揮金如土啊!

只看見金碧輝煌的客廳里站了一排青春靚麗的職業女性,準確的說應該是服裝設計師。

每個女人身後都有類似於商場的貨架,上面掛滿了各種風格的服裝。

看到秦菲出現,所有人都齊聲問候:「東方夫人好!」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

有那麼一瞬間,秦菲連話都表達不清楚了,有些求救似的看向東方玉卿。

東方玉卿勾唇淺笑,「除了考慮到換季的因素,你也該嘗試著穿孕婦裝了。」

「孕婦裝?」秦菲嘴角微抽,內心百感交集,卻又無法正常表達出來。 常奪等四人絕對會在暗中溝通過,見徐凌看來常奪便說道:「你是隊長,我們聽你的。」

「好。」徐凌一聲喝:「就沖你們四人這一點,如果我們能夠活著出去,你們就是我徐凌的親兄弟。」

常奪笑了笑道:「現在我們就已經是親兄弟了。」

「哈哈,好。」徐凌微怔,繼而大笑。

方昊天一直沒有出聲,他一邊留意著這邊的情況一邊看著前方的一塊塊懸浮巨石,靈魂感應力早就延伸過去。

但他什麼也沒看到,嚴格來說他看不到一塊塊懸浮巨石之上有任何東西,是空無一物,但他卻能感覺到每一塊巨石中蘊含的可怕力量。

他隱隱猜到這裡的人為什麼要組隊前行,應該是一年後前方每一塊巨石將會出現可怕的存在,大家要想繼續前行一個人的能力可能不夠。

於是乎對柳估布的行為方昊天並沒有想著自已要表現的有骨氣一點說出什麼自已可以去加別的隊伍的話。

方昊天很清楚,柳估布有這樣的行為就是因為看出他的修為僅是法相境四重而怕他拖累,拉低了隊伍的實力。那可想而知,他若說出不加入凌之隊而想著加入別的隊,結果肯定沒有人要。

以徐凌的實力尚且要組隊,方昊天不會自大到覺得自已一個人就能闖過去。

現在徐凌為了他而跟柳估布分裂,又為了他如此感謝常奪,方昊天自然要領這份大恩情,也感謝常奪他們四人,於是將心神收回,對著徐凌等人深深一揖。

不需要任何言語,就此一揖,徐凌等人就能感受到方昊天的感激。

「方兄弟。」常奪先伸手托起方昊天,然後他拿出一把小刀遞上來,道:「我們四人雖然同意你加進來,但我們也不會忽略你的實力。我們是一個整體,到時闖關有一環太弱將有可能讓整個隊伍覆沒,所以你不要怪我們看低你的實力。這把小刀你拿著,危機的時候可以爆發一次媲美法相境九重的力量,你拿著以備不需之用。」

「我這顆珠子催動后可以產生一面氣盾,可以承受法相境九重三個呼吸的攻擊,你拿著。」

「此丹吃下后可以讓你爆發雙倍的力量,時間是一百息。」

常奪,連道和郝雲各送方昊天一樣東西防身,霍回歸很尷尬的站在一旁道:「我最窮,所以沒什麼寶物送給你……這樣吧,我將我的虛無身秘術傳給你。此秘術催動后你的身體會出現剎那的虛無,可以無視任何攻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