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羿。」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看著快步跑來的少年,韓滄臉上也是露出笑容,快走兩步,來到韓羿身邊,一臉喜意地伸出右手,一如當年一般摸著少年的頭。

只不過,當目光落到韓羿臉上那高高腫起的掌印之時,韓滄的臉色卻是瞬間冷了下來:「小羿,你的臉怎麼了?誰打的?」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我……」韓羿一陣支吾,暗道不好,光顧著出來見韓滄了,卻忘了自己的臉還腫著,韓滄見到,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可韓威是氣海五重,在家族中地位也並不低,若是韓滄頂撞,說不定也要吃點苦頭,這是他絕不願意看到的事情,一時之間,竟是不知道如何開口。

看著韓羿吞吞吐吐的樣子,韓滄瞬間明白了什麼,拉著韓羿走到眾人之前,冷冷問道:「我弟弟是誰打的?站出來!」

面對韓滄的質問,一群少年表情各異,無人說話,但目光卻是不由自主地望向齊威,神色間均是有些看好戲的意味。

在他們看來,韓滄想要給韓羿出頭,卻踢到了韓威這塊鐵板,恐怕剛一回來就要吃癟,這下子倒是有好戲看了。

見此情景,韓滄已然明白了一切,從韓羿臉上一掃而過,發現後者正用一種擔憂的眼神看向自己,直打眼色。

輕輕地捏了捏韓羿之手,韓滄不但沒有絲毫退縮之意,臉上的寒意反而更加濃了,盯著韓威,冷冷道:「我弟弟是你打的?給我一個交代!」

「他擾亂晨練,我教訓他有什麼不對?你要什麼交代?難道還要我給他道歉不成?真是笑話!」被一個小輩當眾責問,韓威頓時心頭惱怒,憤怒喝道!

「道歉?不用了。」韓滄淡淡道:「小羿,他怎麼打的你,自己打回來!」

「嘶。」

韓滄話音落下,頓時響起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所有的少年,全都一副看怪物的樣子,看著這離家三年的天才少女!

難道這韓滄離家三年,把腦子搞壞了不成?要韓羿去打韓威,是自己聽錯了,還是這個世界瘋掉了?!

「混賬!韓滄,老子念你剛剛回家,不願動手,還蹬鼻子上臉了,想要打老子?找死不成?!」

韓威本就是個火爆脾氣,此時更是被韓滄的態度徹底激怒,怒喝一聲,猛地揚起右拳,氤氳著黃色的內力光華,就要出手!

雖說韓滄天資出眾,頗受器重,但是他在族中的地位也並不算低,何況韓滄只是一個晚輩,他有足夠的資格出手教訓!

「鑶!」

只不過,韓威的拳頭剛剛揚起,還未揮下,便是有一聲金屬顫音錚鳴而起,一口玄藍色的鋒銳劍鋒毫無預兆地突兀閃現,瞬間便是架到了齊韓的脖頸之上!

「氣海五重,就只有這點速度么?韓威,你太弱了。」

靜靜地持著手中兵刃,韓滄的神色依舊平靜,沒有絲毫波瀾,但韓威的臉色卻是瞬間蒼白,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冷汗從額際緩緩滑落,不敢置信!

韓威心中震驚,那一眾圍觀的孩子眼中更是滿臉的不敢置信,張大的嘴巴能夠吞下一個拳頭:韓威竟然連拳頭都么有揮出,就被韓滄把劍架在了脖頸之上!

要知道,韓威可是氣海五重天的高手啊,而韓滄則只是氣海二重而已!彼此間的差距絕不是一星半點,但韓滄卻能跨越三個境界,瞬間制敵,這樣的手段,未免太過駭人聽聞!

就在這滿場寂靜之時,人群中又是一聲驚呼忽然傳出,眾人的神色間的震撼更加強烈:「天!快看!韓滄姐手中拿的,是煉金兵刃!」

「煉金兵刃?還真的是啊,太不可思議了!」

一連串的驚呼之聲,從圍觀的少年們口中傳出,齊威的臉色再度一變,瞥向自己脖頸之上,果然見到,那一截玄藍色的刀鋒之上光華氤氳,如同水波流轉,更是有著一道道符文明暗閃爍,吞吐著強大的能量波動!

真的是煉金兵刃!

對於一個武者來說,一件趁手的兵器尤為重要,能夠對武者的實力產生巨大的增幅作用,但武者實力太過強大,普通兵刃根本經不住內力灌注,修為越高,便越是如此。

那些到了秘藏、通玄境界的武者,卻是很難找到足夠強韌的材料來打造兵器,往往出現修為通天,卻沒有趁手兵刃的尷尬境地!

大陸之上,有一種名為煉金師的職業,可以將各種稀有的材料相互組合,鍛造出更加堅韌的合成材料,用來鍛造強者的兵刃。

而且,煉金師祭煉裝備之時,更是能夠在其上刻錄種種陣勢,以靈晶、魔核輔助,對武者的實力產成極大的增幅!

只是,一個煉金師的培養極其艱難,需要有大量的資源支撐才有可能,絕非尋常勢力可以擁有,在整個大陸之上,都是極其稀少的存在!

正是由於煉金師的稀少,導致了煉金武器同樣珍貴罕見,整個韓家,也不過五把而已,絕大多數族人用的,都是以百鍊之鋼精鍊的兵刃而已。

此時,見到韓滄手中竟然出現了一把煉金兵刃,韓威心中頓時掀起滔天大浪!

因為,他貌似曾聽過,每一年拓瀾大試煉場會組織大比,大比中勝出的前三名,才會獲得煉金裝備的極高獎勵!

要知道,拓瀾大試煉場,那可是面向整個拓瀾帝國的試煉之地,每年參加的人數,沒有十萬也有八萬!

雖說參加試煉的大都是那些出身寒門,且沒有什麼修鍊天賦的普通之人,但能在這麼多人中脫穎而出,也絕非易事。

以往韓家也有不能成為核心族人的子弟為了前途去大試煉場搏上一搏,但絕大多數都是有去無回,最好的成績也不過排在千名開外!

「難道,韓滄竟然取得了拓瀾大試煉場的前三不成?!這樣的成績……」

韓威感覺喉嚨乾澀,有一種極不真實的感覺,不只是他,但凡對煉金裝備有一些概念的族人,此時看向韓滄的臉色都已經變了!

滿場震驚的目光之中,韓滄目光向著韓羿一掃,淡淡道:「他怎麼打的你,就怎麼打回來。」

「他敢!」韓威雖說被韓滄的實力鎮住,但也決不能允許被韓羿當眾扇耳光,咬牙道:「我是你們的長輩,你讓他來打我,倫常何在?你若執意如此,就不怕族長降罰嗎?!」

「搬出族長來壓我?」韓滄的眉頭微微一挑,鋒銳的兵刃壓下幾分,頓時在韓威脖子之上割出一道殷紅血線,喝道:「少給我來這一套,我現在是流雲宗的弟子,族長他管不到我,就算是他親臨,也保不住你!」

說話的同時,韓滄眉心光芒一閃,一團雲氣圖案一閃而沒,但卻足以表明自己的身份,那是只有流雲弟子才能印下的流雲徽記!

「嘶!流雲宗!」

流雲宗三字剛一出口,頓時響起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只要是拓瀾帝國之人,對這個宗門的名字,就絕不會陌生!

流雲宗,那是與開炎宗並稱兩大宗門的帝國豪門,就連帝國皇室都要忌憚三分!

這樣的宗門,與韓家相比宛若雲泥,其中的差距堪稱鴻溝,任何一個流雲弟子,走在帝國各地,都不會有人敢有絲毫怠慢!

聽見流雲宗的名號,韓威的心神更是猛地一震,心中的最後一絲抗拒不甘也是煙消雲散!

他清楚流雲宗弟子這個身份代表著什麼,能夠拜入那等宗門之中,韓滄此時的身份,就連族長長老之流,都不敢怠慢,更遑論是他!

今日之事,就算真的鬧到族長那裡,最終受罰的也絕對會是自己,只能暗自後悔,不該衝動的打了韓羿,惹惱了韓滄!

「韓羿,還不動手?!」

韓滄清冷的話語,直接將同樣處在震驚狀態中的韓羿也驚醒過來,看著眼前那闊別三年,剛一回來就站到了自己身前,為自己拔劍出頭的姐姐,心中頓時湧起一陣感動。再也沒有絲毫遲疑,右手高揚,狠狠地揮落下去!

「啪!」

清脆的響聲,在這寂靜的大門之前清晰可聞,巴掌落在了韓威的臉上,卻像是抽在了眾人心頭,令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顫,滿場皆寂。

一道道目光,靜靜地望著那手舉寒刃的清冷容顏,以及那站在一旁,略顯激動的韓羿,都是心頭震動。

這一刻,他們全都明白:「韓滄回來了,韓羿,再也不是那個任人可欺的小子了,想要欺負韓羿,可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星輝斑斕,點綴天空,一輪皎白圓月高懸,仿若掛在山崖之巔。

山崖之上,碧草青青,但今日躺在這裡的卻不只韓羿一個,還多了一名身材高挑的美麗少女。

仰望著那輪巨大的圓月,韓羿的目光微微凝滯,韓滄的臉上,也沒有了今天早上之時的冷淡,線條柔和,自然之中透出一股英氣。

白天,韓滄剛剛回來不久,便被得知訊息的族長傳召而去,畢竟,如今的韓滄已經拜入流雲宗中,地位非比尋常,絕不能有分毫怠慢。

一整天的時間,韓滄都在應付族長和幾位長老,直到晚上,姐弟兩人才有時間,這樣靜靜地呆在一起。

「姐,你真的只在家中呆三個月么?」一段時間的沉默之後,韓羿忍不住低聲開口,自從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後,韓羿就一隻悶悶不樂。

韓滄拜入了流雲宗中,在得到流雲宗庇護培養的同時,也意味著在她以後大部分的時間,都將呆在那遙遠的流雲峰上!

雖說為韓滄能夠有這樣的機緣而高興,但剛剛才和韓滄重逢的韓羿,卻是不想接受那樣漫長的分離,整個韓家他所依靠眷戀的,也只有韓滄一人而已!

「對於我們這些沒有出師的普通弟子,流雲宗的約束是非常大的,若不是放心不下你,我是不會回來的,能夠申請到三個月的時間,已經是極限了。」

韓滄無奈地攤了攤手,看著韓羿一臉的鬱悶,嘴角一揚,道:「如果你真的捨不得我,那就去拓瀾大試煉場吧,若你日後也能拜入流雲,自然能夠再見到我。」

「真的?我能行么?」韓羿的目光忽然一亮,激動問道。

「當然是真的,每年拓瀾大試煉場都會舉行年試,凡是能夠排進前一百名的,都可以選擇拜入流雲、開炎二宗,或是效忠帝國皇室。

只要你達到這個標準自然可以來流雲找我,不過,這前一百名可不是容易擠進去的,想要成功,是要付出血汗的。」

「即便再難,我也一定要擠進去,我一定會去流雲宗找你的!」韓羿抿緊了嘴唇,雙拳緊握,微微稚嫩的臉上滿是鄭重!

看著韓羿一臉堅定的樣子,韓滄卻是搖頭一笑,道:「有信心是好的,但是拓瀾大試煉場太混亂了,若你沒有自保的能力,我不會讓你去的。

這樣吧,兩個月後就是三大家族的小輩大比,如果你可以排進前十的話,我就允許你去大試煉場。」

「前十?」韓羿臉上的熱情迅速冷卻,滿是苦澀,道:「這怎麼可能?想進前十,至少要煉體第七重的修為,可我只有煉體第五重,這怎麼可能呢?!」

小輩大比對於任何一個家族來說,都是一次非常重要的盛會,畢竟,一個家族即便是再強盛,手中的資源也終究有限,不可能給所有子弟最好的待遇。

而小輩間的大比,便是檢驗家族小輩培養價值的一個重要依據,只有最出色的小輩,才能得到家族不遺餘力的全力培養。

而青岩城中有三大家族,久而久之之下,就將各自的族比合在一起,成為三族小輩的大比。

三族族比,是青岩城每年都要舉行一次的盛會,參加者是三大家族中十三到十六歲的所有少年。

因為大比中的成績將決定日後在家族中的去留,更是能否成為核心族人的重要依據,因此,每年大比的競爭都異常激烈!

每年的前十之中,基本上都是那些已經煉體八重乃至第九重的天才,煉體第七重的身影都很少出現!

而此時此刻,韓羿才不過煉體第五重而已,就算是家族靈藥任他吃喝,一個月的時間也不可能連續突破,排進前十,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看著韓羿一臉愕然的樣子,韓滄卻是嘴角輕勾,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只要你有決心就沒問題,若是你連族比前十都進入不了,那就沒有必要去拓瀾大試煉場了。」

「我一定會闖進前十的!」韓羿雙拳一握,深吸口氣,堅定道。

「這樣就對了,如果想都不敢想,就真的做不到了,明天來這裡,我告訴你該怎樣修鍊?」

韓滄習慣性地摸了摸韓羿的頭,向著山下款款而去,背對著揮了揮手,月光下,留給韓羿一個纖瘦的背影。

翌日,清晨!

同樣是這座山崖之巔,萬里晴空碧藍如洗,幾片雲彩,閑逸地抹在天幕之上。

青青草地之上,韓羿與韓滄相對而立,韓滄束手站在韓羿面前,平靜問道:「韓羿,我要開始給你訓練了,會很痛苦,你準備好了么?」

「我準備好了,姐姐,來吧!」韓羿咬了咬牙,道。

雖說不知道韓滄要怎麼來訓練他,但看韓滄的表情,韓羿就知道她絕不是在嚇唬自己,接下來的訓練,絕對伴隨著巨大的痛苦,但不論如何,他都不會有任何退縮!

「好。」韓滄滿意一笑,右手一招,頓時一個透明的晶瓶出現在了掌心之中,瓶中裝著一種紅色的液體,緩緩動搖,看上去如同鮮血!

「這是什麼?」韓羿好奇的看著韓滄手中的藥液,問道。

「血精靈液,拓瀾大試煉場配置的專門用來錘鍊武體的靈藥。」韓滄輕輕搖了搖手中晶瓶,道:「兩個月的時間,想要讓你在內息境界上有什麼增讓非常困難,所以,要在武體之上下工夫。」

「武體?」韓羿微微一怔,頓時露出幾分驚異之色。

「正所謂萬丈高樓平地起,再高的修為,也要有足夠的基礎作為憑藉,而煉體階段,便是要錘鍊出一副足夠強韌的完美武體,作為日後修鍊的根基基礎!。

宋醫生的隱婚新妻 人的身體蘊含著無盡的潛能,在百般淬鍊之下,會自然而然地產生一股奇異的能量來滋潤肉身,使得肉身更加強韌,增強武體。

而在滋潤肉身之後,那些殘餘的奇異能量會在體內淤積下來,逐漸壯大,這些淤積的能量便被稱作內息,當內息強到了一定程度,便是能夠衝破丹田氣海,進入氣海境界!

內息的境界分為九重,武體的劃分同樣分為九重,簡單來說,內息是武者體內氣勁強弱的象徵,武體境界就是對武者肉身強弱的一種評定標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