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7 日 0 Comments

以一千五百的低成本收購股權,看似好像很困難,幾乎不可能達成,但江山心裡清楚,其實並不難。

只要把人手鋪開,手到擒來!

……

隨著江山收購股權的計劃順利進行,西方勢力也緊隨其後,跟著下場了。

和江山一樣,目標都是平民百姓手裡的股權。

擁有足夠多的股權,就可以控制相應的產業。

他們和江山一樣,並不親自下場,而是在大毛內部扶持代理勢力,讓代理人去幫他們幹活。

雙方的方式方法,都大差不差。

但江山可比他們領先不少。

一場沒有硝煙的爭奪戰,正式打響!

江山不僅要贏得和娜塔莎彼得羅夫的賭約,還要和西方勢力展開競爭。

股權結構中,掌握了百分之五十一以上的股權,就擁有了絕對的決策權。

換而言之,江山和西方勢力比的,就是看誰先達到這百分之五十一的分界線。

誰先達到,誰就贏了,佔據了主導權。

而另一方,只能被動陪跑的份兒。

如果沒有江山,那就有且只有西方勢力這一個贏家,他們吃肉,代理人跟著喝湯,裡應外合,掌控大毛的經濟命脈。

但可惜,江山的出現,意味著他們不會再像之前一樣順利。

與此同時,國內的孫德林也給江山打來了電話。

「小山,大毛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江山一接通電話,孫德林就言簡意賅的直入主題。

很顯然,孫德林這次只是作為一個傳聲筒,與江山聯絡,傳達上層的意思。

江山沒有半點隱瞞,將他這段時間在大毛這邊的所見所聞所知,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了孫德林。

大毛目前的情況是,表面上看起來還好,但實則危機四伏,就像是一個被點著了導火索的火藥桶,爆炸只是時間問題。

到時候,情況會更糟。

「小山,你在那邊一定要好好盯著,如果需要幫助,隨時聯繫,國內會盡最大的努力幫你!」

「大毛和我們的關係複雜,他強了不好,倒向西方更不好!」

孫德林雖未明說,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國內擔心大毛會倒向西方。

一旦大毛加入了西方陣營,對國內可是相當不利的。

畢竟,國內可是繼承了毛熊老大哥的紅色意志的。

紅色意志,與西方國家的資本道路,是天然對立的。

如果大毛這個毛熊老大哥的長子,徹底倒向西方,那西方極有可能會藉助大毛之力,把矛頭轉向國內。

雖然原來的歷史進程是,大毛想加入西方陣營而被拒之門外。

外部強敵環伺,內部寡頭吸血,後來,是國內伸出了援手,才讓大毛勉強度過難關。

但這是原來的歷史進程,而不是現在的歷史進程。

從江山重生的那天起,歷史進程就已經被改變了。

不排除,大毛真的可能會倒向西方。

這都是有可能的。

而國內的意思,是讓江山盯著,隨時準備施加力量,不讓事情往壞的方面發展。

江山鄭重的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孫叔,我會多加註意的!」

孫德林表達了讚許。

「另外,對於你近期的貢獻,國內很感激,讓我向你表達感謝!」

「這件事,你大功一件!」

江山笑笑。

知道這些,他就知足了。

掛斷電話,江山若有所思,起身來到窗前,看著萬里無雲的天空,深吸一口氣,轉身離開。 他那隻白森森的大手,像是鬼爪,又像是幽冥玉鑄就,沒有一絲瑕疵,但現在焦糊一片,就像是被烈火炙烤過的豬皮一般。

不老者迅速的收手!

眼神驚恐,他看到了什麼!

那是一個史前傳說中的無敵帝者嗎?

那縷閃電,像是一個可手握日月的大能,站在無盡歲月之前,在俯瞰他,不帶任何一絲色彩。

這是在警告他嗎?吞噬掉了他一部分神魂。

不老者看向自己的焦黑了一半的手臂,血色瞳仁中有驚恐與惶急之色,他沉眉,隨後另外一隻完好的手掌輕划,將他焦黑的手臂直接斬落。

噼噼啪啪。

又有一隻手掌伸出,不老者看向林凡:「你這是什麼武魂?」

林凡心驚肉跳,在剛剛不老者觸碰到那縷閃電的時候,他真的有一種末日來臨的感覺,但沒想到他的閃電武魂逆天到這種程度,竟然連這種未知的大能都能逼退。

他沉思半晌:「我叫他閃電武魂。」

「閃電武魂?」不老者血色瞳仁怪異,隨後啊哈哈大笑!

下方無數殺手在抬眼看著他們的老祖。

他們都跪在地上:「老祖,這林凡殺了我們上千門人,請責罰。」

「都會死,別急。」不老者開口。

這些人當然都是要死的,只不過這擁有閃電武魂的小子,還不能死,至少在他吞噬武魂之前不能死。

「哈哈……好!!」

「殺了他們全部人!讓他們一個個的在叫囂!」

「翼王、林凡,你們都以為我不老林是這麼好滅的嗎?不朽的不老者出世,任誰都要死!」

「殺!」

「斬下他們的頭顱,構造成新的人頭山,炙烤他們的神魂上萬年!」

殺手們一個個的都在厲聲大叫;他們剛剛直接被殺到膽寒,現在報復的時機到了。

「翼王!你受死!」

有殺手衝過去,一把就將以往從地上擰起來了,撂起拳頭,魂力蜂擁,直接狂砸!

七八個殺手,都有最起碼凝元一二重的修為,將翼王當作沙包在狠錘!

當然,他們沒下死手,只是為了發泄某些怒氣。

翼王一動不能動,只因那個坐在血棺上的不老者看了他一眼,就將他一身修為禁錮。

「砰!」

「砰!」

「砰!」

拳拳到肉,這些殺手雖然不下死手,只為發泄與折磨,但真的很疼,讓他眼中都有淚水了,當然,這不是他想哭,而是因為被轟中了鼻樑的條件反射。

他憋屈與鬱悶到點了,堂堂王者,竟然被一群人當作沙包在打,將他當作羽毛球,在空中以來我往的拍擊。

林凡看得眉角直跳,雷池中跳躍出的閃電更加密集,一直在緊緊防備,生怕自己也被來這麼一出。

其實上,他在心中呼喚雪美人,他知曉雪美人並未離去,一直潛藏在他的身上,只是不知在那個位置。

不遠萬裡外的一元聖地,一個坐在雪峰之上的絕美身影皺眉,隨後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喃喃道:「這下子,又遇見大事了?我倒像是他的打手了。」

隨後,這絕美的身影驚咦道:「偷天者?也不對,氣息不純。」

隨後,這身影慢慢淡化而去。

……

一個個殺手,臉色不在陰沉,相反有點興奮!

他們加入不老林時,都會發下大誓,不許背叛等,而他們宣誓的對向,卻不是天地,不是大道,而是這不老者!

一直以為,這不老者只是心中的某種信仰,根本不存在,但現在,他們才知道,不老者是一個活著的神!

他們都相信,有了不老者的率領,不老林絕對能夠橫行九州,再也不會局限在這大夏。

他們獰笑著看向林凡等人,不是想要來殺絕他們嗎?

現在再來試試看!

林凡眼神冰冷,如果不是上空的不老者在虎視眈眈,他肯定要衝出電幕,去將這些眼神討厭到極致的殺手全都殺絕。

「看什麼?想要再對我等出手?」一個殺手冷抄。

「出來,我一根手指壓死你。」一個凝元三重的年輕殺手點指林凡,眼中帶有嘲弄,很輕視。

「對,出來啊,我們都可與你一戰,完全無懼你。」一個引元境的殺手也開口。

各種嘲諷,其實上,他們只是為了嗤笑林凡。

剛剛不是很威猛嗎?現在在出來啊。

無劍等人臉色也是難看起來,這些殺手還真夠賤啊,剛剛一個個被林凡殺得鬼哭狼嚎,現在有了靠山之後,一個個大放厥詞。

他們很想知道,如果上方那個不老者消失后,等待他們的結局是什麼。

「小子,發下神魂誓言,跟在我身邊,我可不殺你,甚至讓你成為不老林的實際統治者,威懾天下。」不老者開口,看著林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