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特別跟你說明的是,我們教官組一期為三個月,每期可以為你們培養六千名士兵,我勸你們盡量挑選那些擁有戰場經驗的老兵進來受訓,因為如果他們學習的好的話,很有可能會成為教官,可以在第二期開始的時候,由一部分有能力的布爾軍人擔任教官,幫你們訓練另外的部隊,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袁世凱好心提醒道。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米基爾點了點頭,覺得袁世凱說的十分有道理,回去之後要跟領袖好好的說一下這件事情了,藉機為自己培養出一部分教官,只要有了正規的軍事教官,那麼以後在訓練軍隊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在許四從恆溫箱里出來的時候,關於龍衛軍的創立已經達成了一致,而雷秋平成為了龍軍衛隊的最高長官,軍銜大校。

其實從京城軍區高層調到這種新成立的部隊,雖然級別未動,但是職權卻是小了很多,算是退步了,可是在雷正陽的勸說下,雷秋平還是接受了這個任命,現在看起來是退步,但雷正陽很相信,未來的龍衛軍必然成為東方國家第一軍力。

而作為第一任長官,三叔雷秋平的名字也將與龍衛軍同在。

許四齣來了,與孫小虎比拼之後才知道,他潛能的開發,並沒有孫小虎那樣的強勢,以前還要強上少許的地方,現在也沒有優勢了,當然,這是與孫小虎比起來,若是與之前的自己比起來,他提升的就讓人有些羨慕了。

孫小虎開發潛能之後,是擁有了一套降龍拳,拳力滔天,奔騰如海,那一招而下的傾盆大雨之勢,絕對可以把任何山峰沖毀成為平地,連雷正陽也感受到了他體內氣息的強勁,不可抑制。

許四通過潛能開發,身體里多了一股特別的氣勁,這氣勁讓他擁有了一套全新的腿法,舞動起來密不透風,以前許四腿法就很不錯,輕盈如風,柔弱如柳,但是風柳之聲,卻可以殺人於無形,此刻加上真勁的融合,腿法掃橫千軍之勢,可以把人攔腰掃成兩截,非比尋常。

一拳一腿,艷羨了很多人的眼睛,然後揚天盟所有人都申請參加開發訓練,不過可惜,經過一個月來的籌備,也只有五個恆溫箱,人數上還是有嚴格的限制,而且從石順利與蕭大聖他們開始,開發的力量逐步的下降,或者與他們本身的潛質有關。

許四、孫小虎之前就與他們有一定的差距,在潛能開發之後,他們的力量差距更大了,戰將之名開始叫得越發的響了起來。

由於雷正陽的監視,花韻霞不得不每天按時上下班,只能調動了研究室所有的力量,優先完成潛能的開發訓練,二十四小時不離操作人員,不過就算是如此,開發的速度還是很緩慢,相對揚天盟數千人的戰員來說,這個時間還要無盡的向後推延。

不過為了有更好的結果,更快捷的提升戰鬥力,不浪費研究所的資源,所有申請參加開發訓練的人,都需要經過事先的檢查,嚴格的塞選,幾乎是百里挑一。

龍衛軍的番號已經下設,成為了軍區最大的秘密,而雷秋平已經開始忙碌的挑選合適的人手,因為龍衛軍的潛能開發訓練六級機密,所以所有挑中的人,都需要通過最高級的政審,不符合者,會被嚴厲的剔除,整個過程,會一直延長到明年。

寧缺毋濫就是這支軍隊的堅持,趁著這段時間,雷秋平也參加了潛能開發,雖然以雷秋平的年紀已經過了開發的最好時機,但是開發總是有些作用的,當然也讓他親身經歷這個流程,知道如何打造最牢固的基礎,如何訓練龍衛軍的那些士兵。

看著孫小虎與許四的強悍對訣,雷秋平心裡羨慕不已,他也參加了開發訓練,而且也提升了不少,但是與孫小虎他們比起來,卻是雲泥之別,他也知道,他這一輩子,都達不到這些人的高度了。

以他這種實力,可以掌控如此強大的龍衛軍么,雷秋平有些擔心。

「不用擔心,這一支龍衛軍是我一心想創立了,不僅是為了對付西方的獸化軍團,更是為了讓雷家在京城中掌控更直接的主動權,他們不僅要強,更要百分百的忠誠,三叔,關鍵的時候,我會出手幫你的。」

「如果你有什麼需要,我揚天盟的人手你都可以調動,怎麼樣,小虎他們不錯吧」看著孫小虎與許四他們一天一天的成長起來,雷正陽有種身心愉悅的興奮,這屬於他的戰將,終於已經名副其實了。

等過段時間,就把李若兮調過來吧,讓他先與小虎他們熟悉,然後做起事來就會心有靈犀,不需要他再擔心了。

千幻李若兮,天王許四,戰虎孫小虎,現在都已經實質名歸了,就不知道那個和尚戒殺什麼時候能與他相見,那個傢伙,這會兒應該是躲在哪個破廟裡,每天念著阿彌陀佛吧

想想戒殺,雷正陽就有些好笑,讓一個身負殺骨的傢伙當一個慈眉善目的和尚,真是虧那些老傢伙想得出來,最後把一大群和尚變成了暴徒殺手,那些老傢伙才知道,殺骨天生,疏不如堵的自然渲泄了。

如果說因為小虎與若兮他們而想到了和尚戒殺,那從奈若的身上,雷正陽卻想起了另一個女人,一個同樣在他的身邊呆了二十年的神秘女人霧。

在另一世,雙腿殘廢之後的雷正陽,就是靠著四男兩女六大幫手,重建起了雷家,現在戒殺的缺席,霧的無影無蹤,讓雷正陽有些少少的遺撼,不知道何時才能與他們相遇。

軍刀的住處,顯得很冷清,雖然有一雙女兒,但是他從來就沒有享受過一天兒女陪伴的幸福生活。

看著手上照片,一抹清淚不自覺的從眼角溢出,滾燙而落。

「千雪,二十年了,你可知道,我活得有多辛苦。」手指在照片上滑過,就像是撫摸著妻子的臉,嬌美清麗還有著溫柔,在兩個女兒身上,完全繼承了母親的優點。

是的,軍刀已經找到了花韻霞的行蹤,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女兒竟然也來到了京城,而且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或者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他沒有想到的事,而現在竟然發生了。

記得妻子去世前曾經說過,分開她們姐妹並不是最好的辦法,天命難為,這也只是延後噩夢到來的時間而已,該發生的終是會發生。

看到花韻霞的那一刻,他憤怒,驚訝,還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恐懼,妻子擔心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了,世上沒有什麼力量可以把她們姐妹倆分開,哪怕是烈火焚身,她們也可以浴火重生。

那一刻,他想衝動的上前質問,暴怒的瘋狂,但他看到了女兒幸福的笑臉,那種笑臉,他從來沒有看到過,是的,那是開心與幸福的表情。

原來這就是女兒想要的生活,而他從來沒有給過她。

看著所有的資料,看著女兒所經歷的一切,軍刀痛苦的選擇了默默的離開,既然這就是女兒們的選擇,作為父親,他會成全她們。

慢慢的抬起頭來,軍刀臉有浮現著一種苦笑,只有到了今天他才知道,原來大女兒早就已經與雷正陽相愛了,冷傲,孤僻,冰冷的女兒,竟然會選擇這樣一個紈絝子弟,這也是他沒有想到的。

大女兒也就罷了,沒有想到小女兒,竟然成為了雷家人,而且現在她在雷家生活得很好,有家人的關心,有親人的呵護,還有她充滿希望的未來,這一切,都是幸福的。

軍刀應該發怒,把女兒趕出東方,然後斷絕她們姐妹的相近,因為這是一個噩夢的開始。

但是他不忍心,他是軍刀,他也一個父親。

「雷正陽,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不然我魔刀魂下,你將是第一個死去的人。」

妻子曾經說過,當有一天,一切無法換回的時候,為了女兒,他必須沉淪,磨滅,成魔。

一個古樸泛黃的木盒被拿了出來,慢慢的盒子被打開了,二十年來,軍刀謹守著對妻子的承諾,從不碰這個盒子,但是現在,終於迎來了契機,兩個女兒竟然重逢了。

「雙鳳相融,百刀成魔,浴火重生,先死後生。」一張便箋上,寫著十六個秀體黑字,軍刀一眼就看出,這是妻子的手筆,當年的她早就已經料想到這一天。

而在這張黃頁紙下,放著一本薄薄的古卷,古卷裝飾簡單,三個隸書大字上寫:「魔刀訣」不錯,這就是可以讓人喪失理智的幻魔奇刀訣,雖然會讓人變得瘋狂,但力量卻可以瞬間提升,達到天意無鋒的虛無境界。

有得必有失,如果不是為了兩個女兒,軍刀不會修練這種力量。

作為一個父親,為了保護女兒,不要說修練魔功,就算是死,他也不會眨下眼睛。

「如果有一天,月兒與霞兒相逢,那就是天意,天魔不滅,世間不平,無道,你就修練魔刀吧,只有魔刀,才可以抵禦黑暗邪魔的力量,不為世人,只為我們的女兒。」

不為世人,只為我們的女兒,軍刀眼染淚,悲苦哀嚎一聲,手已經拿起了魔刀訣。

從這一刻起,他不是軍刀,他是赫連無道,他是花韻霞與花韻月的父親。

消失的記憶,又開始涌動。

赫連家族,這個傳說消失已久的名字,又將在重現世間。

請大家支持吧,大力的支持,九月需要你們支持的動力,不然碼字都是昏昏欲睡。

月票投下來吧,打賞越多越好,推薦票每天收購 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袁世凱之前在南非那邊過的不太順利如今也變的越來越順,不得不說,強烈的復仇**的確能使人緊緊的閉上嘴巴。為了防止自己等人身份泄露,影響到以後的工作,袁世凱向布爾人領袖建議,將兵營周圍數里範圍劃為軍事禁區,並派兵巡邏,任何未經允許便擅自入內的人將會被巡邏隊擊斃。

而在兵營內受訓的士兵,也要嚴格遵守規章制度,熟記軍規與作戰條例以及戰術運用等等,同時也不能跟任何人提起中國教官的事情,如果有人問起,自然就說是一些英國教官在幫忙了,反正那群中國教官身邊有高手保護,一般人根本就近不了身。

第一期士兵的訓練布爾方面抽調了大量有戰場經驗的老兵進行受訓,曾經一度致使布爾軍隊的一些防線有些頂不住英軍的壓力,甚至有些將要被衝破防線的危險,在五十名中國特種兵的介入以後,這種情況不僅徹底消失,而且所有英軍不約而同的一起後退了幾十公里,像是接到了什麼命令一般。

袁世凱不是傻子,抽調了六千名戰場經驗豐富的老兵前來受訓,布爾軍隊在沒有了這些老兵們的支撐以後,如果還能像以前那樣與英軍對廷紛爭的話,那他來不來這裡也就沒多大意義了。所以在雙方剛剛簽訂完協議之後,袁世凱便下令特種戰士去偵察英軍指揮部的消息。

在布爾軍隊逐漸有些抵抗不起的時候,特種戰士行動了,這場戰鬥雖說不是驚天動地,但卻讓英國人為之一振,甚至開始發覺,對面的布爾人從哪裡找來了幫手?

先不說軍裝一樣不一樣,只是頭上戴著的帽子卻完全是鐵傢伙,難道他們不嫌重嗎?身上的武器更是驚人不已,不管是遠程還是近程,他們都擁有強大的火力,而且單看對方火力方面的話,就知道對方只有幾十人而已,可他們的戰術什麼的卻讓人有些鬱悶,既不跟你面對面的打,也不讓你能順利的干你想乾的事情,你走他就跟著你,你停他就停下來,趁你不注意他就會狠狠的砸你一下,讓你損失點什麼。

經過幾天的爭鬥之後,英軍指揮官再也受不了這種無窮無盡的精神折磨,對方只有幾十人,而自己這邊現在已經派出去了不下千人的搜索隊,卻依然沒能找到他們的影子,雖然他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但他卻知道絕不可能是布爾人,無奈之下,英軍指揮官只能將這一情況上報到英國國內,然後全軍退後幾十里,等待著國內的最新回復。

布爾戰爭就這樣被王林改變了應有的歷史,原本應該在1902年就結束的布爾戰爭卻因為一個小小的細節而推遲了幾年,這也是最重導致將英帝國40萬陸軍陷入布爾戰場,沒有精力去插手別的地方的事情,從而也使東亞有一個強大的帝國產生了,而大英帝國的海軍,根本就沒能起到任何作用,雖說在海上雙方還能一較高低,以船隻數量以及作戰經驗來彌補大型戰列艦的不足,但軍艦是開不到地上的,而自己與那邊相比,似乎自己一方根本就消耗不起。

關於布爾方面的事情也就這麼多了,英國已經被深深的陷入了布爾戰場,在沒有勝利之前根本就抽不出身來,就算想要講和的可能性也不太大,因為世界老大的身份使他根本就沒有講和的餘地。

看著袁世凱發來的電報,王林笑了笑,只要布爾戰場陷入膠著甚至是對峙狀態,而且時間越久越好。這樣對王林未來的發展有利,只要英國能在布爾戰場再呆上兩年,王林有把握在他抽身布爾之前就徹底搞定眼前的事情。

王林目前所關心的是,自己手下的那些運兵船隻到底進行的怎麼樣了?今日王林便來到了已經成立幾年,並且培養出了不少造船業人才的造船廠。

這個造船廠從建立伊始就被安排為造船,不求造軍艦,但他們所造的船隻卻也屬於海軍系列,王林給他們的圖紙和紅警工程師們的教導並不只是在教他們造船而已。其實他們這幾年來一直都在建造運兵艦,至於萬噸級的船塢,他們也只造出了八千多噸級的運兵艦,不過就算是這樣也算是好的了,畢竟什麼事情都是從無到有的,王林不會心急一時的。

第二個五年計劃已經完成一年多了,第三個五年計劃也已經開始,這將進五年的時間,這所擁有一座兩萬噸級船塢,兩座一萬噸級船塢,五座五千噸級船塢和十座兩千噸級船塢,共計十八個大小船務的造船廠已經造出了將近五十艘大小船隻,而兩萬噸級和一萬噸級的船塢目前只能造八千噸級的船隻,不為別的,鋼鐵產量不能全部供應給海軍單位是其中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就是技術人員的手藝還不是太到位。

這幾年以來,一兩千噸級的船隻這裡已經能夠熟練製造了,可是五千噸級以上的卻還有些生澀。不過這沒關係,好歹這些也全都是運兵艦,大概來回一次半就能將王林手下的這十萬軍隊全部投送到對岸,因為王林在觀看了船廠的成果以後不停的點頭,自己來到這裡這麼多年了,那個龐大的計劃終於要進入倒計時了。

回到了唐村辦公室,王林將國防大學負責教學任務的副校長李承志和負責實訓以及後勤任務的副校長余值喊到了辦公室。

兩位國防大學副校長還正鬱悶著王林喊他們來要幹什麼,誰知來到王林辦公室后卻被告知,王林現在不在辦公室,請二位等待一下。等待期間,兩人除了無聊的亂想之外就沒有其他的事情了。

等了大約有半個小時左右,只見王林和秘書楊志平每人手裡捧著一大堆文件和材料走了過來,辦公室秘書見此狀況,連忙上前一步從王林手中接過文件。

「你們兩個來的正好,咱們到辦公室里說。」王林揮了揮手,領著眾人進了辦公室,辦公室秘書將文件和資料放下以後便推門走了出去,老大們談事情的時候不是他這個辦公室秘書應該在場的時候,因為他不是隨身秘書。

「讓你們來沒什麼大的事情,回去之後你們把二年級的教學工作改一下,未來三個月內的教學工作要注重實戰,加快教學進度,三個月後將他們提前分配到軍隊實習。你們兩個實權校長可要把這關給我把緊了,別出什麼差錯。」王林說著。

兩名副校長只能一個勁的點頭,學員還沒有畢業就被加快教學進度進入軍隊實踐,其中有最長學齡的二年級也不過是在軍校裡面呆了一年半而已,所學知識也是一知半解,至於一年級,他們只呆了半年時間,目前也就是個連一個班長指揮手段都不如的水平。

「軍隊里的副職空缺還很多,空著也是空著,何不趁著這個機會讓軍校學員提前感受一下指揮軍隊的感覺,積累一下經驗呢?」王林自言自語道,當然,學員們的職位他已經安排好了,除了從北洋過來的那幾位大將以及手下的能人和之前就有一定官位,也有一定指揮經驗的老鳥們能擔任副團長,副營長之外,其他學員最高也就只能擔任副營長,其他人全部都在副連長或者副排長職位上呆著。

送走了兩名國防大學的副校長,王林又想了想,說道:「把蛙人部隊的張團長喊過來。」

「我馬上就辦,總司令。」楊志平說著跑出去,親自跑去了電報房發出了這份電報。王林趁著這段時間呼叫了基地,並且讓紅警基地內的海豹部隊指揮官海1前來辦公室。

隨後王林又問了一下目前海豹部隊的人員數量,得到的結果卻有些失望,由於王林一直都沒怎麼關注海豹部隊,而是把精力放在了研發科技和人才儲備方面,直到現在才知道,海豹部隊竟然只有可憐的兩百人,於是乎也就下令再建造三百名海豹部隊,將其總數量提升至五百。

大約一個小時后,海1先前一步來到了王林辦公室,不過外面的辦公室秘書見海1全副武裝的就來了,也不敢讓海1進去。在王林下發了放行令之後才死死的盯著海1,將他放了進去。

「以後來我這裡不用全副武裝,會讓人誤會的。」王林看著全身雷人裝備的海1,有些無奈的說道。

「是,指揮官。」海1平靜的回答著。

沒過多大一會,蛙人部隊的張團長也急忙趕來,恰巧看著全副武裝的海1站在王林面前,微微有些驚訝,這人是哪個部隊的?怎麼自己以前從沒有見到過?而且也能在總司令辦公室里拿著武器?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海疆,這位是張建成團長。」王林看著兩人微微點頭,似是打招呼的樣子後繼續說道:「張團長,從現在開始你的部隊歸海疆指揮,也包括你,之後他會帶著他手下的部隊去你們駐地,然後接手指揮權,你跟在他身邊多取取經,別耽誤了這幾個月的學習。」

「是,總司令。」張建成滿臉興奮的回答著,現在他終於知道這是要幹什麼了。

之前曾經聽人說過,第三軍剛成立的時候,軍長就被叫到了王林辦公室,之後同樣的進來一個陌生人,而且王林也說了同樣的話,表面上看起來他是把指揮權交出去了,但實際上卻是王林給他們找的一個最好的教官團隊,任何專業的知識到了他們這裡根本就沒有疑惑,而且聽說那個教官團隊在一個禮拜前已經全部撤出了第三軍,第三軍軍長仍然又坐回了軍長的位置,只不過此時的第三軍,各方面實力要比以前強上了幾倍。

待兩人離開之後,王林搖了搖頭,心裡暗暗道:『終於部署完畢了,只等半年後的磨合期結束便能開始進行自己的計劃,十年的等待,只為了半年後的那一刻。』 一夜春風,雷正陽嘗盡了huā韻月動人的美色,豐滿的取,囂膩的臀,還有柔柳的腰」每一種風情,都是一種誘惑。

自從回來京城」兩人已經有些日子沒有見面了」倒是與妹妹相見的時間比較多了起來」並不是huā韻月不想與雷正陽見面,只是兩人事忙,機會不多,特別是huā韻月不想父親知道妹妹的消息,更不想惹父親懷疑,所以行事很小心。

但她並不知道,只要軍刀想要知道的事,一定會知道,不論是她的事」還是huā韻霞的事。

臉上帶著滿足」豐腴的肌膚上染紅了玫瑰的顏色,雷正陽還戀戀不捨的揉搓著她的飽滿,嘴依然在她那紅唇上汲取著香息,這種冷艷幻化的美」比熱情更讓人無可抗拒、在床上」huā韻月還原了真*實,徹底的給予一個女人的全部。

「正陽,你現在越來越壞了,人家都受不住你了,是不是最近又碰上哪個不給面子的美女了,看把你憋得。」,床上的瘋狂」交纏情愛的掠奪,其中的滋味huā韻月當然很清楚」這個男人這幾次來,都像是吃了**一般」太粗魯了。

雷正陽無語一笑」可不是,以前還恩恩愛愛的訴說著情話」但是現在,一見面他就受不住的**狂動,立刻錄光這女人的衣服,進入她的身體」似乎有種迫不急待的渴望,如奈若所說」他的春天到了。

「韻月」你男人最近身體亢奮得很」好像發情的日子到了,怎麼,不歡迎男人來這裡么?」,手在雷正陽的臉上滑過」huā韻月白了他一眼,說道:「你是男人,人家敢不歡迎你來么」你想怎麼我還不由著你」只是有些擔心你的身體罷了,正陽」你可是關係著很多女人幸福呢?「」

手緊緊的抓住女人的臀部,很用力的揉搓著,享受那種嫩滑的滋味」huā韻月玉臉扉紅」拚命的抗拒著,叫道:「還來,正陽,你真的想讓我死去么,快放手」快放手……一」,男歡女愛是相互的」雷正陽瘋狂的時候,她也會跟著一起迷失,而這一次,她是真的有事要與雷正陽商量的。

但情起,愛動」又一輪的歡合展開」一波一波的衝擊」打散了所有的心緒」只是讓身體隨著情緒」一波n波的觸動,感受著男女歡愛之,心。

風雨平息,huā韻月有些無力的擠到了雷正陽的懷裡,眉宇間綻放著幾朵成熟女人特有的性感與嫵媚之huā,雖然這個女人不像冷悠然一樣的身負媚骨,但自有一種動人的風情,很惹火很性感的魅力。

「正陽」我妹妹的事你準備怎麼辦」她現在可是雷家人」你要負責的*……」一年多了」huā韻月想了很多方法」但總是沒有勇氣把這件事告訴父親,因為她害鋒,害怕父親一怒之下」徹底的把她與妹妹分開。

雖然現在是偷偷摸摸」但姐妹倆總算是可以見面,如果徹底的分開」那像以前二十年一樣,她們可能真的要等到天荒地老了。

不想與妹妹分開,又躲不開父親的那一關,huā韻月就像是一隻把頭埋在沙里的駝鳥一樣」把這件事扔給了雷正陽,不論是自己男人的身份」還是妹妹姐夫的身份,他都必須承擔起這件事來。

雷正陽當然要承擔,huā韻霞現在已經是雷家不可缺少的,不論如何,她都不會讓她再回到以前的日子,孤單,寂寞,凄涼。

只是雷正陽心裡有些奇怪」軍刀作為一個執掌軍刀組情報網的頭頭」不可能不知道huā家姐妹這種情況的,但是都一年多了,卻沒有任何的反應,還真是讓人意想不到,軍刀究竟是沒有察覺到,還是故意選擇性的忽略呢?

不論是哪種可能,huā韻霞的事」也該解決了,因為雷正陽現在也弄不清楚」huā家姐妹不能相融」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據奈若說,huā家姐妹的骨格很奇特,像是某種契機的預言,但具體的,她也無法辨別」也許只有軍刀才最清楚。

本想著等軍刀追究,雷正陽就藉機查明此事原由,但沒有想到」時間一過就是一年多,看樣子huā韻月倒是先忍不住了。

「放心,我一定會負責的」不論如何」我都會保護你們,你與韻霞,都是我這一生最重要的人。

huā韻月秀眸一閃,很是意味深長的問道:「怎麼了,是不是想著要佔我妹妹便宜了,她是你的小姨子,你可不許胡來,當然,如果你能解決我父親的事,讓我可以與妹妹永遠在一起」也許還有一絲機會……一有沒有機會,雷正陽都不會讓她們這對姐妹再分開。

夜色深沉,趙子顏從夜校培訓班走了出來,一襲淺白色的襯衣」長筒褲讓她看趕來多了幾分時尚,臉上恬靜如月,輝芒星光下,她平靜**低調,身上再也找不到昔日趙大小姐的刁鑽與任性。

人只有承受過,經歷過,才會改變,這一刻的趙子顏的確已經徹底的改變了自己。

就如夜裡的一朵白蓮huā,很惹人眼目。

雖然雷正陽有說過請她去龍騰集團,但她沒有因此而自傲,以前失去的太多」她明白」珍惜才是永遠」現在她只是想法辦彌被這一切」太多的不足讓她下定決心,報考了夜校,哪怕有一天,她真的可以進入龍騰,也不負她拿的那份薪水。

「子顏,子*……」「」一陣很刺耳的叫聲,打斷了她如水般的神態,微一轉頭,就看到一個西裝草領的年青人男人快步的沖了過來。

「子顏,我等你很久了」今夜我請你吃飯可以么,你知道,我是真的喜歡你。」男人姓金」是外資新華公司的部門經理」也是趙子顏現在工作的公司。

一邊上夜校,一邊上班」趙子顏不想成為家裡的負擔」其實以趙家的環境來說,就算是她當今米蟲,家裡還是養得活的,而且最主要的是公司離家與夜校都很近」很方便。

以前她也是這樣的認為,當一輩子米蟲,很率福的一生,可是現在」她想獨自做個自我的人」活出屬於自己的人生。

趙子顏並不是那種讓人驚艷的美女,但長像俏美,身材勻稱」而且任性化成溫柔之後,她絕對是一個讓人渴望擁有的小女人,所以有人追求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金經理,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不好意思,我家裡規定我要九點鐘之前回去,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邀請了,下次有機會,我請你。」語氣是熟絡的,但也是客套的」並沒有太多的熱情。

「子顏」看到你這麼辛苦」我很心疼」讓我來照顧你吧,以後你就可以不需要這麼勞累,我可以給你最幸福的生活。」

男人為愛衝動的時候,都是以為自己可以征服世界,其實以他一個小小的經理,實在還擋不住屬於她的天空」面對著這個男人的糾纏,趙子顏很是有些不太舒服,莫非她的話真的很難懂,她都已經拒絕了不是么?

一輛車」輕快的在這裡停下」車門未開」但車窗卻慢慢的搖了下來」雷正陽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一記很尖銳的口哨,顯得很是無禮」就像是一個紈絝大少駕著跑車,沒事跑到鬧市勾搭美女一樣色狼。

但是趙子顏卻是受不住的捂著嘴笑了起來,這個傢伙又搞怪了」若是被姐姐看到,她一定會知道,以前說的穩重,根本就不應該用來形容這個男人的。

「咳」美女」今晚咱們可以約會么,哦,就是那種聊聊人生」談談理想的約會,很純潔的。」看到趙子顏,雷正陽有些欣慰,若是這個女人依然是昔日的大小姐,也許他除了照顧」就不會開這樣的玩笑了。

她的改變,得到了他的認同。

人不怕犯錯,只怕不改。

這位金經理正想擋在趙子顏的身前,沒有想到趙子顏卻是銀呤一笑」問道:「你怎麼來了,與我約會,你有這個膽子么?」

金經理觀察趙子顏很久了,靈美溫順,更多的是一種冷雪冰霜的距離感」屬於那種潔身自愛的品種,也只有這種女人,才是娶妻的第一選擇」也正因為趙子顏的這種特別」才會讓他動了情愛之心,展開了追求的旅程。

本以為趙子顏的婉拒是一種借口,是對他堅持的考驗,現在才知道」他從來就沒有理解過這個女人。

趙子顏上車了,一向不芶言笑的臉上」綻放著最美的笑容,連這咋」金經理也知道,這種笑容發自內心最深處。

更讓他驚訝的,這個男人把手滑過趙子顏的臉,她竟然羞羞笑的承受了,沒有一絲的抗拒。

雖然趙子顏沒有介紹,但是他知道,這個才是她的男朋友。

車子滑過」一段還沒有開始的戀情就畫上了休止符。

雷正陽輕輕的笑道:「怕不怕我把你給賣了?」

「行啊,只要你敢,我一定會替你把錢數清楚,絕對不會讓你虧本的。」趙子顏輕輕一笑」說道:「不過可惜」就我這樣的女人」估計找不到買主,就算是找到了買主,也賣不到好價錢,所以,你註定要失望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