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我的電話被他們沒收了,關機,好像落在車上了。」陳青雲笑著說道。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原來是這樣。對了,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你以為她的破手銬真的能困住我?我只不過是故意讓她們抓住,麻痹她們,然後給他們來個突然襲擊。很顯然,效果不錯不是嘛!」

「恩,效果的確不錯。你不僅僅麻痹了她們,連我們也給麻痹了。如果不是小魚告訴了我們,恐怕我們現在還在警局裡面苦撐著呢。」

「哈哈!沒有辦法,電話在對方手中,我也沒有……電話!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電話!」

陳青雲突然想到自己的電話被妖王丟在車上。在換車的時候似乎被妖王拿上了。也就是說,現在電話應該在妖王那裡。也許可以通過電話,找到妖王和化傾城的下落。

「你們先睡覺,我出去一趟!」

「喂,我可還沒有原諒你呢?」

陳青雲開著車來到了龍衛。手機關機,靠普通的手段追擊到手機顯然是不可能的。也只有這裡的設備才有可能。

陳青雲的電話是特製的,有很多普通手機沒有的功能。臨到之前就給顧沉魚打了個電話,等他到了龍衛,後者已經拿著一台最先進的筆記本坐在辦公室裡面等待他了。

「你不在家好好休息,怎麼突然跑到這裡來了。你要電腦做什麼?」顧沉魚問道。

「追擊我手機的信號。如果沒有猜測的話,我的手機應該還在對方的手中。我們就有可能找到一直隱藏在背後的化傾城和妖王了。」

「你的手機應該被他們關了吧?」顧沉魚問道。

「是的,已經關了。不過,這並不是什麼難事。因為我之前已經在手機裡面安裝了一套特定的遠程啟動程序。」陳青雲笑著說道。

「那真是太好了。趕緊開始操作吧!」顧沉魚催促道。

「呃,因為技術還不成熟,我也是測試階段。目前,我得知道他們在什麼方位才行。」

顧沉魚揉了揉腦門,無語道:「你不會是閑著無聊吧?如果可以知道他們在什麼方位,那麼我們還啟動你的手機做什麼?」

「呵呵,那不一樣。我只要知道他們的瞬間方位就行了。我知道了手機處在大概的什麼位置,我就利用衛星信號啟動我的是無聲黑屏啟動,也就是說外人根本無法察覺,從外表看依然是關機的狀態。

「說了這麼多,還不是一樣嗎?你告訴我,現在怎麼才能知道化傾城的位置?」

「嘿嘿,我的手機不會開機,但是他的一定是開機的。而我又知道他的電話號碼?我想,如果有了這樣的條件,應該就不難了吧?」陳青雲笑著說道。

好在陳青雲的記憶力不錯,對於一些重要的電話號碼會特別的記憶下來。化傾城的電話號碼被他記錄下來。沒有想到,現在終於用到了。

當然了,如果化傾城的電話號碼變了,那麼一切也就白搭了。

把顧沉魚的手機連接到了筆記,然後啟動了一套特殊的軟體,長長的呼了兩口氣后,陳青雲撥通的化傾城的電話號碼。

現在他不能露出一點破綻,一旦對方發覺,很快掛斷電話,那麼他就沒有對方的下落了。

電話在響了兩聲之後就被接通了。

「我不認為你找我會有什麼事要商量。」那話那頭的化傾城淡淡的說道,很顯然,從他的語氣裡面已經可以判斷出,他已經知道打電話的人是陳青雲了。

「你怎麼知道是我的電話?」

「因為這個電話只有你一個人知道。」

化傾城給了陳青雲一個很意外的答案,原來如此,難怪對方一上來就知道是誰打來的了。

「如果你是想利用電話信號來找到我的位置,那麼你就不必浪費心機了。你根本就找不到我的。好了,這個電話號碼已經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陳青雲還想說點什麼,對方已經掛斷了電話。

只有幾句話的時間,不過這對於陳青雲來說已經足夠了已經顯示出化傾城的大概位置,看清楚信息,陳青雲驚訝了,他還在中海?

:新書《我的老婆大人們》今天凌晨第一次沖榜,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過去丟幾張推薦票吧!如果能衝上總榜前十,老婆這邊,老西努力爆發一下!ro!~! 焚天尊者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從他的速度可以看出,他此時差不多是油盡燈枯了。|i^

「焚天尊者,我們會將你處於煉獄之刑的……」一名聖殿的護法聲音有些陰冷,顯然成為了玄主期修鍊者以後,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的狼狽。

煉獄之刑,是聖殿一種非常嚴苛的酷刑,一般玄武大陸的修鍊者,都談之色變。因為其是用三味陰火烘烤修鍊者的靈魂。讓你想死都死不了。這即使是一些修為高深的修鍊者,想想都會害怕。更不用說是真的嘗試了。

「哈哈哈……你以為我現在如此,還怕你的煉獄之刑嗎?」對人人都談之色變的煉獄之刑,焚天尊者似乎很淡定,臉上看不出一絲害怕之色。

邊上的秦浩天對焚天尊者的淡定也有些的佩服,這煉獄之刑秦浩天也知道,就算是秦浩天想想雞皮疙瘩都會起來,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絕非一般人所能想象的。不過當秦浩天看到焚天尊者如此的,陡然,他發現焚天尊者的眼神有些的渙散,顯然生命到了極限了。看來,用元火,作抵死一擊,已將焚天尊者的生命精華完全的抽幹了。不過這難道就是焚天尊者的底牌么?秦浩天不知道為何,覺察到一股極度的危險氣息,在向自己慢慢的抵近,不知道是為什麼。

「哼,你以為在我們聖獄的手上,想死就真的容易么?」那名聖殿的護法說完,手一凝,一股強大的能量在他的手上凝聚著。

猛然間,天搖地晃,整個大地都震蕩了起來。一股恐怖的威壓,瀰漫在了天地之間。|i^

「額……」秦浩天的臉色一變,感到渾身的毛孔都要豎起來,似乎身上壓著一座無邊的大山一般。

「好強大的力量……」秦浩天將全身的能量轉動了起來,才覺的好了一些。他目光驚駭的向那氣息傳來的方向看去。

「這……這是……」西門靈鳳看著那氣息傳來的方向看去,似乎是覺察到了什麼!

「哈哈哈……沒錯,就是北影刀魔,我在來之前,就先破壞了你們的結界,現在北影刀魔應該差不多破除封印了吧!哈哈哈……」焚天尊者說道。

隱藏在一邊的秦浩天聽到北影刀魔的名字,覺得非常的熟悉……似乎自己在哪裡聽過的一般。

悠然,秦浩天想到了什麼!

「難道是一千多年前,那個玄武大陸那個憑藉北影狂刀縱橫整個玄武大陸的北影刀魔?」秦浩天喃喃的說。

不過這北影刀魔後來似乎被當時的聖殿殿主,聯合縹緲宮給封印了。難道是同一個人?秦浩天想到這,頭皮就有些發麻了!當時的北影刀魔可是玄聖期的。在當時高手如雲的玄武大陸都是縱橫無忌的那種。現在被封印了一千多年,實力即使是倒退嚴重,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也絕非自己等人所能比擬的。此時秦浩天開始萌生退意了。但是月靈的下落自己還得找西門靈鳳問清楚。想了想,秦浩天還是決定留下來。

「護法,馬上去封印之地阻止北影刀魔……」西門靈鳳連忙對護法說道。

「是……」兩個護法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連忙答應。身法一展,向著封印之地趕去。

「哈哈哈……你們以為現在去就能阻止的了么?如果我所料的不錯。現在北影刀魔應該差不多衝出封印了……只要北影刀魔衝出封印,那時,就是你們聖殿的末日了……」想到得意之處,北影刀魔連聲的大笑了起來。

西門靈鳳的臉色一變,但很快就恢復了常色。聲音有些陰冷的對著北影刀魔說道:「哼哼,你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會相信你了嗎?我們聖殿的封印絕非你所想的這麼簡單。北影刀魔即使再厲害,一時半會想要破除封印也是不可能的。」

雖然西門靈鳳說的似乎很堅決的一般,但是秦浩天還是能從她的語氣當中聽出,西門靈鳳似乎底氣並未像她所表現出來的這麼足。

「那如果有吞天魔珠呢?」焚天尊者笑容很是得意。

「什麼?吞天魔珠,那個能吞噬一切能量的吞天魔珠?你怎麼可能有吞天魔珠,這個只是傳說中的東西……」西門靈鳳的臉色再也淡定不下去了,慘變了起來。

「哈哈哈……二十年前,本尊者遊歷玄武大陸,無意中得到了這吞天魔珠……自被抓進聖獄,為了報復你們聖殿的所為,我終於想到用吞天魔珠埋葬你們聖殿的方法……哈哈哈……只要北影刀魔破出封印,那就是你們聖殿的末日了……」焚天尊者說完,再度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漸漸的,焚天尊者的笑聲漸漸的弱了下去,眼神漸漸的渙散了起來。很快,身子一挺,倒在了地上。

「轟……」一股強大的刀氣破碎了整個虛空,似乎要將黑暗的天際一分為二的一般。

「轟轟……」幾個庭院被那可怕的刀氣震塌……

好強大的刀氣,秦浩天的神色漸漸的肅穆了起來。他對氣息非常的敏感,這刀氣的可怕,絕非他所能抵擋的。好在這北影刀魔即使實力再強,但和秦浩天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只要自己不去招惹他,應該對自己沒有什麼太大的威脅。自己現在只要弄清楚月靈的行蹤就好。

「啊啊……」兩道凄厲的慘叫聲在空中響了起來。

「左右護法!」西門靈鳳的臉色一變。那聲音赫然是從封印之地傳出來的,難道是左右護法碰到麻煩了?

「轟……」一道絢麗的金光衝天而起。

虛空中,一道人影漂浮在上。身上散發出了無邊的威壓。整個人凌立在哪裡,傲視當空。

秦浩天看著那人,一股強大的壓力讓他的臉漸漸的肅穆了起來。

「難道這人就是北影狂刀?」秦浩天看著那人,神色漸漸的凝了起來。

「北影狂刀,你少得意……」西門靈鳳看著虛空中的那人,神色無比的肅穆。 化傾城還在中海是陳青雲沒有想到的。照理說,這個時候他離開中海應該才是最明智的選擇。可是他偏偏選擇留在了中海,這麼說妖王和燕子也在他的身邊。他留在這裡又是想幹什麼呢?

現在已經沒有太多時間給陳青雲思考了,拿到地址后,立刻就跟顧沉魚和風上了車趕往那個地點。

「小魚,查到具體是什麼位置了嗎?,。陳青雲問道。

「查到了,是在華天酒店內發出的信號。,。顧沉魚一直在擺弄著電腦,剛剛捕捉到信號后,她在進行進一步的定位。

華天酒店,這個酒店可以說陳青雲都沒有聽過。化傾城怎麼會住在這麼不起眼的小酒店內。要知道風聲這麼勁,住在什麼地方都是一樣的,也沒有必要委屈自己住在那裡吧?

陳青雲一路上都在考慮化傾城的舉動,這到底是為什麼?

到了華天酒店的門口,陳青雲打量了一下周圍,眉毛立刻就皺了起來。因為這個酒店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是它所處的位置就有些特殊了。

距離世紀影視公司只有兩條街的距離,難道只是巧合?

陳青雲帶著疑問跟顧沉魚兩人走進了酒店,在風的詢問下,很快就確定了化傾城所在的房間。

來到化傾城的門前,風和顧沉魚兩人分別站立在門的兩端,兩人將手槍都掏了出來,相互看了一眼對方,用眼神詢問了一下,然後風一腳踹開了房門,拿著槍率先沖了進去。而顧沉魚緊隨其後也沖了進去。

兩人衝進去后,陳青雲慢悠悠的走了進去。

房間裡面已經沒有人在了。空蕩蕩,似乎已經離開了。從房間的一些情況來看,幾人應該剛剛離開不久。

搜查了一番后,沒有找到一點可用的線索。最後在卧室的床上找到了陳青雲的手機,依然關機。

拿過了手機,陳青雲笑著搖搖頭,原本還想利用手機追蹤對方。看來對方早就料到了這點,所以走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想拿著他的手機。

「老大,跑了。用不用追,他們應該還在中海市內。」。風問道。

陳青雲搖頭道:「不用了。他們懂得偽裝。這個時候應該變成另外一副模樣了。不好找,也沒有必要找了。我們回去吧!」。

既然對方打算走了,肯定就不是那麼好找的,所以陳青雲放棄了追擊。

三人出了酒店,陳青雲依然沒有開機,也沒有打算再回龍衛。

「風,你把我和小魚送到江湖酒吧」。

「好的。」

「為什麼我要著你一起去。我回去還有其他的事情。」。顧沉魚問道。

「呵呵,因為你還有事情沒有處理完。」。陳青雲神秘的一笑,並沒有說透。

風把兩人送到江湖酒吧后就離開了,兩人上樓找了一個單間。吩咐手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干擾他們。

手下帶著曖昧的眼神離開,關上房門,就守護在門口。

顧沉魚撇撇嘴,問道:「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嘿嘿,還能幹什麼?檢查一下這個手機,看看是不是被安裝了追蹤或者竊聽的儀器。我可不想成為他們時刻盯緊的獵物。」。

顧沉魚總算明白陳青雲意思了,點了點頭,說道:「還真是有這個可能。」,顧沉魚在這方面是行家,隨身帶著電腦,電腦包裡面就裝著一些常用的工具。很快就將電話給拆開了,經過仔細的排查,還真的找到了另外一個定位和竊聽的裝置。

「還真的被你說對了。看來這個化傾城倒是蠻厲害的角色。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已經做好了這些。如果不是我們小心,以後還真沒有好日子過了。,。顧沉魚將竊聽器丟在地上,用腳輕輕一捻,立刻就變成了碎末。

「他們輕易的將電話還回來,可不僅僅是為了逃避我們的追擊,我想他們應該是監控我們。不過」我有一點沒有想明白,你說他這麼做真的就是為了監控我們而補下局等待我們追蹤到他,然後留下電話?,。陳青雲說道。

「我也很納悶。如果他要是想把電話不知不覺的還給你。其實有很多方法的。沒有必要弄得這麼麻煩,冒著危險還給你。你好好想想。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陳青雲點燃了一根香煙,閉上眼睛,靜靜的思考起來。這次化傾城與以往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突然,陳青雲打了個激靈,他居然有一個很荒誕的想法。化傾城這該不會是提醒他吧?之前的爭鬥,兩人也算是又過交鋒,對方就在不知不覺間提醒了他,要快速的壯大起來。

這次妖王改變以往出場的模樣,變作了水晶。而他們的行動也是跟水晶有關。臨走之前選擇住的酒店又是水晶待在的影視公司附近。

難道說天網要對水晶再次下手了?這一切都是巧合,還是自己想得太複雜了,實際上事情根本就沒有那麼複雜?

陳青雲把這個想法說了出來給顧沉魚聽,後者聽后認真的考慮了一下,給出了陳青雲同樣驚訝的〖答〗案。

「我的感覺他也是在提醒你,而並非是在算計你。可是,我就想不明白了。他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呢?。。

如果要是能想明白這點,陳青雲也就迷惑了。

「不管怎麼樣,既然已經猜測到這個地步了。那就權當是他在提醒我好了。」。現在陳青雲可不敢輕易的妄下結論,看來的確是需要對水晶加大保護了。

在陳青雲和顧沉魚兩人在推斷的時候,化傾城已經離開了中海。

他沒有變換任何摸樣,因為他已經猜測出陳青雲是不會來追他的,也就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了。

「哎,這傢伙真是聰明的要命,居然發現我們藏在電話裡面的追蹤器和竊聽器了。」妖王嘆息了一聲,將手中的一個顯示屏直接丟出了車外。

「如果他是那麼容易被耍著玩的人。那麼他的腦袋也早就搬家被人拿去領賞了。」。

這時,化傾城的電話響了。

看到電話號碼,化傾城的表情立刻變得嚴肅起來,示意其他人不要說話,然後這才接通了電話。

「是的,所有的計劃小進行得很順利。我馬上就到了,我這就來見您。」

掛斷了電話,化傾城揉了揉太陽穴,十分無奈的對燕子說道:「把車子開中海吧!」。

「啊,我們還回去啊!我們再回去可真的就危險了。 醫流武神 ,。

化傾城冷笑了一下,說道:,「現在不是我們危險,而是整個中海都危險了。,。

這句話說得實在是太危言聳聽了,妖王和燕子兩人聽得雲里霧裡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不過,在天網內階級是非常明顯的,就算不明白也盡量少問為什麼,只要執行命令就行了。燕子立刻調轉車頭,已經開出中海的他們,又殺了回來。

「妖王,你帶的東西還可以維持多長時間?」。

「還夠一個星期的。」。

「恩,那給燕子偽裝一下吧!她這個樣子實在不方便行動。,。

「好的。一下車,我就開始著手準備。」。

重回中海市內,來到了皇家別院。

在這個高級到讓普通人一輩子都別想走進來觀光一番的私人會所包間裡面,化傾城見到了一個很久沒有看到的老人。

個頭不高,卻給人很強的壓迫感。面容很白,五官很緊湊,眉宇間有股了陰冷的味道。一看就是一個強大的陰謀家。

化傾城的印象中只看到過兩人有這種面相。一個是古代的曹操,另外一個就是近代的**。全部都是歷史上有名的奸雄,而面前這位老者也足夠稱得上是奸雄。

「您來了。」。化傾城畢恭畢敬的鞠了一躬。

老者正坐在沙發上拿著一本漫畫在看,真的很難想象這樣一位老人會有看漫畫的愛好。

「恩,坐吧!」老者臉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只是隨口說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