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小憨追上,我留著兩座符魔陣,一旦追上,使用符魔陣,給老楊爭取時間,只要我們向西逃出一萬五千里,那裡有個鎮子,立刻進入空間傳送場,小憨便無法再追蹤我們了!」白剛最後道。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好,我們只要進入空間傳送場,就趕往丸城,這時人形骷髏蟲不再,我們端掉它的老巢,將李子豪的家眷全部帶走,既打擊了人形骷髏蟲,又能更好的控制李子豪!」江帆看了看點頭道。

江帆,楊爽,白剛又商議一陣,白剛開始設置符魔陣,形成縮影帶好,江帆也沒閑著,也設置了三座符陣。

江帆設置符陣主要是為了應付異形蟲陰性分身,雖然神火不滅分身不懼毀滅,但多周旋拖延一下時間也是好的。

楊爽找來六個手下,給他們易容成六個魔神主模樣,江帆易容成李子豪模樣,八個人開始同時出現有說有笑的巡視樂崑山周圍禁區。

一些蠢蠢欲動想冒險偷偷進入禁區的符魔神,一見符魔界的八個魔神主同時出現,都是目瞪口呆狐疑不已,不是說楊爽魔神主與李子豪七個魔神主不死不休的嗎,怎麼走到一起了?!

江帆、楊爽幾人開始最後的巡視,並對圍在禁區外面的符魔神再次發出警告,敢進入禁區就是死,巡視完一圈后便趕往樂崑山頂。

江帆來到樂崑山頂看了看,將一座符陣縮影在山頂五六里的位置藏好,接著退到距離山頂十餘里的草坪上,與楊爽幾人一邊聊天一邊等待。

江帆抬頭看了看天色,已是正午時分,看了看山頂,打量了下周圍空中,狐疑道:「奇怪,異形蟲陰性分身怎麼還沒出現?小憨也沒出現呢?」

「應該快了,這些玩意應該會遵守時間的,大家小心了,只要正主一出現,你們六個立刻按照計劃悄悄後撤!」楊爽倒是不在意,對六個手下叮囑道。

「呃,好像來了,東面的天空遠方有微弱的氣流涌動!」接著楊爽忽然面色一變看向天空道。

江帆急忙風之眼使出,果然在空中東面,一百餘裡外高空,一道淡影像是閃電一樣急速而來,江帆道:「應該是異形蟲的陰性分身來了,小憨出現應該從南面來!」

幾秒鐘,淡淡的影子便落在十幾裡外的樂崑山的一顆大樹上,江帆風之眼視線盯住一看,皺皺眉,無法看到真面目。

異形蟲的陰性分身與海底魔宮的異形蟲一樣,也是一團黑霧包裹著,而且風之眼視線竟是無法滲透入內查看,黑霧似乎是種強大的能量阻隔住了。

接著那顆大樹忽的一亮,一顆珠子從樹冠中徐徐升起,升到樹冠上空二十餘米停下,在閃亮著金光,同時江帆元神中的那顆紅色符球開始閃爍起來,九眼靈珠出現了!

江帆頓時心中激動,太好了,只要拿出來就有機會了,但隨即擔心起來,我靠,異形蟲陰性分身到了,小憨怎麼還沒來?一旦異形蟲陰性分身急著動手那可就麻煩了。

「兄弟,南面的空中遠處有東西過來了,氣流涌動的厲害!」這時楊爽忽然極為輕聲道。

江帆也感覺到空中氣流的微微顫動,急忙風之眼視線看向南面空中遠處,百餘裡外的高空,一個巨大五六十幾米高的巨獸急飛而來。

三個腦袋,虎頭、象頭、蛇頭,六隻水缸粗大的胳膊,兩條三十餘米長的三四米直徑粗的人腿,軀幹部位是獸身,渾身長滿了一米余長的發亮黑毛。

我靠,原來小憨就是這樣的怪物了!江帆吃了一驚,更是欣喜不已,來得正是時候,立刻奔向使出趕往放置符陣縮影的位置,一邊緊盯山頂大樹冠中的異性蟲陰性分身,做好不測準備。

樹冠中的異形蟲陰性分身卻是沒理會江帆的接近,被趕來的三頭六臂的小憨給吸引了,空中氣流涌動變得強烈了,小憨已是接近到五六十里遠。

「該死的蟲子,留下九眼靈珠滾蛋,不然滅了你!」小憨自是察覺到地面江帆和楊爽等人,立刻大聲呼喝,既是警告江帆和楊爽等人,也是對異形蟲陰性分身發出威脅。

「小憨,我們兩不相干,不要干擾我辦事,否則我打殘你!」樹冠中的異形蟲陰性分身既是驚訝又是惱火,針鋒相對道。

「吼……你們這些符魔神趕緊滾蛋,九眼靈珠沒你們的份,不然全都得死!」小憨不搭理,一個加速,便接近到山頂二十餘里遠的千米高空,發出一聲嘶吼,接著威脅道。

轟……接著小憨一隻粗大的胳膊揚起,對著五六裡外的一座山頭揮出,一團金光爆閃而出,一聲巨響,頃刻五十餘米高的山頭被擊的碎石亂飛。

「蟲子,最後一次警告你,留下九眼靈珠滾蛋,不然要你的命!」小憨身形一閃,出現在山頭五六里遠的百米空中懸停,指著樹冠中的異形蟲陰性分身發出最後通牒。

我靠,小憨好剛猛恐怖!此時已是趕到放置符陣縮影位置的江帆看得倒吸口涼氣,眉頭皺起,一揮手就能見數裡外的山頭轟掉,異形蟲陰性分身肯定也差不了,看來搶到九眼靈珠是火中取栗了。

近在咫尺,拼一拼了,正好小憨和異性蟲陰性分身都在符陣覆蓋範圍,該是發動了,不然異形蟲陰性分身收起九眼靈珠可就沒機會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小憨,你別沒事找事,你要是再敢靠近一絲距離,我立刻廢了你!」異性蟲陰性分身大怒道。

「我靠,你個蟲子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咦……怎麼有符神氣息?」小憨三隻兇惡的腦袋六隻眼睛頓時凶光閃動,忽然有些驚訝,狐疑的看向江帆方向。

此時的江帆一咬牙發動了,意念發出,藏在地上石縫中的符陣縮影立刻飛出,呼的一聲微響,整個山頭周圍二十里範圍,三百米高空頃刻被一團灰濛濛霧氣籠罩住。

江帆幾乎同時爆發了,使用穿越石位移,頃刻出現在那棵樹冠頂上出現,手一伸一把抓住那顆九眼靈珠,隨即消失不見。

異形蟲陰性分身自持實力強大,根本不懼怕小憨,故此小憨出現並沒急著收起九眼靈珠,心中十分憤怒小憨橫插一杠子,沒想到有人敢在它眼皮底下打九眼靈珠的主意。

對江帆,楊爽幾人根本無視,太不值一提了,一心只注意小憨,小憨也是一樣,眼中只有異形蟲陰性分身,何況它本意也不會去動這些符魔神,主人有交代,只搶九眼靈珠趕走異形蟲陰性分身。

江帆鑽了這個空子,加上符陣的神奇,一時得手了,符陣忽然出現,被籠罩在符陣中的異形蟲陰性分身和小憨都是一呆,十分意外。

首先是異形蟲陰性分身反應過來,其實那一怔的時間極短,因為它及時的想起了九眼靈珠,一聲怒吼,包裹身體的黑霧狂涌,金光大作,與此同時,小憨也反應過來,氣憤的兩隻手臂揮出。

符陣那裡承受得住兩個強大恐怖的攻擊,轟的一聲悶響,符陣頃刻崩潰瓦解,異形蟲陰性分身接著想也不想的閃身消失不見。

因為江帆在拿到九眼靈珠的剎那傳話給異形蟲陰性分身,「蟲子,謝謝你的九眼靈珠,有本事來抓我的,我往南面去了!」

江帆一顆也不耽擱,拿到九眼靈珠便再次位移,出現在三百裡外一座山頭上,意念發出,設置好的魔蟲王假體出現在肩頭,接著故意將自身的氣息釋放到最強烈,好讓異形蟲陰性分身察覺到。

同時江帆也沒忘記給一萬餘裡外的黑皮仆獸發出召喚,黑皮仆獸立刻忽的起身從地下竄出消失。

異形蟲陰性分身聽到狂怒,故此符陣一破,頃刻便追向南邊,同時意識發出感應,頃刻察覺到江帆的位置。

符陣崩潰,小憨卻是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異形蟲陰性分身消失了,察覺到在幾百裡外,同時設置符陣的人也消失了,怎麼回事?它還沒想到九眼靈珠被人取走。

小憨正在盤算,此時按照約定,距離它五六裡外的楊爽及時發動了,楊爽取出江帆給他的符陣縮影揮出,呼的一聲微響,頃刻樂崑山山頭周圍二十里範圍再次被符陣籠罩住。

「我靠,這是搞什麼鬼!」這裡還沒弄明白,這邊又陷入符陣,小憨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憤怒了,這是極大的侮辱,雙臂揮出,兩道金光爆閃而出。

轟的一聲,符陣瞬間被摧毀瓦解,小憨真的憤怒了,還不等它查看周圍,忽然怪叫一聲,六隻手臂倉促朝著斜前方揮出,黑皮仆獸發動了襲擊。

黑皮仆獸頃刻趕到,正好是符陣崩潰之際,巨大的身形驟然捲起成了一根數百米長的水桶粗大的捲筒,一見小憨身形,便是狂暴的全力橫掃砸去。

轟……驚天動地的巨響,小憨因為倉促,失去先機,本來實力就要差上一籌,雖然雙拳招架住了,但還是承受不起,被震的巨大身軀飛出,噗噗……三隻腦袋三張嘴巴噴血而出。

狂暴的氣流瞬間形成超級颱風,颳得周圍十餘里地的樹木全部撲到,飛沙走石聲勢浩大恐怖。

黑皮仆獸異常興奮,得手了,全力一擊之下讓小憨受傷了,但絲毫不敢大意,隨即嘶吼,就不顧一切的追想向飛出的小憨,捲筒的身軀瞬間攤開包裹而去。

同時巨大的嘴巴展開,無數的黑麵條寬的細線湧出,鋪天蓋地的閃電般圍向小憨,單純的撲去用身體包住小憨是不可能的。

受傷的小憨感覺到危機,大叫一聲三隻大手朝三個方向揮出,軀體扭轉翻滾陀螺旋轉想穩住身形,另外三隻大手狂暴的超撲來的黑皮仆獸轟出三道金光。

同時也反應過來,知道是誰襲擊它了,畢竟以前就打過交道,還開戰過,心中大驚,意識到不妙,想也不想的向它的主子人形骷髏蟲發出求援信號。

砰……三聲爆響,小憨轟出的三記金光悉數擊中黑皮仆獸巨大的身軀,金光炸開,鮮血飛濺蔓灑空中,黑皮仆獸的身體被轟出三個二十餘米巨大的貫穿血洞。

好在黑皮仆獸巨大,一里巨大,三個十餘米大的貫穿血洞並不太影響整個軀體,加上又是軟體,尤其是黑皮仆獸做好了兩敗俱傷的心理準備。

黑皮仆獸真是發狠,劇烈的疼痛卻是一聲不哼,只是被擊中的剎那,速度稍微滯緩了下依舊撲向小憨,而且速度猛地加快,黑皮仆獸不顧傷勢的將速度提升至極限,這讓小憨大驚失色驚詫不已。

本認為對手必然躲閃,如果躲閃不開受傷,或者招架化解,怎麼著行動必然受到影響,自己也就得到喘息的機會,沒想到對手竟然不管不顧不要命的撲來。

吼……小憨心中恐懼,不禁慌亂了,六隻手臂揮動,但才抬起就被黑皮仆獸吐出的無數麵條寬的黑線給包圍了,嗤嗤……一串微響,無數黑線化作濛濛細雨汁液,一道奇異的腥臭味瀰漫。

咳咳咳……小憨一聞到氣味,頓時劇烈咳嗽,腦袋嗡嗡作響,這下頓時影響了它的反應和那速度,噗的一聲,被帶著三個大血洞的黑皮仆獸身軀給包住了兩條腿和大半身軀。

黑皮仆獸一刻也不耽擱,嘴巴一張吭哧一口就咬在了小憨的背上,隨即狂吸起來,疼的小憨發出嗷的一聲慘叫。

太近了,等於兩人抱在一起,這種無賴的打法讓兩者都施展不開,又驚又怒的小憨只能六隻手臂爆發。

但不好打,只能狂抓,黑皮仆獸身軀太薄,捶打等於捶打自己,黑皮仆獸的身軀別看薄,其實也是非常的僵硬,既是神品符神器也很難擊破。

但小憨不同,六隻大手上的利爪不比神品符神器差,一陣亂抓,哧哧……黑皮仆獸薄薄的身軀很快被擦破大量的口子,鮮血直流,再抓,薄薄的身軀被穿,十幾塊數米大的薄薄身軀組織抓下。

黑皮仆獸心中苦不堪言,痛不堪言,幸好一大口血很快吸到,立刻身軀奮力一震從小憨的身體上彈射而出,接著閃身消失。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江帆在山頭上停留的時間不到一秒,隨即使用穿越石位消失,幾乎是前腳走異形蟲陰性分身後腳到,目標消失,急忙意識散出感應,立刻察覺到目標才出現在五百裡外。

異形蟲陰性分身剛要追出,卻驚訝了,察覺到黑皮仆獸的氣息,咦,這傢伙竟然出現了,原來還沒死啊!要不要回去?

呃,算了,還是抓那小子要緊,就是他了,就是他溜進了海底魔宮救走了那五個符神帝,還敢搶走九眼靈珠,可惡,絕對不能放過那小子!

黑皮仆獸和小憨打起來了!呵呵,太好了,這兩傢伙都該死,打吧,先讓它們打去,它們實力相當,要打上一陣子,等抓了那小子再回頭看看什麼情況。

異形蟲陰性分身欣喜不已,想著漁翁得利的好事,呃,那小子又逃出了三百里,速度還蠻快的,趕緊追,閃身消失。

江帆開始兩次還冒險稍稍略作停頓算是吸引,猜測黑皮仆獸一出現,異形蟲陰性分身肯定立刻察覺,擔心異形蟲陰性分身不追而是折返,黑皮仆獸可就完了。

隨後便管不了那麼多,位移全力使出,但每次出現都故意留下強烈的氣息,好讓異形蟲陰性分身輕易察覺到,便於它追蹤,十次后按照預定計劃,逃出萬餘里,來到一條洶湧的大河邊。

江帆意念發出,神火不滅分身出現,帶著魔蟲王假體迅速跳入河中,使用水裡游魚技能全速在數十米深處順流潛游出十里地,忽然竄出上岸進入一片河岸樹林中。

同時金甲蠻蟲也被召喚出來,江帆進入符咒世界,符咒世界化作塵埃顆粒附著在金甲蠻蟲身上,金甲蠻蟲也跳入河中,迅速鑽入河底的地下深處。

異形蟲陰性分身緊跟追來,來到大河邊上,迅速的察覺到江帆的分身留下的氣息軌跡,從十裡外河中上岸進入樹林,也察覺到小蠻出現殘留的氣息。

哼,那小子竟然放出一隻神獸來干擾,這種小兒科的手段真的太爛,異形蟲陰性分身略作判斷,迅速鎖定江帆分身,瞬間追到那片樹林上空百餘米處,正待暴起進入樹林抓住江帆。

忽然江帆分身取出符陣縮影拋出,呼的一下,頃刻樹林五里範圍被一片灰濛濛霧氣籠罩,隨即江帆分身迅速取出十幾顆臭靈捏碎,頓時符陣中充斥著奇臭之味。

呃,是符陣,怎麼這麼臭!異形蟲陰性分身怔了怔有些鬱悶,不過並不在意,僅僅是停頓了下自持實力強大毫不猶豫的直接沖入符陣中。

就在此時,金甲蠻蟲已經從十餘裡外大河的河床鑽出,江帆極力的收斂氣息從符咒世界出來,隨即將金甲蠻蟲收入符咒世界,並使用穿越石位移消失,接著一刻也停留的全力位移往回趕。

葉少,傾城佳人 異形蟲陰性分身闖入符陣,包裹身軀的黑霧猛的一涌動,金光爆射,轟的一聲,符陣頃刻崩潰,江帆身份立刻風無影技能使出,停在肩頭的魔蟲王假體隨即飛向另一方向,分散逃。

呃,真的好臭,比剛才察覺的臭上十倍不止!異形蟲陰性分身頓時感覺到臭靈的威力了,之前只是感應到了,這次直接置身其中,立刻受不了。

異形蟲陰性分身急忙竄出,不過遠沒有一般人和獸中招反應來的大,過於強大,抵抗能力也強大,當然影響還是有的,乾嘔幾聲,覺得很難受,強大的感應能力被削弱不少。

異形蟲陰性分身憤怒了,這小子太壞了,抓住你非得好好折磨不可,讓你生不如死!哼,分散逃又有用嗎?

異形蟲陰性分身忍耐著難受暴起,瞬間便追上飛逃的魔蟲王假體,黑霧閃出一道金光,瞬間飛逃中的魔蟲王假體被禁錮住,隨即被吸向黑霧。

「小樣,還想逃,比登天都難呢!」異形蟲陰性分身得意的冷笑道,一邊盯著已是逃出七八裡外的江帆分身。

眼看魔蟲王假體就要進入黑霧,忽然啪的一聲,魔蟲王假體炸開消失,異形蟲陰性分身頓時一愣,看了看只剩下正在消散含帶著淡淡符咒能量的煙霧,立刻恍然,憤憤罵道:「是假的,混蛋!」

異形蟲陰性分身閃身追上正在逃的江帆分身,一道金光閃出,砰的一聲擊中江帆分身後背,異形蟲陰性分身要先暴打江帆一頓出氣,然後再帶走。

江帆分身被襲中,人頓時飛出五六米遠摔倒地上,卻是嘎巴嘎巴幾聲開裂成數塊,但也不見血,異形蟲陰性分身嚇一跳驚愕,不是吧,這麼不禁打嗎,力道控制著的,不能這樣就打裂了!

嘎巴嘎巴……碎裂的幾塊江帆分身又爆出一串的響動,幾塊開裂沉幾十塊了,異形蟲陰性分身大吃一驚,這是怎麼回事?還沒等它反應過來,碎裂的幾十塊忽然噗的發出悶響,化作一團霧氣了。

「我靠,也是假的,上當了!」異形蟲陰性分身頓時反應過來,鬱悶之極,同時驚駭困惑了,這假的也太真的,竟然沒察覺出來!

異形蟲陰性分身異常的憤怒,不但被耍了,連九眼靈珠也丟了,這是奇恥大辱,正要離去重新回到樂崑山看看,忽然卻是呆住了,那團霧氣竟是開始出現幻影,接著越來越清晰,很快成為人形。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活過來了?異形蟲陰性分身看著江帆再次出現驚愕了,那氣息還是那麼的真切,絲毫感覺不出是假的。

「空間之刃!」江帆分身忽然手一揮暴喝,空中出現一把二十米長的巨大白芒刀刃狠狠劈向黑霧,異形蟲陰性分身一愣,腦筋急轉也不躲閃,裹在身上的黑霧忽然暴漲頃刻將江帆分身給淹沒。

噗的一聲悶響,巨大白芒刀刃劈中黑霧,似乎一刀砍在一團膠糊上似的,隨即膠糊發出強大的吸力,白芒刀刃迅速被吸入黑霧消失。

異形蟲陰性分身的黑霧是裹住了江帆,但絲毫沒有喜悅,因為裹住的剎那,人再次蹦碎氣化消失,急忙意識感應,沒發現絲毫生機,頓時萎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明明是假的為何剛在有那麼真切的生機,一觸即潰,生機全無?」異形蟲陰性分身徹底的迷糊了。

異形蟲陰性分身撤回黑霧,在那發獃,這時面前二十餘米虛影再次出現,接著迅速成型,真切的江帆出現。

「蟲子,我這不是真身,你既無法殺我也無法抓到我的,咱們這樣糾纏下去沒意思,不如我們來做筆交易如何?你不想知道被植入符佩的蟲仆的下落嗎?」江帆得意洋洋的笑道。

江帆想多拖延一下時間,畢竟異形蟲陰性分身的速度太快了,另外也想看看能不能套取些信息。

給讀者的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