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真的嗎?」何樂抬頭問他。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她確是來自魔宗,聽聞魔宗出了大事,她才不得已趕回去。是半個月前的事,這時想來也快處理好了。」

「是什麼大事?會不會有性命危險。」何樂又緊張起來。

「放心,她的命長著。魔宗的事外界很難知道,只是從外圍的跡象看應是出了大事。曾有傳言第七子實為宗主之女,真相如何就不知道了。」栗源也是知無不言,實在是不希望何樂因此生出隔閡。

何樂收好信件,腦中有些亂。魔宗是朝廷明令封殺的邪教,而且還與雲檀宗有直接的關係。那他喜歡上魔女,又該怎麼算。其實他早已不太討厭靖仙宗,因為宗主呼延烈的做事風格,還有他施予的恩惠。

「魔宗的事現在也不好說,你就安心在此,總會有明朗的一天。」栗源當然巴不得何樂遠離魔宗,那就是個泥塘,誰沾邊都會弄滿身泥腥。

何樂來到木珂珂住過的地方,這裡保持著她離開時的乾淨整潔,空氣中似乎還有她留下的氣味。何樂找了個角落,什麼也沒碰的閉眼修行。

第二天宋文良與柳十厭又匆匆趕回石窩縣,州府的行文已下來,柳十厭被撤職查辦,新縣令暫空缺。十石賑濟糧食已著就近城府發放,不日將到。縣令空缺期間由城府代管,會有衙役前往石窩縣。所以柳十厭得過去交接,宋文良與當地城府有些交情,算是過去周旋一二。

「知道為什麼將你留下嗎?」

「願聽先生解惑。」何樂行弟子之禮,伏在地上。

栗源細看他,幾月不見變化很大,在身上沉澱下的不只是南荒雨林的風塵,還有生死歷練后的感悟。

「太子很看好你,但要入太子的圈子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此前的趙熾和公孫珪想來你也知道結局。這次你能救太子於南荒,算是大功,但還不夠,不夠讓太子將你推出去。將來是要將你推上前台的,而不只是一個北地流民。在大周朝最重要的是出身,而不是你有多麼強。你所看到的所有檯面上的人物,如果沒有好出身就得有大的犧牲為代價。你是拼過命的人,但在那些大人物看來還不夠,遠遠不夠。而我為聚這勢已花費了大半輩子時間,將用三年全傾注在你身上,這樣你才能真正起勢。」栗源從未如此認真嚴肅過,越說聲音越低。他是真正的謀士,謀天下,謀皇道,謀亂世。這固若金湯的天下,別讓他找到一絲縫隙,那時他就能將這天掀個底朝天。

何樂伏在地上,心情起伏跌宕,果然如他所想是在蓄勢。再說在此他也能放心修行,待到三年後應已有小成,雖說沒把握對抗孫天翊,但至少這天下他已可闖蕩。

「弟子明白了。」栗源算是何樂首個甘心情願認作弟子的先生,無論是他的學識,還是他那大智近妖的預見,都讓何樂欽佩得五體投地。

「你起來吧!有件事要告訴你,天人六降是錯誤的,其實是天人九降。有三處暗中降世的天人,比明面上的更加可怕,今後他們都是你的勁敵。所以你要珍惜這三年,走你自己的大道,走到無人比肩也要走下去。」栗源面有憂色,他是唯一算出天人九降的人,如今又泄露天機,天罰已離得越來越近。

「九降?」何樂猛然想起南荒土著中那個會用炁流的女子,終於明白原因。他早已知道天道無情又殘酷,看來這大周朝也是惹惱天道,才會遭此大劫。

「對。只知北方有破軍降世,乃九降中最強。」

何樂知道他說的北方不是北地,而是更北的金人,就是說現在金人當中也有一個炁流高手,比孫天翊更強的高手。而破軍一說來自斗數星術,何樂並不懂,也就忽略了。

他只記住了一件事,他的強敵不是六個,而是九個,且還有個比孫天翊更強的勁敵。

「總是要來的,不怕。」何樂知這天是要掀翻人間,而他卻是要掀翻天。

栗源知他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但也確實在他身上看到一絲變數,不然也不會將為太子準備的勢都留給他。人常說盛世的弄臣最好做,亂世的清流最悲涼,栗源其實想過逃避,但還是逃不出自己織就的樊籠。

「能不怕是好事,那我問你現在你可能背出《十策論》?可知君子一怒,血流漂杵。天子一怒,伏屍百萬。為何君子一怒,也能有如此聲勢?」栗源轉而當場考較起他對君臣的認知。

「君子不器,衛天道為己任,天道以下皆為螻蟻。天子更為天之子,天子眼中舉世皆螻蟻。《十策論》精深博大,弟子還不能背誦。」

栗源站起來,又坐下才說:「用一年夠不夠。」

「或許不夠,但能前後貫通。」《十策論》何樂早已能倒背如流,但栗源說的背誦包涵了理解,而不是簡單的背誦。

「嗯,如此勉強夠了。」栗源從自己的書架上抽出幾本書遞給他。何樂接過一看,是論述君子及君臣的書籍,也有一篇兵書,算是比較淺顯的初級兵書。

「旁徵博引才能兼聽不盲,不要以為淺顯就不值得學。著書能由淺入深者皆需有大學問,且願意將至聖之理簡化得淺顯易懂,那是懷了濟世之心。我們每通讀時,亦要懷有感激之心。」栗源第一次教給何樂新的認知,此前他都會忽略掉著書立說的人,而單純注意書本身。而栗源說的是本質,書都是由著書的人來寫的,所有的論點不是先天就有的,而是著書人積累后逐步形成的。無論是《十策論》,還是手裡的《兵法演》,都是著書者一生的經驗積累,這樣想來書與書之間是沒有貴賤,只有讀書人能從中汲取的多少區別。

「弟子受教了!」何樂又是一拜,有時真的是師傅領進門,悟性在個人。同樣一句話,說入不同人的耳朵,能產生的作用也是不同的。

那個瞬間何樂似乎領悟到了什麼,匆匆拜別栗源回到住處,他從自己的包袱中找出一本褶皺成一團的書,那是段奕鋒送給他的《太乙炁貫篇》。在炁流修行中算是很基礎的心法,修行者最多能修到旋光境,但對於初習者卻有著很大的幫助,能繞開很多誤區。

何樂將它找出來,是在心裡模糊的生出一個概念,但他又不敢確定。這本心法在他昏迷后泡在泥漿中一個月,雖然被他整理過,但還是褶皺得厲害。他試著翻開,發現每頁紙張之間已粘連。沒辦法,他只能找來乾淨的毛筆和水,然後一點點重新將書打濕。

那些原本的字跡早已糊成一個個墨點,隨著揭開的每一頁,只能模糊看到墨點裡的原有字跡。何樂將每頁紙都揭下來掛在空當晾乾,整整忙了二個時辰才將僅有二十頁的《太乙炁貫篇》完全整理好。

看著掛了幾排的紙張,何樂心情莫名緊張興奮,會不會是他所想的。他也不敢肯定,但栗源先生所說的話給了他極大啟迪,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簡單。正如箴語開篇:大道至簡,可急可徐。 大事件已然結束,偉大航路後半段再無四皇之首白鬍子之名。

地盤崩碎,其麾下背負白鬍子之名的四十三個海賊團,經此一役,傷亡殆半。

混亂,開始了,有著黑暗果實震震果實雙能力的黑鬍子,與白鬍子旗下,一番隊隊長馬爾科對戰結束勝之,成功登頂四皇。

半載之內,新世界白鬍子地盤竟被瓜分殆盡!

偉大航路的一座荒無人煙的小島之上,有著一大一小兩座顯目的墳墓,小的上面支著帽子與項鏈。而較大的墓碑上方,倒插著一柄長達九米的薙刀,刀柄之上掛著一面霸氣鐵血的骷髏旗,旗子下方迎風飄蕩著背後無正義的海軍制式羽披,這便是世界最強男人,白鬍子,四皇愛德華?紐蓋特的葬地。

是夜,漆黑無月,海風席捲著烏雲,烏雲裹挾著閃電,就在那浪花飛濺,直衝上天之際,兩道似要將天地開闢的閃電,追逐著,嬉鬧著,劃破了蒼穹,撕裂了空間。

最後的最後,好似上天註定一般,紫金色閃電裹挾混沌色電閃,脫離了虛空,順著薙刀那粗壯的金屬刀柄貫穿而下。

接著天晴了,雲散了,皎潔的月灑落了玉色的屑。

忽然,這被天地雷霆劈中的刀下,海賊最強男人的墓室,震動著,微顫著。

似無實有的散發出了陣陣詭異的波動,緊接著,刀下篆刻著這位最強男人功績的墓碑猛然皸裂,進而,亞當寶樹雕刻的棺槨亦是顫動不已,最後,就在那一隻比普通人大了數倍,白骨慘露的手掌微顫,即將接觸棺槨的瞬間,顫動停止了。

一切就好似卡帶了一般,靜止不動。

「叮,史上最強人族系統正在載入……載入成功。」

「叮,世上最強人族系統開始綁定……軀體嚴重損毀,不符合綁定標準,系統準備脫離,警告,此世界非源位面,位面原居民,雖具人形,卻無真魄,強行轉移將致使系統崩壞宿主死亡……系統搜索解決方案,抽取子系統能量,恢復宿主軀體,開始修復……」

「叮,警告,警告,系統出現邏輯性錯誤,宿主許可權不足,發現最高許可權者——系統創造者。」

「叮,系統創造者靈魂破碎,根據系統守則,開始修復創造者靈魂……抽取能量……開始修復……警告!警告!!創造者靈魂本源質量過高,系統能量不足……使用備用方案……抽取時空漩渦能量。」

「叮,抽獎子系統崩潰……商城子系統崩潰……次元聊天子系統崩潰……叮,創造者靈魂穩定,斷開時空通道。」

「叮,發現本時空靈魂,開始驅逐,警告……系統能量不足,無法驅逐,即將陷入沉眠,開啟第三套方案,靈魂融合。」

「叮,系統即將沉眠,預計沉眠時間13140小時。」

系統機械音停止的瞬間,世界再次恢復了運轉,海中飛躍而起的海王類跌落如海,濺起大片水花,島上咬住昆蟲的小獸,終於品嘗到了那營養豐富的蛋白質。

世界一片和諧,一切都好似沒有發生改變一般,平靜安詳。

真的一切都沒有變化嗎?

不,閃閃果實擁有者,海軍本部三大將之一的黃猿,在那一瞬間,竟毫無根底的自心底深處誕生了一抹險死逃生的喜悅。

不僅僅是他,新世界的多弗朗明哥,蛋糕島的夏洛克·玲玲,百獸島的凱多,海軍本部的赤犬,偉大航道的黑鬍子……這些在海賊世界稱霸一方的強者們皆感到了一抹險死逃生的慶幸。

世界,變了,真的變了。

時間流逝,兩載時光轉瞬即至,此刻的新世界,除卻白鬍子的故鄉,白鬍子海賊團的旗幟仍舊飄揚之外,其餘地盤,全部失守,在眾人的眼中,白鬍子海賊團已成過去式。

甚至就連白鬍子之名,都如曾經的紅伯爵,洛克斯一般成為了一個被人們深藏在心底的恐怖代號。

也就是在這個時刻,系統原本13140小時的倒計時終於走到了終點。

那一瞬間,白鬍子那由亞當寶樹打造的棺槨,如兩載之前一般,再次震顫開來。

棺槨之中,那隻靜止不動的手掌亦是再次震動的開來,只是瞬息那隻碩大無比的手掌便已然觸碰到了棺槨的蓋子。

雖說手掌殘缺少肉,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但仍舊無比強大,甚至僅僅只是觸碰,便將密度重量比同體積百鍊精鋼重上十數倍的棺槨轟飛。

下一瞬間,白鬍子那甚至連半邊腦袋都消失無蹤,體長八米上下的殘破屍身,竟然直直的坐了起來。

「這是哪兒?我,不是死了嗎?」

白鬍子那甚至連頭顱都缺了小半的『屍身』,竟然開口說話了?雖說聲音沉悶,乾澀機械的不似活人,但仍舊是開了口。

「為什麼我感覺,這裡的場景好熟悉。」

「熬夜碼字的時候被女票通知分手,鬱悶之下,出來買點吃的最後直接被斷落的高壓電線砸中。」

「難道,我沒死?但,我的身體,為何,會變得這麼巨大,禿鷲竟然沒有我的手掌大……」

「為何,我僅僅只能看到半邊兒物體,我,這是怎麼了……」抬手一模,只感覺半邊兒頭顱頭顱不翼而飛:「只有半邊兒腦袋,一旁的禿鷲,好熟悉的場景啊……這是,我所寫的,白鬍子!!!」

就在這一瞬間,一聲好似,金屬摩擦,乾澀刺耳的聲音在他腦海升騰:「創造者,史上最強人族系統為您服務。」

「你知道,這是我筆下的世界?」他是網文寫手,並且還是腦洞奇大的同人寫手,所以在確定了自己所處世界,是自己所撰寫的同人世界之後,他本能的有些困惑。

「當然,系統,便是由您創造的,尊敬的系統創造者。」崇敬的系統音響起。

不過還沒來得及等他發問,那略顯機械的系統音,便再次響起:「叮,肉身大範圍低烈度修復成功。」

就好似他所描寫的一般無二,系統聲響過後,他再次有了感覺,這一次不再是剛剛那種只能看,卻絲毫沒有感知,就仿若看3D電影電影一般感受。

並且,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伴隨著乾涸枯萎心臟的再次跳動,原本乾涸的血管被緩緩的充盈,愈加強悍的斐然巨力亦伴隨著血液的流淌,逐漸的復甦,身體在發熱。

最後的最後,眼前在閃過一道電芒之後,他發現,他已經再次擁有了正常人的視角。

身為原文作者,他清楚的明白,這道電芒的顯現,便證明了白鬍子原本崩裂的半顆頭顱被修復了。

但即便是書寫這段文字的他,在親身感受了這般神奇的一幕之後,也不由的有些驚駭莫名。

網文作者的敏感神經,告訴他此刻必須要搞清楚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系統告訴我,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還有現在海賊王世界到什麼時間了。」

「創造者的出現,系統無法探知。」系統機械音再現:「現在是海元歷1523年3月2號,海元歷1520年7月12號的頂上之戰已經過去了30個月了。」

「不對,我記得,我設定的是頂上之戰過去半年之後,怎麼會多了兩年!!」聽到系統之言后,他的腦海,仿若翻江龍入小溪一般,難受而又洶湧。

「創造者靈魂破碎,系統修復創造者靈魂花費了大量能量與時間。」

「白鬍子殘魂呢,我記得,我設定的是,白鬍子殘魂未毀,只要有足夠的情緒點便能拯救。」

「創造者靈魂質量過高,系統能量抽取時空渦旋將創造者靈魂穩定,準備將那兩個靈魂驅逐的時刻,便能量不足陷入了沉眠,沉眠之前,開啟了第三套方案,白鬍子殘魂與原宿主現在已經融入了創造者靈魂之中。」

「這樣啊!」他腦海泛起無限波濤,最後的最後,所有繁雜的思緒全部凝結為一聲深深的嘆息。

「還真是巧呢,孤兒院長大渴望親情的我,偏偏在失戀之後,被高壓電打死穿越到了我所書的二次元世界,更加巧合的是穿越之後,我竟然融入了一生所求便是家人團聚的白鬍子的殘魂?!」

「這怎麼看,都像是無敵流的開篇啊!」

雖說,網路寫手,特別是二次元同人寫手,以腦洞著稱,但不得不說的是,他的腦洞真的是太大了,竟然說出了事實真相!!

既來之則安之,確定了時間線之後,他緩緩的站起身來。

頓時,他便有了一種身高一米七的普通人從未曾有過的感覺。

真真如其所描繪的一般無二,真的是一種會當臨絕頂一覽眾山小的奇特感覺啊!

身高超過七米的軀體,真是太棒了啊。

「海賊王最強男人白鬍子的身體,先知的靈魂,甚至還有輔助系統,如果是的話,這外掛開的簡直突破了天際啊!!」

他端詳著,身體的手臂軀幹之上,滿滿都是傷痕刀疤,甚至有槍炮留下的傷口,一種熟悉的感覺在他的思緒中翻騰。

恰在此時,他突然注意到了視覺死角之處,插在半截滿是皸裂的墓碑之上的薙刀,看著那刀身之上眼熟的羽披,還有羽披上方,歲略顯殘破,但仍舊迎風舞動的骷髏旗之後,他愣住了。

雖說身為作者,他早就明白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便是白鬍子的葬地,但是真當看到那熟悉的薙刀、羽披、海賊旗之後,他的心中還是不由自主的誕生了一抹哀傷。

是啊,靠愛發電的同人作者,如果不是愛一個人物到了極致,又怎麼會選擇去以其為主角,寫一本動則數百萬字的啊!!!

「才僅僅兩年半啊,海賊王世界,君臨新世界四皇之首白鬍子墓地之上的旗幟,便已然殘破了!!」

他動情了,縱然他清楚的明白,這是自己的世界,都依舊如此。

那可是,海賊王世界的四皇,世界最強的男人白鬍子的墓地啊!

那可是他心中,唯一不可磨滅的一座神峰啊!!

就這樣,殘破了嗎!??

他,是看了頂上之戰後才迷上海賊王的。

所以,整部番劇之中,他最喜歡的不是主角海賊團諸人,而是強悍、護短的白鬍子。

不僅僅只是因為,白鬍子其在頂上之戰死戰不退;不僅僅只是因為白鬍子,在頂上之戰,總計承受刀傷267處、貫穿傷三,子彈152發、炮彈46枚,但他仍保持著毀滅敵人的姿態;也不僅僅只是因為其整個海上生涯里,紋烙著自身旗幟的背部,沒有一處因為逃跑而留下的傷痕。

他之所以會花費心力,構建以白鬍子為主角的,接近三成的原因,只是因為想要填補自己內心對親情的渴望。

他最喜歡的就是白鬍子那句:做我的兒子吧……

「系統,白鬍子能夠復活嗎?」

「創造者,說的是系統的復活模塊吧!抱歉,為了修復創造者的靈魂,絕大多數子系統都損毀了。」

系統的解釋,使得他久久不能平靜,半晌之後,他才恢復鎮靜,朝著系統問詢:「主系統消耗情緒點修復肉身的修復模塊損毀了嗎!?」

身為作者的他,很是清楚,自己當初設定是將致命損傷修復,但是別說白鬍子身上遍布的暗傷,甚至連病痛都未曾修復。

所以,如果說修復模塊也損毀了的話,自己真的是沒有多少日子可活了。

「修復模塊完好,請創造者儘快收集情緒點修復暗傷。」

「肯定要修復暗傷了,要不然,我怎麼對得起與我融而化一的白鬍子啊!」

說著,邁步上前,單臂握住長達九米的碩大薙刀,豪爽的大笑:「庫啦啦啦啦,既然老天讓我穿越如我自己所書世界,既然老天讓我融入白鬍子殘魂,那麼從此以後,我便是愛德華?紐蓋特!我就是白鬍子!!!」

如原文所描述的一般無二,白鬍子咆哮出口的瞬間,一股宛如實質性的風壓,自其周身不斷向外逸散。

最後的三個字兒,不斷在空中迴響,而後漫天遍野全部都是受到驚嚇慌亂逃逸的飛鳥。

風壓逸散卻並沒有散溢,最後,似乎就連遠處的海浪都被著無盡豪邁霸氣的聲響震懾,整個島嶼乃至四周的海域都僅剩下一個聲音在回蕩,那邊是海賊世界最強男人的名字。

白鬍子!!!

既然重生為了四皇之首,那我便做一個君臨天下的帝皇霸者!!

「既然老子融入了白鬍子的殘魂,那麼老子就是白鬍子!!」

「那曾經被奪走的,又豈能任由其漂泊,我的能力,我的皇位,我的船員,我的孩子們!!」

「海賊王世界啊!準備迎接源自於我四皇白鬍子的洗禮吧!!」

「新世界里的敵人啊,顫抖吧!卑劣的海軍!隱藏幕後的天龍人啊!顫抖吧!因為老子,白鬍子又回來了!!!」

在那一瞬間,白鬍子霸道的咆哮出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