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君!你看我手上是什麼東西!」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此刻,老A高舉著鑰匙站在了眾人的前方。

聞言邪君看了一眼鑰匙之後,冷冷一笑,不屑道:「不就是沒了用處的鑰匙嘛,怎麼你想用那玩意砸死我?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就要笑掉大牙了!哈哈!」

邪君感到不屑,甚至還癟了癟嘴。

「不對!」

這時,華贏天禾見到鑰匙之後,立刻反應了過來:「不對!他是想服用鑰匙之中武煉峰的精血來殺了我們!我前面服用了百分之九十九純度的神血,都能將他們玩弄於鼓掌之間,輕鬆搶走鑰匙,他現在如果服用武煉峰的精血!恐怕會變的比當時的我更加厲害!」

聞言,邪君瞳孔一縮,經過華贏天禾提醒之後,瞬間反應了過來,確實,不滅級是真正的不滅,但如果老A強行使用鑰匙之中武煉峰的精血來提升自己的實力的話,一旦老A獲得了非生命境強者的力量,那他邪君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

一般情況下,非生命境的存在那就是石頭,雖然有龐大的力量,但不再有人的意識和情感,因此,不會有非生命境的高手像人一樣出來活動殺人,但如果,老A依靠這種方法,強行把自己的實力提升到了非生命境,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那個時候,老A將是一位有意識和七情六慾,會殺人,會行動的非生命境強者!兩者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想到這裡,邪君感到了一絲害怕,望著一臉冷峻的老A,嘴角抽搐了一下:「我勸你最好不要服用那裡面的精血,武煉峰乃是非物質境的存在,這是他留在世上的唯一證據,如果你服用了武煉峰的精血,我敢保證,你會死的很慘!到時候,神仙也難救活你,我兒子前面服用了百分之九十九純度的精血都差點死掉了,你服用這百分之百純度的精血的話,我敢向你保證,哪怕你是大覺醒者也只能撐一秒鐘!過了一秒鐘你就會死!現在,我勸你你把那東西放下,咱們有事好商量!」

「你說這麼多廢話,是因為你害怕了嗎?」

老A陰沉著臉,身上的氣勢顯得有些可怕。見狀,邪君臉一抽搐,喉嚨一顫,最後一咬牙狠狠道:「前面那個豪老頭!打個商量怎麼樣?我帶著我兒子離開,你叫他將那東西放下!」

豪老頭聞言,看向了老A,老A見狀一臉冷漠:「我已經活的太久了,已經活夠了,死什麼的完全不在乎,但在死之前,我需要向世人證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乃大惡牢守護者!你這狂徒!想從我眼皮子地下逃走!?門都沒有!!!除非你自己進大惡牢!否則!今天,你必須死!!!」

老A的怒吼震破了蒼穹,見到這一幕,邪君臉色一僵,猙獰道:「你想和我換命嗎!?你真以為我邪君會怕死?!!!笑話!!!」

話落,邪君猛地一掌打破空間,一把拉過身邊還沒有反應過來的華贏天禾,便將其送入了空間亂流之中,隨後朝著已經反應過來,準備從空間亂流之中把華贏天禾拖出來的大龍王和豪老頭以及冷玉三人殺了過去!

「父親!!!」

空間內,華贏天禾見到這一幕心中大急,想要衝出來幫忙。

「快走!記住老子的話!將你老子的責任傳承下去!以後!把元星給我屠一遍!就算是給你老子我報仇了!」

空間裂縫之前,邪君一人獨戰三位大覺醒者,狂猛的攻擊鋪天蓋地,一交手的瞬間,餘波一個橫掃,便將大海打到直接蒸發!整個大惡牢直接覆滅!整個元星都抖了三抖!

遠處,老A見到這一幕,平靜的握著鑰匙,一用力,外殼破碎,顯露出了鑰匙之中那如米粒一般,散發出無盡血光的,神血!

遠處,正在圍攻邪君的冷玉見到這一幕,瞳孔一縮,如果真如邪君所說,老A一旦服用了神血;恐怕今天他也會死在這裡!

想到這裡,冷玉臉色焦急,對老A喊道:「老A冷靜點!我們再另想辦法,你服用了會死的!」

老A聞言,笑了笑,望向了被圍攻的邪君,此刻,邪君一個人擋在空間裂縫之前,前面是不斷攻擊他的冷玉豪老頭和大龍王三人,背後是臉色猙獰狂怒的華贏天禾。

邪君見到老A投來的眼神,發出了狂笑聲:「哈哈哈!來吧!來吧!就算我死了!我兒子依舊會執行我的遺願!到時候,整個元星絕對會被我兒子屠一遍!」

聽道邪君的話,老A怒道:「邪君!事當如今你還不知悔改!今天就讓我這位大惡牢的守護者!為天下蒼生除了你這個禍害!」

話落,老A一仰頭,便將那米粒大小的神血吞入了腹中! 「邪君,你的生命旅程到盡頭了!」

「咕咚」

那一粒米粒大小的神血最終被老A閉上了眼睛緩緩吞入了腹中,在這一瞬間,冷玉和大龍王和豪老頭他們三人停下了手來,不再攻擊邪君,悲傷的望著老A。

「都是你這個蠢貨惹得事情!要是老A死了!我冷玉發誓一定會殺了你!哪怕是天涯海角!」

冷玉冷冷一瞥空間裂縫中臉色猙獰的華贏天禾后,與大龍王和豪老頭兩人回到了老A的身邊,察看老A的情形,臉色猙獰的華贏天禾聞言不以為然反而不屑的冷哼了一聲,隨後對邪君說道:「父親,和我一起逃吧!」

邪君聞言艱難的轉過了頭來,對華贏天禾笑了笑。

邪君他沒有回答華贏天禾的話,而是冷冰冰的望著老A,此刻老A緩緩睜開了雙眼,當他的雙眼緩緩睜開之時,一股無法言語的大勢從天而降,一瞬間元星彷彿承受了不可承受之重,天地崩碎,空間破裂,大地翻騰,元氣肆掠。

這一刻,元星彷彿要裂開成兩半!

見到這一幕,躲在空間裂縫之中的華贏天禾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片恐懼,以至於他的雙腿都開始不停的顫抖。

「逃!快逃!」

腦海之中,逃跑的念頭不斷在催促著華贏天禾,最終,華贏天禾一咬牙,看了一眼他的父親邪君之後,轉身直接逃走,消失在了空間亂流之中,無影無蹤。

邪君察覺到了這一幕,並未有說什麼,他此刻,在提升自己的意志。

「想要殺我,我得看看你有沒有那個能耐!」

邪君並沒有逃跑,他將自己的意志提煉到了巔峰,以此做磨刀石,將心念四大性質放出后,一磨!他的心念四大性質便在短瞬間達到了大圓滿!下一秒!一股不死不滅級的氣勢從他身上升騰而起!炸穿了天空與大地!

此刻,他與老A遙遙相對,一個宛如天上之神,一個宛如人間之神!

「這邪君!」

豪老頭見到這一幕,心中一顫,他沒想到這邪君居然在短短瞬間,就將自己的境界提升到了不死不滅級!

「傳聞,修鍊到不死不滅級時,心靈境界一旦圓滿,人的感情和慾望就會隨著時間的推移緩緩淡去,等到七情六慾徹底消失,就會不由自主的晉陞為沒有七情六慾的非生命境的存在,想來,這邪君他是不想成為沒有七情六慾的存在,才一直壓制自己的境界,現在,老A強行服用神血,提高自己的實力,他感受到了危機,因此才放開了對自己的壓制,才會如此順利的晉陞到大圓滿境界吧!」

大龍王一捋鬍鬚,看了一眼老A,此刻,老A的眼中白光一片的,見到老A這幅樣子,大龍王長嘆了一聲,此刻,老A從某種意義上來將,已經不再是人了。

「老A還有機會變會原來的樣子嗎?」

此時,冷玉和豪老頭大龍王兩人站在老A的身後,靜靜的旁觀事態的發展,到現在這個時候,已經不需要他們幫忙了,他們上去說不定反而會幫倒忙。

聽道冷玉的話,豪老頭和大龍王長嘆了一聲:「不知道…」

九萬里高空之上

老A此刻眼中完全化為了白瞳,此時的他,身上的氣勢遠比華贏天禾服用神血時厲害百倍,當他眼中完全化為白瞳之時,他身上的氣勢達到了巔峰,九萬里之下,原先是滔天的大海,但因為先前戰鬥餘波的影響,大海乾枯,已經化為了山脈,但在此刻,在老A身是的氣勢達到巔峰之時,這裡化為了齏粉,成了沙漠。

與老A遙遙相對的邪君身上的氣勢也很驚人,但到底是比不上老A身上的氣勢,此刻,邪君宛如飄飄欲飛的嫡仙一般,四周的空氣彷彿都會發光。

一個是依靠神血暫時突破到了非生命境的存在,一個是達到了不死不滅級的存在。

這場戰鬥會如何呢?

還沒開始便已結束

當戰鬥開始時,冷玉他們只見天地光芒一閃!

自從吞下神血之後;便一言未發的老A看了一眼邪君長嘆了一口氣;邪君便在警惕的神情之中身子一僵!整個人彷彿直接就成了一塊石頭,一動也不能動!

接著,天地白光一散,冷玉他們便發現老A已經走到邪君的身邊,手刀一劃,這位被冷玉大龍王豪老頭他們殺死了起碼上萬次卻依然可以重新活過來的絕世狂人,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老A摘掉了腦袋!

此刻,老A提著邪君的腦袋向著冷玉他們走了過來,他的每一步落下,身體便會化作灰燼消散在空氣之中。

見到這一幕,冷玉和大龍王豪老頭他們明白,邪君所言非虛,老A怕是要以這種方式離場了。

「保重!」

來到冷玉他們三人面前,老A笑了笑,將邪君的頭顱遞給了冷玉后,身子便開始飛速的化為了灰燼,短短瞬間,老A的下半身便直接就沒了。

冷玉抱著邪君的頭顱,看了一眼后,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這是怎麼殺的?」

這個問題,豪老頭和大龍王他們也想知道,因為邪君死的太簡單了,天地白光一現,邪君就直接掛了。

三人抬頭看向了老A,此時,老A還沒有完全消失。

見狀,老A笑了笑:「非生命境的存在真的很強,剛剛我回到了邪君的過去…」

聞言,冷玉三人動容,豪老頭望著整個上半身都快要化為灰塵的老A悲慟道:「兄弟!」

「呵呵…」

一聲輕笑落下,老A至此徹底化作雲煙消散在的天地之間。

望著眼前空蕩蕩的一切,冷玉三人心中堵的慌,面對眼前的一切三人有些悵然若失。

「結束了…」

大龍王輕輕道,三人聞言望了一眼元星,殘破的元星上,已經沒有了大惡牢,和守護大惡牢的守護者。

但那一扇亘古長存的大惡牢之門卻還永恆的沉睡在地底…

……

在邪君死去前的那一刻,華贏天禾已經從空間亂之中流衝出,剛剛落到地面,華贏天禾心中便傳來一陣源自血脈的悸動!

「不!!!」

怒吼聲衝天而起!直接將方圓百里之地炸成了廢墟!

此刻,華贏天禾痛苦的跪在地上,臉色猙獰異常,他乃心念大預知的擁有者,有時候會偶爾看到與未來相關的畫面,就在剛剛,他看到了自己的父親邪君,被老A一刀斬首的情形!隨後畫面再閃,他見到了自己父親的頭顱被冷玉拿在手裡的情景!

「冷玉!冷玉!冷玉都是你!我要你死!我要你死!!啊!!!」

嘭嘭嘭!

天地炸裂,一座大山在華贏天禾的怒吼之下,直接炸成了廢墟,這時,天邊飛來了十幾道身穿古袍,腳踏飛劍的宗門弟子。

「何方妖孽!竟敢在我修聖宗地界放肆!」

聞言,華贏天禾眼中紅光一閃:「給我去死!」

只見華贏天禾一抓抓下,天地彷彿破布一般被抓出五道裂縫,有幾個倒霉鬼直接被抓中,當場嗝屁!

如此情景,將那幫自稱修聖宗的弟子驚得肝膽俱裂!

「快!快跑!這妖孽太厲害了!快回宗門稟報老祖!請老祖降妖除魔!」

一群宗門弟子嚇的屁滾尿流,華贏天禾見狀眼中凶光一閃,如一道長虹,瞬間出現在了一名逃跑的弟子身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提了起來喝問道:「這裡是哪裡!?你們是什麼人!」

「大大仙人饒命!這裡是太元界,我是修聖宗護法弟子,得知此地有異前來察看,望大仙放我一馬!」

那弟子下的尿抖不停,身子顫顫巍巍,像是丟了三魂七魄一般。

「太元界?」

華贏天禾聞言眉頭一皺,恰在這時,天邊飛來一群仙風道骨,神仙之流的人物,見了華贏天禾后,當中一位老道見到華贏天禾掐著那弟子,臉色一怒大喝道:「你是何人!竟敢傷我修聖宗弟子!」

聞言,華贏天禾臉色一冷,隨手掐死了那弟子后,緩緩轉過了身來,那老道見狀,頓時勃然大怒:「好邪魔!竟敢當著我天煞真人的面!殺我弟子!看我宰了你!咄!」

天煞真人揚手一施法,變見一把飛劍如長虹貫日一般,刺向了華贏天禾,華贏天禾見狀,單手一抓,便穩穩抓住了那飛劍,那飛劍被華贏天禾抓住之後,猶自顫抖不已,天煞真人見到這一幕,大驚失色,臉色慘白。

「不好!這邪魔道行高深!來人!給我布下九天煉魂陣!隨我一同剿滅邪魔!」

天煞真人見華贏天禾厲害,竟然可以徒手抓住他的飛劍,頓時慌了神,統領弟子便要布陣殺了華贏天禾。

「是!」

天煞真人帶來的那群弟子齊齊應了一聲,便左右散開,持飛劍將華贏天禾團團圍了起來。

嬌寵嫡女:王爺,太腹黑! 見到這一幕,華贏天禾眼中血光一閃。

「父親!看兒子滅了這方世界!給你陪葬!!!」

唰!

華贏天禾大吼一聲,震塌幾座高山後動了!這一動!山河驚,天地崩,大地化黃沙!

幾乎是一個照面!

天煞真人看都沒看清楚華贏天禾是如何動的手,方圓萬里,便成了一片廢墟!

站在廢墟之中,華贏天禾提著天煞真人死不瞑目的頭顱,仰望著被血色染紅的天空,憤怒的發出了一聲怒吼!

「冷玉!我回殺回去的!我絕對會殺回去的!!!啊!!!」

狂暴的怒吼之聲,炸穿了天空,令整個太元界風雲色變,無數人驚覺異常,被他的怒吼聲吸引而來……

…….

元星,冷玉和豪老頭以及大龍王他們收拾一番情緒后,便朝著大荒浪原飛去,準備通過星空之門,去玄道界給眾人報告平安。

豪老頭看著冷玉提著邪君的頭顱,感覺有些不爽:「冷玉!你還提著他的頭幹什麼,快把他丟了吧!」

聞言,冷玉搖了搖頭,他看了一眼邪君的頭顱,此時,邪君的頭顱,和他當初從殺無戒手中搶來的那顆神靈頭顱一模一樣,就想一顆雕塑一般,脖子的血液鮮紅,卻不外流。

「有這顆頭顱在手,華贏天禾這個傢伙一定會回來搶的!華贏天禾這個傢伙不知悔改!恐怕會和他父親邪君一樣,成為第二代邪君到處亂殺人。眼下,華贏天禾已經成了大覺醒者,雖然沒有到不滅級,但我們不能掉意輕心,也絕不能給他有成長為不滅級大覺醒者的機會!等他成長為不滅級大覺醒者,到時候就難對付了!所以,我準備用這個頭顱設計,將他引出來殺了!以絕後患!」 冷玉和大龍王豪老頭三人一路直奔大荒浪原,在大荒浪原的星空之門順利的見到了孫朽和黑老怪兩人。

「冷玉!」

黑老怪和孫朽見到冷玉他們平安歸來后欣喜若狂,前面,冷玉他們和邪君那是打的天崩地裂,彷彿世界末日來臨一般,不由得讓人擔心,下一刻元星是不是會毀了。

「都結束了!走!我們去玄道界見見大家!」

冷玉一舉邪君的頭顱,便和歡天喜地的孫朽黑老怪兩人通過星空之門,去了玄道界,見到了李長風和鳳珺令武破天他們暫時不表。

……

世有三千大界,太元界便是其一,這是一個未偏離傳統修行之道的世界,上有仙界,中有凡間,下有地府。

華贏天禾通過空間亂流誤入太元界,在太元界·凡間掀起了一股殘酷的廝殺,作為大覺醒者的他,乃是不死的存在,雖然拚命拼不過不滅級大覺醒者,但對太元界的這些人而言,那就是無敵的存在。

僅僅未出十日,太元界·凡間便被華贏天禾殺的差不多了。

時至太元界歷:四十五元三千七十八會九萬六千五百三十二歲,太元界仙界眾仙驚覺下界異變,派神兵天將下凡捉拿邪魔,卻不料全軍潰敗,天地染血,地府三常告破,邪魔孤身一人慾反攻仙界,太元仙界大帝君召集八方仙人四方鬼王,在仙界太元宮瓊樓大殿商討斬妖除魔之策,但見那瓊樓大殿之中,上座十二路金仙,下坐百列凡仙,右坐仙隱,左坐鬼王,中坐太元仙界大帝君,南坐無極大帝君,西坐彌陀大法聖,北坐搖光天武王,東坐仙母真聖人。靈童玉女不勝枚舉。

「那邪魔端的厲害,所使術法不似我太元界中任何一脈修行法門,怕不是域外邪魔來著」

無極大帝君朗朗開口,引得眾位仙家點頭附和贊同。

「即是域外邪魔,也不知是那一界來著?怎地如此厲害?打也打不死哉!嘆!」

左方鬼王鎚頭撓耳,連連嘆息,那邪魔十日屠凡界,三日破地府,一天敗天兵神將,太過厲害。

「貧僧推演一番,知那邪魔來路」

正當這時,彌陀大法聖一捻佛珠,唱了一句,引得眾仙家側目驚疑。

「請大法聖詳細道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