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要不要救他啊?」黑熊問道。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葉青沉默了片刻,咬牙道:「先把他救回來再說吧!」

「我靠,葉子,你瘋了啊?」坐在旁邊的趙成雙瞪眼道:「殺了十三個人了,這就是個連環殺人犯了,放到哪都是頂級通緝犯了,你還救他?黃家的人正想找你麻煩呢,你這純粹是惹禍上身啊!」

「我心裡有數!」葉青放下電話,慢慢坐在沙發上,靠著沙發沉默了一會兒,突然睜眼道:「對了,八爺這兩天去哪了?怎麼一直都沒見他!」

趙成雙聳肩道:「我不知道,他昨天上午給我打電話,問市裡有沒有在通緝他。我說一直都有,然後他就掛了電話。」

「他昨天找我借了一筆錢,說是跑路用的。」李連山低聲道:「八爺又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了?騙了哪個大人物了?大清早起來就跑路啊?」

「沒事啊,都沒人報警啊!」趙成雙道:「他在局裡的那些通緝令,都是那些小事,不大,沒必要跑路吧!」

葉青卻是一陣無語,他之前只是嚇唬嚇唬王老八,沒想到這老傢伙這麼實誠,立馬就跑路了。這下可好,耳根子能清靜幾天了。

「那到底是出什麼事了?」李連山更是詫異,道:「他該不會是惹了什麼不該惹的人了吧?葉子,他不跟你住一起嘛,你不知道是什麼事嗎?真要是什麼事,跟咱們說,咱幫他解決了啊。這樣老跑,也不是個辦法!」

「說的也對,就在這深川市,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啊!」趙成雙點頭道。

葉青很是尷尬,擺手道:「行了,你倆別管他了。這老傢伙,說不定故意騙筆錢出去旅遊呢。再說了,他跑到哪,也都是當地人吃虧,這老傢伙什麼時候吃過虧了!」

趙成雙和李連山互視一眼,難得的同時點了點頭,因為葉青說的太對了。王老八這老傢伙,什麼時候吃過虧啊?

同一時間,在天惠市郊的一座山下,王老八正跟一個滿身油污,髒兮兮的和尚坐在一起。若是葉青看到,必然會吃驚不已,因為這臟和尚,他之前也見過。沒想到,王老八跟他竟然也認識啊!

王老八突然連打了兩個噴嚏,摸了摸鼻子,用手小心翼翼地把自己那中分的髮型收拾好,而後撇嘴道:「娘的,哪個小兔崽子,又在背後說八爺了!」

臟和尚盤膝坐在旁邊,雙目合十,猶如入定了一般,這與他之前的瘋瘋癲癲可完全是兩碼事。聽到王老八的話,他也沒有睜開眼,只輕聲道:「若無虧心事,背後誰人說?」

「你這話什麼意思?」王老八頓時不樂意了,瞪眼看著臟和尚,道:「老傢伙,別以為你比我高几個輩分,就能對我指手畫腳了。佛道不相通,你佛門的前輩,在八爺我面前可沒有一點面子可言啊。惹惱了八爺,信不信八爺我現在就走,你自己去找那個老不死的去!」

臟和尚好像被王老八這話給嚇住了,真的不敢再說什麼了。但過了好一會兒,他再次開口道:「他說不定就在這附近呢,你這麼說他,可是很危險的啊。別人給你面子,他可不會給你面子!」

聽到這話,王老八頓時老實了許多,尷尬地道:「沒事,沒事,我算了,他還沒到這裡呢。不過,你也別怪我沒警告你,這次你還是抓不住他的!」

臟和尚道:「萬事皆有因,萬事皆有果。今日種因,他日得果。若無今日因,豈有來日果!」

「說人話!」王老八道:「八爺我是道派的,搞不懂你這些佛語,來點人能聽懂的!」

臟和尚終於忍不住,睜開眼看了王老八好一會兒,道:「跟你沒法交流!」

「沒法交流,你還跑去找八爺我啊?」王老八撇嘴道:「你還不是看上八爺我的鐵嘴神斷,不是我吹牛,要不是八爺我,你這輩子都別想追上血衣和尚了!」

若是殺門的人聽到這話,必然會被震撼到。臟和尚和王老八在這裡,竟然是為了等待血衣和尚?血衣和尚失蹤了這麼多年了,很多人都以為他不會再出現了,這……這是又準備出現了嗎?

臟和尚沉默了一會兒,道:「他生有慧根,身具佛性,終究會成為一代高僧的。就算我找不到他,時機到了,他自然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

王老八撇嘴道:「我呸,我算是不信你們佛門的那什麼佛性慧根的。我都說了,道義不同,不足為謀。佛門修來世,道門修今生。管他什麼佛性慧根,我命皆有我來定!」

臟和尚搖了搖頭,道:「你這理解並不對,佛門並不是修來世,佛門修的是解脫。眾生皆苦,世界便是一個苦海。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只有解脫了,才能超脫這苦海!」

王老八道:「喲,你說的倒是好聽,我怎麼就覺得這塵世很好啊。花花世界,美女如雲,多嗨啊!」

「既然你這麼認為,那你為何沒有享受?」臟和尚看著王老八,道:「以你的能力,這天下財富,天下物質,你皆能隨意享有。可是,你為何還要如此忙碌?」

「我……我這是為了報答別人的救命之恩!」王老八道:「哎,跟你說這些,你根本不懂。滴水之恩湧泉相報,這是八爺我做事的原則!」

「恩恩怨怨,便是這塵世的苦海。當有一天,你能從恩怨當中走出,超脫這苦海,便是真正的解脫!」臟和尚頓了一下,道:「這便是佛門修的解脫之道!」

「這……這純粹是瞎扯淡嘛!」王老八撇嘴道。

臟和尚剛要說話,眉頭卻猛地一皺,轉頭看向旁邊黑暗的地方。

「在這一點上,你跟我的看法簡直是一模一樣!」黑暗當中傳來一個森寒的聲音,單聽那聲音,都讓人不由自主地渾身打哆嗦。聲音的主人還沒走出來,便讓人不由自主地開始想象,這究竟該是怎樣的一個恐怖的人!

王老八立馬後退一步,警惕地看著那邊的黑暗。

此時正是月正當空,滿月的天空,沒有一點烏雲。月光照在山谷當中,將這山谷當中的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的。可是,偏偏便是那個聲音傳來的地方,卻是籠罩在一片黑暗當中。彷彿,那個人便是黑暗的代表一樣,他所站的地方,連這月光也照不進去似的。

看到這片黑暗,臟和尚不由嘆了口氣,道:「看來,你找到他留下的東西了!」

「什麼東西?」王老八低聲問道。

臟和尚道:「五胡亂華時期,華夏國曾有一個文弱書生,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時候,偶然間誤入了死門!」

「啊?」王老八瞪大眼睛,道:「怎麼會進了死門?不是說死門一旦進去,就是九死一生嗎?而且,就算從當中僥倖走出來,也會變成怪物,絕對不如在生門得到的東西更好。而且,死門就在生門的對面,他怎麼會選了死門而不選生門呢?」

臟和尚嘆了口氣,道:「可能當時的情況比較混亂,也可能是他不知道生門與死門的區別,所以就隨便進了一扇門。而他在那扇門當中,學到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秘技,讓他成為了當時最絕頂的強者。」

「還有這種好事?」王老八道:「我還以為進死門就死定了呢,這小子不僅活著出來了,還成了最頂級的強者。這麼說來,死門也不錯啊!」

「不是這樣!」臟和尚搖頭道:「他雖然成了當時最頂級的強者,但是,他自己也變成了一個嗜血的殺人狂魔。據說,他那一輩子,死在他手裡的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幾乎每天都要殺人。所以,他堪稱是華夏歷史上第一殺人狂魔了!」

「你說的是他啊!」王老八恍然大悟,道:「你說的這個人,我也聽過,但是,我怎麼不知道他進過死門了呢?不過,據說他臨死前,把他從死門當中帶出來的秘技留下來了……」

說到這裡,王老八面色一變,猛地轉頭看向那黑暗,顫聲道:「你……你……你找到了那個殺人狂的秘技了?」

「哈哈哈……」黑暗當中傳來一陣冰冷的狂笑,裡面的人朗聲道:「師兄,你的眼睛還挺毒的嘛,一眼便看出我拿到了他留下來的東西了!」

… 聽到這話,王老八面色更變,轉身便要跑。

「你幹什麼?」臟和尚連忙攔住了他。

「跑路啊!」王老八看了那邊的黑暗一眼,道:「他都拿到了那個殺人狂魔留下來的東西了,咱還留在這裡等死嗎?這你倆師兄弟的事情,跟我可沒有關係,我先走了啊!」

「走什麼走!」臟和尚擺手道:「你不用害怕,他這是嚇唬你的。你應該知道的,鬼谷子留下來的那三扇門裡的東西,唯有進去過的人才能夠發揮其最大的效果。這個人就算把裡面的東西傳授給後人,效果都會大打折扣。他就算拿到了那個殺人狂留下來的秘技,對現在的他而言,也沒有半點效果,對他的實力不會有分毫提升。否則的話,就不是咱們在這裡等他了,而是他來找我了!」

王老八半信半疑地站在原地,看著那邊的黑暗,道:「可……那團漆黑一片算什麼意思?」

「故弄玄虛罷了!」臟和尚揚聲道:「師弟,你這點東西,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既然來了,過來坐坐吧!」

過了好一會兒,黑暗當中傳來一聲輕嘆,道:「我一直說,這個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就只有師兄你了。看來,想騙你還真不容易啊!」

隨著這聲音,黑暗當中,一個光頭和尚慢慢走了出來。這和尚穿著一身血紅色的袈裟,袈裟紅的好像要滴出血來了似的。這個和尚的面容長得也很兇惡,最讓人恐懼的就是他那一雙眼睛。除了眼珠子是黑色的之外,其餘的眼白,竟然全都是一片血紅,看上去很是恐怖。

「血衣和尚!」王老八忍不住驚呼一聲,一下子便叫出了這和尚的名字。

這個人,竟然便是殺門的門主,聞名天下,能與南拳王沈天君、北拳王李長青、蒙區大將軍赫連鐵華和紫衣喇嘛相提並論的血衣和尚!

若是殺門的人在這裡,肯定都要沸騰了。血衣和尚失蹤了十幾年了,今日竟然在這裡出現,那殺門以後豈不是要重現輝煌了?

血衣和尚冷冷看了王老八一眼,道:「王老八,你管的倒是挺寬的啊。我說呢,單憑我師兄這個老頑固,怎麼知道我要從這裡經過。原來是找了你這個鐵算門的傳人,算出了我要走的路線。哼,王老八,你做這些事,就不怕鐵算門徹底絕後嗎?」

王老八有些尷尬,悄悄往後退了一步,道:「血衣和尚,你跟你師兄的事,跟我可沒有關係。你知道我這個人,別人對我有恩,我肯定會拼了命地回報的。你師兄以前幫過我一個忙,這次算我感謝他的。再說了,我也算了,你師兄這次根本留不住你,對你來說,這並沒有多大的影響嘛!」

「哼,這還用你說嗎?」血衣和尚冷聲道:「師兄,你追了我這麼多年,一直都奈何不了我,你不覺得累嗎?咱們兩個是師兄弟,有什麼化解不了的恩怨,你非要殺了我不成?你一直跟我說,要修解脫,你這算是解脫了嗎?其實,是你一直活在仇恨當中,我才真的是早就解脫了!」

臟和尚嘆了口氣,道:「師弟,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啊!」

「行了吧,師兄,這些年,這句話,你給我說了多少遍了!」血衣和尚道:「何為苦海?我覺得王老八說得很對,這花花世界,才算真的極樂世界。眾生皆苦?哼,沒能力的人才苦,有能力的人,一點都不苦。你看看這個社會,有錢有權有能力的人,哪一個不是活得瀟瀟洒灑的?偏偏是那些善男信女們,被這些人踩在腳下,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我告訴你,這個社會才是最公平的,能力決定一切。狼吃肉狗吃屎,弱肉強食,這才是唯一的生存法則!」

臟和尚緩緩搖了搖頭,道:「師弟,你已經入魔太深了。須知,人性本善……」

「師兄,你別跟我說那什麼人性本善的一套!」血衣和尚直接打斷臟和尚的話,道:「我告訴你,人性不善,人性本惡才對。這個社會,位置和能力,才決定你是個善人還是個惡人。那些每天在街頭碌碌求生的人,你覺得他們是善人嗎?哼,我告訴你,這個社會,沒有善人,每個人都是惡人。那些所謂的善人,一旦讓他們掌握了足夠的權力,讓他們擁有了足夠的實力,他們就會立刻變成惡人。甚至,比那些現在已經擁有權力和實力的惡人,還要兇惡的多!」

「師弟,你這看法,太過偏激了!」臟和尚道。

「偏激?」血衣和尚冷冷一笑,道:「師兄,這些年,你在這社會也見過不少人了,你覺得這個世界上,有幾個善人?哼,你要覺得我的想法偏激,那好,要不咱倆打個賭吧!」

「打什麼賭?」臟和尚道。

「我用事實證明給你看,那些所謂的可憐人,那些之前老實巴交的人,一旦掌握了足夠的實力,會變得何等的恐怖!」血衣和尚沉聲道:「而且,為了得到更強的實力,他們會做出何等恐怖的事情。」

臟和尚搖了搖頭,道:「這怎麼賭?」

「我選一個人出來,給他足夠的實力,然後,咱們就看看,他到底能殺多少人!」血衣和尚沉聲道:「師兄,我可以告訴你,若是這個人擁有了足夠的實力,他不僅會殺了他曾經所有的仇敵,而且會一直殺下去,永遠不會停手。若是他不停手,那就是師兄你輸了。若是他停手了,那就是我輸了,怎麼樣?」

聽到這話,王老八頓時不樂意了,道:「你這話說的有毛病啊,什麼叫他停手了呢?如果這個人停手個十年八年不殺人,那到底算是你輸,還是你贏了呢?如果他突然死了,那到底算是誰輸誰贏呢?你打這個賭,擺明就是故意坑你師兄的!」

「王老八,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啊?」血衣和尚冷冷掃了王老八一眼,道:「別人怕你鐵算門,我可不怕。就算我殺了你,有誰敢來找我?」

王老八明顯很忌憚血衣和尚,又退了一步,道:「血衣和尚,你別嚇唬我,老子算過了,老子不是短命的人!」

血衣和尚冷聲道:「哼,就算我殺不了你,但讓你缺根胳膊少條腿兒什麼的,也不難,你不是想下半輩子在輪椅上度過吧!」

王老八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不敢再說話了。這血衣和尚做事向來瘋狂,說到做到,若是真的斷了他的胳膊腿兒什麼的,那才吃大虧了呢。

「好!」便在此時,臟和尚突然開口道:「我跟你賭!」

「喂!」王老八立馬急了,剛想說話,血衣和尚卻直接大笑道:「師兄,果然還是你豪邁。就以你這直爽的性格,師弟我就算是輸了,也是心甘情願!」

臟和尚並沒有被血衣和尚的話所動,只靜靜看著他,道:「可是,你要選擇哪個人來打這個賭?還有,你要怎麼讓他掌握足夠的實力?」

「這個很簡單……」血衣和尚從身上摸出一本古書和一把銹跡斑斑的短刀,道:「你知道這兩樣東西是什麼嗎?」

臟和尚微微皺眉,盯著那古書和短刀,道:「這……這不會是那個殺人狂留下來的東西吧?」

「師兄果然還是見多識廣!」血衣和尚點頭道:「這就是那個殺人狂留下來的東西,是從鬼谷子的死門當中帶出來的。這本書名叫殺人書,這把刀叫做殺人刀。拿著這殺人書和殺人刀的人,每殺一個人,就會增加一分實力。殺的人越多,這個人的實力就會越強。當初那個殺人狂,肯定便是靠這兩樣東西,才成就了那樣的實力了!」

「真的假的啊?」王老八瞪大眼睛,道:「殺人,就會增加實力,你開玩笑吧?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起初我也不相信,所以我找了個人試了一下,讓他拿著這兩樣東西,殺了一個人。」血衣和尚道:「我在旁邊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終於發現了這裡面的奧妙。原來,拿著這兩樣東西殺了人之後,這兩樣東西就會自動吸收死者的血液,輸送進入殺人者的體內,慢慢改變殺人者的經脈結構,從而使殺人者的實力慢慢變強。」

血衣和尚頓了一下,道:「這種方法,跟苗疆流傳的一種殺人秘術很相似。苗疆是利用蠱蟲,將死者的血液吸收了,然後再讓這蠱蟲進入身體,改變身體的經脈,來提升人的實力。也不知道究竟是苗疆的人,模仿了鬼谷子留下來的秘術。還是鬼谷子,借鑒了苗疆的秘術,總之,這個辦法是可行的。用這兩樣東西,就能源源不斷地提升一個人的實力!」

「真的假的啊?」王老八依然帶著疑惑,道:「我咋覺得你這是在騙人呢?既然用這兩樣東西,能夠源源不斷地提升一個人的實力,那你為什麼不用啊?難道你不想提升你自己的實力嗎?你是不是又想耍什麼花樣了啊?」

… 血衣和尚搖了搖頭,道:「我之所以不用這兩樣東西,是因為,如果要用這兩樣東西的話,就要先把我以前所學的一切全部抹掉。也就是說,如果我用了這兩樣東西,那我一身武功就都廢了,一切都得從頭再來。」

王老八瞪大眼睛,愕然看了看那殺人書和殺人刀,突然道:「我擦,那你才最應該用這東西了!」

血衣和尚不理王老八的奚落,這兩樣東西雖然很強悍,但他也真的不敢用。畢竟,他的仇家不少。一旦他這一身武功沒了,就算用這兩樣東西,以後可能會更強大,但他也不敢嘗試啊。實力還沒起來呢,就被人半路殺了,這也不是不可能的。

血衣和尚之所以把這兩樣東西拿出來,就是認定,這天下,達到他這個級別的高手,根本沒人敢用這兩樣東西。或者說,但凡實力差不多的人,都不敢用這兩樣東西,因為沒人敢做這個嘗試。能否比以前變得更強,這沒人知道,但是,實力降下來之後,再被人殺了,那才真的得不償失呢。

所以,這兩樣東西,對高手來說,基本是沒有用處了。血衣和尚拿了出來,跟臟和尚打賭,倒也挺適合的。

血衣和尚看著臟和尚,道:「怎麼樣,師兄,敢不敢跟我打這個賭啊?」

臟和尚看了看那殺人刀和殺人書,嘆了口氣,道:「劫數啊劫數,既然上天讓這兩件東西再重新現世,那就是天意吧。好,我跟你打這個賭,你準備選哪個人來拿這兩樣東西呢?」

「師兄,我也不佔你的便宜。這麼的吧……」血衣和尚道:「咱們就在這山谷當中等著,第一個進入這山谷的人,就是咱們選中的人,怎麼樣?」

臟和尚點了點頭,道:「好,那就這麼辦!」

王老八在旁邊看了看臟和尚,又看了看血衣和尚,突然笑了:「這個賭有意思,我倒要在這裡看看,究竟哪個倒霉蛋這麼幸運,拿到了這兩樣東西!」

血衣和尚和臟和尚都沒有說話,兩人皆靜靜盤坐,看著山谷入口的地方。凌晨時分,又有誰會走進這荒無人煙的山谷當中呢?

鎮上,吳天德小老婆的家裡,丁三已經被人打得滿身是血,昏迷了過去。不過,四周的人根本沒有放過他的意思,用一盆涼水把他澆醒,然後再次把他拎起來暴打了起來。

吳天德便在旁邊坐著,雙目赤紅,死死盯著丁三,不斷怒吼道:「給我打!給我打! 穿越到自己的小說中 給我往死里打!******,你個雜種,竟然敢殺我一家人,老子不折磨死你,我他媽就不姓吳!」

吳天德已經知道家裡人全部被殺的事情,現在抓到了丁三,當然是不會放過丁三了。他們已經在這裡打了丁三半個小時的時間了,可他還是沒有解氣,這次已經決定要活活打死丁三了。

便在眾人打的起勁的時候,一個警察從外面走了進來,道:「所長,我們剛剛查到,丁三昨天的時候把他兒子送到了深川市,那個私立孤兒院里了!」

「深川市的私立孤兒院?」派出所所長林勇立刻皺起眉頭,沉聲道:「是葉青的那個孤兒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