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我命來!」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還我命來!」

「還我命來!」

惡鬼索命,怨念深重。

天縱丹聖盤坐在這片煉獄景象當中,睜大眼睛看著周圍的一幕幕,他不可以閉眼,不可以逃避,內心一旦軟弱,就會被擊敗。

他要煉化這萬千罪孽,使其化為自己的力量。

好比是手握利劍,如果畏懼手中的劍,還如何揮劍殺敵。

天縱丹聖身處煉獄,受到煉獄的焚燒,而他本人要煉化體內的丹藥,吸收那濃郁的血肉精華。

千千萬萬人的力量匯入丹藥,再由丹藥注入天縱丹聖體內,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范浪見證了這一幕幕,沒有去用佛力干擾眼前的煉獄,因為這會影響到天縱丹聖的吸收。

既然已經賭了,就沒有收手的餘地,只能一直賭到底,直到骰盅揭曉答案的那一刻。

「我師父敢這麼賭,也算一個狠人。看來他的性格當中,多多少少還是繼承了魔爐大帝的一些作風。」范浪暗暗道。

天縱丹聖身體內外都在發生巨變,瘋狂吸收藥力,引起能量震蕩,連無形中的天道都被震碎,周圍的的空間也變得極其不穩定,彷彿瀕臨倒塌的房屋。

他吸收的藥力越多,周圍的惡鬼數量就越多,已經到了成千上萬的程度,將他環環包圍。

一隻只惡鬼的手掌抓在他的身上,拉扯他的衣褲,還有的撕扯他的頭髮。

天縱丹聖不為所動,專心吸收藥力。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這股雄渾澎湃的藥力,幫助天縱丹聖衝破了瓶頸,達到了更高的武道境界。

以前的他是學習模仿世間萬物的道,而現在創造出了屬於自己的道,這就是道域。

千人千面,每個人的道域都會有所區別,反應出一個人的特徵。

天縱丹聖身處煉獄,背負了以前犯下的罪孽,由衷感嘆道:「一日無常到,方知夢中人。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

轟!!!

一個新生的道域擴散開來,直接以周圍的煉獄為載體,製造出一座巨大的宮殿,宮殿的建築風格猙獰邪異,支撐宮殿的石柱上雕刻著痛苦扭曲的人臉,在地基下面壓著累累白骨。

宮殿正中擺放著一個盤繞魔龍的煉丹爐,殿門上方高掛一個牌匾,上面寫著五個大字——丹心罪孽殿!

這就是天縱丹聖的道域,一顆丹心,以丹入道,背負累累罪孽。范浪殺的人跟他一比就是個零頭。

天縱丹聖突破至道域境,實力為之飆升,整個人的氣息有所變化,彷彿舉手投足就能破滅星辰。

之前那些索命的惡鬼,如今被道域鎮壓,直接化為了道域的一部分,或者依附在牆壁上,或者依附在石柱上,再也影響不到天縱丹聖。

這還不算完!

萬孽丹的藥力還有很多,並沒有吸收乾淨,天縱丹聖的實力繼續增強。

既然是道域境,那麼實力上的變化自然更多的體現在道域之上,天縱丹聖的道域隨著他的實力而變化,變得越來越龐大強悍,比人間的皇宮還要氣勢磅礴。

范浪感受到了師父的進步,眉頭的疙瘩卻越皺越深了,因為天縱丹聖身上增長的不僅僅是實力,還有魔氣!

天縱丹聖的道域魔氣森森,儼然就是一位大魔王才會有的道域,與以前的那個天縱丹聖漸行漸遠。

如果說墮入魔道是掉落深淵,那麼天縱丹聖的半隻腳都已經踩在了懸崖邊上。

范浪甚至已經有了出手阻攔天縱丹聖的衝動,強忍著才沒有出手。

時間又過去了很久,天縱丹聖連續突破境界,一路扶搖直上,達到了道域境二重。

算上剛才的第一次突破,他的道域一共變化了三次。

第三次變化有所不同,他的道域沒有變得更加魔氣森然,而是向著人道的方向發展,減少了一些魔氣,多了一些人道的感覺,在宮殿的周圍多出了一大片的墓地,埋葬了那些惡鬼的屍骨,化解了他們身上的怨氣,塵歸塵,土歸土。

原本的殿名叫做丹心罪孽殿,現在有了小小的變化,變成了丹心贖罪店!

這倒是一個好的變化,讓范浪稍稍鬆了一口氣。

整個萬孽丹終於被天縱丹聖完全煉化吸收,獲得的好處實在不小。

他的身體平穩下來,好似大鵬收攏雙翼,猛龍回歸水淵。他盤坐在自己的道域上方,外觀以及氣息都與之前有了很大的變化。

范浪迎上前去,問道:「你是誰?」

「我是天縱丹聖,也是魔爐大帝,一個是現在的我,一個是過去的我,哪個都舍不掉,哪個都分不開。」天縱丹聖給出了回答,證明了他現在的身份。

他並沒有墮入魔道,背負了過去,開創了未來,這就叫做繼往開來。從現在起,他是全新的天縱丹聖。

「徒弟,師父有個不情之請。」天縱丹聖目光凌然,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沖霄戰意,「為師想與你一較高下!」 剛剛實力飆升的天縱丹聖,竟然提出了這樣的請求,要跟范浪一較高下。

從他那一身戰意來看,他想要的絕不只是隨便切磋一下那麼簡單。

師徒兩人相處這麼久,曾經切磋過很多次,但是從未動過真格的。

范浪目光一凝,身上的氣勢頓生變化,彷彿睡夢中被人驚醒的猛龍,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師父,你怎麼想一出是一出,突然提出這種要求?」范浪正色問道。

「你我師徒二人的性格有相近之處,都是快人快語,為師就跟你直說了吧。如今我實力飛漲,空前絕後,未必在你之下。你有稱霸天下的野心,我一樣有!是你的星雲盟稱霸天下,還是我的炎龍學院問鼎四海,就用這一戰來決定吧!」天縱丹聖氣勢洶洶道。

他已經一把年紀,但是內心仍然年輕,有朝氣,有野心,不甘心屈居在徒弟之下。

他不會給徒弟暗下絆子,不屑於用那些齷齷齪齪的手段,而是要跟范浪堂堂正正的一較高下。

換做以前,他知道自己絕不是范浪的對手,不會進行沒意義的挑戰,但是現在不同了。

他突破到了道域境,服用了萬孽丹,背負了無窮罪孽,卻也換來了無窮力量。

他的身體,他的內心,都變得強大無比。

師徒兩人凌空對視,全都氣勢滔天,彼此碰撞在了一起,遠勝龍爭虎鬥。

范浪點點頭道:「好吧。既然師父下了戰書,那徒弟就好好接著,時間,地點,全都由師父來定。」

「在這裡打,沒人能看得見,當然不行。要打我們就在天下蒼生的面前打,這是轟轟烈烈的曠世之戰,應該讓天下人親眼見證。這一戰將決定誰才是神浩星的最高霸主,芸芸眾生的命運,盡在你我二人手中。我打算跟你在宇宙當中一戰,然後將戰鬥影像昭告天下,投影到神浩星各處,你認為如何?」天縱丹聖凌然道。

「全憑師父安排好了,徒弟偷個懶,就不費這個心了。天涯也好,海角也罷,無論師父去哪裡我都奉陪到底。」

「好!不愧是我的徒弟,做事就是乾脆。我這就給你一個定位坐標,你過去等我,我把方方面面都準備好之後,就去與你一戰!」

天縱丹聖說罷,抬手變換手印,溝通了遙遠的域外星空,鎖定了一個位置。

那裡位於騰龍大陸正上方的近地宇宙當中,有大顯身手的空間,即將成為兩人交戰的舞台。

這是師徒之戰,也是權利之戰,巔峰之戰!

天縱丹聖將坐標丟給了范浪,後者接到手中,感應位置。

「師父,那徒弟就先走一步了。」

范浪撕破空間,轉身離開,在空間通道之中風馳電掣的穿梭而過,一共傳送了三次,抵達了約定好的交戰之處。

他抬起頭,望向了近在眼前的蒼穹之壁,握緊了拳頭,甩手轟出,彷彿打碎了一面鏡子,將蒼穹之壁轟碎開來,崩裂出道道裂痕,導致域外的種種能量涌了進來。

他一頭衝出,越飛越高,強行掙脫了神浩星的引力束縛,來到了茫茫宇宙,懸在了黑暗當中。

「吼!!!」

一聲龍吼震動黑暗,身軀龐大無比的神龍法相在范浪背後凝聚而出,宛如真龍一般,每一塊鱗片都栩栩如生。

這頭神龍法相的體積簡直堪比星辰,光是龍頭就大如山脈,兩根龍鬚綿延千里。

在宇宙中戰鬥可以肆無忌憚,不用擔心對神浩星造成毀滅性的破壞,范浪可以盡情動用神龍法相的力量。

自從范浪強勢擊敗魔羅天以來,就再也沒有遇到過像樣的對手,一直有種力量無處宣洩的感覺。

他早已磨礪出了一種好戰本能,心裡渴望著能有與自己匹敵的對手出現,現在機會來了。

這個對手竟然是他的師父天縱丹聖。

他有過兩位師父,之前他因故親手殺死了琉璃散人,現在又要跟天縱丹聖一較高下。

「難不成我的命太硬克師父?」

范浪自嘲道。

師徒兩人各行其道,天縱丹聖動身前往了炎龍學院,出現在了半空中。

如今的天縱丹聖從裡到外都有了變化,眉心處有著魔紋,眼瞳里有著不易察覺的暗紫色,連氣質都與以前不同,多了幾分盛氣凌人,彷彿天下蒼生都要臣服在他面前,沒有抬頭的資格。

眾人看著大變樣的天縱丹聖,一個個都呆住了。

「院長這是怎麼了?」

「他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這真的是院長嗎?該不會是有人假扮的吧?」

「看他現在的樣子,怎麼有點魔道中人的感覺。」

人們竊竊私語。

天縱丹聖電目掃視四周,目光所過之處,連空氣都變得更加凝重了。他憑空一抓,撕破空間,將兩位副院長強行傳送到了自己面前。

龍嘯天跟笑面婆婆雙雙到來,起初有些慌亂,一見是天縱丹聖出手,這才安定下來。

兩人注意到了天縱丹聖的變化,還感受到了一股特殊波動。

「這是道域的波動……難道院長你突破到了道域境?」龍嘯天一驚。

「沒錯。」天縱丹聖承認道。

「這也來的太突然了,真沒想到你會突然達到道域境。這可是個好消息,一定要好好慶祝一下。光是范浪就很強大了,再加上院長你,神浩星上還有誰是對手。」龍嘯天高興道。

另一邊的笑面婆婆也恭喜了天縱丹聖一番。

這兩位副院長都還停留在玄聖境界,一直在朝著玄神境界而努力,結果天縱丹聖比他們領先了一大步,跨入了道域境,把他們遠遠的甩在了後面。

武道就是這麼殘酷,有些差距不是努力就能彌補的。

天縱丹聖無意多聽那些恭喜的話,很快步入正題,向兩位副院長說了自己要跟范浪交手的事情。

兩人聞聽此事,全都大吃一驚,范浪跟天縱丹聖交手,這該是何等的場面?

天縱丹聖沒時間跟這兩人細說,讓這兩人替自己照看好炎龍學院,公布關於自己的一些消息,穩住炎龍學院的局面,別出現什麼流言蜚語。

兩位副院長領命而去,按照天縱丹聖的吩咐去做。

隨後,天縱丹聖深吸一口氣,仰天放聲長嘯,動用了特殊手段,將聲音擴散到整個神浩星,讓四個大陸的人都能聽得見。

「我天縱丹聖在此昭告天下,我馬上就要跟范浪一戰,勝者為王,敗者臣服。若我勝,就讓炎龍學院稱霸天下,若范浪勝,就讓星雲盟稱霸天下!師徒之戰,堂堂正正,只分勝負,不傷情分!」 一粒丹藥,竟然可以強悍至此。

萬孽丹剛才傳出的波動就已經很恐怖了,現在傳出的波動更加驚人,簡直是驚濤拍岸,衝擊著四面八方。

之前的萬孽丹是不完整的,差了那麼一點點,現在終於煉化完成,變得完美無缺。

整個丹藥紅光大盛,散發出濃郁無比的血腥味,丹藥不再傳出之前的慘叫聲,變得安安靜靜,反而多了一種死亡的壓抑之感。丹藥表面的紋路也有所變化,多出了一個眼睛圖案,這個眼睛猶如活物,四下轉動,看著周圍。。

這一粒小小的丹藥之中,承載了萬千罪孽。

天縱丹聖抬頭看著萬孽丹,伸手一抓,將其抓在了手中,丹藥上面的眼睛反過來看著他,流露出一種令人頭皮發麻的瘮人目光。

別說煉製這粒丹藥,就是吃下這粒丹藥,都需要莫大的決意。

這是背負無窮罪孽的決意!

也是腳踏著屍山血海登上更高峰的決意!

天縱丹聖有這樣的決意,凝視這粒丹藥數息時間,最後把心一橫,張嘴將丹藥投入進去,吞入體內。

萬孽丹入腹,天縱丹聖頓時渾身浴血,湧現出濃郁的血光,周圍出現恐怖的異象,下方的大地化為了煉獄,有漆黑嶙峋的山石,有流淌而過的岩漿,還有許許多多的惡鬼。

這些惡鬼面目猙獰,一身怨氣,環繞著天縱丹聖。

「還我命來!」

「還我命來!」

「還我命來!」

惡鬼索命,怨念深重。

九陽絕脈 天縱丹聖盤坐在這片煉獄景象當中,睜大眼睛看著周圍的一幕幕,他不可以閉眼,不可以逃避,內心一旦軟弱,就會被擊敗。

他要煉化這萬千罪孽,使其化為自己的力量。

好比是手握利劍,如果畏懼手中的劍,還如何揮劍殺敵。

天縱丹聖身處煉獄,受到煉獄的焚燒,而他本人要煉化體內的丹藥,吸收那濃郁的血肉精華。

千千萬萬人的力量匯入丹藥,再由丹藥注入天縱丹聖體內,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范浪見證了這一幕幕,沒有去用佛力干擾眼前的煉獄,因為這會影響到天縱丹聖的吸收。

既然已經賭了,就沒有收手的餘地,只能一直賭到底,直到骰盅揭曉答案的那一刻。

「我師父敢這麼賭,也算一個狠人。看來他的性格當中,多多少少還是繼承了魔爐大帝的一些作風。」范浪暗暗道。

天縱丹聖身體內外都在發生巨變,瘋狂吸收藥力,引起能量震蕩,連無形中的天道都被震碎,周圍的的空間也變得極其不穩定,彷彿瀕臨倒塌的房屋。

他吸收的藥力越多,周圍的惡鬼數量就越多,已經到了成千上萬的程度,將他環環包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