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石門,跟在後面」無論是什麼兩位尊者都必須進去看看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趙鈺跨過石門,溫度瞬間變成了原來的樣子,舒服的不得了,但是聽到裡面傳來打鬥聲,趙鈺看著這個大殿中似乎存在著某些看不見的東西,像是靈魂體魄。

「這裡有妖獸魂魄,大家小心不要被攻擊到」月老不斷的出掌,一道道魂魄破滅,沒有了妖獸肉體的魂魄實力下降了不少,但是有一些強大的妖獸實力還是比一般的第子要強大的多,而且它攻擊的不是你的身體,而是你的靈魂。

大殿之後還有一個通道,所有人都在戰鬥中前行,不少的第子被攝去了魂魄獃獃的站立在大殿之中,唯獨魂門弟子一個沒有死傷,反而是大賺了一筆。

魂門本來就是收集魂魄,然後煉化來提高修為的,這裡有這麼多寶貴的妖獸靈魂,正好讓魂門之人收集。

所有的魂門弟子手裡拿著一個小旗子,嘴巴里不知道在念著一些什麼,妖獸魂魄變會被收到小旗子中,漸漸的妖獸魂魄不在攻擊人群。

如果魂尊早一點兒讓魂門弟子進來哪還能發生那麼多的事情。

通過了一條通道,一個殘破的大殿再一次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這難道就是內殿?魂尊皺了皺眉頭,月老拿出寶圖看了看,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這裡的確是內殿,好像發生過一次戰鬥,不少的建築都被破壞了,難道有人已經將死神之墓中的東西取走了?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入我宮殿,今日也留在這裡吧」上空中傳來一道聲音。

「有人!」所有弟子抬頭看去,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也留在這裡吧」趙鈺聽著這話,看來的確是有人曾經來過這裡,結果很明顯,經過一場戰鬥死在了這裡。

「不知道是何人,還請現身」月老抬頭,隱隱約約看到一個像人又不像人的東西。

「闖我宮殿還如此理直氣壯,看來不給你點兒教訓你不知道好歹了」說完一股強大的能量籠罩在大殿之上向人群襲來。

「出手」魂尊和月老大吼一聲合力反擊,巨大的爆炸聲在半空中響起,強大的餘波將宮殿內的柱子震斷好幾根。

「原來是人族的尊者,難怪有這麼大的勇氣進我宮殿,可惜了,地尊都死在了我手裡,你們兩個又算是什麼東西!!」

「什麼!地尊都死在了他手上!」魂尊和月老只不過是普普通通的尊者,在趙國還能走走,但是出了趙國,走向平原大陸,尊者不過是普通強者,在走向中州,尊者,說出來只會讓人笑話!

「趕緊撤」魂尊大吼一聲,但是往哪裡走,前面沒有路,後面是岩漿,所有的第子退後退到了中間的大殿,有魂門弟子,妖獸魂魄老實的待著,還得不時躲避魂門弟子的抓捕。

「我們二人無意進入打擾,還望閣下能手下留情」魂尊皺著眉頭。

「無意打擾,帶著這麼多弟子來還叫無意打擾,我看是想來我這裡找點兒好東西吧,我這裡好東西多的是,就看你有沒有本事拿了。」說完又一股強大的能量襲來。

趙鈺站在一邊還沒有見過尊者出手呢,好像也沒有什麼吧,就是功力高了一點兒,也沒有多麼恐怖吧。

「雷動浩劫」月老大吼一聲整個大殿都顫抖起來伴隨著轟鳴聲巨大的雷波沖向半空,這才是尊者應該有的實力,趙鈺一拳打在大地上,這宮殿恐怕也顫抖不起來吧。

「雕蟲小技,破」半空中又傳來一股爆炸聲,顯然攻擊無效。

「哈哈哈哈」魂尊突然笑了起來,趙鈺看了看,這傢伙,難道瘋了?

… 「死到臨頭還笑的出來,可憐的人族啊,永遠是那麼的不自量力」半空中傳來戲謔的聲音。

「我承認,你的實力很強,只不過你現在只是一個能量體而已,說白了你早就死了,只是留下魂魄而已,可惜你今天遇上了我」魂尊不由的樂了,自己半天了看不清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一直在半空中飄來飄去,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內殿,而是前面的大殿中妖獸魂魄的老大單獨的宮殿,魂魄究竟是魂魄,無論你實力有多麼強,魂殿的人總是有辦法收服你的。

「所有的魂門弟子前來布陣,閻羅你坐鎮,幾位長老為你護法,月老你出去吧,我來對付他」魂尊說完魂殿殿主閻羅帶著長老和弟子站在大殿的中央,迅速的布起陣來,每一面小旗都飄在半空中隨著陣法的變換而移動著位置。

「該死的,你們是魂殿的人」半空中發出聲音,顯然有些懼怕魂殿。

「收魂」閻羅閉上眼,半空中出現了那個神秘怪物的影子,竟然是一頭妖狼,而且實力居然達到了天尊,如果將這個天尊妖狼的魂魄收走煉化,這魂尊的實力肯定會提升一大截,突破到地尊也不是不可能。

「哼,就憑你們想收我,還欠點火候」雖然被收魂陣現出了原型,但是這魂陣卻沒有辦法將妖狼的魂魄吸過來。

「我就讓你們看看我天尊的實力吧」

所有人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天尊的實力,恐怕整個趙國都找不出來一個吧。

「破」只是吼了一聲,魂殿殿主閻羅和長老們瞬間吐出鮮血,看來受了不小的內傷。

「不要亂了陣,繼續收魂,我來坐鎮」說完魂尊坐在了魂陣之上漂浮在半空中,手中出現了一座小塔。

「魂魄入塔」說完魂尊將小塔扔向半空之中,配合著收魂陣對付天尊妖狼。

「收」魂尊再一次大吼。

「竟然敢收我魂魄」聽的出來妖狼受到了魂鎮和收魂塔的影響。

「沒想到魂天主那個老東西把收魂塔給了你,如果我還有妖體,容得你們這麼放肆」妖狼有些掙扎,但是依舊懸浮半空之中。

「魂天主,你竟然認識我們的魂天主」魂尊皺了皺眉頭,這魂天主魂門有些人恐怕不知道,閻羅也只是聽說過魂門有一個強者存在於大陸之中,正是魂天主,魂尊更不比說了,魂天主是自己的祖師爺,當初見魂尊有幾分天賦便留下了收魂塔給他,而魂天主逍遙自在一人獨闖大陸去了,幾百年都沒有消息。

「噬魂」妖狼大吼一聲,在宮殿的妖獸魂魄都紛紛聚集到大殿中,一個個飛向妖狼,他竟然將這些妖獸魂魄直接吞掉了。

「快,阻止他」魂尊和閻羅改變陣法,一齊出力,如果妖狼不斷的將這些妖獸魂魄吸入體中,就算魂尊有收魂塔恐怕也鎮壓不住天尊妖狼了。

「破魂」所有在大殿上的魂魄一個個受到陣法的攻擊,全部爆體消失在大殿之上。

「既然你不讓我收這些妖獸的魂魄,那就拿你們的來吧」

趙鈺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意念想要侵入腦中,趙鈺沒敢怠慢,集中靈魂力抵抗著意念的侵入,有些不注意的第子魂魄被瞬間抽走,有的被妖狼吸收吞噬掉了,還有一部分被魂殿陣法爆裂,失去靈魂的第子就像木頭人一樣,站在原地,只要刺激一下他們,保證直接爆體,趙鈺離這些人遠遠的,濺到身上就不好了。

「閻羅,出靈魂刀」

閻羅的手中出現一把大刀,充滿了戾氣,看來吸收了不少的魂魄,只要看一眼便會失神。

「靈魂祭,神鬼泣」閻羅將靈魂刀拋向空中,這是魂殿傳殿之物,由上一任殿主傳給下一代的殿主,靈魂刀有將近兩千年的年齡,是魂殿創始人魂雲打造,兩千年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的魂魄,任何強大的魂魄都會屈服。

「收」閻羅一指向天。

「可惜你的修為還不夠」這靈魂刀固然可怕,但是如果沒有強大的修為來驅動靈魂刀,也是無濟於事的,所有的寶器終究只是外物,只有自己的實力強大起來才是真正的強大,否則有朝一日失去寶物,不過是廢物一個而已。

「魂動」天尊妖狼散發出強大的悲傷感,讓每一個人瞬間感覺到一股凄涼之感,雖然趙鈺用功抵擋,但是還是慢慢的進入了這悲傷的意境。

每個人都有過傷心的時候,趙鈺的腦中出現了還在雪花神院中昏迷的心怡,全身沒有一處好地方,真是遍體鱗傷,臉色蒼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醒來,趙鈺又想到了南華學院,在南華學院待了兩年的時間,還沒有來的及為學院爭光,學院就被滅門了而他們五十個人忍辱負重,苟活了下來,現在在雪花神院寄人籬下,被人指責,所承受的精神壓力很重,還有玄天學院,不知道怎麼樣了。

一個個場景像是播放電影一樣出現在趙鈺的腦海中,凄涼悲傷之感壓的趙鈺喘不過力氣來。

「醒來醒來,不要讓他的悲涼之感打擾了你們的心境」一個聲音奔入腦海中,趙鈺有了一些清醒,醒來已經是滿頭大汗,自己如此,其他人更是不堪,有些弟子已經深陷悲傷之中,無法自拔,慢慢的悲傷之感佔據了整個靈魂世界,讓人慢慢失去了生機,死在悲傷之感中。

「血祭靈魂」閻羅直接劃破手掌一股血液注入靈魂刀中,「魂尊助我」

閻羅直接將自己的靈魂力注入靈魂刀中,讓靈魂刀變成了血紅色,所有殘餘的妖獸魂魄都被吸入了靈魂刀中。

「去死吧,妖狼」

「靈魂之力,封印」強大的靈魂封印直逼天尊妖狼,妖狼不斷的出手抵擋,宮殿之中石柱皆碎,大地上也出現一道道掌印,靈魂刀不斷的增大吸力,天尊妖狼的魂魄開始有一些不穩搖晃起來。

「我靈魂刀自出世以來不知道封印了多少強者,你只不過是一個天尊而已」

閻羅雖然實力不如魂尊,但是他有十分強大的背景,八大古族閻族的後代,魂殿存在了不過兩千年,古族卻是從人類誕生開始便存在,閻羅雖然不是古族的直系後代,但是也繼承了古族的一部分血脈,他的身上蘊含著強大的封印之力,這也是為什麼他可以憑藉大宗師的實力做上魂殿殿主的位置,而不是魂尊,魂尊只能算是一個太上長老罷了。

「我要殺了你」天尊妖狼的不斷的嘶吼,但是聲音卻越來越低,看來用不了多久就要被封印了吧。

「祭刀,封印」又一股血液注入靈魂刀中,靈魂刀紅透刀身,強大的封印力量直接將妖狼的實力封印,靈魂刀毫不費力的將妖狼魂魄收入刀中,靈魂刀落下,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魂尊從半空中下來,這一條路死傷了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第子,不過這些弟子都是一些普通弟子,死了就死了,無所謂。

看了看大殿之中,殿外出不去,殿內一定還有別的路,月老看了看手中的寶圖,寶圖也只畫到了這裡,難不成那個死去的地尊便是這寶圖的創作者?

這是極有可能的,因為只畫到了這裡,月老將圖扔在一邊,已經毫無用處了,所有人開始尋找著大殿的每個角落,看看有什麼其他的出路沒有。

趙鈺走過去,撿起地上的寶圖,看看有沒有什麼隱藏的沒有被月老看出來的地方。

… 其他人在尋找著,趙鈺獃獃的盯著這幅古圖,好像就是這些了,一共有三條路,每一個路口又有四道石門,通過石頭又會來到同一個地方,仔細對比的話就是天尊妖狼所在的位置,難不成這天尊妖狼就是死神之墓的主人?

趙鈺皺了皺眉頭,外面的岩漿已經將來時的大殿淹沒,想從那裡出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是為什麼這岩漿就是過不了石門,究竟是有什麼力量在阻止著它?

趙鈺不由的向石門看去,四個石門四條路,每一條路都同向這裡,但是這裡明顯只有一條路而不是所謂的四條路,甚至是十二條路,所以這裡肯定不是古墓的主殿,但是主殿究竟在哪裡,四大宗派的人現在還沒有找到,趙鈺也沒有看出什麼來。

七天七夜,四大宗門的人都放棄了尋找,可以說大殿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塊石頭都搬過了,楞是真不到出路,魂尊和月老試著將岩漿從中間分開,但只是分開一條極小的路,恐怕也只有他們兩個能通過了,但是他們還需要靠其他的弟子當探路石,萬一在遇上像天尊妖狼一樣實力的存在,如果不是魂魄的話,估計他們就要掛在這裡了。

而趙鈺因為盯的圖太久,眼神竟然有些渙散,看寶圖的線條都交匯在了一起,所有的線條彷彿活了一般,慢慢的向中間靠攏。

「一條,兩條,三條,,,,」

整整十二條路全部匯聚到了一個地方,正是趙鈺坐著的這個地方,趙鈺突然從疲倦中清醒過來,原來如此。

趙鈺將寶圖收入納戒之中,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天尊妖狼所在的大殿便是整個死神之墓的主殿,十二條路也都是通向這裡,只不過因為走的路不同,所以能看到的路也不同,其他的門向那個殿門一樣,虛虛實實的存在著。

看著周圍繼續尋找的人群,趙鈺合上了眼,既然知道了秘密,那就不著急了,慢慢睡一覺,等養足了精神在慢慢的尋找。

一覺睡了整整的三天三夜,四大宗門的人一個個都疲憊不堪,只有兩位尊者閉目養神,看起來臉色不錯。

趙鈺開始在人群中走動,四處看看,也看不出什麼來,一圈又一圈,腦袋轉暈了都沒有發現什麼。

「老天爺幫幫我吧」趙鈺抬起頭,看了一眼,睜大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是什麼?那個竟然是柳樹!

沙漠死神之稱的柳樹,這裡難道是那棵大黑柳樹的根!它的根在岩漿之中插著!原來這個樣子,難怪那麼黑啊,原來根子在這,可是它怎麼沒有被燒死,反而還能一直活著呢?

一大串的問題出現在趙鈺的腦袋之中,如果這裡是主殿,腦袋上就是出口,那麼大殿下邊。

想到這裡趙鈺低下頭,一股內勁通過腳掌穿入地心,沒有任何反應。趙鈺又用了幾分力氣,這一次有所發現,下邊,好像是空的,但是這一層的地有點兒厚,趙鈺不可能打穿的,除非使用劍技,但是這樣的話豈不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只能藉助這兩位尊者的實力了,但是怎麼將這個發現告訴他們呢,自己直接去說肯定會引起關注,就算自己隱藏的再好,這尊者如果仔細看的話還是可能發現蛛絲馬跡的,究竟怎麼樣做呢,趙鈺的腦中開始想這個問題。

寶圖,兩個字出現在趙鈺的腦中,對啊,可以給寶圖上做一些手段啊,趙鈺拿出寶圖來,這張古老的寶圖,趙鈺直接注入一股能量將其他的線路集中到寶圖中央,但是這些線路並沒有因為趙鈺的內氣而改變方向,反而是所有的線路漸漸的消失。

趙鈺盯著手中的圖,這張古圖似乎有些詭異啊,線路全部消失,但是讓趙鈺更加驚喜的是竟然慢慢的出現了一些字跡,趙鈺不斷的注入內氣,古圖上的字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焚天決」

三個大字映入趙鈺的眼中,沒想到啊沒想到,這古圖竟然還是一本武技啊,而且還是焚天決,豈不是正好為我所用,老天爺你怎麼這麼照顧我,我太幸運了。

趙鈺不由得笑了出來,完全忽略了周圍的人,聽到這股放肆的笑聲,所有人的眼睛都落在了趙鈺的身上,趙鈺迅速將圖收入納戒中,裝成什麼事情也沒有繼續笑著。

「你笑什麼!」一聲質問傳來。

趙鈺停下笑聲,沒有抬頭看魂尊,像是很害怕,或者說是敬畏。

「回稟尊者,弟子突然想到一句話,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所以不由的笑了」

趙鈺說完將氣息掩藏的更加深,實力只是普通第子的實力。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魂尊嘴裡嘟囔了幾遍,抬頭看去。

「哈哈哈哈,好一個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看來這太一學院的第子非常聰明啊」魂尊的笑聲讓一些人感到迷惑,不過也有一些人反應過來。

月老抬頭看去,當然也看到了柳樹,不由得也樂了。

「你叫什麼名字,等回到太一學院我親自獎勵你」西門客哈哈大笑。

「我叫**華」趙鈺低聲。

「好好,**華,等回到了太一學院我提升你為內門弟子,並且三樓之下的武技隨你挑選」西門客為自己帶來這名弟子而感到高興,不過就算你回去能找到叫做**華的人嗎。

「謝謝院長」趙鈺將腦袋低的更低了,這樣才能更加顯示出自己的恭敬之情來。

「所有人讓開」魂尊開口,所有的弟子都離開了大殿中央,魂尊和月老兩人揮掌拍向地面,一次次的擊打讓大殿開始抖動起來,地上的坑也在不斷的變深。

「轟隆」一聲巨響傳出,地面被打通,向下望去,一個裝飾豪華的宮殿出現在眾人的眼前。魂尊也是眼前一亮,嘴角的笑容不自覺的揚了起來。

「你你你還有你下去看看」魂尊指了兩個萬獸門人和神機殿的人,倒霉的兩個門派這一次的死傷最多了,如果在沒有找到點兒什麼好東西回去的話,這一次可就賠大了。

四個人跳了下去,大殿的中央根本就沒有什麼棺木,不過有一些相當值錢的東西,這宮殿鑲嵌著無數的寶石,絢爛奪目,有一口池水,不知道為什麼池水的顏色是紅色的,香氣撲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