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老頭,不會把我帶到聖荒院后就不管我了吧!」楚昊內心暗暗想到。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帶著疑惑與不解的楚昊換好衣服后再一次見到了二師兄楊旭,說實話,現在楚昊見到楊旭有些打怵,尤其是二師兄手中的那個大酒壺,說來也怪,那個酒壺裡的酒就像無窮無盡一般,怎麼喝都喝不完。

「二師兄好!」看到二師兄笑眯眯的模樣,楚昊顫巍巍的說道。

「師弟,一會我帶你去熟悉熟悉地方,你準備一下,恩~今早咱們就不喝了,回來再喝。」楊旭鄭重其事的說道。

楊旭話音落下,楚昊感到一陣無語,隨後便默默朝飯桌方向走去。

聖荒院共分為八大宮,分別是聖荒宮、極戰宮、紫霄宮、青雲宮、赤靈宮、冰靈宮、道明宮、木靈宮。

八座道宮各佔一座高山,八山相連組成聖荒院這個龐大無極的勢力。其中各個山峰也依據各個道宮的名字進行命名,例如聖荒峰、極戰峰、紫霄峰……,其中極戰峰是近百年剛剛命名的高峰,同樣的極戰宮也是剛剛創建的道宮,在此之前,極戰峰只是一座荒山而已,而因為極戰的橫空出世,加上極戰此人修鍊方式與眾不同,所以聖荒院特地再開一宮,極戰更是因為是開宮鼻祖,聖荒院便直接以極戰之名命名。

八座山峰景色各有千秋,除了極戰峰荒涼的有些不堪入目之外,其餘各峰都是風景迷人,例如聖荒峰的滿山金黃,冰靈峰的白雪皚皚……各峰景色各有千秋,但從外觀上看,聖荒院的氣勢就不是等閑勢力可比較的,除了極道峰。

楊旭帶著穿著紫霄峰道袍的楚昊從極戰峰飛落而下,此時的楊旭也是一副紫霄峰弟子模樣打扮,身上的酒壺沒了,凌亂的頭髮和長長的鬍鬚也經過一番修飾,整體看起來乾淨了不少,再加上楊旭獨有的憂鬱眼神,此刻楚昊竟感到自己這個二師兄帥了不少。

「二師兄今天這打扮,肯定會迷倒很多妹子吧!「楚昊內心暗暗想到,從楊旭口中楚昊可是得知,冰靈峰的弟子可都是女弟子,而且木靈峰的弟子也是以女弟子居多,就憑藉今天楊旭這個樣子,楚昊絕對肯定會迷倒一片女青年。

「小師弟,接下來我給你講一些事情,你要好好聽著,這關係到你以後的日子能否快樂問題,所以一定要重視「楊旭一邊帶著楚昊飛行,一邊給楚昊說道。

聽到楊旭的話語,楚昊有些疑惑,這二師兄除了喝酒還有正事?不過聽他這個語氣,貌似很重要的樣子,並且還關係自己的快樂,這又是怎麼個情況?

「小師弟,咱們聖荒宮一共有八座道宮,你肯定之前也了解了,下面我就給你講一下八大道宮的實力對比,聖荒八宮,聖荒宮最強,一直以來聖荒宮都是由歷任院長執掌,同時聖荒宮的弟子也是由各大道宮的最精英的弟子組成,凡是最後成為聖荒宮弟子的那群人,有一個統一的組織,叫作聖堂,這乃是整個聖荒院最強大最精粹的弟子所在。不過聖荒宮真正的弟子也不過百人而已,一般各種比武或者活動之類的,他們都不會參加,現在的你暫時不需要去了解。」

「聖荒宮之下,實力最強的算是咱們極戰宮,但是咱們極戰宮只有咱們師父一人,加上你也不過兩人而已,至於我和大師兄和你三師姐,嚴格意義上來講並不是咱們極戰宮的人,畢竟我們三人連聖荒院的編製都沒有,雖然我們極戰宮實力第二,那隻不過是師父強大而已,畢竟師父是聖下至極,但是我們這邊的弟子實力確實最末尾。」

「至於第三名則是青雲宮,青雲宮總體實力排名第三,弟子實力僅僅排名在聖荒宮之下,加上聖堂弟子不出世,青雲宮弟子就是妥妥的稱霸了,並且這一宮都是由一群劍修組成,無論是個人戰鬥力還是團體戰鬥力都是極其強大,未來的你肯定會和他們打交道,如果碰到他們,一定要小心謹慎,一旦發生衝突,要記住拚命往咱們極戰峰上跑,這樣我們才能出手,要麼出了極戰峰,你搖人我們也不能出去。」楊旭慎重的對著楚昊說道。

停歇了幾息,楊旭組織了一番語言再次開口對著楚昊說道。

「整體實力排名第四的是木靈宮,木靈宮的林宮主雖是咱們院長之妻,但一身實力可不容小覷,加上林宮主教導有方,木靈宮弟子實力僅在青雲宮之下。

「剩下各宮排名依次是紫霄宮、冰靈宮、道明宮、赤靈宮,這些道宮的整體實力和弟子實力都一樣,不過咱們極道宮的弟子實力卻是排名最末尾,畢竟之前一直沒有徒弟去參加排名賽,現在好了,小師弟你來了,我們也會有排名了!「楊旭笑呵呵的對著楚昊說道。

「對了小師弟,這個紫霄宮需要你特別注意一下,這一屆的紫霄宮除了一個叫雷戰的天才,乃是天生雷劫之體,實力非常強悍,因為還不夠到邁入聖堂的修為,所以目前仍舊在紫霄宮待著。」楊旭耐心的解釋道。

聽完楊旭的介紹,楚昊不禁感到一陣無語,來聖荒城時自己想盡辦法的去找人打架,這下可好,全民皆敵,自己這個道宮就一個人,其餘七大道宮,不,應該說是六大道宮的弟子都是自己的競爭對手,這下自己可有的爽了!

「好期待以後的日子!」楚昊暗暗自語道。 楊旭帶楚昊來到了一座充滿紫意的高山,在剛剛踏入這座高山之際,楚昊便感到腳底下有無數電流涌動,越往上走,腳底下的這股波動便越強烈,走到中途時天空之上更是有陣陣轟鳴聲傳來,時有那一道道銀色閃電划落而下,如此情景讓楚昊嘆為觀止。

察覺到楚昊的驚訝,楊旭平淡一笑說道:「這座山峰叫做紫霄峰,紫霄宮所處之地。紫霄峰常年閃電轟鳴,雷屬性靈氣極其濃郁,所以紫霄宮弟子修鍊雷系功法者頗多,另外,天雷也是極好的淬體靈物,在紫霄宮修鍊的弟子肉身強度也遠非一般武者所能比的。」

聽完楊旭的解釋,楚昊點頭驚嘆,聖地果非名不虛傳,單其修鍊環境就不是等閑勢力所能比較的,在此等環境下修鍊,武者何愁不強大。

一道道身影從師兄弟二人面前快速略過,好像前方有什麼大事發生一般,看到如此景象楚昊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來。

便在這時,楊旭的聲音再度想起。

「對了,忘記告訴你了,現在聖荒院正在舉辦新人期末大比,新人期末大比每九年舉辦一次,主要是檢驗新人九年來在聖荒院的修鍊成果,然後對新人實力進行一個系統的排名。期末大比之後,聖荒院就會迎來新一屆弟子,而參與期末大比的弟子也會進階為老生,可以參與潛龍榜的排名。

「潛龍榜?這是什麼東西?」楚昊疑惑的問道,潛龍,潛龍,聽起來很屌的樣子!

「潛龍榜是專門給老生準備的一個實力排行榜,上榜的那些人都是站在融魂境實力巔峰的人,任意一個潛龍榜的高手放在荒洲地界,那都是以一敵十,甚至以一敵百的存在,這是聖荒院的精華所在。」楊旭仔細給楚昊解釋道。

「為什麼都是給老生準備,難道新人不能參與嗎?」楚昊聽完楊旭的講解后內心瞬間對潛龍榜有了興趣,隨即疑惑的問道。

「新生可以參與潛龍榜排名,但基本是排不上去的,因為上榜者最低的修為境界也是融魂境中期,加上他們本身就是人中龍鳳,戰力非比尋常,想越階戰勝他們很難,並且大部分的新生修為都在煉臟境或融魂境徘徊,無論是境界還是感悟都遠遠不夠,想上榜基本就是痴人說夢,不過,凡事都有例外,聽師傅說他在新生的時候就上了潛龍榜,如今小師弟又來到咱們道宮,我相信小師弟也同樣可以做到。」楊旭自信的說道,對楚昊抱有極大信心。

楊旭並沒有繼續和楚昊談下去,直接便來到紫霄峰山腰處的擂台處,此時擂台周邊已經站滿了人群,一個個翹首以待看著擂台上兩人的對戰,更是時有那喝彩聲不絕入耳。

此時擂台上正有兩人對峙,其中一名武者一頭紫發隨風飄逸,看起來極其引人注目,至於另外一名武者則是全身氣息內斂,一雙冰冷的雙眼緊緊盯著對面的武者。

「咻」

沒有任何的言語,紫發武者直接出手,並且以上來便直接採用殺招,一道手臂粗細的閃電猛然間從天空划落,狠狠的擊打在對面的武者身上,而對面武者也不是善茬,正當這道閃電就要打在他身上時,這名武者身上突然間紫色光芒大作,緊接著一道睥睨天下的氣勢從其身上散發而出。

「轟!」

一隻紫色巨拳憑空出現,狠狠的打在了紫發青年身上,被擊中的自發青年原本身上強大的氣勢瞬間一滯,隨後紫發青年便直接被擊飛了出去。

「孫鵬或者勝,獲得半決賽資格,請下場休息。」

一聲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緊接著全場便爆發出歡呼的色彩。

「孫師兄萬歲」

「孫師兄又贏了,這次肯定是我們紫霄宮的領頭人物。」

……

熱鬧非凡的景象,不絕入耳的歡呼,即便是在一旁觀看的楚昊都看得熱血沸騰,五年的殺戮已經把楚昊的身體里的好戰因子徹底調動起來,當看到這熱血澎湃的一幕時,楚昊內心的急迫感可想而知了。

「師兄,師兄,我也想參加這個新人期末大比,有沒有什麼辦法讓我可以參與進去。」楚昊期待的小眼神望著身邊的楊旭說到。

「你也要參加?」看著身邊的這個小師弟,楊旭有些意外的說到。

「對,我也想參加,我想領略一下聖荒院各大道宮精英弟子的風采,看看自己和他們的差距有多大。」楚昊認真的說到。

楊旭盯著楚昊看了好久,最後便悠然一嘆說道:「師弟,咱們極道宮情況有點特殊,這個你也知道,並且你還沒有聖荒院的正式編製,師兄也幫不了你,所以,還是放棄吧!」

聽到二師兄的話語,楚昊不禁感到失望,好不容易碰到這麼一個和同境武者友好切磋的機會,自己竟然不能參加,這讓楚昊的小心臟很受不了。

在楚昊思索之際,擂台上的比拼再度開始,新上場的兩人無論是氣勢還是實力完全不亞於剛才那兩人,看的楚昊都不禁為他們拍手喝彩。

紫霄宮的大比仍在緊鑼密鼓的進行著,而其他道宮的情況也和紫霄宮差不多,各峰都在選拔本峰內的最精英人才,然後最終各峰匯聚來一場驚天動地的碰撞。

青雲峰,一個身穿青衣長袍的青年靜靜的站在擂台中央,全場鴉雀無聲,下方的眾人一個個驚懼的望著擂台上的那個身影,內心提不起一絲與其抗爭的念頭。他的氣質很出塵,他的氣勢也很柔和,但是他的攻擊卻是凌厲驚人,或許這一次的大比冠軍就是他了吧!

木靈峰,一個身穿粉色長服的貌美女子滿臉不甘心的望著對面的那個宛若天仙般的女子,內心卻沒有一絲要與其對戰的念頭,就差這一步了,只要自己再戰勝一個敵人,自己就能入半決賽得到宮內的賞賜了,哪知道竟然遇上了她。

在其對面的那個女子冷冰冰的望著眼前的一切,雖然裁判已經宣布戰鬥開始,但她卻不屑於率先出手,或許這就是強者的驕傲吧!

絕美的面孔,完美無極的身材,還有那冷若冰霜卻又夾雜一絲溫情的氣質,哪怕下方的諸多女子同類,也對這名身穿藍裙女子著迷,太完美了,世界上怎麼有如此完美的女子,實力強大,美貌無雙,或許這就是上天的寵兒吧!

赤靈宮的實力一直居於聖荒院的最底層,不論是頂尖戰力還是弟子們的實力都是在聖荒院墊底的存在,然而今年的赤靈宮卻出現了一頭黑馬,這頭黑馬的出現,簡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高元珠,一個在九年時間裡一直表現平平的普通人物,在這次大比中猛然間大放異彩,驚人的實力,高超的戰鬥機巧,還有那刁鑽的戰鬥方式,哪怕是在一旁主持擂台賽的裁判都感到心驚。

「實力、心機、心性,皆是上上之選,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此子未來不可限量!」一直在高台上觀看的眾多長老私下評論道。

「嘭」

一道人影從擂台上摔落而下,場下的觀眾彷彿已經習慣了一般,對摔落而下的那人僅僅是憐憫的看了一眼,隨後便將自己的視線再次轉移到站在擂台中央的那個身影之上。

這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青年,沒想到如此強勢的便拿到了赤靈宮的大比第一,並且讓所有人感到震驚的是,所有的對手都被青年一招解決,哪怕到了決賽階段,青年的實力也沒有真正顯露過。

「赤靈宮今年必在大比之上大放異彩!」所有人這麼認為道。

高元珠很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九年了,為了等到這一天的到來,高元珠足足等了九年,沒日沒夜的修鍊,瘋狂到摧殘的戰鬥,高元珠終於贏得了自己想要的一切,萬人中央,獨我發光,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下一步,就是各峰只見的大比了,冠軍必將屬於我!」面色平靜的高元珠內心冷笑,原本平靜的眼神下也猛然間閃出一道狠厲的光芒。

經過一天的熟悉,楊旭終於帶楚昊逛遍了整個聖荒院,楚昊也終於領略到了聖荒院各峰弟子的風采,雖然沒有機會與這些英才交手,但是楚昊並不氣餒,他堅信這一天早晚都會到來的。

不過楚昊也有一絲遺憾,這個遺憾就是木靈宮和冰靈宮沒有真正深入探索,自己和師兄楊旭僅僅在外圍觀望了一眼,便被這兩大道宮的弟子給趕了出來,兩人只好悻悻歸去。

回到極戰宮的楚昊趕忙去找老頭子讓老頭子想個辦法讓自己去參與大比,哪知道這老頭自從來了極道峰之後就像失蹤了一樣,楚昊把整個極戰峰翻遍了都沒有見到老頭子的身影,最後只能回到自己卧房等待明天大比的開始。

「唉,不能參加就不參加吧,當個觀眾看看熱鬧也挺好!」躺在卧房中的床上,楚昊安慰自己說道。有木有打賞的大佬啊,求打賞,明天爆更哦!

《神疆》第二卷名起大荒明天爆更! 平靜的一夜終於過去。

第二天,朝日剛剛從東方升起,一道七彩霞光便猛然間從聖荒峰上亮起,隨即以一股無可匹敵的威勢直衝向天空。

「嗡」

一股特殊的波動從天空向下散布開來,緊接著聖荒院八大道宮所在處都升騰起一道耀眼的光芒,光芒緩緩升騰到半空,然後八道光團便已飛快無比的速度朝聖荒宮方向匯聚而去。

「嗡」

光芒合一,一股濃郁到極致的靈氣從聖荒院方向出現,隨後便飛速的向四周蔓延而去。

「當」

「當」

「當」

三生韻律相同的鐘聲響起,所有的弟子都清晰的聽到了鐘響,不論是在塔內的小世界中還是各大道宮所在的山峰上。

鐘聲落,一道洪亮的聲音響徹在聖荒院的每一個角落。

「新人期末大比排名賽,正式開始!」

聲音落下,整片天地再一次恢復了寧靜。

正在極道宮塔內小世界昏睡的楚昊也聽到了這道聲音,隨後正在昏睡的他猛然間醒了過來,用力甩了甩自己迷亂的腦袋,然後靜心運轉了一下天功之後,才將腦海中的這股迷亂感祛除。

毫無疑問,楚昊昨晚上又喝了,而且喝的不少,在二師兄的盛情相邀之下,楚昊性情了,於是楚昊悲催了,吐吐吐環節再一次上演,以致於楚昊最後怎麼回的卧房,楚昊都不清楚。

「砰砰砰」

「二師兄,說好帶我去看比賽的呢,你怎麼還不起!」楚昊一邊砸門一邊急迫的問道。 一吻成災:屍王的爆萌寵後 本來喝酒就耽誤了觀看大比開幕,這個二師兄要是再墨跡那麼一會,自己還看個毛線的排位賽,所以楚昊手上的動作不自覺的又加重了一分。

「來了,來了,臭小子,又不是你去參加比賽,你激動個什麼勁,別敲了,好好的一壺絕品佳釀讓你給敲沒了,唉!」楊旭最終一邊絮叨,一邊起身給楚昊開門,好不容易做個美夢,夢到了千年難得一遇的絕品佳釀,沒想到剛到嘴邊便有一道震天雷響起,嚇得楊旭一個激靈,立馬醒來,原來是自己這個可惡的小師弟在敲門。

楊旭打開房門,楚昊滿臉小期待的神色立馬映入楊旭眼帘,隨即楊旭無奈一笑,電光火石之間便直接整理好自己妝容,隨即直接帶著楚昊下山而去。

今日的聖荒峰分外熱鬧,各大道宮的新生弟子基本上已到齊,更有部分上一屆的老生隱藏在角落處觀望著一切,擂台前方是一座龐大無比的高台,高台上八道身影排列而坐,這八人氣息內斂,宛若一個個普通人一般,但下方的眾多弟子可不這麼認為,高台上的這八人可以說是整個荒州權勢最大的八人,尤其是中間那位書生打扮的中年人,原因無他,這八人正是聖荒院八大道宮的宮主。

極戰今天也來了,是被自己的這個師兄強制拉過來的,在聖荒院,如果要說極戰還聽從誰的話,那只有自己這個師兄了,聖荒院院長常樹青,而今天極戰也不得不來,畢竟是自己家搞盛事,自己這個聖荒院大長老不來,怎麼也有點說不過去。

「師弟,聽說你從外界收了個弟子,還是記名嗎?」常樹青平淡的問道,這幾日聖荒院流傳的消息,讓這位站在荒州之巔的男人也有所耳聞。

「是收了一個弟子,不過這次不是記名,是親傳!」極戰懶懶散散的回復道,好像在敘說一件普通的事。

「什麼……戰師兄你收親傳弟子了?」人群中一名精神矍鑠的老人驚奇的回復道。

「竟然是親傳」

「……「

高台之上原本平靜的氣氛瞬間被極戰所宣布的消息變得熱鬧起來,一個個道宮宮主大為驚奇的樣子,哪怕下方正在進行的大比再他們眼中也不如極戰收親傳弟子重要。

「哼,估計這小子也不是什麼好玩意,上樑不正下樑歪!」一名面容絕美,但是臉色卻冷若冰霜的女子回復道,氣勢中有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意味。

這道聲音落下,原本因為極戰收徒之事而變得議論紛紛的氣氛陡然間安靜下來,眾人我看看你,你看看我,隨後便把目光方向了擂台上的戰鬥上,對此事閉口不談。

極戰望著這道聲音的傳出者,出了奇的沒有爆發自己的王霸之氣,反而向後縮了縮身子不敢爭辯。

冰倩,冰靈宮宮主,極戰和常樹青的同門師妹,如果說極戰敬畏的人是師兄常樹青,那麼懼怕的人就是眼前這個冷美人了,原本極戰的性子也並非如此懶散,那以前也是一名風度翩翩的美男子,然而自從當上極戰宮宮主之後,便性情大變,其中淵源很多同一輩武者都很了解,但是卻不敢言語,更不敢相勸。沒辦法,這兩人一個是聖下之極,一個是實力超強的冰美人,誰敢觸他們眉頭,萬一把冷美人惹急眼了,這頭男暴龍跳出來怎麼辦,所以每當遇到兩人爭吵的時候,眾宮主都當做沒有看到,該忙啥忙啥。

常樹青看看面色冷峻的冰倩,又看看縮頭不語的極戰,內心暗嘆一聲「孽緣」隨後開口對著極戰說道。

「既然已經收為了親傳,那就趕快讓他入聖荒院的編製,抽個時間領他讓我看看,我倒是好奇,讓我這個心高氣傲的師弟收為弟子的孩子到底有多麼出色。」

其他宮主的目光一齊向極戰方向看來,目光中也滿含好奇之色,對那個未曾謀面的年輕人也滿懷期待。要知道,他們道宮內的部分頂尖人物可曾經都是要拜入他門下的,但人家都沒正眼看一下。如今終於收了弟子,眾人說不期待那是不可能的。

楊旭終於帶著楚昊來到了聖荒峰的擂台前,此時的擂台之上的戰鬥已接近尾聲,兩個都是美貌動人的如花女子,一個木靈氣運用的超凡脫俗,另一個則是冰靈氣運用的神乎其技,終於最後一擊的交手之下,兩人分出了勝負,冰靈宮女子最終獲勝,獲得下一輪比賽資格。

兩位美女的戰鬥對下方的男生武者而言簡直就是一場視覺盛宴,經久不息的喝彩聲此起彼伏,即便是兩世為人的楚昊都不禁為之喝彩。

稍作休息之後,新一輪比斗再次開始,一位精神矍鑠的老者憑空出現在擂台中央,洪亮的聲音宣讀著下一場比斗的武者姓名。

「下面進行五十進二十五的淘汰賽,第一場,木靈峰林婉清對戰紫霄峰孫鵬」

話音落下,楚昊便驚奇的發現全城空間瞬間一滯,緊接著眾人便爆發出驚天的喝彩聲,那一個個興奮的神情,誇張的動作,簡直就像那傳聞中的腦殘粉一般,女性武者還好一些,男性武者所變現出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個雙眼放光的餓狼。

「這是什麼鬼,孫鵬這個名字我倒是熟悉,應該是昨天在紫霄宮看到的那個人,實力雖然比較厲害,但是不至於引起如此轟動吧,那麼問題就應該出在這個叫作林婉清的武者身上了!」楚昊內心猜想道。

「林婉清,聽起來像是個女性武者的名字,看這些貨一個個雙眼放光的樣子,估計這個叫林婉清的又是一個絕世大美女,只是不知道和師姐比起來如何!」楚昊好奇想到。

所有人都是興奮的、期待的,因為他們可以再一次看到女神的風采了,而孫鵬卻是尷尬的,原因無他,自己就要面對的這個對手不光是個絕世美女,還是一個實力極其強悍的對手,說實話孫鵬對上她根本就沒有戰鬥慾望,因為對方太強大了,聖荒院美女如雲,為何下方獨獨對林婉清的情緒如此熱烈,一方面因為她的容顏,一方面因為她秒殺眾人的實力,所有的對手只要遇到她,一招全部撂倒。

孫鵬邁著糾結的步伐向擂台走去,步伐極其的緩慢,一步一回頭,哪有當時在紫霄峰大比時那意氣風發的樣子,此刻的他反而有些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感覺。沒辦法,碰到這種強大而又美麗的女神級別的對手,對男性武者的打擊是很大的,被女神一招打飛了,多沒面子。

一道身穿藍衣長裙的女子從擂台下方飄然向擂台飛去,絕美的身姿,如仙般的氣質,美麗到極致的面龐,她的出現讓整片氣氛瞬間燃爆。

美!太美了!

這簡直就是九天仙女下凡,怕是九天仙女都沒有如此完美吧!

在下方一直好奇觀看的楚昊看呆了,自藍衣長裙女子出場的那一剎那,楚昊就深深被女子的女子吸引,怪不得擂台下面這群人一副豬哥像,正常啊,太他么正常了,誰讓這個女子太美了呢!

「我好像……戀愛了!」楚昊自言自語道,絲毫不顧周邊武者憤怒要殺人的眼神。 林婉清面色平淡的站在擂台中央,絲毫沒有為接下來要發生的戰鬥而擔憂,就好像自己僅僅是上擂台走個過場而已,提不起一絲戰鬥的興趣。

而對面的孫鵬卻是異常的尷尬,看著女神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既不出手,也不言語,就好像上來賞景一般,自己好歹也是紫霄宮實力排名前五的高手,難不成自己要率先出手不成,這回去之後豈不是要被同門師兄弟們罵死,畢竟對面的這個女子可是所有男同胞心目中的女神。更何況,孫鵬心理也沒有底啊,這個女神可不是簡單的面貌絕世,一身實力也是杠杠硬,自己是真心打不過啊。

孫鵬很糾結自己要不要直接下去,畢竟主動認輸,對於自己來講還能保留一部分的尊嚴,而如果自己主動求虐,被女神一招轟飛下去,那可就不一樣了。

便在這時,一道婉轉動聽的聲音突然響起,正在糾結中的孫鵬霎時間被這道聲音吸引而去。

「孫師兄,快些出手吧,下面還有不少選手著急比賽呢!」林婉清開口說道,聲音雖然婉轉動聽,但是聲音中不包含絲毫感情,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額,林師妹,我還是別出手了,師妹容貌無雙,實力也是無雙,師兄甘拜下風,我認輸!」孫鵬看著對面這道絕美的身影黯然一嘆說道,沒有絲毫做作。反正自己也是打不過,還不如大大方方的認輸,最起碼還省點靈氣進行下一局的比賽。

孫鵬的認輸讓楚昊暗稱不爽,別人見識到了女神出手時的風采,楚昊可沒見過,看著這位仿若九天下凡的神女,楚昊一時間對其實力感到深深的好奇。

孫鵬的實力楚昊在昨天已經見識過了,雖然還沒有強到讓楚昊感到驚嘆的樣子,但也算一個高手了,如此高手竟然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這個叫作林婉清的女子得強大到什麼程度。楚昊內心疑惑,不禁對自己遲到沒有見識到女神出手的風采感到懊悔。

「都怪二師兄,要是不昨晚非拉著自己喝酒,今天早上就不會耽誤觀看女神比賽了!」楚昊內心暗暗吐槽道,隨後眼神升騰起一抹幽怨向身後的二師兄看去。

楊旭看到楚昊的這道眼神似乎是看懂了什麼,隨後對著楚昊微微一笑,似乎這件事和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擂台上的比斗還在繼續,看的楚昊大呼過癮,都說聖荒院出來的弟子傲氣逼人,包括上一世的楚昊也是這麼覺得,但如今看到聖荒院各大道宮的弟子比武,楚昊覺得聖荒院的弟子有資本去驕傲,也有資本承受的住這份傲氣。

這關乎實力,也關乎心性,場上這些參與比武的弟子此時在楚昊看來人人都是人中龍鳳,這些任意一個放到外界都能攪風攪雨的存在,在這裡只能當一名普通弟子,沒有最強,只有更強,在這種環境下成長,他們只會越來越強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