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畜生好強!」蒲谷驚叫道,這頭豬婆龍,實力已經接近強力凶獸,只有玄宗高段的強者,才有可能將其擊退。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注意這裡是擊退而不是擊殺。想要在茫茫天河之中,擊殺一頭水生凶獸,難度之大可想而知。除非實力佔據壓倒姓的優勢,才能讓凶獸無處可逃。

豬婆龍將一眾玄師的攻勢擋住,遍布鋸狀利齒的大嘴猛然咬了下來,直接咬中了船頭,咔擦一聲,咬下了一大塊船板。

「該死的老王八!」蒲谷拚命了,一聲怒吼,鷹隼玄靈猛然向豬婆龍撲去,一對鉤狀利爪,摳向豬婆龍的一對猩紅瞳孔。

豬婆龍轟隆一聲,鑽入水中,鷹隼玄靈勞而無功,盤旋一圈重新飛回。

「蒲老大,船頭怎麼樣?」聶勝的聲音從底艙響起。

「還行,沒有大礙。」蒲谷檢查了一下,發現只是咬掉了船頭上層的一塊木板,並沒有損害到至關重要的船底。

「只不過,那頭老王八肯定會再次襲擊,它幾口下來,船頭就肯定會徹底毀壞掉!」蒲谷有些頹喪地說道。

聶勝也沉默了,這樣一頭凶獸級的水生怪獸,實在超出了他一個玄士的能力範圍。

「我可以試試。」許陽一直在旁觀,如非必要,他並不想出手。

「你?」蒲谷微微一驚,說道,「許公子,你雖然實力高強,但還沒有到達玄宗境界,很難對付這頭豬婆龍啊。」

「切,蒲大叔,你真的不知道小殺神許陽?」采籬嘻嘻笑道,「在瀛洲天榜上,小殺神目前已經殺到了潛龍榜第7名的位置,在天河渡口,他一招擊敗了一名玄宗!」

「啊?」蒲谷張大嘴巴,難以置信。

他們這一船人,最近幾個月一直在船上航行,只是路過了津元城,並沒有時間去打聽天榜上的消息,不知道也很正常。

很快,在客船左舷,有一個巨大的水泡緩緩凸起。

「來了!」一個玄師護衛大聲喊道。伴隨著他的話音,豬婆龍衝天而起。

這頭豬婆龍故技重施,渾身籠罩藍色光華,向船頭咬了過去。

許陽清叱一聲,從體內衝出一頭朱雀,翼展十丈,氣息強橫無雙。朱雀振翅,帶起無窮火羽,射向豬婆龍。

「這玄靈好強的威勢,簡直比一般玄宗的本命玄靈更加強悍!」蒲谷驚呆了。

在踏入玄靈第8變之後,朱雀玄靈作為至尊之獸,其威勢才逐漸發揮了出來。

豬婆龍身軀是朱雀的三倍,它嘶吼著向朱雀撲去,無窮火羽落在它的身上,濺點淡藍色的漣漪。

豬婆龍身上的藍色護盾,在衰弱之中,眼看著就要被火羽擊破,這頭水生凶獸突地一聲咆哮,從天河中捲起數十丈高的白色巨浪,沖刷身軀,那淡藍色的光幕護盾,又重新凝實。

「糟糕,這是在天河之中,水生怪獸的實力大幅度增強。」蒲谷有些焦急地說道。

御玄雨不以為然:「放心吧,既然許陽肯出手,就代表你們這一船人有救了,安心看下去就是。」

朱雀玄靈與豬婆龍在半空之中,展開肉搏大戰,朱雀玄靈雖然比豬婆龍身軀小了許多,但進退之間,靈動自如,不時張開鳥喙,噴吐熾熱的白色炎流,將豬婆龍硬生生壓制住了。

「好……好厲害。」

幾名玄師護衛,在下方看傻了,他們都不敢相信,一個玄師的本命玄靈,竟然如此強大,能夠和堪比強力玄宗的凶獸爭鋒。

「這頭豬婆龍竟然還不服氣?」許陽微微一笑,朱雀玄靈得到了他的心神**控,猛然張開雙眸,射出兩道極其凝實、熾熱的赤霞。

「轟轟」!

豬婆龍周身籠罩的藍色光幕,被瞬間洞穿,兩道赤霞從它柔軟的腹部射入,留下兩個拳頭大小的黑色灼燒痕迹。

「豬婆龍的肉身好強啊,朱雀的眼眸居然沒有射穿它。」御玄雨有些驚訝,她對許陽的朱雀赤眸之威很清楚,一般的玄宗都無法抵禦。

「不錯。不過它應該不好受,已經受到了重創……不好,這畜生想跑!」

豬婆龍氣焰大消,一個猛子便向天河扎去。

許陽頭頂曰月虛影浮現,一頭冰晶玄蛇,長達十丈,猛然從體內衝出,這條玄蛇只有一隻豎瞳,看起來頗為詭異。

「嘶……」

玄蛇噴吐大片凍氣,直接將方圓三百丈的河面,凍結成厚厚的一層玄冰。緊接著是「咚」的一聲巨響,豬婆龍的腦袋撞在冰面上。

這頭體長三十丈的兇惡怪獸,暈頭暈腦地爬起來,向四周觀看,顯然很疑惑為什麼不是熟悉的水下世界。

「許,許公子,把它趕走也就是了,為什麼還要阻止?」蒲谷不解地說道,只不過受到許陽的實力震懾,說話有些結結巴巴的。

「呃……我想收服它,」許陽實話實說,「難得看到一頭水生凶獸,而且脊背足夠寬闊,在收服之後,我就可以乘坐它直接前往東海城。」

「收服?」蒲谷的腦子不夠用了,隨即苦笑道,「也只有許公子這般實力,才敢放言,要把這樣一頭老王八收為坐騎。」

許陽收回了冰晶玄蛇與朱雀,從體內再次衝出一條十丈長的青色風龍,無數風之絞索,化作玄力長鞭抽打過去,很快將那頭豬婆龍捆縛起來。

豬婆龍被朱雀赤眸掃射一次,元氣大傷,一時間掙不開這風極玄力的捆縛,猩紅的小眼睛中閃爍著恐慌的神色。

許陽背後火翼張開,飛到了豬婆龍頭上:「孽畜,服不服?」

豬婆龍已經有了極為粗淺的智慧,對頭上多了一個螻蟻一樣的人類很不滿,搖頭晃腦,要將許陽摔落下來。

「嘿,吃我一拳!」許陽拳頭捏緊,光暗玄力融合,一拳對著豬婆龍的腦門轟擊而下。(未完待續。)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杜雪吟非但沒有恍然大悟的輕鬆,反倒是目光無比慎重的看向了葉芳華,眼神之中的警惕與謹慎之色,也在這一瞬間徹底拔升到了巔峯。

因爲她非常清楚,能夠在如此短暫的時間當中想通所有的關節,並且通過這一點點蛛絲馬跡便能分析到這種程度,葉芳華在商業方面的機敏與智慧,絕對堪稱是極其罕見的。

哪怕是杜雪吟,乃至於蔣嬌嬌等人,在這些方面上恐怕都未必能夠比得上葉芳華。

在此之前,杜雪吟雖然聽林昊說起過有關於葉家兩女的事蹟,不過卻並沒有親眼見識過,剛剛也並沒有太過警惕。

然而這一刻,杜雪吟卻突然意識到,葉家之中真正難以對付的,其實並不是葉子經老爺子,而是葉芳華這個女人,若是再謹慎一些的話,或許還要加上葉蓮心。

沉默了片刻之後,杜雪吟臉上也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她並沒有因爲對手的強大,而有半點退縮之意,反倒是升起了幾分好勝之心,輕笑着開口說道:“既然葉大小姐已經分析出了一些端倪,那麼我們也不必遮遮掩掩了,葉大小姐說的沒錯,寰宇集團另外一個項目,的確是在電子產品方面的項目!”

“不過這似乎並不是我們今天討論的主題,我們現在應該討論的,依舊還是高新尚城這個項目,不知葉家對高新尚城這個項目,到底有沒有興趣?若是沒有興趣的話,那麼我們也就不必繼續商討下去了。”

聽到杜雪吟這麼說,葉子經老爺子和葉芳華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臉上也都多出了幾分凝重之色。

杜雪吟這句話雖然聽起來簡單,可實際上,卻在短短一句話之間,便將主動權依舊掌控到了自己的手上。

這一次,就連葉芳華看向杜雪吟的目光,都帶上了幾分欣賞之意。

沉默了片刻之後,葉子經老爺子還沒有開口,葉芳華便已經輕聲開口說道:“杜總,我們現在更感興趣的,反倒是你口中的另外一個項目,高新尚城項目雖然對於我們來說,已經是一個極爲不錯的項目了,不過既然有更好的項目,那麼我反倒是想要了解一下這個項目到底是什麼。”

杜雪吟頓時深深的看了一眼葉芳華,平靜的開口笑道:“很抱歉,我已經說過了,這個項目是我們寰宇集團現如今的最高機密,在高新尚城項目方面,我可以全權代表整個寰宇集團,不過有關於這個項目,我卻沒有任何權限將他的任何信息透露給外人知道。”

說起這話的時候,杜雪吟甚至都沒有看一眼一旁的林昊,毫不猶豫的便將這番話說出口來。

葉芳華讚歎的輕輕點了點頭,笑着開口說道:“那既然如此,我們也就拭目以待了,預祝寰宇集團能夠在這個項目上贏得最大的利益。”

說完,葉芳華便不再開口。

一旁的葉子經老爺子淡淡的笑了笑之後,便繼續和杜雪吟開始商討七高新尚城項目的有關事務。

雙方之間想要在高新尚城這麼大一個項目上達成合作,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葉芳華剛剛之所以開口,也只不過是和杜雪吟確定下合作的意向而已,真正想要讓雙方達成合作的關係,還需要葉子經老爺子親自和杜雪吟商討一番才行。

而在這商討的過程當中,自然便是雙方的脣槍舌劍,一點一點的爭取各自的利益。

不過在高新尚城這個項目上,寰宇集團畢竟還是處於主導的地位。

而且這麼大的一件事情,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當中徹底敲定所有細節。

足足十幾分鍾之後,杜雪吟和葉子經老爺子都漸漸的沉默了下來。

這種沉默,並不意味着雙方之間的合作告吹,反倒是意味着正式合作的意向馬上就要徹底確定下來了。

雙方之間之所以沉默,只不過是在思索着自己這一方到底還有沒有需要查缺補漏的地方。

片刻之後,葉子經老爺子緩緩擡起頭來,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林昊和杜雪吟兩人,笑着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便預祝我們合作愉快了,明天我會派人到寰宇集團當中,與杜總正式商談有關於合作的各種細節,希望我們能夠儘快達成合作意向。”

杜雪吟也是,滿臉笑容的輕輕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和葉子經老爺子握了握手之後,杜雪吟還是控制不住的向一旁的葉芳華深深的看了一眼。

只不過此時的葉芳華早就已經微微低下頭去,似乎對於這次合作並沒有太感興趣。

杜雪吟也知道,葉芳華在葉家的地位雖然極其特殊,甚至僅次於葉子經老爺子,不過葉芳華對於葉家的經營和發展,似乎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一直都遊離在葉家的高層之外。

今天能夠出現在這裏,其實就已經足夠出人意料了。

葉芳華出現的唯一目的,就只是幫助葉子經老爺子確認一下這個項目是否值得合作而已,至於其他的,葉芳華其實並不放在心上。

只不過在離開了葉家後堂之後,杜雪吟突然長長的出了口氣,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

林昊看着杜雪吟的這番樣子,頓時有些好笑了起來,輕聲開口問道:“以往看你和別人談起這些商業方面的合作,每次都是信心滿滿,不過這一次,似乎是有些心虛的樣子?”

杜雪吟頓時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笑着開口說道:“你就別取笑我了,遇到這麼強悍的一個對手,就算是蔣總來了,恐怕也會和我一樣的反應。”

林昊輕輕挑了挑眉頭。

雖然葉芳華從始至終說的話並不算太多,不過就只是那廖廖幾句,便已經足以證明葉芳華的水準。

葉家有這樣一個女人坐鎮,怪不得能夠在如此短暫的幾年時間當中,便發展到現如今的這種程度。

這還是因爲葉芳華一直沒有參與到葉家的具體經營管理過程當中,若是真的讓葉芳華來掌管葉家的公司,恐怕葉家的發展速度並不會比寰宇集團要慢。 許陽這一拳,裹挾六千鈞的大力,砸向了豬婆龍最為堅硬的額骨。他並不想殺死這頭凶獸,只是要將它降服。

「咚」一聲悶響,豬婆龍狂吼一聲,在冰層之上翻來滾去,但許陽如跗骨之俎,牢牢扣住它腦袋上的褶皺,紋絲不動。

這一拳下去,饒是豬婆龍腦顱堅硬,仍被打得額頭髮痛,兩隻猩紅的小眼睛視野一陣模糊。

「還不服?」許陽又是一拳。

一連三拳,豬婆龍終於不再掙扎了,趴在冰層上,兩隻猩紅的小眼睛緊緊閉合,一副任憑宰割的樣子。

許陽說道:「你載我一程,只需三個月,到達目的地之後,我便放你**。」

哪知豬婆龍既不同意,也不拒絕,絲毫沒有反應。

許陽束手無策,笑道:「難道真的只有將這頭畜生斬殺?」

總裁奶爸:緝捕記者小妻 在客船上,采籬高聲說道:「壞人等一等,這大傢伙應該是聽不懂你說話。」

采籬帶著肥球,踏上冰層,來到了豬婆龍的巨大頭顱前。

肥球從采籬身上跳下來,一溜煙爬到豬婆龍的凸起的巨嘴上,一直來到了豬婆龍兩隻閉合的眼睛中間,咕嚕嚕一陣低沉的吼叫。

豬婆龍小眼睛睜開了,有氣無力地看著肥球。

肥球嘰里咕嚕地連比帶划,它的身軀只有兩隻拳頭大小,還不如豬婆龍的一隻猩紅眼睛大,兩者的身軀比例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但是很奇怪,肥球比比劃划之下,豬婆龍的眼中竟然泛起思索的神色,原本的兇悍收斂了起來。

許陽猛然想起,肥球擁有和怪獸溝通的能力,現在應該是在和豬婆龍談條件。

想了想,許陽示意采籬回到客船上,然後解開了豬婆龍的風極玄力束縛。至於肥球的安危,許陽絲毫不擔心。即便只是幼崽,但靈獸畢竟是靈獸,豬婆龍想要殺死肥球,那是不可能的。

肥球在蹦躂完之後,順著豬婆龍的腦袋,一溜煙爬到許陽身上,然後在他肩膀上蹲下。

「已經談妥了?」許陽笑著問肥球。

肥球智慧很高,輕易就聽懂了許陽的話,兩隻烏溜溜的眼睛露出得意的神色。

那豬婆龍緩緩地動了,它一步步地爬下冰層,進入前方的天河水中。

「許陽,小心啊!」御玄雨叫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