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啊?!呵呵……」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葉寧尷尬的縮了縮脖子,生怕接受到木小唯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直到好一會兒都沒感受到,她這才恢復過來繼續與木小唯說話:「可是你說的聚靈陣法我壓根就沒聽過啊?這東西要上哪兒去找?」

沒聽過自然也不可能見過,沒見過會刻畫嗎?這個就得看一個人的天賦,如果一個人,他的刻畫天賦好,基本可以做到看一眼,看幾眼就會,如果不好或者壓根就沒天賦,那就真的讓人頭疼了。

但願葉寧有刻畫天賦吧!

木小唯一邊祈禱,一邊從儲物袋裡面翻出,學府進修時用的聚靈陣,陣腳刻畫圖紙遞給葉寧:「你看看這東西,你會不會刻畫?」

「這是什麼東西,感覺很漂亮,像是有靈氣一樣,看著特別舒服,還有別的嗎?我想看看。」葉寧一見眼睛就亮了。

木小唯心知有戲,利索的把整套聚靈陣法圖紙都拿了出來,一次性交到葉寧手裡:「諾都在這裡,你好好看看,能不能用刻刀把它們雕刻出來,就是雕刻在那種質地很硬的玉石,或者別的材料上面。」

「這些都很漂亮,我感覺它們之間有一種無形的關聯,好像只是放在一起,它們都在發生著某種變化。」葉寧越看越心奮,聽到木小唯後面的話,更是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開口就跟木小唯討要道,「小唯你有工具和材料嗎?我覺得我能行,我想試試。」

「當然有。」工具和材料隨時都有可能用到,木小唯自然是隨身攜帶著,以備不時之需。

「那真是太好了。」

木小唯拿給她,看著她歡呼一聲跑到一邊,對照著圖紙開始忙活,老臉上突然感覺很是欣慰。

不得不說葉寧在刻畫方面真的很有天賦,那些材料與刻刀被她拿過去,搗鼓了不到半個時辰,就成功刻畫出來一塊陣法陣腳,木小唯看過之後,除了熟練度稍加欠缺,別的可以稱得上完美。

「我這樣的可以嗎?」葉寧望著木小唯,眉目間有著擔憂,是害怕自己做出來的東西,得不到木小唯的認可嗎?

木小唯瞭然的笑了笑:「你這個做的很不錯,像這樣將其他陣法陣腳刻畫出來,按照一定的規律擺上,就可以形成聚靈陣法了。」

「就這麼簡單?」那起不是說,永定縣的河流真的有復甦的希望了?想到有這個可能,葉寧的心就雀躍了。

可木小唯接下來的話,卻像是一盆冷水,讓她雀躍的心驟然就冷卻下去,也讓她充分意識到想要復甦河流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自然不會這麼簡單的。」木小唯頓了一下,接著道,「陣法籠罩的面積,跟它的陣腳材質與大小有著直接關係,就像你手中這樣大小的陣法陣腳,布置的陣法最多二里地,再大它就會因為承受不住,陣法功效帶來的壓力,直接崩毀,屆時布陣之人也會因為陣法崩毀而遭到反噬,最嚴重者,很可能就陣毀人亡。」

「這麼嚴重?!」

葉寧看著手裡的陣法陣腳,後背沁起一陣冷汗:「那就沒有預防辦法了嗎?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就……」

莫名其妙就受傷,或者丟了小命,這誰受得了啊?

木小唯搖搖頭,對葉寧這種遇事兒就打退堂鼓的性格,真心有幾分看不上,要不是為了永定縣,為了自己離開沒後顧之憂,她真想跟葉寧來一句:「你既然前怕虎,后怕狼的,這永定縣的河流,你也別復甦了好了。」

然而她並不能。

所以她只能耐著性子,繼續與葉寧解釋:「自然是有預防辦法的,你別著急,聽我慢慢說。」

「有辦法就好,不然我還真不敢碰這玩意兒,嘿嘿……」葉寧說著不好意思的笑笑。

「笨女人不僅笨,還膽小,小爺也是醉了。」小九忽然很嫌棄的癟癟嘴,「小爺先去休息了,你們兩個笨女人繼續好了,等小爺睡醒了,再來看看你們倆到底誰會變得更笨一些。」

「額……」

木小唯汗顏,葉寧則直接羞愧的無地自容了,因為傻子都聽得出,小九說的是她,而非是木小唯。

知道小九消失,葉寧才緩過神來輕聲問木小唯道:「你家這琴一直都這麼毒舌的么?小唯你怎麼受得了他的?換我我估計等瘋掉。」

「咳咳……」木小唯乾咳兩聲,然後非常淡定的道,「習慣就好,呵呵……咱們還是繼續說陣法的事兒吧!」

「額……好。」

葉寧剛升起一點八卦之心,就被迫給熄滅了,無奈之下只能收攏心思,靜靜的聽木小唯詮釋她的陣法之道。

「布置陣法的時候,是需要神識輔佐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才陣法能量超出複核的前,停止陣法面積的擴大,以此來保障布陣之人的安全,這麼說你能明白嗎?」

「那這個能量超出與沒超出的臨界點怎麼算?」

「這個就需要你自己布陣的時候,親自去體會了,我也愛莫能助……」木小唯無奈的攤了攤手。 「好吧!」

葉寧見此也不再多問,將目光放在剩下的材料與圖紙上,眼裡重新燃起熱忱的目光,心說:「既然需要自己去體會,那她就把這套陣法陣腳刻畫出來,然後找個地方布置的時候,親自去體會一下。」

試想一下,冒個險就能學會陣法的布置,她又何樂不為呢!畢竟陣法這東西,三重天的小輩可是很少有人知道的,以後回到三重天,跟那些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見面,也有炫耀的資本不是。

木小唯見她這麼刻苦,也沒去打攪她,將陣法布置方法,以及陣法陣腳所需要的材料,和煉製方式留下后,就匆匆離開了河神府去找山神慕華,只是到了那座山才知道慕華換了山頭,她沒辦法,只能動用神識來一個全方位搜索。

很快木小唯就找到了,令木小唯詫異的是,慕華竟然將山神廟搬到了她隔壁那座山上。

山低矮小的地方,慕華他是怎麼想的啊?

木小唯想不通也懶得去想,既然是來幫忙的,她上門也沒那麼多廢話,直接打算將交給葉寧的一併交給他,讓人遺憾的是,慕華壓根就沒有刻畫天賦,任他說破嘴皮子,刻畫壞了N多材料,都不起半點作用,無奈之下木小唯只能放棄。

對此慕華頗為不好意思:「對不起小唯,是我太笨了,我……」

慕華蠕動著嘴皮子,我了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木小唯無奈的嘆口氣:「既然刻畫你學不會,就趕在三個月後那場大暴雨來臨之前,多去三重天收集一些聚靈陣法的陣法陣腳,將永定縣的山都給養護起來,到時候與水下來,上圖凝實之後,山上就可以撒些樹木草種,等它們落地生根再加上催化,相信很快就可以恢復生機了。」

「我明白。」慕華點點頭,「還要多謝小唯你,要不是你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眼看著就要到三年一度的年終考核了,我這還光禿禿的,到時候諸多神祇當中被呵斥,丟臉可就丟大發咯!」

「三年一度的年終考核?」還有這回事兒么?木小唯皺了皺眉,「還有多長時間?」

「細算的話,還有五個月左右吧!」慕華扳著手指算了算,又想到城南那片地,不由的有笑了,「小唯你已經復甦了城南那片土地,就算考核也能過關,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城南那片地頂天也不過兩百畝,你再看看永定縣其他地方,那幾百畝地算起來,也不過才佔了總數的十之一二,所以現在還是任重道遠啊,唉……」木小唯搖搖頭,心裡盤算著,是不是也要在那場暴雨來臨之際,將永定縣的土地全部復甦過來,卻也明白有多不現實。

永定縣除了已經復甦的兩百畝,剩下的土地,還有幾千頃,如果要啟動這個計劃,所需要的財力將已天文來計算,所需要的時間,也絕不是兩三個月就能搞定的。

思來想去,木小唯覺得她還是先復甦一半,比較靠譜一些,至於缺少的資金嘛,荒野上就有現成的,不要白不要,她找時間免費都收了就是。

於是未來的某一天,荒野上的妖魔都在木小唯手下遭了殃,只有少數藏的特別嚴實的妖獸,沒有被她找到,但也人人自危,很長一段時間不敢出來覓食,更有甚者直接逃去了別的地方。

至此永定縣的土地再也難尋妖獸的蹤跡。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木小唯從上神哪裡離開后,回到土地神廟沒見到小狐狸,找遍整個土地神廟也沒找到,也沒懷疑它動機不純,只當它是想親人了,趁她不在回家省親去了,也就沒放在心上。

恰好感覺到天空中不斷有灰色的氣體,透過空間屏障一絲絲、一縷縷的湧進她的體內,木小唯的臉上,忽然就洋溢起明媚的笑容。

「天啊,是相火之氣,好多好多的香火之氣,這就是屬於我的香火之氣么?好親切,好暖,感覺身體都因為它們不那麼冰冷了,真的是太好了……」

因為元氣虧損太多,木小唯的體溫一直都很低,要不是有身上的衣服形成結界替她擋風,她連門都不敢出,那種站在風裡就彷彿要被凍僵的感覺,她體驗過一次就不想再體驗第二次了。

真的太冷太冷了。

「太好了,小九,我終於得到香火之氣了,直到現在,我才感覺一切努力都沒有白費……」木小唯喜極而泣。

小九聽到木小唯的話,鑽出來就看到這漫天香火之氣,感嘆一聲道:「算哪小子還是個君子,要不然,小爺我真想找上門去,告訴他花兒為什麼那樣紅。」

「嘿嘿……」木小唯聽著,在一旁傻笑,惹來小九一陣鄙視,「有空在哪兒傻笑,還不如趕緊吸收這些香火之氣,它能幫助你恢復元氣,也能幫助你提上修為,上神之後便是仙尊,修鍊之不易,進階之不易,慢慢的你就能體會到了。」

「額……」

木小唯收斂了笑容,乖乖的盤膝坐下來,按照《搖光武曲》的總綱開始修鍊,將這些香火之氣引導進丹田,然後煉化為己用。

時間荏苒。

木小唯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等她睜開眼睛時,小九不再身邊,小狐狸仍舊沒有回來,天空中的香火之氣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有種越來越多的趨勢。

「日子果然都是過出來的,相信自己只要努力,以後的日子還會更好,有無數人愛戴,有超大面積的土地,更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香火之氣……」

看著漫天香火之氣,木小唯忽然就開始憧憬未來,只是她的憧憬中,似乎還是只有她一個人,是她忘了什麼?還是她壓根就覺得自己不配擁有?

「終於醒了?」小九適時的出現在木小唯身邊。

木小唯偏頭看他,美到無可挑剔的臉上,掛著暖人心脾的笑:「我修鍊多久了?」

「不多不少,剛剛好一個月時間。」小九豎了根手指,說罷忽然湊到木小唯耳邊,「你發現沒有,經過這次修鍊,你的修為至少上漲了一成。」

「是嗎?」木小唯不置可否的笑笑,「接下來我準備借那場暴雨,復甦永定縣一半的土地,小九你要幫我。」

「那場暴雨距離現在還有兩個月,兩個月後就是太子錦歸的納妃宴席,咱們要是趕不上怎麼辦?」小九皺了皺眉。 倒不是說他很樂意去參加那什麼宴席,只是天家設宴,沒邀請也就罷了,邀請了不去,未免太下天家顏面,到時候天帝發難,可不是木小唯一個小小土地神祇,小小上神能夠承受的住的,因此這樣的情況必須避免發生。

木小唯笑了笑:「放心吧!我只要將陣法布置妥當,其餘的交給彩兒那妮子幫我看著就成,不會誤了大事兒的,不過眼下咱們還有件大事兒需要解決,所以小九你要幫我。」

感受到木小唯不懷好意的眼神,小九下意識的抖了一下,並飄著後退了幾步遠:「你想幹什麼?我跟你說笨女人,你不能打我的注意,我這麼小你怎麼忍心摧殘我?」

「……」

木小唯頂著滿頭黑線,伸手將小九拎過來,在他小腦袋上彈了彈:「你這小腦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麼啊?我是那種喜歡摧殘小朋友的人嗎?我這麼善良,這麼漂亮,你想的那些事兒只有又丑又凶的老巫婆才會幹,你知不知道?」

「咳咳……」

小九一時間說不出的尷尬,只能藉助乾咳來掩飾,然後滿面笑容的討好,那一刻小九覺得,他的人設徹底崩潰了。

「那個……咳咳,是我的錯,我不該瞎想,說吧,想要我做什麼,我一定、肯定盡最大的努力,幫你做到最好,這總行了吧?總可以原諒我了吧?」說完小九忽然就覺得很委屈,當著木小唯的面就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來。

那什麼傲嬌,什麼高冷,都通通見鬼去吧!他現在只想木小唯不生氣。

「噗嗤……」

木小唯笑了,毫無形象的笑了。

小九臉黑了。

他都這麼放下身段,低聲下氣,刻意討好了,這本女人還不鬆口,還笑話他?這簡直就是叔叔可忍,嬸嬸也不可忍。

「笑笑笑,笑死你好了,笨女人,小爺不跟你車了,睡覺去……」小九身體剛要消失,就被木小唯兩根手指,毫不客氣的夾住了耳朵,「你想去哪兒?給我回來!」

「額……」

小九懵了一瞬,就被耳朵上傳來的疼痛,驚醒過來:「笨女人你鬆手,疼疼疼…小爺的耳朵要掉了。」

木小唯鬆開了手,望著不斷揉耳朵的小九,一副我吃定你的模樣:「還跟本姑娘刷小脾氣?你是沒睡醒么?」

「行啦,要裝咱們也要有個限度,說吧,你想讓我幹啥?」感覺耳朵不疼了,小九才停下手上的動作,萬分無奈的看著木小唯,心想,「這本女人竟然能輕易抓到自己了,看來這次修鍊的結果顯著嘛,以後他要想在這女人手裡討到便宜,可就難咯,唉……」

「就是那什麼,我不是想復甦永定縣一半的土地嗎?這手裡沒那麼錢,想……」

「可是我也沒錢啊?」

這本女人打劫誰不好,打劫他?他就一個器靈,整個人都是笨女人的,還有什麼可打劫的,他真是……太難了。

木小唯拍了他一下:「你就不能聽我把話說完嗎?」

「你說你說,嘿嘿……」小九訕笑著摸了摸鼻子。

「永定縣荒野上妖獸那麼多,我就想讓你跟我一起去,把他們……」木小唯說著,嘴角揚起一抹惡劣的笑。

「我知道我知道。」小九再次打斷道,「殺光、搶光、燒光嘛!嘿嘿,這個我最在行了。」

「孺子可教也!」

木小唯拽過小九,擦著黑出了土地神廟。

是夜。

荒野上響起了慘絕人寰的妖獸哀鳴。

伴隨著一隻只妖獸倒下,木小唯就收穫一顆顆妖獸晶核,伴隨著開懷大笑,木小唯的身影就出現在荒野隔個角落。

這一行,木小唯可謂是賺了個體滿缽滿,也意味著她的復甦計劃有了行動資金,光復整個永定縣,也指日可待。

與此同時。

東來去的桃林內。

一眾大小狐狸,此刻正聚在桃林中心,一棵大桃樹底下,聽著四周的哀嚎,商討著什麼重要的事情。

「小七!」

年邁的狐狸,聲音透著凌厲,嚇得狐狸群後面的小狐狸,身體情不自禁就是一哆嗦,可它還是不得不站出來,面對姥姥的怒火。

「姥姥……」

小女孩怯弱的聲音響起時,周圍瞬間安靜下來,因為它們都知道,狐狸姥姥的滔天怒火,肯定會隨著小狐狸的聲音,接蹱而至,果不其然下一刻姥姥就發火了。

「你聽聽,你聽聽……」狐狸姥姥目光望向遠處,眼底升騰的全是憤怒的火苗,「這就是你千方百計維護的人類,她在幹什麼?她在屠戳妖皇陛下的子民,在屠戮我們的同胞,這就是你一定要維護她的下場,你看清楚了嗎?你聽清楚了沒有?」

「姥姥,小七知道錯了。」

小狐狸四肢一軟,哭著跪了下來,淡淡的悲傷氣息從它身上散發出來,感染著周圍的狐狸,也跟著紅了眼眶。

狐狸姥姥閉了閉眼睛,一滴淚從眼角滑落下來:「咱們先不談對錯,妖皇太子的封印找得如何了?可有線索?」

尋找妖皇太子封印的線索,這才是小七接近木小唯,進入土地神廟的最終目的。

如果小七能有所收穫,她維護屠戮妖族之人的罪過,自然就可以相互抵消,從而保住她那一條小命。

如果沒有……

狐狸姥姥沒再想下去,只是睜著渾濁的雙眼,望著小七瑟瑟發抖的小身子,裡面仍舊閃爍著一絲希翼:「說話啊?啞巴了嗎?還是說你一定要死不悔改,講那個人類維護到底?」

「不是的姥姥,小七不敢,小七隻是……」

木小唯對它真的很好,她喜歡將它抱在懷裡,給它順毛,偶爾也會給它講故事,她好像從來都不會發脾氣,永遠那麼溫和的一個人,如果可以,它真的很想一直待在她身邊,那怕永遠不化為人形,又有什麼關係呢?

可是現在……

想到那麼溫和的一個人,竟然正在屠戮它的同胞,小狐狸的心,就撕心裂肺一樣的難受。

「只是什麼?」狐狸姥姥眼神忽然一冷,「我看你就是死不悔改,哼……」

一聲冷哼,小七彈飛出去,砸在不遠處一棵桃樹上,發出一陣陣哀鳴:「啊~」

「姥姥……」

「姥姥……」

「姥姥手下留情,小七它……」

小七不過才六階,如何受得了姥姥含怒出手,這一下也就罷了,再來幾下只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