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沒良心的。」黎萌冉氣的跳腳,可偏就無濟於事。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沒辦法,誰叫她自己不愛練武,所以到現在都還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子,就連吳將這個四歲的小孩子都打不過。

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她對著唐沫兮聳聳肩,「師姑,我被遺棄了,你要不要陪陪我?」

「要我陪你幹嘛呢?」

「陪我去挑幾塊好看的布料唄。」說著,她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這都嫌小了,再不置辦點新衣的話,就真的要沒衣服穿了。」

要說黎萌冉這個丫頭,那是真節約,所有的衣服都得穿到不能穿為止,她才肯置辦新衣。

就算是逢年過節啥的,她都捨不得多花一個銅板。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宰相府的人都剋扣她似的。

這次,難得她開口要去挑布料,唐沫兮自然是一口就應承了下來。

至於她三哥的事嘛,反正有大哥和二哥想辦法,她就不添亂了。

於是乎,她就這麼跟錦娘交代一聲后,趁著兩個小傢伙不注意,腳底抹油溜了。

原本,這兩個姑娘逛逛街、買買東西也是無可厚非的,再加上有韓裴這個高手陪著,指定是出不了意外。

唐沫兮是這麼想的,可沒想到,老天爺偏偏就是跟她過不去。

在逛完最後一家布店準備回去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冷不丁出現的黑衣人,不分青紅皂白的就舉刀朝他們砍來。

頓時大街上就亂了套了,人群涌動,唐沫兮和黎萌冉很快就被衝散。

「保護小冉。」她朝韓裴喊著。

「可是夫人您。。。」

「你若是還想跟著我,就照我說的辦。」唐沫兮板起臉朝著他瞪了過去。

韓裴猶豫幾秒種后,便毅然決然的沖入了人群,尋找黎萌冉去了。

而那些黑衣人眼見著唐沫兮落了單,便全部掉轉了方向,朝著她就攻了過來。

「還真的是沖著我來的。」唐沫兮臉色一變,拔腿就鑽入了人群中。

但隨著身後的哀嚎聲越來越多,她意識到,若是自己不將這些人引開的話,必然會死更多的人。

雖說她並非心善之人,可畢竟這些人若是死了,那也是被自己牽連的,良心上難免有些過意不去。

更何況她現在並非孤身一人,她還有一個女兒呢,要是這些報應都落在她身上的話。。。

想到這裡,唐沫兮一咬牙,朝著身後喊了一句,「有本事來殺我啊。」

喊完,她便跑進了附近的小巷之內。

就這麼七拐八拐的,把自己拐入了一個死胡同。

玩完!

唐沫兮乾笑的轉過身,看向那漸漸逼近的黑衣人,雙手慢慢舉起,「我投降。」

「跑啊,你不是很會跑嗎?」走在最前面的似乎是這群人的大哥,看他那小眼睛微眯,眼中儘是挑釁之色,「要我帶十幾個兄弟過來殺你,我還以為你是個什麼狠角色,現在看來不過是一隻小貓咪而已。」

「大哥您說什麼都是對的,我就是小貓咪,喵。」唐沫兮很不要臉的討好著,一雙眼睛卻是四處在尋找逃跑的機會。

然而很可惜,對方人手太多,就她那點功夫根本都不夠看的。

「喲,你這小娘子還真會來事嘛。」被她這一聲貓叫直接叫的心都痒痒了,帶頭之人的眼中都不禁流露出一抹垂涎之色。

而伴隨著他聲音落下后,一眾人略帶淫蕩的笑聲,更是讓唐沫兮心道「不妙」。

就在那人一步步的向她靠近,而她在心中盤算著一會怎麼以死明志,保住自己清白的時候。

突然一個帶著面具的男子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給你們三秒,給我滾。」

聲音響起的同時嚇了他們一跳,同時舉刀轉身看到對方只有一人後,一陣嘲笑聲響起。

「三。」男子不在意他們的嘲笑,冷冷的數著。

「還以為來了多少人呢?就你一個,還不夠兄弟們塞牙縫的,是吧?」

「就是,大哥你別急,慢慢來。等我們把這個人解決了,也來爽一把。」

「二。」語氣開始有些發寒。

「這傢伙還真數上。」緊接著又是一陣嘲笑。

而在他們笑的最歡的時候,男子數到了最後一個數,「一。」

「行了,你就別裝腔作勢了。。。」話音未落,面前的人就已經動了。

也就是一剎那的功夫,說話那人已經是雙眸睜大,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而那人的身上,除了胸口出現一個窟窿以外,身上沒有任何的傷口。

「他。。。他掏了阿龍的心臟!」突然,不知道誰驚呼了一聲,眾人這才發現,在面具男子的手上握著一個還在跳動的物體,伴隨著他手微微的用力,那物體直接在他的手上就爆開。

空氣中瞬間瀰漫開一股血腥味,誰都沒有想到會看到這麼恐怖的一幕。

在所有黑衣人都愣神之際,唐沫兮率先反應了過來。

朝著那個想非禮自己的男人狠狠踹了一腳后,她迅速的躲到了面具男的身後。

「墨白,你是老天爺派來保護我的嗎?為什麼每次我有危險,你都會出現?」

沒錯,此人就是救了她兩次,加上今日這一次,一共三次的墨白。

唐沫兮也不知道為什麼,但自從見到他以後,她就覺得很安心,即便是他殺人的方式有點。。。好吧,太恐怖!

但是相比較之前龍君墨那變態的話,稍微好一些吧。

在見到自己手下的死狀后,領頭的黑衣人也算是有點見識,一下子就認出來對方是江湖上消失已久的鬼剎。

想當年,鬼剎的威名那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特別是他殺人的手段,從來只是一招,直取心臟。

當即,領頭的黑衣人便招呼自己的手下立馬就跪了下來,一連幾個響頭后,顫抖著聲音求饒道,「鬼剎大人,實在是小的有眼無珠,冒犯了您的朋友,求您高抬貴手,放過我們吧。」 “說來聽聽。”還和太子有關,難道不知她們是兄妹?若當真有人用此等下三濫的手段詆譭她與太子,且還是在太子前去江南治水的情況下,那當真是毫無下限可言了,太讓人寒心!

孫雲喝了口銀耳湯,吃了個半飽,毫不在意的道:“版本有好幾個,先跟你說最開始的版本吧。”發動過家族政變的她,早已看開,什麼陰謀詭計,斷敵財路生路,好彩自然來。

趙淑點頭,靜等她後續。

“說你自幼與太子殿下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其他皇兄弟妹都不理,唯獨理太子,這情愫打小便暗生了,故此你十五了尚未定親,太子已及冠卻也未娶妃,連侍妾也無,這是其一。”

聽罷,趙淑冷意連連,太子尚未娶妃,那是因爲太子這些年不參與朝政,太子妃不能隨便娶,不納妾是因爲對未來太子妃的敬重!更何況太子人品好,不用下三濫手段騙婚!

“其二呢,說的是在觀州,太子受傷,你衣不解帶的照顧,太子感動,你兩情投意合,奈何身爲兄妹,有違倫理,但你兩彼此愛慕,爲了相守,一個十五了尚未定親,一個及冠了尚未娶妃。”

趙淑還沒來得及憤慨,孫雲便打住了她。

“還有其三。”她語氣揶揄,看着趙淑一臉怒氣,便也收了玩笑神色,嚴肅的道:“其三是說你其實是永王殿下撿來的,真正的君郡主早死了,和太子殿下並無血緣關係。”

“眼瞎吧,我與父王眉眼有五成相似,若證明我是父王的親生女兒。難不成還要說太子哥哥是撿來的?”趙淑氣得都笑了起來,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小朱子。”壓着心中的暴怒,冷意森森的揚聲道。

小朱子忙進來,低頭躬身稟報,“郡主,一應情報都在此處。”

他機靈的將這兩日的情報都呈上來,方纔之所以沒說。是沒來得及說孫雲便過來了。撫了把冷汗,幸虧此事孫姑娘代爲轉達了,不然他真不知該如何稟報。那些人太不要臉,太下作了!

趙淑面無表情的打開幾頁情報,裏面沒什麼特別的內容,只有那些煽風點火的堂口名字。“黑風堂姓什麼?”這些暗勢力堂口,若說無靠山。誰會相信?

小朱子噗通跪下,“郡主恕罪,奴才尚未查清。”事情發展得太快,他只來得及查清風雲堂是楊家的。這黑風堂背後站的誰,還沒有信兒傳來。

孫雲慢悠悠的從寬袖裏取出一張紙,遞到趙淑面前。“別查了,這京城所有的堂口。我這裏都有,我先說好了,順和堂是我的。”

小朱子又撫了一把冷汗,他做的還遠遠不夠,這些堂口以前都不怎麼出現在他視線裏,竟給忽略過去了,此事發生前,他都覺着郡主這樣身份的人,只要有名士大儒誇幾句名聲就變好了,沒想到今次卻被人如此抹黑。

也怪他腦子不靈光,當初郡主也是主導過輿論的,他自知有罪,便默默跪在一旁聆聽。

其實,趙淑並未怪罪於他,這些個堂口,明德帝都拿他們沒辦法,更何況是小朱子?這些年,五成兵馬司、京兆府兩大國朝機構,管理京城治安,都沒動他們一分,可見勢力不小,不到不得已的地步,是不會輕易動的。

牽一髮而動全身,後果是什麼,誰也想不到,誰也不敢輕易去背這個責任。

“土匪下了山,改名換姓叫堂口,那也還是土匪,不知你們平日裏用這些堂口做甚。”趙淑冷哼一聲,這些堂口,說白了就是混混幫派,黑社會,專門欺壓良善,做見不得人的勾當,有的殺人犯,殺了人後投靠某一堂口,不但不用償命,還能回去斬草除根!

孫雲很是無辜的聳聳肩,又喝了口銀耳湯,“潑髒水抹黑,恨誰挖誰祖墳,有用得很,怎麼樣,要不要試試?孫家的堂口,價格很優惠。”

做了掌門人,果然不一樣,開始做起生意來了,趙淑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

“好吧,看在咱兩交情過硬的份上,免費服務一次。”她說罷,順手又從懷裏取出幾個方案,一張紙鋪滿眼前,數個方案利弊分析得清清楚楚,“如今的順和堂由我親自打理,他們已經不是土匪啦。”

趙淑撩眼看她,“是土匪王?”

“怎麼能這麼說,是江湖好漢,真是的,不要收錢了啊。”她作勢生氣的樣子,力圖逗一逗趙淑。

“這個方案不錯,比誰沒下限。” 統計大明 趙淑指着第三個方案道。

孫雲一愣,伸手手背貼在她額頭上,“你沒事吧,明明第一個方案更合適,把其他堂口全部拔除,豈不一勞永逸?”

趙淑搖搖頭,“堂口太多,我們沒那麼多人,彭將軍隨霍大人變革法度,定是抽不出人來幫我們做這擋子破事,所以還是第三個吧,給他們大量潑髒水,誰也別想獨善其身。”

“衛將軍不是沒事?”孫雲興致勃勃的湊到趙淑耳邊,“難道你們吵架啦?”

無限之神話逆襲 “別胡說,我跟他沒關係。”趙淑裝作研究那些方案,餘光瞥見孫雲一副笑吟吟的樣子,並不相信。

她不說話,孫雲便繼續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盯得她冷汗涔涔,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坐直辯解道:“真沒關係!”

“嘖嘖,我又沒說有關係,你急什麼?”她拼命忍着笑,憋得臉都紅了,“我祖父有一得力心腹,我原本還想花大代價除掉他,沒想到卻被人提前殺了,願意幫我的,除了你便沒誰了,孫奇一定不是你殺的吧?”

趙淑立刻便想到她要說什麼,別過頭,“也許是太子哥哥幫的你呢?”

“不可能。”她立刻反駁,還笑得賊賊的,“那日太子殿下只派了小福子前來。把我從祖母的院子帶到祖父書房,不可能是太子殿下,而且孫奇身手了得,能無聲無息除掉他的人,不多,更何況上次百花宴,人家衛將軍可是特意跑去給你撐腰。”

“那就是小胖。他身手也不錯。”趙淑忙舉出幾個例子。“還有秋大人,顏大人,王大人。謝大人,都和你祖父有過節,可能是他們的人。”

孫雲含笑搖頭,看着她不語。一副你繼續編,我聽着。但不信的樣子。

沒這般油鹽不進,趙淑只能嫌棄的變換了政策,“你怎這般沒原則?”此番指的是她前幾年老說你的霍先生,後來又開始說衛廷司。雖然此話曾說過,但此番說來,僅僅是轉移話題而已。

“我需要那玩意兒嗎?”一句。堵得趙淑頓時沒了言語。

堵了趙淑的嘴巴,她興奮的挪挪椅子。坐到趙淑身邊,曖昧的挑眉,戳了一下趙淑胳膊,“哎,真的,發生了這事,太后和皇上定要給你找個小夫君,你猜會是誰?”

“我怎麼覺得你是來看我笑話的?說好的姐妹情誼呢?說好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呢?沒良心。”說罷做傷心欲絕狀,企圖矇混過關。

然而,見識過大風大浪的孫雲,這點小伎倆哪裏看在眼裏,她繼續八卦,神色越發曖昧,“這你就不瞭解我了,良心這東西,不是我的標配,別轉移話題,真的,最多明天,太后的懿旨就要到了,小賢兒可是太后給你內定的夫婿,雖然小了點,但總可以長大的嘛,模樣也挺好,霍大人在搞變法,皇上也需要聯姻來綁住霍家,你正好合適。”

趙淑白了她好幾眼,眼睛一動,笑眯眯的道:“要不,順便給你定門親事?皇祖母可是把你當孫女養大的,定給你找個最好的。”

“我在守孝,莫要開玩笑,哪有孝期談婚論嫁的,我是說真的,你別不把這事不當回事,長輩們可不會和你討論哪個合適,他們只會覺得哪個適合,然後下旨,都不會提前知會你。”孫雲收了玩笑的神色,嚴肅的說。

趙淑也知曉,理是這個理,皇室子女的婚事本便不是你情我願的事。

“賢兒也不錯啊。”趙淑許久擠出這麼一句。

孫雲聽了無語的站起來,走到貴妃榻上躺下,都懶得理她,“你好好想想,我先睡會,我好多天沒睡過安穩覺了。”

在孫家那樣的地方,怎麼能睡得安穩,數日下來,她消瘦了許多,整個人彷彿一下子拔高,身上多了份滄桑和沉穩。

吩咐綠蘿等人將桌上的碗筷都收拾後,她拿着孫雲的幾個方案去了小書房,小朱子、小郭子以及蘇繡等人都在。

他們也都聽了外間的傳言,此時正憋着一口氣,見了趙淑,小郭子當即道:“郡主,只要您一聲令下,奴才便立刻去滅了那賊子。”

“對,還請郡主下令,奴才等定讓它血流成河!”

趙淑揚手製住了他們的激動,“那些都是一羣亡命之徒,咱們犯不着去拼命,這些年安插在各府的眼線,是時候用了,今日戌時之前,我需要所有家族內部的人物關係。”

這事主要是小朱子負責,他立刻領命站立一旁,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彌補自己的失誤,吩咐了小朱子,又對綠蘿道:“去找緋鵬,讓他給我選幾個賣貨賣得最好的人前來待命。”

“是。”雖不大明白,郡主這又要鬧哪出,沒能帶着人直接去砸場子,心裏有些憋屈,但還是領命下去了。

“小郭子去安排一下,祕密進宮。”她還真擔心明德帝和太后不經自己同意,便下旨賜婚。

事關太子,此事定會速戰速決,就算太后和明德帝想拖一拖,皇后也不允許。

而且,此事,首要目標是太子,用腳趾頭也能想到是誰做的,皇后重掌六宮,太子去治水,而趙弼一黨全部失勢,若說不是他做的,趙淑第一個不信!

喬裝了一番,從王府後門上了馬車,馬車上並未有王府的標誌,材質也很普通,行駛在街上,很快便融入車水馬龍裏。

趙淑坐在轎子裏,偶爾聽人道:“真不要臉啊,堂兄妹,嘖嘖……”言語隱諱,卻意思很明確,讓人想入非非。

“可不是,聽說自小便有苗頭了,真是沒規矩啊,沒娘教的女兒,哪能有什麼好,自古不娶喪婦長女,便是如此。”

“這位大嫂言之有理,需知,喪婦長女不取,無教戒也。世有惡疾不取,棄於天也。世有刑人不取,棄於人也。亂家女不取。類不正也。逆家女不取,廢人倫也。”

趙淑撩開車簾看去,說五不娶的是一位書生模樣的男子,說話文縐縐的,舉止彷彿是極有禮度,但卻長着一張陰險臉,一看便知不是什麼善類。

突然,前方有馬蹄聲傳來,同時還有男子粗狂的吼聲,“五城兵馬司抓捕江洋大盜,閒雜人等速速回避,大盜兇狠,妨礙朝廷捉拿罪犯者,磕着碰到,少胳膊少腿,後果自負!”

“郡主,前面在抓人,把路堵了。”鮮少出現在人前的樑溪道,他今日做的是普通小廝打扮,年紀不大,看着有些單薄,但身手極好。

趙淑將面紗矇住臉頰,從馬車裏出來,果然看到大街上雞飛狗跳,逃的逃,追的追。

五成兵馬司的兵抓了好些人,這些人賊眉鼠眼,看着不像是有江洋大盜的本事,“靠邊停下。”

“是。”跟着一起來的還有小郭子,他今日扮成了一名老媽子,搔首弄姿的,比等閒老媽子還要有風韻許多,扶着趙淑,尖細的嗓音道:“姑娘,您先請下車,免得待會驚了馬。”

趙淑也是有這層考慮,便借力跳下馬車,她穿得很普通,不過是小家碧玉打扮,末流世家女都不算,頂多是員外爺家的千金,只是通體氣質,卻是普通衣衫擋不住的。

從馬車下來,立刻引來數雙眼睛,方纔那位文縐縐說話的男子,也朝她看來。

趙淑任憑小郭子扶着,離了馬車,站在屋檐下,而樑溪則駕了馬車駛進旁邊巷子,將街道讓給五成兵馬司的人。

那男子的視線在趙淑身上,掃了掃,身姿窈窕秀美,胸也不算小,從裸露在外的手便能看出肌膚極好,還有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光潔的額頭,想來面紗之後的臉龐,定是不會醜。

又見趙淑穿着普通,膽子便大起來,上前幾步,來到趙淑面前,擡手揖禮道:“在下姓王,不知姑娘貴姓?”說着話,赤裸裸毫不掩飾眼裏的****目光,打量着趙淑,視線在她身上游走。

不知哪裏吹來一股清風,將面紗撩開一角,讓他看到趙淑白皙的脖子,頓時眼睛都直了,喉嚨一動,噎了噎口水。

小郭子和樑溪對視一眼,準備動手,竟敢褻瀆郡主,罪該萬死。

然而,不等兩人動手,從遠處飛來一支利箭,箭羽攜萬鈞之勢,破空而來,瞬間穿透男子腦袋,他眼裏****的目光都還沒來得及變成驚恐,便已沒了氣息。

趙淑順着箭來的方向看去,卻見一身鎧甲披風的衛廷司,早已調轉了馬頭,手裏的箭隨手一扔,跟在旁邊的張昌接住,回頭看了一眼趙淑,緊跟其後,不多會,這一條街,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個五成兵馬司的人。

老百姓,也被嚇得四散逃開。

“郡主,那是衛將軍。”小郭子道。

“恩,走吧。”趙淑心裏有種罪惡感,有些後悔說了那麼多傷人的話。

樑溪將馬車趕出來,小郭子扶着她上了馬車,尚未坐穩,小朱子便火急火燎的追了過來,他未做喬裝,不便上前稟報,只匆匆而過,乘機給小郭子扔了一團紙。

小郭子左顧右盼,沒發現可疑的人,也沒有人注意到她們,便將紙團遞進了馬車裏。

這般小心謹慎,是長久練出來的。

趙淑接過,展開一看,漠然許久,吩咐道:“回府吧。”

“是。”(。) 「我早就說了,數到三你們要是不走的話,就都別走了。」他毫無溫度的聲音響起的同時,又是一聲哀嚎。

只是這哀嚎只才出口就沒了聲,人倒地直接沒了呼吸。

「當我的話是耳旁風?」隨手一甩,將那顆還在跳動的心臟扔在了地上,然後一腳就踩了上去。

當下又幾個心理承受能力稍弱的,直接就吐了。

墨白眉頭微皺,眼中閃過一抹厭惡之色,隨後冷眼一掃,淡淡的說道,「下一個誰先死?」

誰先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