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想必就是李先生吧?」薛峰微笑道。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是我!」李樂天傲然道,像是薛峰這樣的縣公安局局長他還沒有放在心上。

「李先生,今天這事都是誤會,還請你看在謝書記的面子上別再折騰。當然是誤會的話就得說清楚,你不是想要買東西嗎?祥瑞店鋪裡面的,你看上哪件隨便挑,我保證貨真價實!」薛峰說道。

「你算…」李樂天的狂話還沒有說完,薛峰便掃向站在旁邊的蘇沐,眼底明顯劃過一抹不善冷光。

「你就是黑山鎮的副鎮長蘇沐嗎?」

「薛局長,是我!」蘇沐坦然道。

「很好,時間差不多了!」薛峰沒頭沒腦的說出這麼一句話,蘇沐猜測著這話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包中的手機頓時響起來。

「蘇沐,我不管你現在在哪裡,給我聽好了,馬上從那件事中脫身出來。你知不知道,像你這樣的螻蟻,人家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聽到沒有?立刻給我離開古玩街!」梁昌貴近乎咆哮著喊道,喊完便咣的掛了電話。

蘇沐掃向薛峰,根本都不用猜便知道是怎麼回事。這裡畢竟是邢唐縣城,發生這樣的事如果說謝文還不知道的話那才怪。

要知道當初在縣委政府辦的半年,蘇沐可不是瞎過的。這邢唐縣的官場派系,他是心知肚明的。薛峰既然親自出面,那就說明這是謝文的想法。

儘管不知道李樂天是給誰打的電話,但能讓薛峰這麼急急忙忙的趕過來,又抱著息事寧人的做法,想必不簡單。,

「蘇沐,你聽到了吧?這事是誤會,說開就行了,你說那?」薛峰平靜的盯著蘇沐,無形中釋放出的官威給人種窒息的感覺。

「兄弟,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李樂天大聲道。

剛才被薛峰無視,已經讓他真的惱火。現在聽到這傢伙竟然讓人威脅蘇沐,更是氣炸了,當場就要發飆。他雖然不知道大哥為什麼會派這樣的人過來,但這時要再忍著,那就不是他李大少。

「稍安勿躁!」

蘇沐沖著李樂天搖搖頭,現在的他只是黑山鎮一個沒有實權的副鎮長,如果真要撕破臉皮斗下去,倒霉的肯定是自己。李樂天肯定是有背景的,不然不可能讓薛峰這麼輕易屈服。

但要知道縣官不如現管,他們兩個事後拍拍屁股就能走人,自己卻還要在黑山鎮繼續混下去,沒必要真刀實槍的對上。

再說因為一次很為普通的淘寶,就惹上一場滔天麻煩,這筆買賣實在不划算!

「薛局長,我也相信今天的事是誤會,其實我就是幫忙鑒定了件東西。得,既然這兩塊璽印是我們砸碎的,我們就要這個了。剛才給了三百,老李再拿出五百,將那個沒摔碎的要了。」蘇沐微笑道。

「哼!」

李樂天原本還想著折騰,但碰觸到蘇沐遞過來的眼神,不知道為什麼,便生生按捺住,又掏出五百扔到檯面上,抄起那塊璽印轉身便走。

「薛局長,我們就告辭了,這裡就麻煩你了!」蘇沐笑道。

「放心吧,我能夠解決!」薛峰淡淡道。

「那就好!」蘇沐說完便和李樂天離開當地,坐上他的車一溜煙的消失在古玩街,直到兩人離開,薛峰才轉身掃向四周。

「都看什麼看,難道你們不用做生意嗎?全都散了!」

嘩啦!

和堂堂縣公安局長扳手腕,這些人還沒有那個膽子,嘩啦聲響中很快便都散開。謝明浩臉色陰沉的走上前,沉聲道:「薛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能放他們離開那?趙四海被他們抓走了!」

「謝少,這件事不是我能做主的,是書記吩咐我這麼辦的,他讓你現在就回家,他在家裡等著。」薛峰從心底很為厭惡謝明浩這個只知道吃喝玩樂的紈絝官二代,但該有的面子功夫卻仍然要做到。

「是嗎?看來這次老頭子真的要發火了。謝了,薛叔,改天有空咱們一起坐坐。」謝明浩帶著一群人氣勢洶洶的來,灰頭土臉的離開。

至於光頭倒是滿臉苦笑,瞧著被砸爛的祥瑞店鋪,知道自己又要狠狠的出一次血才能收拾出來。

邢唐縣縣委家屬院,一號樓。

只要對官場有所熟悉的人都知道,這裡是邢唐縣權柄最重的地方,是縣委書記謝文的住處。說起謝文,他倒是和囂張跋扈的謝明浩根本不像是父子。生性謹慎的謝文,做任何事都喜歡琢磨,提前布局。

就是靠著這種小心翼翼的步步為營,謝文才一步步走到現在的位子,成為執政一方的父母官。

房間內空調開到最大,清涼的冷氣一股股湧出,但就算這樣都沒有降低謝文心頭的憤怒。當謝明浩嬉笑著走進房間的瞬間,謝文的怒火蹭的爆發出來,手中拿著的茶杯猛地摔倒地上,迸濺成無數碎片。

「混帳東西,你還有臉回來?知不知道你今天闖下了多大的禍?別走,給我滾過來,跪下!」謝文怒吼道。

懵了!

徹底的懵了!

謝明浩原本以為薛峰前去將自己救回來,便算沒事了。但沒想到這才剛到家,迎面而來的便是老爹劈頭蓋臉的呵斥。這時就連最疼愛自己的老媽,都站在旁邊,想要開口卻始終遲疑著不敢說話,瞧向謝明浩的眼神,分明多出一種無奈。

「爸,你這是怎麼了?今天的事真不怪我,都是那個副鎮長鬧事的。要不是他,根本就不會這麼麻煩。對了,趙四海被帶走了,你知道他現在被弄到哪了嗎?那個女人又是什麼人?怎麼這麼囂張?這不是擺明不將您放在眼裡嗎?」謝明浩短暫的愣神過後,一骨碌的將心中的疑惑全都問出來。,

「囂張?這邢唐縣還有比你更囂張的嗎?不知道人家的底細就敢和人家叫板,你以為你是誰?私自調動綜合治安科,我問問你,你算哪門子公務員,有什麼權力命令趙四海為你辦事?你當公安局是你開的嗎?」謝文憤怒的喊道。

只有在家裡,面對著不成器的兒子,謝文才會放下帶著的面具,不用有所顧慮的大聲呵斥,憤怒咆哮。在縣委大院,謝文的嚴肅不苟言笑那是出名的。

「我…」

謝明浩還想辯解,謝文便強行打斷,怒吼道:「給我滾進去,沒有我的話,一個月之內不許離開家門半步!」

「媽…」謝明浩聽到這話頓時著急了,被禁足,一下還是一個月,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這他那裡受得了。

「老謝,這事是浩兒做的不對,但也不能全怪他不是。要不是那個小鎮長出來找麻煩的話,又怎麼會這樣。說到底,都是那個小鎮長的事。」蘇雲說道。

「你給我閉嘴!」謝文當場怒聲道,像是現在這樣的生氣,好幾年都沒有出現過。實在是因為這事太離譜,稍有不慎自己的官帽子就會被人給摘了。

「慈母多敗兒,今天這事如果不是你平常的放縱,他能做的出來嗎?你,難道沒有聽到我的話,滾進房間去!」謝文吼道。

「是,是…」謝明浩知道老爹現在正在火頭上,麻溜的便竄回房間。當客廳只剩下兩人後,蘇雲上前端給謝文一杯茶,柔聲道:「喝點茶水,消消氣!為了浩兒氣壞了身子,就太不值當了!」

謝文接過茶杯一飲而盡,憤怒的心情在清涼茶水的猛灌下暫時冷靜下來,蘇雲趁機問道:「你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在這邢唐縣城還有誰敢和你做對嗎?」

如果放在以前是沒有,但今天當謝文知道那個女子的身份后,他便明白,要是再這麼放縱謝明浩,恐怕就連他都會跟著倒霉。

「官場的事你不懂就不要瞎摻和,從現在管好兒子就行,我還有事,今天中午就不在家裡吃飯了!」

說完謝文便走出一號樓,坐上專車很快離開縣委家屬院。只不過當他靠著座背,緩緩閉上眼時,腦海中猛地浮現出一個名字,嘴角隨即露出一抹冷笑。

「黑山鎮副鎮長,蘇沐!」

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縣委書記盯上的蘇沐,現在正坐在縣城一家名叫喜來樂的小酒館包間內,被李樂天灼熱的目光緊盯著,氣氛很為古怪。 一下子擁有了四百多億的家當,劉伯陽心中確實澎湃不已,但是人不能得意忘形,他深知財不露白的道理,以前有點小錢可以偶爾顯擺一下,開好車住豪宅,但是一旦有了巨資,那就得學著藏富了,小心駛得萬年船嘛。

劉伯陽告誡在場所有人,都不要把這件事兒說出去,否則以後的麻煩事就停不了,眾兄弟們和女孩兒們也都知道防患於未然的道理,紛紛點頭應承下來。

——

臘月二十八,清晨一大早,將g市的事情全都安排好之後,劉伯陽就帶領眾人踏上了回家的征程,整整二十二號人,分乘七輛車,沿著gw高速一路趕回w市。

一路上氣氛極是歡騰,每一輛車裡都充斥著歡聲笑語,劉伯陽幾人一想到回家就可以見到久違的親人們,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激動和興奮。小穎在半路上就打電話過來了,尋問劉伯陽還要多久才能到,很顯然大人們已經把劉伯陽和劉天龍一起回家過年的消息告訴她了,小穎開心的不行,一大早就不聽爸媽勸阻,跑去了高速路口等待著劉伯陽回來。

「丫頭,回家去等,外面這麼冷別感冒了。」劉伯陽親自駕駛著法拉利,對著電話笑道。

旁邊的寧葉琪安靜的瞅著他一笑。

「不!我就要在這兒等,我要第一個迎接哥你!話說,大鵬哥哥跟你一起回來了沒?」小穎笑呵呵的問道。

「廢話,他不跟我回來能去哪兒過年?」劉伯陽笑道。

「那就好,」小穎高興的哈哈一笑,「我同學也陪我在這邊等著呢,她可是很早就念叨大鵬哥哥了,今天終於能一解相思之苦。」

劉伯陽記起來了,小穎確實有個小姐妹曾經對老貓有意思來著,想不到時間過去這麼久那小丫頭還念念不忘啊,劉伯陽想想就覺得好笑,老貓那傢伙要頭疼了,那麼大一個人後面整天跟著個小跟屁蟲,還不夠給大家添樂子的。

掛斷電話之後,寧葉琪溫柔的看著劉伯陽笑問:「小穎打來的?」

劉伯陽單手抓住方向盤,另一隻手握住媳婦白玉一般的嫩手,笑道:「叫妹妹,你是她嫂子,直接叫名字多生分啊。」

寧葉琪俏臉一紅,幸福的抿嘴噙笑。

「說真的,咱們既然回到w市過年,你要不要回家看看你爸媽?」劉伯陽問。

「不要!」寧葉琪賭氣似的搖搖頭,「他們都不知道我已經回國了,否則又要給我們找麻煩,我才不要回去見他們,我討厭他們。」

劉伯陽呵呵一笑,沒說什麼,他知道侯佩佩和寧華天強迫葉琪打掉了腹中的孩子,給寧葉琪的心理造成很大創傷,沒有長時間的彌補,寧葉琪是不會原諒他們的。

——

七個小時之後,劉伯陽等人終於回到了久違的家鄉,剛下了高速,穿著厚厚白色羽絨服像只小北極熊一樣的小穎就興高采烈的對著劉伯陽蹦跳歡呼,劉伯陽拿這個寶貝妹妹真的是沒轍,將她和她那個小姐妹一起接上了車,共同趕回劉家灣。

當車輛路經w市的市中心一帶,朝h縣趕回去的時候,劉伯陽望著外面熟悉的城市建築和景物,心中實在是感慨萬千,他有意從s中門口經過,現在裡面的學生都放寒假了,空空如也,在這所學校里劉伯陽有兩個人比較想念,一個是班主任方語嫣,另一個就是校長鄭元龍。自從自己來到s中上學,就沒少給這兩人添麻煩,如果不是時間緊迫,劉伯陽還真想抽空去他們家看看他們。

「想念這裡嗎?」寧葉琪腿上抱著古靈精怪的劉小穎,輕輕的轉頭問向劉伯陽道。

「還行,我該謝謝這個地方。」劉伯陽有感而發。

「為什麼?」

「我就是在這裡認識你和小柔、千夏的,還結識了一大幫好兄弟,這裡是我的福地。」劉伯陽認真道。

寧葉琪溫柔一笑:「有沒有想過以後哪天還會回來上學?」

劉伯陽悵然的搖搖頭,無奈笑道:「永遠都不可能了。」

劉小穎一聽這話,眼睛紅紅道:「哥,你別這樣說嘛,我心裡難受,我願意你回來,你在那麼遠的地方,我一年都見不到你幾次,我想你怎麼辦?」

寧葉琪像個溫柔的鄰家大姐姐一樣,寵溺的將小穎摟緊了自己懷裡。

劉伯陽呵呵一笑,玩笑道「你都這麼大了,總依賴我可不行,學校里談對象了沒?過年也不領回來給哥看看?我替你把把關啊!」

小穎俏臉騰一下就紅了,憤憤道:「人家跟你說正經的,哥你最壞了,老是轉移話題,我不理你了,還是嫂子好,」她用小腦袋在寧葉琪懷裡蹭了蹭,「嫂子,哪天我哥要是欺負你,你就跟我說,我幫你打他屁股……」

——

一群人歷經八個多小時,終於趕回了h縣劉家灣,回到家天都黑了,然而此時劉家可是熱鬧之極,燈火通明,劉老爺子已經先劉伯陽一步回到了家裡。

劉龍王回家,那轟動性的影響真是沒的說,全村兩千多口人,稍微有點名望地位的都得去「白宮」里拜會一下龍王,搞的整個「白宮」門庭若市絡繹不絕,這還沒過年呢,人就已經把別墅塞滿了。

之前有消息傳來,劉天龍在w市被炸死,可劉家灣的人沒有一個信的,在他們心中,劉天龍是整個村子的大煞神,簡直就是無所不能的存在,誰那麼牛逼能炸死他?稍㊣(5)微有點腦子的人都能猜到劉天龍是懶得應付外面那些風風雨雨,暫時出去避風頭了,而他現在回來,也驗證了大家的猜測,劉龍王就是不死的化身,想讓他倒台,太難太難了!

劉伯陽原本是懶得湊熱鬧,他最怕村子里那幫人麻煩了,可由於這次帶回來的兄弟們和媳婦們實在是太多,家裡那座老宅也住不下,只能都帶到爺爺的「白宮」這邊來,他一下車看到家裡面那人頭攢動的樣子,就感到很無語,自家老爺子回家過個年,想消停也真不容易。

真到了家門口,孫小柔寧葉琪這些孫媳婦們就顯得有些緊張和忐忑了,畢竟是第一次登門,摸不清老爺子的脾氣和性格,萬一他瞧不上自己怎麼辦?

寧葉琪她們雖然跟了劉伯陽很久,可從不知道原來劉伯陽的家庭是這樣的強勢和龐大,「白宮」實在是太漂亮太豪華了,自己老公的爺爺到底是何方神聖,這裡簡直就是一座宮殿啊!

「嫂子們,不要怕,爺爺他雖然表面上刻板了一點,但其實很好說話的,外冷內熱,你們千萬不要怕他,進去之後大大方方的,相信我,沒問題的。」小穎反倒像個小大人一樣勸慰著孫小柔等人。

孫小柔憐愛的摸了摸小穎粉嫩的臉頰,強笑了一下,可越是不想讓自己緊張,就越是緊張的不行,連呼吸都變的有些壓抑了,她心中沒底的望向了劉伯陽。

劉伯陽哈哈一笑:「你們擔心什麼,老頭子又不是怪獸,吃不了你們,不是還有我在嗎?你們不用緊張,平時怎麼樣現在就怎麼樣,我一下子給他領這麼多孫媳婦回家,個頂個漂漂亮亮的,他沒事兒就自個兒尋思著樂吧!」 足量更新,求弟兄們的各種呵護!

——————————————————————

趙四海扭頭瞧向後面,謝明浩毫不在意道:「打,我就不信你能打給誰!今天誰來求情都沒用!」

李樂天不屑的冷笑一聲,撥通電話后,張嘴便道:「大哥,我在邢唐縣城古玩街被人給坑了!對方好像是什麼縣委書記的兒子,還有一個狗屁治安科科長,你要是再不來幫忙的話,小弟我就別想走出邢唐縣了!」

「裝模作樣!」謝明浩不以為然。

在他看來李樂天是和蘇沐混在一起的,蘇沐是誰?不過是黑山鎮的副鎮長,小小的副科級公務員,就沖這個李樂天的背景便沒什麼了不起。

你不是想要打電話嗎?好,我就讓你打,屬你讓背後的人站出來那才好。我的這古玩店,正愁沒人陪那,賴上一個冤大頭最好。

對著手機又說了幾句,李樂天便掛掉電話,「兄弟,放心吧,很快就能搞定這事!」

「那樣最好!」蘇沐微笑道,他心裡暗暗猜測著李樂天到底是給誰打的電話,分量夠不夠重。

沒隔多久,也就是幾分鐘的事,就在謝明浩的耐心快要被磨光,就要發飆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刺耳的警笛聲。

隨著輪胎擦地發出難聽的聲音,一陣急促腳步聲驟然響起,邢唐縣縣公安局局長薛峰帶著十幾個刑警出現。

「薛叔,你怎麼來了?」謝明浩有些意外道,難不成眼前這傢伙的後台是薛峰這個公安局長。

「薛局!」趙四海急聲道。別看他在外面能耀武揚威算個人物,但在薛峰眼裡,連只螞蟻都不如。

薛峰是誰?他是縣委書記謝文的親信,他能坐上這個位置,便是因為謝文的支持。公安局從薛峰掌管后,便一直圍著謝文轉。兩家這樣的關係,才使謝明浩見到薛峰來了后,更加肆無忌憚。

哼,你謝少爺的人來了,這下我倒要看看你們還能不能繼續囂張!尤其是你,狗屁的副鎮長,副科級的小蝦米敢在縣城囂張,看我不捏死你!我要讓你知道,壞了本少爺的好事,斷了本少爺的財路,是什麼下場。

然而薛峰並沒有像是以前那樣馬上為謝明浩說話,而是走到他跟前低聲道:「明浩,從現在開始你不準說話,一切聽我的。」

咦?謝明浩當場愣住,不知道薛峰這話是什麼意思。剛想著問問,誰想到薛峰已經走向李樂天。

這個影帝我不要了 「這位想必就是李先生吧?」薛峰微笑道。

「是我!」李樂天傲然道,像是薛峰這樣的縣公安局局長他還沒有放在心上。

「李先生,今天這事都是誤會,還請你看在謝書記的面子上別再折騰。當然是誤會的話就得說清楚,你不是想要買東西嗎?祥瑞店鋪裡面的,你看上哪件隨便挑,我保證貨真價實!」薛峰說道。

「你算…」李樂天的狂話還沒有說完,薛峰便掃向站在旁邊的蘇沐,眼底明顯劃過一抹不善冷光。

「你就是黑山鎮的副鎮長蘇沐嗎?」

「薛局長,是我!」蘇沐坦然道。

「很好,時間差不多了!」薛峰沒頭沒腦的說出這麼一句話,蘇沐猜測著這話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包中的手機頓時響起來。

「蘇沐,我不管你現在在哪裡,給我聽好了,馬上從那件事中脫身出來。你知不知道,像你這樣的螻蟻,人家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聽到沒有?立刻給我離開古玩街!」梁昌貴近乎咆哮著喊道,喊完便咣的掛了電話。

蘇沐掃向薛峰,根本都不用猜便知道是怎麼回事。這裡畢竟是邢唐縣城,發生這樣的事如果說謝文還不知道的話那才怪。

要知道當初在縣委政府辦的半年,蘇沐可不是瞎過的。這邢唐縣的官場派系,他是心知肚明的。薛峰既然親自出面,那就說明這是謝文的想法。

儘管不知道李樂天是給誰打的電話,但能讓薛峰這麼急急忙忙的趕過來,又抱著息事寧人的做法,想必不簡單。,

「蘇沐,你聽到了吧?這事是誤會,說開就行了,你說那?」薛峰平靜的盯著蘇沐,無形中釋放出的官威給人種窒息的感覺。

「兄弟,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李樂天大聲道。

剛才被薛峰無視,已經讓他真的惱火。現在聽到這傢伙竟然讓人威脅蘇沐,更是氣炸了,當場就要發飆。他雖然不知道大哥為什麼會派這樣的人過來,但這時要再忍著,那就不是他李大少。

「稍安勿躁!」

蘇沐沖著李樂天搖搖頭,現在的他只是黑山鎮一個沒有實權的副鎮長,如果真要撕破臉皮斗下去,倒霉的肯定是自己。李樂天肯定是有背景的,不然不可能讓薛峰這麼輕易屈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