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一聲巨響過後,旋即又傳來兩聲更大的響聲。

山谷中瀰漫起無數飛揚的塵土,遮天蔽日。

等漫天的塵土消散,眾人驚駭的目光看見,一道身影傲然站立在山谷之中。

邢百裡頭發披散而開,衣衫盡碎,仰天倒在了塵土當中。

短暫的寂靜之後,四周響起了如潮般的呼聲:

「哇,好霸道的劍氣!」

「想不到邢百里竟然輸了。」

「這還是築基境界的修士?」

…… 此刻,山峰之上一片讚歎聲。眾人誰都沒有想到,厲無極又和昨天一樣,上演了驚天大逆轉。

昨天對戰水無影,厲無極開始是一直閃身躲避,在最後的關頭才攻擊到對手,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今天面對更強的邢百里,兩人硬拼了上百招。邢百里最後使出了自己的絕招,黑龍眼看都已經消散了,沒想到厲無極竟然依靠強大的劍招反敗為勝。

其實厲無極心中知道,如果一上來就使用裂天三擊,自己不一定能完勝邢百里。

厲無極依靠升龍破天,壓下了邢百里的囂張氣焰。升龍破天注重的是一往無前的氣勢,胸中戰意高漲,才能發揮出巨大的威力來。

當升龍破天消耗了大量血氣后,裂天三擊猛然發動起來,這才一擊致勝。

慕天賜和苗浚早早就戰勝了對手,兩人站在一起觀看了這場戰鬥。本來他們是為了觀察邢百里的,兩人都知道,如果比斗到最後,肯定會遭遇邢百里,沒想到就在剛才,邢百里意外的輸給了厲無極。

「慕道友,看了厲無極的劍招,你可有把握勝得了此人?」苗浚問道。

慕天賜搖頭道:「這個還真說不準,此人的劍招威力巨大,如果破不了那凌厲的劍氣,想要戰勝此人極難。但是我自信不會輸與他。」

苗浚有些驚訝,問道:「這話怎麼講?」

「呵呵,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苗道友,你們萬毒教手段不是一樣非凡嗎?還有你那詭異無比的第二本蠱,就令人防不勝防。」慕天賜不願透露詳情。

「我的毒功固然厲害,但我還沒有狂妄到能夠同境界無敵。面對慕道友你,我覺得連三成勝算都沒有。」苗浚嘆道。

上古六大派,恐怕都有不少不為人知的絕招,越級戰鬥的能力極強,不能按表面上的境界去判斷。

慕天賜雖然只是結丹五重中期的境界,但你若是小瞧了他,肯定是要吃虧的。

還有這個厲無極,就是裂天劍派的弟子,想不到只是築基境界竟然這麼強悍。

裂天劍派據說是上古裂天派傳下來的,他們的飛劍之法,就是一項獨門絕技。

其他門派要想飛行,需要藉助飛行法寶才可,裂天劍派卻只憑藉一把飛劍就能做到,實在令人羨慕。

慕天賜呵呵笑道:「苗道友過獎了,我覺得還是你的修為要更高一籌。」

兩人互相恭維著,說著一些沒有營養的廢話。

可以想象,一旦兩人遭遇上,肯定不會有任何留手,為了「白玉優曇」這等靈果,不拼盡全力,是不會甘心的。

……

八場比斗結束后,柳霖清站上前來,聲音不悲不喜,「諸位道友,今天的第一輪比斗已經結束了,馬上開始第二輪的比斗,現在請八位取得勝利的弟子過來抽籤。」

厲無極、慕天賜、盛無涯等人依次上前,從柳霖清身前的盒子抽出了自己的簽號。

只是片刻,柳霖清就開始宣布對戰名單。

四周山峰此時寂靜無聲,每個人都屏住了呼吸,比斗進行到這裡,可以說是越來越精彩,所有都想知道,接下來還會有什麼強強碰撞。

「一號名單,慈航靜齋程雨瑤對戰滅日山莊戴昂,二號名單,百葯門盛無涯對戰摩天派慕天賜。」念到這裡,柳霖清聲音顫抖了一下,接著又往下念道:「三號名單,天道宗秦宏義對戰南宮世家南宮焱,四號名單,萬毒教苗浚對戰裂天劍派厲無極。」

話音剛落,四周山峰立即響起嘈雜的議論聲。

「精彩啊真是精彩,想不到這個厲無極剛和邢百里比斗完,又要面對萬毒教的苗浚,這下他還能夠取勝嗎?」

「萬毒教的毒功絕對難以抵擋,寒冰派的關嘉佑就飲恨在了苗浚的本命毒蠱之下。」

「哎,裂天劍派的厲無極也算是一個逆天的修士了,如果他能修鍊到結丹境界,肯定同境界無敵,可是現在,肯定止步於八強了。」

所有的人都不看好厲無極,認為他必輸無疑。厲無極和邢百里比斗,玄氣消耗巨大,中間沒有任何休息。

反觀苗浚,剛才第一輪很輕鬆就取得了勝利,幾乎沒有任何消耗。

現在厲無極對上苗浚,結果顯而易見,何況苗浚還有一身劇毒呢。

忘晴川美目滿是擔憂之色,雖然在她心中,厲無極英勇無敵,但是面對全身奇毒的萬毒教弟子,說是九死一生也不為過。

清劍子差點衝上去,把厲無極帶走,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比斗很快就開始了,厲無極平靜地望著對面的苗浚,眼神波瀾不驚。

「厲無極,你很強,不過我勸你還是認輸吧。」苗浚略帶惋惜的說道。

厲無極淡聲問道:「哦?這卻是為何?」

「你也算是天賦驚人了,如果你我同境界,我肯定不敢和你動手。但是現在,你斷然不是我的對手。我一旦出手,就不會有任何留手,你可要考慮清楚了。」苗浚自信的道。

凌少,別來無恙 對於厲無極,苗浚還是有些佩服的,起碼自己在築基境界的時候絕對不是結丹修士的對手,哪怕自己的毒功再厲害。

柳霖清一再交代,不能取人性命,否則取消比斗的資格。

厲無極的劍招威力巨大,如果自己想要取勝,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段了。

所以他希望厲無極認輸,這樣就兩全其美了。

「苗浚,你們萬毒教什麼時候也學會悲天憫人了?」厲無極話語中略帶譏諷之意。對於萬毒教,厲無極心中是極為排斥的。

「是你自己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苗浚怒道。

苗浚心中異常憤怒,自己一番好意,沒想到這個厲無極不但不領情,反而還諷刺起自己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山谷上方的天地靈力劇烈地翻滾起來,呼嘯著在苗浚周身盤旋,他口中發出詭異的叫聲,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磅礴的玄元帶著鮮紅的血色洶湧而出,轉眼之間,天空之中瀰漫起濃濃的血霧,散發著陰森可怖的氣息,朝厲無極席捲而來。

厲無極手握通天戰戟,無盡的天地靈力在戰戟四周飛舞,霸氣衝天。

「你竟然不使用劍?」苗浚萬分驚疑。

厲無極沉聲道:「對付你,何須用劍?」

話音剛落,厲無極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七星凌雲步閃出一道殘影,眨眼之間就出現在了苗浚身前。

「升龍破天!」

隨著厲無極的長嘯聲響起,苗浚根本沒有任何的防備,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飛出了山谷之外。

好比熱烈的演出,前面廣告宣傳的無限精彩,萬眾期待,可是到了上演那天,還沒開始就已經收了場。

眾人面面相覷,這是什麼情況?難道出了鬼?

山峰之上,寂靜無聲,所有的人全都摸不著頭腦。

厲無極勝的乾淨利落,沒有絲毫拖泥帶水。他收起戰戟,觀看起其他的比斗來。

清劍子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像做夢一樣,「我kao,這小子,比起老娘來還要威猛三分。」她心中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程雨瑤使出了神通「芙蓉嫁夢」,沒有任何意外的戰勝了滅日山莊的戴昂。

盛無涯輸的也沒有太難看,看來慕天賜還是懂得進退的,多少拿了幾分薄面給柳霖清老前輩。

天道宗秦宏義與南宮世家南宮焱兩者的比斗進行的十分激烈,最後還是南宮焱技高一籌,贏得了最後的勝利。

四場比斗結束后,柳霖清站了出來,鄭重的道:「現在最後的四人已經出來了,請你們上來抽籤,確定自己最後的對手。」

慕天賜身形迅速,第一個走了過去,厲無極更不遲疑,緊隨其後,南宮焱跟在厲無極的後面,只有程雨瑤,不慌不忙,身形裊裊,似乎胸有成竹。

慕天賜抽到的簽號是「二」,厲無極這次卻抽到了「一」。

望著後面的二人,厲無極心中暗道:「誰將成為自己的對手呢?」 南宮焱上到前來,從盒子中抽出了一支簽,簽號正是「一」。

柳霖清看著後面裊裊的程雨瑤,笑道:「你卻不用抽了,這盒子中只剩下最後一支簽。」

山谷四周的氣氛陡然緊張了起來,所有的人視線都投射在了四人身上,這個結果是大家始料未及的。

比斗開始前,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好那幾位結丹五重境界的修士,認為最後的爭奪必然會在這幾人間進行。

沒想到東海島的水無影,七煞殿的邢百里和萬毒教的苗浚等人全都落敗了,最不被看好的厲無極竟然進入了四強,而且這幾人都是敗在了厲無極的手中,這讓眾人如何能不感慨。

難道說,這個厲無極最後會贏得靈果的歸屬不成?只要想一想,就覺得這個世界真是太瘋狂,什麼時候築基修士變得這般逆天了。

……

厲無極在山谷中搶先站好身形,南宮焱緩緩來到對面。

「厲師兄,請指教。只要有一絲機會,我就不會放棄。」南宮焱施禮道。

厲無極注視著南宮焱,緩緩的道:「南宮道友,我也和你一樣。」厲無極現在是心靜如水。

南宮焱長吸了一口氣,嘆道:「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還望厲師兄能手下留情。」

面對厲無極這種強悍的戰鬥力,南宮焱內心是頗為忐忑的。

「那就點到為止。」厲無極沉聲道。

南宮焱是結丹四重顛峰的境界,前面應該是沒有遇上更強的對手,所以一直衝到了現在。

上一場他和飄香門秦宏義的比斗,玄元消耗巨大,現在估計最多剩下五成的戰鬥力。

厲無極也想保留體力進行最後一場比斗,所以他沒有使出「升龍破天」和「裂天三擊」,而是踏出了七星凌雲步。

七星凌雲步到現在幾乎不消耗任何玄氣就能運轉,身形迅速移動間,似乎還有緩緩恢復玄元的功效。

看來功法上所說的,七星凌雲步修鍊到最後,體內玄氣能夠生生不息,有神鬼莫測之機,妙用無窮果然是真的。

半個時辰后,南宮焱主動認輸了,看樣子他是累的不行,他心中知道厲無極是手下留情了。

只要看厲無極現在一付氣定神閑的樣子,就知道自己沒有任何勝算。

七煞殿的邢百里,是結丹五重顛峰的境界,在強大的劍招下面,也只能屈辱的認命,自己現在的這個狀況,估計連一道劍氣都抵擋不住。

兩人友好停手后,一起去觀看慕天賜與程雨瑤的戰鬥了。

……

「程師姐,沒想到會對上你,你的『芙蓉嫁夢』確實非常厲害,我都不忍心下手了。」慕天賜嘆道。

程雨瑤粉面微寒,淡聲道:「怎麼,慕師兄還有什麼更厲害的手段不成?」

「呵呵,你的神通我已經知道了,但是我的手段你卻不知道。」慕天賜呵呵一笑。

「那我倒要領教領教。」程雨瑤聲音冰冷。

「哎,那便手底下見真章吧。」慕天賜嘆息了一聲。

「芙蓉嫁夢!」程雨瑤口中清吟,搶先出手。

天地之間的靈力陡然翻滾奔騰起來,旋即圍繞著她的身體飛舞盤旋,片刻之後,在她的身前形成了一朵荷花。

程雨瑤白衣飄飄,有若仙女。一道渾厚精純的玄元自她體內瘋狂湧出,空中立即閃現無數朵瑤池金蓮,閃爍著璀璨的金光,射得人眼睛無法睜開,不由得感到心神一陣恍惚。

無數璀璨的金蓮,迅速地移形換影,射向了慕天賜。

慕天賜見到無數的金蓮,神情淡定,不慌不忙,山谷上空的靈力呼嘯著,狂瀉在他的身上,磅礴的玄元如海嘯一般暴沖體外,他口中厲聲喝道:「雷神滅世!」

只見一具玄秘無比的金色盔甲浮現在他的身體之上,空中同時響起巨大的轟鳴之聲,無數的雷霆之力閃現,劈向了朵朵金蓮。

「原來他的神通是雷神。」南宮焱驚嘆道。

厲無極也非常吃驚,疑惑的問道:「南宮道友,雷神有什麼來歷?」

南宮焱望著慕天賜身上的金甲,沉聲道:「雷神,傳說居住在雷澤,龍身而人頭,是雷部的最高神。尊稱為九天應元雷神,總掌神雷玉府,雷霆之力據說能夠毀滅一切。」

「還有如此厲害的神通?」厲無極不禁感嘆起來,「上古流傳下來的六大派,果然都不可小覷,哪一家沒有幾門絕學。自己的裂天三擊,璇璣教的七星凌雲步,還有慕天賜的雷神滅世,哪一種不是玄奧難測、威力無窮。」

金蓮閃爍的璀璨金光,始終無法突破慕天賜雷神金甲的防禦。空中的雷霆之力,伴隨著道道閃電,劈在金蓮之上,蓮瓣分飛,無數的蓮花渙散。

程雨瑤雙手交結,手勢變幻,卻怎麼也無法聚攏渙散的蓮花。

只見慕天賜雙手連揮,對著空中做出捶擊之狀,周身靈力呼嘯之聲越發大了起來,體外玄元似乎也發出了雷鳴之音,空中的雷霆威力劇增,閃電交錯,所有的蓮花湮滅,程雨瑤口中噴出一道鮮血,落在白色的衣裙之上,斑斑點點,觸目驚心。

所有的人不禁目瞪口呆,這個結果出乎了大多人的意料。

昨天九真教的翟立敗在程雨瑤手中后,所有的人都對她的神通記憶猶新。

程雨瑤是結丹五重顛峰的境界,想不到竟然不敵結丹五重中期的慕天賜,眾人忍不住讚歎起來,好霸道的雷神滅世啊!

摩天派的鐘鴻光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他也是評委會成員之一,只見他來到柳霖清的跟前,小聲的嘀咕著,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片刻之後,柳霖清站上前來,朗聲說道:「諸位道友,現在只剩下最後的兩人了,他們是摩天派的慕天賜和裂天劍派的厲無極。為了公平起見,他們的比斗將在今天下午進行,到時將決定『白玉優曇』的最後歸屬。」

聽到竟然不比了,眾多的修士紛紛噓出聲來,他們感覺意猶未盡,真是精彩迭出啊,眾人恨不得比斗立刻就開始,好讓自己一睹為快。

清劍子笑著來到厲無極身前,帶著他與裂天劍派諸人會合去了。 「厲大哥,你真的好厲害,我就知道你不會令我失望。」忘晴川笑靨如花。

厲無極溫柔的摸了摸忘晴川的頭,笑道:「只是僥倖罷了。」

忘晴川摟住厲無極的一隻胳膊,酥聲道:「我相信厲大哥一定能打敗慕天賜,最後奪得『白玉優曇』。」

「但願吧。」厲無極憂心忡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