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阿姨,這個要不了多少錢。我和幾個朋友合夥,這陣子,就是在折騰這個東西。」硃砂回答。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你在折騰這個?你好好讀書,怎麼去折騰這個去了?」趙冬華驚訝。

連帶那邊在看報紙的藍老爺子,也抬了老花眼鏡,看了過來。

以往打探硃砂的底細,也知道她一邊要讀書,一邊也在折騰些生意。

可現在,已經考上京大了,怎麼也應該專心讀書才對。

「硃砂,要是確實家庭條件困難,以後,你讀書的費用,我們給你出了,你就安心的讀書好了。」趙冬華很認真的跟硃砂商量。

硃砂哭笑不得。

若說最初跑出去做生意,確實是因為家庭條件太困難,她和李青松是連容身之處都沒有,不得不作改變。

可現在,這做生意,已經是她的很大一部分愛好。

她愛好讀書,也喜歡做生意,這兩樣,不衝突。

「趙阿姨,謝謝你的好意。不過目前,我並沒有感覺這樣對我讀書有什麼衝突。這個健美褲的生意,生產和銷售,都已經安排了專業的人員在負責,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硃砂婉言謝絕了趙冬華的好意。

總裁的葬心前妻 她和藍燁都還沒結婚呢,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就接受藍家人的贊助。

藍老爺子已經抓住重點:「有人專門負責生產和銷售,你這是做了多大?」

在這樣精明睿智的老人面前,硃砂也不敢有所隱瞞:「我最初只想先生產十萬條,一來這數額較大,我周轉不是很靈,二來我不能親力親為,還是要找兩個合伙人替我分擔一些,如今看來還不錯,最先的十萬批次已經在當地解決消化掉,我想,大概要不了多久,也應該擴張到這邊來。」 畢竟全國這麼大的地盤,不可能一下子就鋪天蓋地的鋪開來。

硃砂也想藉助廣告全國轟炸,可資金不夠,也就只能晚一點。

但她想象,最多不過半個月,這樣的健美褲,就會出現在京城的大街小蒼。

趙冬華聽著硃砂跟藍老爺子侃侃而談,都有些呆了。

她也知道硃砂做點生意。

可趙冬華對於這個生意的理解,不就是街上擺小地攤的嗎?

結果,硃砂折騰的生意,現在是這麼大,動不動十萬量的計了?

她家找的這個媳婦,不僅漂亮,不僅聰明?而且還特別能掙錢?是個小富婆?

趙冬華莫名的,就開始擔憂自己的兒子了。

還說是硃砂攀附權貴,看樣子,哪怕硃砂跟藍燁分手了,人家分分鐘都可以找個差不多的嘛。

****

常壽縣城。

硃砂的那一批健美褲,一樣的往這邊發了幾千條。

騎鞍村的人,看著這條褲子也是稀奇。

這褲子彈性好,穿著做事又利落,而且還是潮流貨。

連回來灌裝豆瓣槳的李明蓉,看著都是頗為心動,大大方方的拿了三條回去。

她自己留了兩條對換,又送了張嬸一條。

現在這樣幾塊錢的東西,對於李明蓉來說,也算是小菜一碟了。

上次硃砂讓她試著銷售豆瓣醬,倒還真給她另外開闢出了一點賺錢的門道。

這個月的豆瓣醬的錢,都快追平了小吃店的收入了。

畢竟小吃店,也就限定了是這學校的學生們來消費。

可這豆瓣醬,不僅僅是這些學校的這些學生消費了。

他們大多初初都是想帶一兩瓶回去,方便自己在家吃飯的時候佐餐。

結果最後就變成全家用。

這樣消耗就多了。

然後,左領右舍之類的,或者親戚朋友之類的來嘗過不錯,也讓幫著帶幾罐。

這樣,這豆瓣醬的銷售,也就慢慢的上升。

李明蓉甚至都在想,明年等辣椒新上市的時候,可以多做一些豆瓣醬。

生活每天都是充滿著希望,李明蓉的精氣神也越來越好。

雖然累,可是有盼頭。

而且,最讓她開心的是李果。

李果進入高中后,還真的開始迸發出了發展的潛力勁。

以往的那個少年,叛逆、敏感,也不求上進,整天跟人打架,小小年紀就要綴學,甚至嚷嚷著要跟硃砂做生意去。

可在硃砂慢慢的引導下,這少年,也終於是知道,要好好讀書,才是王道。

看看他的硃砂姐,簡直是人生燈塔。

雖然硃砂不是二中的學生,可是,並不妨礙二中的校長將硃砂作為榜樣來激勵大家。

「你們都要好好努力,你們想想花山中學的硃砂,人家在那樣艱苦的環境中,都能考上省狀元,讓我們整個縣城教育系統的都揚眉吐氣,所以,你們要向硃砂學習……」

每每李果在下面,聽著老師們的話,他都是一種極為驕傲的榮譽。

所以,他得努力。

大家都知道,他是硃砂的表弟。

要是他不努力,要是他考試成績差了,他可是墜了他硃砂姐的威名。 何況,他在這個二中讀書,還是當初硃砂給崔校長一力保薦的。

要是成績差了,也是打硃砂的臉。

所以,現在的李果是以一種覺醒了的姿態在學習。

而校方,也是因為硃砂的關係,給了李果最好的教育資源。

李果的狀態,是越來越好。

連續這幾次的考試,都是穩在年級第一。

然後,他被挑選出來,在學校集訓了一段時間,系統的學習奧數,然後,去市裡參加比賽。

現在已經是十二月底了。

某杯的奧數初賽就要開始。

他們這樣的小縣城,現在還不具備這樣的資格。

每個學校選出來的優生苗子,都要去市裡參加初賽。

二中這邊,連同李果,一共有八個苗子去參賽。

初賽的日子,一般都是定在星期天,方便這些學生參加。

李明蓉聽著李果要去市裡,有些不放心。

張嬸笑著說:「你要真不放心啊,你就跟著去。反正也就是市裡,一天的來回,也是夠了。」

李明蓉一聽,是這個道理。

本來自己開這個小吃店,就是為了方便照顧李果。

李果上學的時候,她就能開店經營,李果他們休息的時候,她的小吃店也基本上是休息。

她的時間,完全是跟李果同步的。

這周末,學生不上課,她也不用開店,正好可以陪著李果一塊兒去渝城。

李果沒有拒絕。

這去渝城,他期盼,他當然也能理解李明蓉的期盼。

平時沒機會出來走走,現在終於有機會出去看看世界,有什麼不好。

李明蓉就和李果他們一塊兒,連夜坐了夜航輪船,一起去渝城。

一塊兒的,還有帶隊老師。

李明蓉在這兒開了這麼久的小吃店,這些帶隊老師跟她都是熟悉,不算陌生,連這些學生,都和李明蓉熟悉,一路上,沒有一點尷尬的。

幾人上了船,換了鋪卧票,讓這些學生抓緊時間,好好休息。

為了讓學生考好,學校還是捨得出這一筆費用。

李明蓉睡在船艙的這一頭,聽著轟轟的船槳聲,興奮中,有些難以入眠。

還是第一次陪著李果離開縣城呢。

她決定,不管以後李果去哪兒,她能有機會陪著他去的,她都要爭取陪著他去。

這個孩子,從小沒有父親的關愛,已經夠苦了。

李明蓉寧願自己多辛苦多累一些,也要抽出時間多多陪伴李果,讓他多些母愛的陪伴。

早上,輪船抵達碼頭,李明蓉先跑去買了十幾個大包子,讓大家暫時吃著充充饑。

然後,在帶隊老師的帶領下,大家終於趕到了他們的考試地點。

這找著考試地點了,大家才安心下來,就在旁邊的小吃店,開始吃早餐。

剛才下船的時候,沒有急著吃早餐,就是怕吃早餐耽誤了時間。

為了營養,也為了衛生,李明蓉跟著是完全充當了生活老師的職責,把包括李果在內的幾人,是照料得穩穩噹噹。

連帶隊老師都不由笑稱:「李果媽媽,看來我回去,得跟校長建議,以後讓你當我們的隨隊生活老師好了。」 李明蓉有些局促的笑笑。

她一個中年婦女,能帶好孩子,能經營好小吃店就不錯了,哪還痴心妄想當老師。

隨著時間越來越近,這考點趕擾的各地的考生也是越來越多。

這些都是各個學校的優生,在學校是經過層層選撥,才有機會來這兒參加考試。

很快,考場的大門打開,守在門邊的工作人員,讓這些考生拿出准考證,一一的對應檢查,放他們進入考點。

來送行的老師和家長之類的,都被統統的隔在外面,不準隨便進入。

李明蓉看著李果背著書包進去,忍不住高聲提醒著:「李果,你不要慌,好好考。」

「嗯,我知道了。」李果回身,跟李明蓉揮揮身。

度過中二期的少年,已經穩重多了,也知道體貼母親的不易了。

大門外,都是各種叮囑聲。

直到考試鈴聲響起,這考點的大門從里給鎖上,遲到了的,也不再准許進入。

裡面的考生都在緊張認真的答題。

外面的那些帶隊老師和送行的家長,都沒有離開。

李明蓉也是緊張的守在門口,自然也是不肯走開。

雖然守在這兒,對於考場裡面的孩子來說,也起不了什麼作用,可這些家長們,卻願意這麼心甘情願的在這兒守著。

似乎在這兒守著,就能給考場中的孩子增加一點力量似的。

李明蓉也傻站了一陣,一個勁的瞅著那考場大門。

還是帶隊老師提醒著她:「李果媽媽,你也不要老是張望了,這考試是兩個鐘頭,還要等一陣才行。」

李明蓉回過頭來笑笑,跟著帶隊老師說話。

這回過頭的功夫,她隱隱發現,對面有人在打量著自己。

等李明蓉望過去,對方已經別過頭去。

可僅僅一個側面後腦勺,卻是令李明蓉心跳都漏了半拍似的。

向往之文娛之王 是他?

這個念頭從李明蓉的腦海中冒起,她只感覺自己全身都緊張得綳直了。

「李果媽媽。」旁邊的帶隊老師叫著她。

李明蓉已經不管不顧,從人群中擠過去。

她要去看看,看看那人到底是誰。

可是,她才擠過去一點,對方似乎察覺到了李明蓉在擠過去。

他更是迅速的背過身,向著外面擠。

越是這樣,李明蓉越不甘心,她非要上前看個究竟明白不可。

否則,她永遠是不甘心。

帶隊老師叫了幾聲,見得李明蓉只管往前走,根本不回頭。

帶隊老師也沒辦法。

他的職責,是留在這兒負責這些學生的。

他要是離開,這出了事,他負不起責。

他也就只能看著李明蓉擠出人群。

李明蓉向著前面追過去。

可對方是察覺到後面有人在追他,是越走越快,甚至拐進了一條小巷。

李明蓉緊咬著下唇,一言不發,甚至有些小跑。

她能感覺,這個背景,這個走路的姿態,她就是這麼的熟悉。

眼見得對方越走越快,李明蓉終於是叫出聲:「齊曉松。」

可惜,等她這一聲叫出口,對方已經迅速的竄進一個衚衕口,消失不見。 李明蓉在這一帶,反覆的找了好幾趟。

那個人,已經消失不見了似的。

直到聽著遠處報時的鐘聲,李明蓉才警覺,她在這兒找人,已經耽誤了好長一段時間。

李明蓉趕緊往回走。

等趕到考場,剛好時間結束,一大群的學生,從考場陸陸續續的出來。

領隊老師甚至都來不及問一聲剛才李明蓉是做什麼去了,李果和他的一群同學,已經陸陸續續的從考場出來。

領隊老師急急揮手,讓大家過來集合。

這些學生們在考場上都是絞盡腦汁,哪怕現在出來,許多人都還整張臉紅紅的,一看就是緊張過度。

李果也和他的同學們對著答案,討論著題。

這樣的奧數題,思維方式跟平時的不大一樣,大家出來第一感覺都是難難難。

大家的關注點,都全在這次的考試題上,包括李果都沒有注意到,李明蓉的神情有些不對勁。

等大家集合完畢,領隊老師帶著大家,又趕著去了碼頭,坐輪船回縣城。

等上船的時候,李果才發現李明蓉的神情有些不對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