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主人!」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屠剛的聲音落下,兩千華夏軍將士,紛紛單膝跪地,大聲的叫喊起來,無比的高亢。

「起來吧,你們全部退回城中,這裡交給我!」

顧銘淡淡的開口,目光看向對面的北域大軍。

而此時的北域大軍發生了騷亂,許多人都產生了退意,他們根本沒想到顧銘會在這裡。

雖然他們沒有見過顧銘,可是顧銘的威名實在是太大了。

兩戰斬殺妖族兩千萬大軍,那是多麼的恐怖,而且那是以前,如今的顧銘恐怖到什麼地步,他們根本無法想像。

「顧銘,你認為以你一個人,能夠戰勝我這千萬大軍嗎?」北域仙帝大聲叫喊,想要提高已方的士氣,同時也是在給自己打氣。

顧銘的實力太過恐怖,他根本看不透對方的實力,這場戰鬥,北域仙帝此時真的想要退出。

可是他沒有那個能力,更無法下達這個命令。

否則的話,他會死的很慘很慘。

顧銘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冷笑:「誰告訴你,我只是一個人!」

話音落下,只見顧銘的身後出現數千萬人,每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恐怖的力量。

看到這一幕,北域仙帝徹底傻眼了,北域大軍全部懵逼了,傻傻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屠剛等華夏軍將士,自然知道顧銘手中有著生命之戒。

但是眼前這些人,並不是華夏軍,對於他們的身份,屠剛僅僅猜測了一下。

但是對方所散發出來的力量,卻是他們無法做到的。

「主人真的是太厲害了,有了這些人,我們西域還怕任何人嗎?」

屠剛自言自語,眼中滿是激動的神色。

「北域仙帝,我這些人夠看嗎?」

顧銘微微一笑,不屑的看向北域仙帝。

此時的北域仙帝已經被嚇得直冒冷汗,渾身顫抖著,對方實力最低的人,都比他的北域大軍要強上許多。

更何況上可是數千萬人。

整片天空都被他們站滿,整個西邊城陷入了黑暗,但是卻沒有人說什麼。

因為他們知道,這些人是來救他們的。

北域仙帝不說話,不斷的向後退去,準備找個機會逃跑。

他的意圖,顧銘早就看了出來。

既然北域仙帝來了,那就再斬掉天道一條胳膊,也算是給天道分身一個信號。

「殺!一個不留!」

顧銘淡淡的開口。

「是!主人!」

宮棟等人恭敬的回了一句,手一揮,身後立即衝出百萬奧義族人。

對付這種實力的人,根本不屑他們出手。

哪怕是派出百萬人都已經算是多了,也算是給對方留了面子。

一筐種子走天下 「撤!」

北域仙帝果斷的下達了命令。

https://ptt9.com/146513/ 他不敢跟顧銘的人對戰,那麼做的後果,就是全軍覆滅。

然而,他的命令下晚了,如果剛才在見顧銘時,直接退兵的話,那麼他或許還有活命的機會。

現在已經沒有機會了。

奧義族人沖入北域大軍之中,就如同是狼群沖入了羊圈一樣,打的對方毫無反抗之力,一個個都變成了任人屠宰的羔羊。

戰爭來的快,結束的也快。

不到十分鐘,戰爭就已經結束,北域仙帝直接被壓到了顧銘面前。

北域仙帝眼中滿是恐怖之色。

噗通!

北域仙帝直接給顧銘跪下,求饒道:「別殺我,別殺我!」 「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此時的北域仙帝,在顧銘眼中如同螻蟻一般,如果顧銘願意的話,一個眼神就讓能對方消失。

「我是被逼的,都是中帝讓我乾的,我沒有辦法呀!求求你,我不想死!」

北域仙帝大聲求饒,不停的磕頭。

看到北域仙帝的樣子,令顧銘十分的厭惡,他沒想到北域仙帝竟然一點骨氣都沒有。

「中帝嗎?」顧銘淡淡一笑,「他不是已經離開仙界了嗎?」

「是,是他離開前讓我這麼做的!」北域仙帝為了活命,把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講了出來。

「中帝並不是以前的中帝了,他被是一個假冒的,他真正的身份,我並不知道。」

「不過,他有一群非常恐怖的手下,實力十分的強悍,如果我們不歸順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對了,他離開了仙界,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去了別的世界。」

「還有,還有!我無意間聽他說過,等他回來之時,就是打開神界通道之時。他讓我進攻西域,說你已經死了,所以……」

北域仙帝如同是一挺機關槍一樣,一個字接著一個字的說了出來。

顧銘聽后,不由的皺起眉頭。

天道分身離開仙界,他已經從老者那知道,可是為什麼天道會說他已經死了呢?

難道說萬重山能夠隔絕天道的探測,還是說因為顧銘也修鍊了天道功法的原因。

想到這裡,顧銘放開神識,快速的向四周擴散而去。

速度極快,不多時,便將整個仙界給籠罩住了。

顧銘頓時大吃一驚。

仙界也是一顆星球,而且十分的龐大,瞬間整個仙界的情況全部都映入顧銘的腦海之中。

「我終於明白了,原來自己可以這麼做!」

顧銘又驚又喜。

此時他發現,如果他想要去哪裡的話,只在神念一動,他便會出現在那裡。

「還是自己掌握的不夠呀!」

顧銘嘆了一口氣。

他的話,沒有人能夠聽明白,但是宮棟等人是不可能去問的。

顧銘可是他們的主人,他們能做的就是無條件的服從。

而跪在地上的北域仙帝卻是一臉的懵逼,不明白顧銘是什麼意思。

顧銘淡淡的撇了他一眼,正如老者和北域仙帝所說,天道分身並不在仙界。

不過顧銘卻發現了中帝宮內有一個地方十分的特別,散發著一絲恐怖的能力波動。

星雲戰 具體那裡是什麼地方,顧銘並沒有去理會。

以他的實力來講,除了天道分身,他完全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我家側妃是專寵 「你就沒有別的消息了嗎?」顧銘淡淡的問道。

北域仙帝一怔,隨即苦思起來,想來想去,也沒有想到還有什麼事情可對顧銘所講。

「既然沒有,那就去死吧!」

顧銘的聲音落下,北域仙帝瞬間就變成了一團血霧。

「那資,帶一部分殺入北域,順者昌逆者亡!」

顧銘扭頭看向城中的屠剛,輕聲說道:「帶著你的人回帝宮,通知所有華夏軍往回帝宮,集體閉關!」

華夏軍的實力對付仙界的人還行,可是面對未來的戰爭,根本不夠看。

如今有奧義族人這近六千萬人在,顧銘對於西域的安全也就放心了。

不過,想要以這六千萬人對付天道分身的勢力,恐怖遠遠不夠。

龍寇和老者他們對顧銘說過,當年大戰,天道分身可是帶著十億神兵造反。

而整個神界也只不過十幾億人,最終雙方慘敗,可以說是同歸於盡,能夠活下來的,沒有人知道有多少。

他們看到的只有屍體,一具又一具的屍體,有自己人的,也有對方的。

那時天道可以帶令十億人,那麼現在呢?

顧銘無法想像下去,此時他感覺在人數上還是差了很多。

如今能做的就是強化質量,讓所有人全部成為最強者。

北域千萬大軍被滅,這個消息如此是長了翅膀一樣,傳遍了整個仙界。

再一次的震撼到了整個仙界。

而此時顧銘已經回到了西域帝國。

顧銘的回歸,讓眾人無比的激動。

特別是他的那些女人們,一個個異常的開心。

當顧銘知道龍千兒和秦思雨兩人懷有他的孩子后,頓時愣住了。

他的表情,就跟龍千兒她們聽到秦思雨懷孕時一樣,唯一的區別是他的眼中不是疑惑和質問,而是激動。

他是激動的愣住了。

顧銘早就知道,以他們的體質是很難有孩子,而現在不但有了,而且還一起有了兩個。

「千兒,你小心點,不要跑!」

「對,走慢點!」

「思雨,把這個安胎藥喝了,這可是祖傳秘方!」

「不要動,你想拿椅子,就告訴老公,老公給你拿!」

顧銘回來已經快一個月了,這一個月里,龍千兒和秦思雨恨不得躲起來。

此時的顧銘比唐僧還要煩人,龍千兒和秦思雨的耳朵都起糨子了。

「主人,那資大人派人回來了!」

就在顧銘陪著龍千兒和秦思雨曬太陽時,伏皇走了過來。

「走吧,我去看看!」

顧銘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帶著伏皇離開。

看著顧銘離開后,龍千兒和秦思雨兩人相視一眼,隨即吐了一口長氣。

「終於走了,我們快活動一下吧,我這身體都要生鏽了!」龍千兒急忙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雙腳剛剛離地,就感覺自己好像被人給抱住了。

扭頭一看,頓時嚇了一跳。

顧銘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臉上露著微笑,「千兒,你又淘氣了,你看思雨多聽話,乖乖躺在那裡曬太陽。否則,老公可以生氣了喲!」

話音落下,顧銘將龍千兒放回躺椅上,抬手在龍千兒的腦門上輕輕的彈了下,隨即閃身離開。

龍千兒從頭到尾都是一臉的懵逼狀態。

我是誰,我在哪裡?

這幾個字在她的腦門上不停的閃爍著。

「千兒姐,還是算了,他就是個變態,而且實力已經超過咱們太多了,還是認命吧!」秦思雨苦笑的搖頭,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龍千兒回過神后,咬牙切齒的說道:「不行,咱們不能這樣,咱們要抗議。我們要自由,如果他不同的話,我就用孩子威脅他!」 剛剛走進大殿的顧銘,差點栽倒,他被龍千兒的話給雷住了。

那資派來的人,並沒有什麼重要的消息,只是告訴顧銘,北域已經被攻打了下來。

同時將北域得到一些資源拿了出來。

顧銘看著面前裝的滿滿的,近兩百個神戒時,頓時嚇了一跳。

這那資不會是把北域給搶了吧!

當聽到這些東西全部是從北域帝宮內找到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一下子亮了。

「這北域仙帝還真是有錢呀!」

顧銘淡淡的說道,隨即拿出十枚神戒扔給了那資派來的人,「把這些交給那資,讓他給手下平均分下去吧!」

隨後又取出一部分扔給了夜尊和宮棟等人,大家都在修鍊,所需要的資源自然非常多。

這些資源對於顧銘來說已經不需要了,就算是他把這些資源全部吞噬掉,他的實力也不會提升一絲一毫。

顧銘留下一部分后,閃身出現在龍千兒和秦思雨的面前。

此時,林佳等人也都在這裡。

看到顧銘后,龍千兒和秦思雨兩人眼中不由的閃動一絲驚恐,好像很怕顧銘一樣。

顧銘呵呵一笑,將剩下的五十多枚神戒交給了龍千兒。

「千兒,這些資源你們拿去修鍊吧!以我現的境界,根本不需要這些東西。」

聽到顧銘的話,龍千兒等人不由一怔,愣愣的看著顧銘。

「你沒吃錯藥吧?」龍千兒問道。

顧銘微微一笑,「你看我像嗎?不說這些了,你們還是抓緊時間提升實力吧,我應該要出去一趟了!」

「你還出去嗎?」林佳一聽,頓時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顧銘點了點頭,「天道分身的實力如何,咱們並不知道,如果想要滅掉他,我必須要提高實力。只有這樣,我才能保護好你們。」

「大家現在都是神,未來的路還很長,我們還有很多時間相聚。」

「可如果不能滅掉天道分身的話,那麼等待我們只有一條路。我不想看到那一天!」

眾女聽了顧銘的話,神情中帶著不舍,可她們也知道,顧銘所說的是實情。

如果不能滅掉天道,她們只有死路一條,天道是絕不會留著她們。

而且現在顧銘並不是一個人,有著上億的手下,他必須要為這些人的未來負責。

「你去吧,我會照顧好家裡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