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月,去將半步武尊巔峰境以上的女人叫來,本公子要幫她們提升修為。」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藝月微微一笑,起身搖曳而去。

蕭戰的話引來十多個武尊級美人的注意,她們自然清楚他所謂幫助提升修為是什麼樣的情況,雖然過程讓她們眼熱心燥,但她們還是非常期待的。

聖女殿作為傳承數紀元的大勢力,門中半步武尊這一等級的女人可是非常多的,符合蕭戰要求的女人有一百多個,這其中極致境的更是有十多位。一百多個美人兒嬌羞玉立,雖都還是處女,但往日可是接受過服侍男人的訓練,只是像這樣集體等待男人臨絕對是想都未曾想過的事情,不過她們並沒有抵觸的心裡,因為她們都知道被眼前男人欺負跟羞辱,她們有很大的幾率重擊武尊境。

蕭戰很是得意,目光在一眾美女的身上掃過,對於她們嬌羞的神態很是自得,這些女人一看就是那種聖女一樣的女人,那骨子裡流『露』出來的聖潔絕對做不了假。蕭戰的目光最終落在聖女殿現任聖女的身上,美人兒一身紫『色』,作為藝月的親傳弟子,胸脯就是一道靚麗風景。

「我教你的全新【玉人訣】修鍊如何?」

藝茹點頭道:「雖然時間很短,但因為跟原來很有大相似之處,妾身已經掌握了。」

「感覺如何?」

蕭戰神『色』淡然。

藝茹由衷贊道:「老爺修改過的【玉人訣】絕對勝過緣由功法,妾身只要按照功法修鍊,晉陞到武尊境的可能大很多。」

蕭戰盯著玉臉微紅的美人道:「這樣畢竟太慢,本老爺絕對助你一臂之力。」

藝茹玉臉一紅,羞澀的道:「多謝老爺相助。」

蕭戰嘿嘿笑道:「看你那羞澀的樣子似乎知道本老爺要如何助你?」

藝茹愈發羞澀的道:「老爺定是想要檢驗妾身的【金蠶訣】,聽說師姐就是這樣晉陞到武尊境的。」

蕭戰拍了拍小几上的玉狐,示意她讓位,美人兒『性』感至極的狐尾搖曳著,將所有人的目光勾引過來時才讓跟他結合的身體緩慢分開,那畫面極度刺激人的感官,尤其美人兒神態『迷』醉不舍,簡直y入骨。

殿內一眾美人兒雖然飽受聖女殿獨特氛圍熏陶,但仍是羞得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能成為聖女殿武尊,她們自然見多識廣,玉狐這樣的女人見過很多,可那全都保持著一種超然的心態。因為她們清楚自己是掌控一切的人,可以維持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的一面。而現在情況完全不同了,在這個男人面前她們也許還是強者,可絕對不再高高在上,她們只是一個要取悅他的女人而已。一想到這一幕不久后將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她們一時間連脖子都紅了。

〖∷更新快∷∷純文字∷〗 藝茹臉紅得發燙,作為聖女殿聖女,門下弟子數,數年月以來見證門人被開苞難以計數,在她親自指揮下的少說也有千多個,本以為自己能夠淡定視之,哪知事情一旦落到自己頭上完全是兩樣。

玉狐可是一個非常討人歡心的美人,主動拉住藝茹的手不斷用言語消除其顧忌,瞧她趴伏小几上給好姐妹分擔壓力的舉動,讓蕭戰恨不得立馬臨幸於她,讓她再次做一個幸福的婦人。

總有第一次的,藝茹雖然羞澀比,但她還是在師傅嚴厲的目光下學著玉狐趴在小几上。

蕭戰笑了,心中的自豪感暴崩,眼神示意下藝月跟花妖主動上前讓藝茹那從未被男人窺見過的身體半裸而出。美人兒候君臨幸,裸呈以待,蕭戰哪會客氣,甭管聖女殿的女人是否真心,先上車後補票,在他【情種】恐怖的威力下還怕她們不死心塌地。

欺負處女這是蕭戰最大的愛好之一,他清楚像聖女殿這些跟他沒什麼感情基礎的女人,在她們身上來這一手絕對是最赤裸的羞辱。蕭戰知道僅憑那個老女人一番話,這些女人哪怕表示臣服,他也別想這麼肆意踐踏她們的尊嚴,這一切都要感謝名冊的強悍,讓這些女人視服侍他取悅他為一種做女人的責任。

藝茹的修為真的很強,她晉陞半步武尊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月了,因為長久跟藝月接觸的緣故,她一隻腳更是已經邁入武尊境,蕭戰最赤裸的羞辱讓她很快就有了一種要晉陞的感覺。

藝茹不知道期盼多久了,可惜晉陞武尊的契機始終沒能出現,沒想到這一刻竟被一個男人給干出來了。這一下藝茹被男人玩弄的羞辱感完全消失了,她將藝月傳授的各種銷魂秘笈連貫使出,只求通過取悅於他讓晉陞的契機快速出現。

一旦藝茹主動投入情形果然完全不同,以前只能算是理論的技能在飛速蛻變,尤其那【金蠶訣】在她主動下美得蕭戰的戰力全開。

破了![

激情奉迎中藝茹感到突破的契機驟現,天地靈根第一時間震顫,一波波奇特的頻率震蕩而開,以一種奇異的形式洗滌她的肉身。

終於突破了!

「老爺!」

藝茹激動得差點暈厥過去,開始回吻蕭戰,以示自己限感激之情,要不是感應到他很喜歡這樣將她壓在小几上欺負,她絕對要翻身將他鎮壓。

蕭戰已不是第一次將女人干到武尊境了,這麼多次經歷他已逐漸發現一個驚人的規律,通過這種方式晉陞的女人都會以他們相結合的地方最開始蛻變,那種晉陞到武尊境的奇異蛻變同樣會波及他這個始作俑者,讓他的肉身產生最為不可思議的進化。蕭戰的修為還一直停留在初階大圓滿境,可他的肉身早就達到半步武尊的極致,每一次幫助自己女人晉陞他的肉身都會受到極致加強,他敢肯定要不是受到劍道境界的束縛,他怕是早就晉陞到肉身武尊境了。

蕭戰喜歡幫助美人晉陞,她們蛻變時肉體會化身為熔爐,恨不得將他徹底煉化,只讓他一直處在激活【不滅魔體】的那一瞬間。這是一種臨界點,隨著時間移不斷放大他的極限,那銷魂的滋味越來越盛,美得他恨不得死在美人的肚皮上。

老婦人突兀的浮現,看著眼前荒唐不可思議的一幕目露驚異之光,雖然早就知道蕭戰有這樣神奇的能力,但一切畢竟只是傳聞跟猜測,哪及得上眼見為實的震撼。老婦人很慶幸自己的決定,說實話她並不懼怕帶領二十多位武尊殺來的蕭戰,以她的實力依仗聖女殿完全能夠抵抗,不過那樣就將徹底的站到他的對立面,哪會像這樣如此輕易就有門人晉陞到武尊境。

至於聖女殿淪為男人的附庸,老婦人根本不在意,她活了不知道多少個紀元了,聖女殿不知道臣服過多少強者,像這樣充作一個男人的後宮也不是沒有先例。可結果怎樣,那些曾今奴役過聖女殿的強者都已經消亡了,而她們聖女殿依然屹立不倒。

老婦人眼力過人,蕭戰是她生平所見強者中最為特殊的一個,修為現在雖然只算一般,但潛力絕對窮,算得上數一數二。當然,這些都不是她真正看中的,依附強者除了形勢所逼外,就是主動依附,想要從中獲得好處。聖女殿最多的就是女人,蕭戰這種能夠幫助女人提升修為的能力簡直就是給聖女殿量身定做,跟他為敵沒半點好處不說,還要得罪一個強大到恐怖的戰族,哪有依附他來得實在。

至於淪為男人附庸,老婦人直接將這個給視了,如果陪一個男人上床修為能夠晉陞到武尊境,她不介意讓聖女殿所有的女人都跟他睡,做他的玩物。老婦人要不是自己年老色衰,怕是都會將自己的肉體獻上,用以將這個男人拴住。

「轟!」

雷劫開始了,武尊大劫的恐怖陰雲將聖女殿完全籠罩,那恐怖的威勢彷彿隨時都能將其撕裂。武尊聯手禁封的武尊戰域中,師兄仍在跟兩位實力堪稱恐怖的武尊大戰,他的氣息已經達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雖不是武尊,但氣息絕對強過普通武尊一大截。

同師兄大戰的兩位武尊一個來自魔靈族,一個來自烈焰族,兩人聯手之威恐怖絕倫,一擊就能重創一尊普通武尊。然而師兄的表現絕對驚艷,腳下踏著奇非同步伐,每一次躲避,每一次反擊,讓他竟然跟兩尊恐怖武尊戰成一個平手。

武神境越來越恐怖,大戰至今,師兄竟然晉陞到了第九重,隱約間已向著武神圓滿境飆升,這讓他一招轟出的威勢竟然強過一般的武尊。

大戰至今,師兄不知道重傷了多少次,當初習自蕭戰的【不滅魔體】竟然達到了第二階段,讓他一身傷勢總能在最短時間內復原,這也是他能夠跟兩尊恐怖武尊大戰這麼久的資本。[

兩名來自域盟的武尊漸漸的感到了一種焦躁感,師兄的表現實在是太變態了,彷彿跟一個殺不死的怪物一般,不論有多重的傷勢,都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復原,到了現在一身修為暴漲了一大截不說,他們隱約間還感到了一種即將突破的感覺。

武尊一擊絕對驚天動地,能夠將蠻荒世界的虛空都打穿,可是修為一旦相差幾,彼此聯手構建的武尊戰域中比拼的就是武技的強弱,域盟兩位武尊看似以一敵二,但在面對修鍊達到武神境的師兄根本毫半分優勢。

域盟兩位武尊清晰的感應到在武技方面他們根本不夠看,大戰由最開始是依靠境界跟力量壓制,可以狂虐師兄外,如今他們也只能維持一個旗鼓相當的局面。兩位武尊從未想過有一天他們聯手竟然都收拾不了一名半步武尊,以前在他們眼中不過如此的戰族,當真正強者出現時竟能逆天到這個地步,要是同意境界他們幾乎可以預見那可怕的後果,他們絕對慘敗重傷,說不定還要被其鎮壓。

決不能在這樣?

域盟兩位武尊清楚,師兄隨時都有可能晉陞到武尊境,他們已成為對方的磨刀石,如果真讓其如願,他們覺得自己都不好意思回域盟了。

兩人對視一眼,幾乎是剎那就已經決定,召喚更強的武尊過來,一定不能讓這人活著,一旦晉陞到武尊境絕對會成為域盟最大的敵人。

「轟隆!」

雷雲滾滾,恐怖的武尊大劫降臨,聖女殿防禦大陣開啟到最大,由老婦人主持,承受大劫第一波洗禮。

藝茹如玉身體完全裸露,從她的身體內溢出恐怖的氣息,那是武者向著武尊境晉陞引發的蛻變,強得可怕。

蕭戰並未繼續臨幸其餘的聖女殿美人,他清楚聖女殿根本擋不住兩尊武者衝擊武尊境,他可不想弄得一發不可收拾。藝茹渡劫,其餘武尊自然不可能待在一旁,一行人全都進入鳳舟內,原本聖女殿所有門人自然也不例外。

鳳舟穿梭於虛空,完全隱匿之後,就算是雷劫都找不到其蹤影。蕭戰一行人都處在主控制室內,透過巨大的屏幕觀察著整個渡劫過程。

武尊大劫恐怖絕倫,要不是蕭戰將【不滅魔體】暫借給藝茹,她休想衝擊武尊境成功,相比聖女殿這些女人的緊張,跟隨蕭戰有一段時間的女人就鎮定很多。蕭婉憑空浮現,她將一批女士戰甲帶了過來,這都是她剛剛煉製不久,說是給蕭戰身邊武尊專用。

說是戰甲,外表就跟一套連體式勁裝沒有絲毫區別,很性感,能將女人惹火的身軀完美展露出來。戰甲的設計是有考慮的,拉鏈式結構,蕭戰只要一拉就能讓戰甲的主人上身完美裸露出來,而下邊的設計則是按照傀儡王朝合歡袍風格設計,蕭戰他心中想一個個美人兒就能露底。

聽完這些設計,聖女殿一群美女都滿面羞紅,這倒不是合歡袍式樣讓她們不好意思,如今都在名冊上留名,這樣的衣裳才是一個女人該穿的,哪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真正的羞澀就是戰甲包裹身體,宛若物,彷彿身體直接跟空氣接觸,這讓她們感覺自己完全裸露。

「老爺,這會不會太羞人了?」

花妖穿著蕭婉煉製的戰甲,看著戰甲包裹下火辣到極點的身體,很是羞澀。

蕭戰的目光落在花妖胸脯上,兩團飽滿將戰甲撐起一個驚艷的弧度,他發現那兩點竟然都完全顯露了,感覺就像似在美人身上塗抹上一層,其實什麼也沒穿,絕對讓人噴血。好在臀胯之處設計不同,不然別說這些女人害羞不敢穿了,他也絕對禁止她們穿著出門。

「這套戰甲可是費了我不少心思,我將它命名為如意甲,顧名思義,只要你想讓戰甲成為如何形態,它就能變換成如何形態,絕對驚艷哦。」

蕭婉吃吃而笑,說不出的嫵媚撩人。

蕭戰直翻白眼,一套戰甲而已,用得著這麼挖空心思。

龍綺好奇的道:「也能像我這一身一樣?」

蕭婉點頭道:「自然可以了。」 「太好了!」

龍綺大喜過望,立時像蕭婉討要過來,馬上進行換裝,在蕭婉的指點下很快就變成她原先那套戰甲一模一樣了。對於身上那少得可憐的遮掩之物,龍綺很是滿意,低頭看看自己的胸脯,然後在看向玉香、藝月這些女人,這段時間她忙著豐胸,想要變得更為豐滿,本來是想要學習玉兮,不過在嘗試過後發現那實在是太難練了,最終決定像玉香學習。玉香來自聖女殿,師傅就是藝月,她豈能不用心求教。

蕭婉掃過紛紛更換戰甲的美人,抿嘴笑道:「這套戰甲不僅穿著能夠隨意『操』控,我們共同的男人也能『操』控,這樣很方便他幹壞事哦。」

諸女笑得花枝『亂』顫,只讓蕭戰看得『色』心直冒,他很是配合的腦中冒出邪念,黑絲連體,越來越透明,那春光限好。

蕭婉的設計很是人『性』化,不過蕭戰覺得這個並不保險,萬一哪天想岔了豈不是讓自己的女人春光暴『露』而出,他最終決定讓這套如意甲作為內甲,外邊穿的仍然是出自戰妃之手的武尊戰甲,這樣可以起到雙重保護的功效。

「轟!」

突然一陣恐怖的波動傳來,這是武尊大劫,從遙遠的天際傳來,前所未有的浩瀚,完全壓過了藝茹的武尊大劫。

蕭戰渾身一震,臉上『露』出了喜『色』,在月仙的控制下鳳舟內屏幕中現出雷劫的源頭,驚世雷劫完全撕裂了武尊聯手構建的戰域,一道縱橫數十多萬里的雷霆劈落,蠻荒大地都承受不住,大面積龜裂,場景宛若世界末日來臨一般。

師兄成功了?[

蕭戰心中很是震撼,力拚兩尊強大的武尊,還能在大戰中晉陞,雖然彼此相隔遙遠,但他仍能感應到師兄竟突破到武神境圓滿,隱約間有著藉助這次武尊大劫晉陞到齋境,這是何等的不可思議。

蕭戰完全可以肯定跌落武尊境的師兄,一旦再度晉陞,他的修為很有可能恢復到巔峰境。從武尊境跌落下去,要想再度踏足這一境界難度是從前的數倍,蕭戰清楚即將來到的雷劫絕對恐怖到法想象的地步,說不定要比當初六尊武者同時晉陞武尊所引發的的雷劫,這讓他有些擔憂,這裡畢竟不是鳳谷,沒有戰妃布置的大戰分擔雷劫,一切都只能由師兄一人承當,哪怕師兄掌握了【不滅魔體】,也不一定扛得住,因為師兄在【不滅魔體】的造詣上遠及不上他。

除了雷劫本身,師兄最大威脅就是那兩尊武尊!

蕭戰覺得自己該做些什麼,決不能讓外人破壞師兄晉陞武尊境。

「轟!」

然而,還未等蕭戰有所動作,虛空『盪』起恐怖的漣漪,武尊級力量波動掀起驚天狂瀾,只讓天地都為之變『色』。蕭戰猛地吃了一驚,他瞬間知道又有恐怖的武尊即將跨空而至,此時此刻,對方何種目的已經不言而喻了。

「轟隆!」

一聲驚天巨響中虛空裂開了,武尊級力量波動越來越盛,那氣息根本不是一般武尊可比,蕭戰身邊最強的武尊在其面前明顯要低上一截。

該死!

蕭戰直接讓蕭狐出手,美麗戰偶論修為只算一般,可有劍聖境加持,絕對恐怖絕倫。

「轟隆!」

虛空完全裂開,一尊恐怖的身影從那一頭探出雙手,如同巨大的山嶽橫穿而來,將整個天空都遮掩住了。大手驟一出現在這片區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抓向相隔不遠的雷劫,竟然完全視渡劫中的人。

這一幕完全出乎了蕭戰的預料,這傢伙並未第一時間攻擊師兄所在的區域,而是直接對藝茹發動攻擊。

「住手!」

老『婦』人勃然大怒,她對藝茹晉陞武尊境非常重視,這可是在蠻荒晉陞武尊,如若成功,絕對能夠成為聖女殿頂樑柱,剛從中破壞那就是跟她過不去。[

有武尊出手干預雷劫,立時就讓藝茹的雷劫威力呈幾何倍暴漲,那恐怖的威勢第一時間就讓她的肉身爆開。

「你該死!」

老『婦』人氣得臉『色』鐵青,要不是顧忌自己出現會讓雷劫更為狂暴,她早就將這尊出手的武尊幹掉了。

虛空巨手越來越大,盡雷霆竟然難以好動分毫,當真恐怖至極。大手速度很快,直接穿透雷海,朝著最中央的藝茹抓攝而去。

老『婦』人忍可忍,她豈能看著聖女殿第一位在新蠻荒晉陞武尊的門人隕落在自己眼前,盡劍光閃動,一座驚天劍陣浮現,剎那間一縷劍光迸『射』而出,那恐怖的威勢彷彿能將恐怖的雷劫一擊轟滅。

這一劍並不是斬向那抓向藝茹的巨手,而是那洞開的虛空。

「嗤啦!」

劍光耀目,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就斬中洞開的虛空,霎時間整個虛空完全崩開,那遮天巨手遭受到最為恐怖的斬擊。血光爆閃,抓向藝茹的巨手遭到最為恐怖的轟擊,整條手臂都差點被斬斷,一聲怒吼從撕裂虛空另一頭傳來,恐怖的武尊波動急劇暴漲,哪怕武尊聽到那恐怖的吼聲,神魂都要震動。

巨手的主人絕對是武尊境的巔峰強者,遭到如此重擊讓其怒不可遏,剎那間原本爆開的虛空再度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撕裂,很快一尊恐怖的魔影直接穿透而來。

身軀高大萬丈,整個人就像似由盡黑霧凝聚而成,身軀上那漆黑如墨的戰甲閃爍著詭異秘紋,天地萬物,一切的生靈目光一觸間頓時就有種要被那套鎧甲吞噬的感覺。

男子來自魔靈族!

老『婦』人看到這名魔靈族武尊的剎那整個人離開聖女帶你,怒視道:「靈將,你到底什麼意思,我聖女殿弟子渡劫,你竟然直接出手破壞?」

靈將雙目內恐怖魔焰燃燒,他的目光飛速看向被恐怖雷劫籠罩的藝茹,一絲詫異閃過,顯然他也意識到自己弄錯了對象。面對怒氣衝天的老『婦』人,靈將嘿嘿笑道:「真沒想到你們聖女殿竟有人敢在蠻荒世界渡劫,本座一時不查差點壞了好事,還望月老莫怪才是。」

靈將話語中充滿了嘲諷意味,老『婦』人豈聽不出來,如果換做以前她絕對不會跟其交惡,畢竟域盟實力強橫比,僅憑她們聖女殿根本惹不起。不過此一時彼一時,聖女殿既然已經上了蕭戰的船,那跟域盟對上只是遲早的事情,她根本沒有必要忍氣吞聲。老『婦』人是一個果決之人,就像她決定要讓聖女殿臣服蕭戰一樣,她直接將頭上的發簪取下,霎時間發簪放大,變成一口鋒利比的絕世神兵。

劍意磅礴,劍氣沖霄,方圓億萬里都籠罩老『婦』人那恐怖的劍壓,魔靈族的靈將感應到了老『婦』人恐怖的戰意,臉『色』不由微微一變。他剛剛雖然嘲諷老『婦』人,但並沒有想過跟她大戰,畢竟老『婦』人的境界明顯還要高他一籌,哪怕戰力一般,他想要獲勝也非短時間能夠辦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