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說八道什麼?蕭何可是邊荒統帥,他怎麼可能會怯戰?一定是有事情耽擱了!」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24 日 0 Comments

「他可要快點來,這個棒子太囂張了,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眾人都在低聲議論!

蕭何剛才說馬上就到,但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還不見他蹤影!

雖然眾人都相信,他不會臨陣脫逃!

但……這樣焦急的等待,始終還是會讓人議論紛紛。

朴仁勇大馬金刀的坐在那裡,臉上一點擔憂的神色都沒有。

因為這次與蕭何比試的人不是他,而是靈芝山的傳人。

靈芝山是一個隱秘的醫學門派,他們的醫術十分高明,如果在這個世界上,他們自稱第二的話,絕對每人敢稱第一!

原因很簡單,朴仁勇,黑水這樣醫術厲害的人物,也只是靈芝山的兩個記名弟子而已!

這就可以想象,靈芝山正式傳人醫術會高超到什麼地步。

蕭何真的不是那些人對手,所以朴仁勇才會這般有恃無恐。

「蕭何怎麼還不來?不會是逃走了吧?」朴仁勇開始譏諷了。

「閉嘴!你這個死棒子!」有人大罵:「蕭何是龍國邊荒統帥,是戰士……怎麼可能會逃走?」

「那他為什麼還沒出現?」朴仁勇又嘲諷道:「這可已經過去大半個小時了!」

沈溫婉也坐不住了,她掏出手機,撥打蕭何的電話!

「老公,怎麼還不來?那個死棒子太囂張了!」

「別急!我這裡堵車了,可能要晚點來!」

蕭何在電話里也有一些著急。

「那你快點!」

「好的!」

掛斷電話,沈溫婉立刻跟眾人宣布:「大家不要慌,蕭何堵車了,所以不能及時趕到!」

「哦……原來是堵車啊!我就說,蕭何怎麼可能會臨陣脫逃?」

「死棒子,你運氣真好,蕭何要不是堵車,你現在肯定已經輸的很難看了!」

「我勸你還是趕緊滾,不然,蕭何來了,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有人又沖著朴仁勇大罵!

朴仁勇根本就沒理會。

原因很簡單,這些人現在罵的有多恨,等下被打臉就會有多疼……因為蕭何必輸無疑!

時間流逝,又過了大半個小時的時間。

蕭何還是沒有來。

朴仁勇徹底坐不住了。

「蕭何到底來不來啊?不要在拿堵車當借口!」

「他若是不來,你們時代醫館就直接認輸吧!」

朴仁勇環視這裡的所有醫生:「至於你們,如果還想行醫?就加入我的天一醫館吧!」

眾人憤怒道:「死棒子,你做夢去吧!我們死都不會加入你的天一醫館!」

「沒錯,大不了我們不在江海行醫!我們去別的地方,依然可以創建醫館!」

「哈哈哈……」朴仁勇大笑了起來:「你們真的太天真了!」

「擊敗你們之後,我會馬上創建棒醫協會!然後用它取代中醫協會!」

「從今之後,想要在龍國行醫?必須要有棒醫協會發布的證書才行!」

「你他瑪放屁!」眾人聽了這話,全都怒不可遏:「你一個棒子,還真的想壟斷我龍國的醫療市場!」

朴仁勇笑了笑,沒有解釋!

在場的名醫都不相信他能做到,但沈溫婉相信他可以做到!

因為不是他要壟斷龍國的醫療市場,是他背後的人,千載集團這樣的大勢力!

他只是推到前面的一個傀儡而已。

沈溫婉又跟蕭何打了一個電話:「老公,你到底什麼時候來啊?」

「抱歉!前面發生嚴重車禍,可能還要堵一會兒……你們先拖延一下時間!」蕭何在電話里惱火道!

很顯然,他也沒想到出現這樣的意外。

掛斷電話,沈溫婉臉上露出無奈的神情。

如今之計,真的只有先派別人跟朴仁勇比試……不求能贏,只求能拖延一會兒的時間。

「你們誰出戰?」沈溫婉環視時代醫館的醫生!

上次這些醫生就跟朴仁勇比試過了,但全都敗在了朴仁勇的手裡!

所以如果是比賽分輸贏,那自然沒人敢,因為那是自取其辱……但若只是拖延時間……

馬上就有人站了出來,他是號稱逍遙葯神的龍駒!

他醫術高明,行醫幾十年,朴仁勇這些人沒出現之前,也就萬神醫能壓他一頭。

他答應出戰後,人群紛紛叫喊起來:「龍醫生,好好教訓這個棒子!」

龍駒點了點頭,走到朴仁勇面前:「老夫與你一戰!」

朴仁勇眼神輕蔑的看著他:「你不夠資格,滾一邊去!」

龍駒頓時就火了:「縱然老夫醫術不如你!但想勝老夫也沒那麼容易!你若是不敢應戰?那就滾出葯街!」

「哈哈哈……」朴仁勇大笑了起來:「還有真不怕死的啊!」

「好吧!既然你要跟老夫比試,那我們就拿命來當堵住吧!」

「什麼?拿命當賭注?」周圍的人,全都驚呆,龍駒立刻被嚇得後退了一步。

比試拖延時間他可以,但拿命當賭注,顯然他不行!

「怎麼?害怕了?剛才不是很囂張嗎?你們龍國的名醫就這點膽量?」朴仁勇嘲諷:「不敢就滾!別在這裡礙眼!」

龍駒退後,臉色極其難看,周圍的人,同樣如此!

他們居然被一個棒子如此譏諷,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沈溫婉,你的醫館到底還有沒人有人出戰?沒有就認輸!」朴仁勇又大吼!

「我來跟你比試!」沈溫婉突然大聲道,周圍的人全都驚呆了。

他們都知道,沈溫婉不會醫術,那這怎麼比啊?

著筆中文網 凡笙掰了掰手指頭,舒舒服服的生了個懶腰,又換了一具嬌滴滴的小身板,她可得好好籌謀,別被這幫奴才給欺了去!

原主也真夠倒霉,爹不疼沒娘愛就算了,偏偏還落在繼母手裡討生活,小小年紀養成一副上不得檯面的蠢樣子,就這樣膽小怕事的小丫頭片子,偏偏給嫁到太子府,搖身一變,成了太子妃!

聽起來好像是一步登天,實際卻是準備讓她早死早投胎,只要她在這偌大的太子府中,有半點行差踏錯,迎接她的絕對就是一個「死」字。

她身邊的奴才們可惜命了,生怕被自家大小姐拉來當墊背,遠遠的都避著她。她是這惜春苑的主子沒錯,可奈何原主性子怯懦,根本彈壓不住下人。

尤其是那幾個嬤嬤,早就把這個膿包大小姐的個性拿捏得死死的,根本不怕她能翻出什麼波浪。

凡笙捻了捻手指頭,捏著下巴,晃動著沒有丁點水的茶壺,面無表情的站起身,陰鷙的眼神讓身邊伺候的大丫鬟綠梅微微一愣,見她又恢復到昔日的面無表情,綠梅才躬身想要退下,卻聽見腦後生風,她險險避開才沒被茶盞砸個正著。

就算綠梅再是目中無人,這會也被唬了一跳,下意識腿一軟就跪了下來,膝蓋上的刺痛卻又讓她猛地清醒過來,自己在害怕什麼啊?

面前這個小丫頭片子,說好聽的,尊稱她一聲太子妃,說不好聽的,那就是個物件擺設!她雖然不是太子府的人,對於這位太子爺的性格卻是早有耳聞,只知他身份貴重,乃是當朝皇后嫡子,生得也是玉樹臨風,卻偏偏暴戾成性,陰晴不定,曾因朝堂之事遷怒後院姬妾,將其剝皮剜心,手段極為兇殘。

現在小太子妃住在惜春苑,大婚典禮結束,太子爺卻是一次都不曾踏足這裡,算算日子都已經是大婚之後的第七天了,太子府里的人除了那位郭公公,就從沒有人來過這裡。

惜春苑就像是孤島,遺世獨立,卻又了無生機。

綠梅覺得自己今兒定是昏了頭,才會被小太子妃一個眼神嚇到,還害自己撞傷膝蓋!

這麼一想,綠梅不由底氣足了,張嘴就準備反駁,話還沒說出口,就聽到對方冰冷的聲音:「身為貼身大丫鬟,連最基本的伺候茶水都不會,也不知道小謝氏是怎麼調教的,不想被本宮打發回相府,就給本宮好好伺候著,再敢幹這些偷奸耍滑,背主求榮的事情,就讓你知道一下本宮的手段!」

見慣了唯唯諾諾,蜷縮在床上發獃的大小姐,綠梅的眼皮驀地一跳,總覺得眼前的人,哪裡變得不一樣了!

凡笙陰惻惻的掃了一眼綠梅,頓時恢復一張冷臉。

原主習慣做個隱形人,可她不喜歡啊,與其被動挨打,她更喜歡主動出擊!搞清楚惜春苑的現狀,再慢慢收拾這些憊懶欺主的東西!

什麼?勢單力薄!不存在的!就憑她頂著太子妃的頭銜,她就敢在這太子府里橫著走,更何況大婚不到十天,要是她這個太子妃就這麼不明不白沒了,那這個太子府才是要翻天!這些個丫鬟奴婢啊,還是太天真,就算想要下手,也要等幾年才能神不知鬼不覺!

凡笙的氣場超強,很快就已經收拾完身邊貼身的丫鬟奴婢,只剩下不知道窩在那間房裡推牌九的幾個嬤嬤和些粗使丫頭。

吹了吹丫鬟修剪得宜的指甲,看著粉嫩光滑的纖纖玉指,凡笙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緩緩吐出一個字:「賞!」

綠梅左顧右盼了兩眼,咽了咽口水,局促的看向凡笙:「太子妃,這……您手上根本就沒有多餘的物件看賞啊!」

「哦,哎呀,本宮還真沒想到這一出,堂堂皇帝親自下旨迎娶的太子妃,沒想到在太子府竟是如此不得重視,你說這事要是傳揚出去,外面會如何評價當今這位太子爺?不行,這事本宮得找太子府的大總管好好分辨一二……」

凡笙可不想接著當什麼窩囊太子妃,要錢沒錢,要人沒人,頂著這個破頭銜也不能當飯吃啊,既然這府里人敢不給自己活路,那就別怪她敢撕破臉,鬧得魚死網破。

堂下眾人聞言,頓時呼拉拉跪了一地,以綠梅為首叩頭不止。太子妃的嫁妝和太子府給的月俸銀子早被幾個管事嬤嬤做主二一添作五,直接瓜分殆盡,這事若是擺在明面上去說,那如何得了,這個時代私吞主子錢財,可是會判黥刑的啊!

窗外春色滿園,清晨午後,惜春苑中桃花盛開,在和煦的陽光下最是好時節。鬱鬱蔥蔥的草地上點綴這粉色的桃瓣,看上去十分養眼。然而對於此時正堂的奴婢來說,卻是比數九寒冬還要煎熬,骨頭縫裡都滲出陰冷。

誰也沒想到,昔日軟綿綿,說話連個高聲氣都沒有的小太子妃竟然如此霸道強勢,彈壓奴婢們都不用打罵,輕飄飄一個眼神,一句話就能讓人嚇個半死。

收拾了幾個貼身丫鬟,難得天氣又好,凡笙便讓綠梅跟著,閑來無事,在惜春苑裡散步,自然不是為了打發時間,而是想看看原主究竟丟了怎樣一個爛攤子給自己。

偌大的院落,從前門到中門沒有一個人把守,長廊下翹腳坐著兩個粗使丫頭,嗑著瓜子閑聊逗樂子,不時捂嘴笑出聲,哪裡像是丫頭,竟是比她這個當主子的還要自在!

凡笙臉色陰沉,倒也並沒當場發作,面無表情的勾了勾唇,頓時嚇得綠梅臉色煞白,雙腿微微發顫。她繼續順著長廊朝左邊廂房走去,那裡面明顯又吵雜的聲音傳出,竟是打馬吊的聲音,果然原本應該在她身邊伺候的人,此時都窩在這裡呢!

她倒是想直接抬腳踹門,一舉將人給收拾了,只不過裡面的魏嬤嬤和齊嬤嬤都是她那位好繼母的心腹,貿然處置了不亞於直接對著相府發難,她沉吟片刻,覺得自己可以暫時繼續當一個隱形人,等待羽翼豐滿后一舉剪除這兩個心腹大患!

然而就在她決定當隱形人,思索對策對付惜春苑那些牛鬼蛇神時,卻是發生了一件大事,大到她想當隱形人的計劃直接泡湯!

穀雨節后的一天,太子府出了一件事,倒算不上什麼大事,就是莫名其妙死了個下人,而這個人正是惜春苑,太子妃的陪嫁丫鬟紫玉。柳氏搖頭,「不,如果能解,這葯早就解了,何必等到今天。這說明,她是用別的葯解的,結合她最近變成女神醫的事情,這很有可能。這說明,她開始變得厲害,比以前難對付了。」

「娘,我不想失去王爺,不想她奪走王爺的心,你可不可以幫幫我?讓我奪回王爺的心,順便讓她去死?」南宮柔乞求的看著柳氏。

她知道柳氏有很多毒藥,隨便給她一瓶,就可以解決問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