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了嗎,城內有傳聞,西荒山崩塌是曲家與越家學子之間戰鬥所致!」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哈啊?怎麼可能,曲家近來才通過丹道崛起於諸家之上,底蘊不足,在形意境的學子中怎可能勝過越堅!」

「但你不覺著不對勁嗎?從百獸嶺魔蹤,到靈蘊湖慘案,直至西荒山橫斷,這一系列事件順序太怪異了吧,完全契合一個修士的修鍊之路啊。」

不知不覺間,學子們竟是為這些事件取好了名字,這也能看出其在學子們交流圈子裡的熱度。

「呃,話雖如此,但這速度未免太不正常了吧?」有學子反駁道。

學子們領會其意,一般天賦越強之人修鍊所需資源也是越多,在沒有大量奇珍支持的情況下,天驕妖孽的修行速度是絕對慢於一般修士的。

那生事學子從百獸嶺到西荒山,能惹事自然天賦實力非凡,但卻怎可能成長如此迅速。

「果然,是邪功或者魔修吧?」有學子揣測。

「很有可能!」

「說起來越家最近似乎在尋找一個叫做『紋狼』的組織,似乎歸屬於曲家。」

「這名字聽起來不太像正經組織啊,曲家崛起也很不正常,你說會不會有關聯?」

「甚至這一切事情串聯在一起,也並非沒有可能啊!」

學子們似是探知到了某種「真相」,紛紛閉口不言,唯恐談話被幕後主使探知,自身外出恐會遭遇不測。

臨淵城中許多家族隱隱開始站隊,甚至有家族為了討好越家,暗中找尋著紋狼的存在,不過卻始終不見眉目。

紋狼當然是沒有的,人家現在的名字叫做紋龍。

一字之差,二者雖極為相似,但卻無人懷疑,哪怕懷疑也並不能找到什麼線索。

紋龍有鏢局之名,是正當的組織,其在臨淵城中低調名聲不顯,故而難以找到。而紋龍與曲家之間聯繫隱秘,多是由駱青衣單人運貨,駱青衣不依賴飛舟純粹靠著腳程運輸,故而根本無人能夠察覺二者關係。

儘管紋龍並未被發覺,但散布情報之人的目的已經達到。

「紋龍,原來改叫這個名字了。」黑袍身影端坐在通靈商會中,干皺的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了詭異恐怖的笑容。

「不易兄,怎麼了?」通靈商會臨淵城分部會長疑惑問道。

黑袍身影並未立刻作答,他沉默片刻后陰冷笑道:「呵呵,沒什麼,想到一些過去的老朋友。」

會長聞言並未多問,他能判斷出這自稱「不易」的黑袍身影過往有多麼殘酷,不然怎會落得如今這般狀態。他不敢激怒對方,即便黑袍下僅是一個剛入道境的修士。

「有什麼麻煩大可拜託商會相助,不久后大淵便要開捕,那時就得依賴不易兄了啊!」會長應道。

「不易謝過會長,請您放心,大淵開捕時通靈商會必當領先眾多勢力。」

黑袍身影有一種玄妙的能力,他對靈蘊充足之物的探知能力強到誇張,尤其是生機飽滿的靈物,更是擁有極其精準的感知。

這種力量對於商會而言,是不可多得的絕世珍寶!

世上有一種生靈,其名眷靈,眷靈並無任何攻伐手段,但卻能溶於靈氣,尋常不可觸摸與捕捉。

眷靈的存在無視一切陣法陷阱,並能感應周圍一切天材地寶,各大商會都想要擁有一隻這種稀世仙靈,但放眼整個荒域,卻並無任何勢力擁有。

這自稱不易的男子雖無眷靈那般奇妙的能力,但至少就探查靈物這一方面可與眷靈媲美,這種存在自然要奉為座上之賓。

黑袍身影也藉由自己覺醒的能力,藉助通靈商會的力量滿足他的需求。

但有一點他並未料到,儘管通靈商會會長對其以禮相待,但卻限制著他的自由。

黑袍身影身為魔人,豈能長久在此居住,他想要逃到地域,卻在臨淵城被絆住。

也正因這一意外,讓他發覺了紋狼的存在。無巧不巧,離開柳州之後,他們的目標竟也是這越州臨淵城。

金明義笑了,他本想著離開荒域之後或許再也尋不到紋狼,再也無法報仇雪恨,卻不曾想上天竟如此垂憐於他,給了他這份手刃紋狼的機會!

二者目標一致,荒域不能久留,為了提升自己,他們不得不離開荒域。

荒域邊界處存在著大淵,大淵各處寬度並不一致,而其中就屬臨淵城的裂口最小。

從臨淵城離開荒域最為安全,花銷也遠比其他地方更少,故而臨淵城無疑是二者最好的選擇。

相逢,是巧合,也是必然。

金明義雖化身魔人,但奈何其修為僅有問道境界,他不知紋狼那些匪類目前修為如何,是否有所突破,因此不能莽撞出手。

倘若輕易出手,敵不過尚且是小事,萬一魔威泄露,那他便不會有任何活路。

「目的是報仇,但沒必要我親手來做。」金明義如此心想著。

是的,在柳州之時便是這樣,金明義為人謹慎,培養了大批死士替他干臟活送死,即便到了越州也是一樣。

越家與曲家之間有矛盾,白髮少年是以曲家身份出現的,那麼金明義要做的事就很明白——將兩大家族的矛盾徹底點燃。

一者是越州老牌商賈巨頭,一者是近來君臨荒域丹界的臨淵城大族。

若論潛力,或許曲家更甚。但要比起硬實力,曲家根本不可能與越家為敵。

惡意降臨,紋龍避無可避!

……

一個多月時間過去,雲風在學宮中生活倒是頗為平淡。

課程無憂,修途也並無桎梏,雲風僅需在學宮與獵場中往返即可。

獵場的選擇自然是百獸嶺,高境修士不得前往百獸嶺,可這對離合境的雲風而言卻並無限制。蒼玉石窟如學子們傳言所說,目前狀況混亂修鍊效率低下,因此還是百獸嶺更加靠譜一些。

雲風離合境修為圓滿,煉化的血氣盡皆儲存在血池之中,血池寬度未變,但深度卻增加了許多,不過這對雲風實力並無多大提升。

雲風等人身為大荒天驕榜大比的核心學子,學宮自然在這段時間極力給予幫助。

眾人修為皆已圓滿,大比結束之前不得突破游天境界,故而學宮並未賜予物質層面的獎賞,而是給了雲風等人藏書閣高級許可權。

藏書閣九層,一齒玉符對應一層,十齒玉符可閱覽學宮隱秘珍藏。

參與大比的學子皆可獲得九層許可權,而選拔前三則准許入藏書閣密室閱覽。

這一許可權對於玉符等階已然進階十齒的小蝶和越家越千帆而言並無作用,但學宮除此之外也沒有更好的幫助修行的方式。

雲風修鍊方式三點一線,碑林獵場藏書閣三者輪流進行。

藏書閣中看守教師也會時常指點眾人修行,不過雲風對此並不需要,他只嫌時間有限,無法盡閱藏書。功法什麼的不重要,關鍵是許多修途上的知識,那是他最為欠缺的東西。

古法與今法並不互斥,雲風有古法無上典籍,但卻對今法了解不夠。

是故學宮藏書閣密室對雲風而言如甘霖一般,總讓其捨不得離去。

雲風自認戰鬥體系已經形成,因此無論是藏書閣的武學術法,還是武修課上趙老申師所授,他都並未完全修行,而是將之融入自身所學之中。

如果要用狀態欄描述,雲風目前的修行狀況如下——

=====//=====//=====//=====//=====//=====

墨雲風(雲風)

修為:離合境圓滿

內靈:容量堪比問道境天驕

識海:不輸形意境妖孽

仙藏:建木,天蝕血域,天煞血兵,雷雲,八卦仙爐

韻靈:小白,小紅,回蹤刀,八卦仙爐

功法:萬象衍虛,天煞卷,天隱卷,神木功,如心功,九轉煉天功,符解

武學:碎滅印,蒼莽勁,沸血,巨靈崩山,燎天掌,回蹤刀,碎星貫月

符術:棘刺,生生不息,離火,幻影,如意,血槍,蒼虯,混沌

神通(偽):天獄指,焚血,馭血

身法:九幽踏影,無蹤步

=====//=====//=====//=====//=====//=====

武學碎滅印與沸血,還有術法棘刺,這三者便是雲風這一個月來修行成果。

碎滅印是以碎滅指為原型結合古印法組成的武學,形式不拘於指法,可以與雲風任何武學融合。

沸血則是由沸血掌與天煞卷秘術結合,融合而成的一道自體強化武學,能讓雲風肉身力量與活性在短時間內提升許多,既可用於戰鬥,也能幫助自愈。

棘刺的創造最為艱難,畢竟符術一道涉及內容層次太多,這一由靈突升華而來的符術擁有更大的作用範圍以及威能。

靈球延伸成藤蔓狀,靈氣突刺隨時可從藤蔓中迸發而出,儘管看似改變非常淺顯,但卻耗費了雲風莫大的精力。

大荒天驕榜七日後便要出發,閑散的修行即將結束。

絕靈之地,妖族界山域內,封仙陣第四重將要破解。

天域陣法大師啟程趕往臨淵城。

鎮州鎮妖塔,汪天宇攜陣盤率領鎮妖塔工匠出發,而汪辰與子默皆準備參與大比。

越家與金明義虎視眈眈,曲家尋求外援。

凌凡與周師注視著諸位妖孽,欲要攪動風雲,搖撼這個時代。

紋龍一行人回歸鏢局,做著大比前的準備。

因果的紐帶已然聯繫起來,命運匯聚,時代的序幕,正在緩緩揭開!

墨少自語:

關於劇情,呃……連我自己都覺著拖沓,非常抱歉!

不過好在終於寫到收尾了,荒域劇情馬上結束,沒處理好字數節奏是我自身筆力問題,關於原因我會在日後第一卷小結中闡述,對不住各位讀者!

還有就是這一章內「狀態欄」的嘗試,因為逍醉本身系統設定很複雜,為了讀者看起來方便,我引用了狀態欄這一寫法,算是一個還算大膽的嘗試。(不過沒啥讀者,想來不會得到什麼反響就是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走好,注意安全。」數日後,紋龍鏢局前,雲風與眾人告別。

狂沙等人即將返回學宮,搭乘飛舟前往參加大荒天驕榜的大比,而雲風選擇放棄,故而眾人於此分道揚鑣。

「離了瘋子,感覺會有些不太習慣啊。」青兒收斂了平日里大喊大叫的習性,喃喃開口道。

「是啊,這下就我一個大老爺們,陪著這群娘……」狂沙話音未落,穆燕舉起手掌作勢欲拍,嚇得他立刻噤聲不語。

非是他怕了穆燕,主要是其兄長在旁,狂沙哪敢招惹這小姑奶奶。

穆燕撇了撇嘴,冷哼道:「哼,瘋子不在,沒人壓你一頭,你不知要膨脹到什麼地步去了!」

確實,以狂沙的性子定是不會少惹事,小蝶雖已然擁有比狂沙更強的戰鬥實力,但卻寡言少語,更不可能去教訓狂沙了。

氣氛忽地有些沉默。

不知為何,眾人心中總有一種朦朧的預感:這一去,恐怕再相見就要不知何年何月了。

雲風將這段時間煉製的兵刃護具贈予眾人,隨後狂沙穆燕等人離去,雲風也準備前往獸武宮。

半個月後,臨淵學宮。

「你,你小子究竟去哪了!算了,沒事就好。」趙老見到雲風歸來,這才鬆了口氣。

學宮內,諸多教師匯聚,許多都是雲風未曾見過的學宮高層。

出發前往大比之日,雲風並未到來,狂沙等人言稱雲風前往未知遺迹探索,一直不曾歸來。

學宮道境強者藉助玉符上一絲氣息,催動強大術法探索尋找,然而卻發現那身份玉符似被高妙陣法所隔絕,完全不能探知到其身在何處。

這下即便是學宮也無計可施,離大荒天驕榜正式開比已經不足十日,倘若雲風未能來得及趕回,那定然是要被剝奪資格了。

學宮教師只能苦苦等候,終於在半個月後見到雲風歸來。

雲風這段時間是去獸武宮參悟天雷劫引,順便讓小黑自行觀摩修鍊,武仙殿武宮這般場所豈是學宮教師能夠窺探,故而雲風蹤跡不顯。

學宮教師無奈,事已至此,連補救都毫無可能,雲風本可能在大比時大放異彩,卻因為意外沒來得及趕去,著實可惜。

教師散去,學宮也並未因此追究於他。

雲風成功逃過一劫,此時學宮早已放假。

「呼,總算是過關了。」雲風微微一笑,神情放鬆下來。一個多月過去,他的情緒已然恢復了些許。

等大比結束還不止要多久時日,學宮教師有限,獵場也不再開放,雲風自然不會幹等著,而是決定去大淵一觀。

……

數日後,臨淵城旁大淵。

不久前大淵開捕,不過今年的開捕之日不像是往年那般熱鬧,蓋因那些頂尖勢力家族都有派大量護衛保護自家小輩前往大比,故而人手有限餘力不足。

大淵之上存在道意亂流,這正是大淵難以通行的緣由所在,而大淵的詭異之處卻遠不止於此。

大淵之中棲居有淵獸,淵獸沒有神智,只有簡單的本能。

所謂大淵開捕,捕殺的便是淵獸。

淵獸怪異,這種存在與其說是妖獸一類,不如說是一種靈物。

淵獸之中各種各樣妖獸種族皆有,甚至有大量人族疆域不存的血脈極強的妖獸,但他們卻皆毫無靈智,並且捕捉后素材珍貴且無害。

許多淵獸的素材可是遍尋荒域都找不著的,每次大淵開捕,臨淵城總會迎來一波交易熱潮,而淵獸的素材往往無法囤積,在數月內銷售一空。

捕殺淵獸的過程極為危險,不知為何,這一工作僅能由道境之下存在完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