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什麼?嗯,讓我想想,對了,可以,跟我說說你的事吧,我……想知道,阿河你的事!」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聞言,萊拉的目光一閃,心中思索間,忽然用略帶期待的語氣說道。

「哦、你想知道我的事嗎!」

微微一愣,楚河先是自語了一聲,然後,似乎是考慮了片刻后,他望著萊拉,忽然輕笑著說道;「好吧,可以啊!」

萊拉神色雀躍,臉上喜色剛一閃過,就聽到楚河又繼續道;「不過,有個有條件!」

「什麼條件?」

萊拉神色有些不解的問道。

「嘿嘿,在這之前,有些事你可是也沒告所我呢,我這人一向是很公平的,所以說,作為回報,我有也有些事是不能告訴你的!可以嗎,可以的話,我就說給你聽!」楚河目光閃爍,微笑著說道。

「哼,小氣!我…..我不告訴你是有苦衷的,是……是,哼,反正就是不想說了!」

萊拉嘟著嘴,看上去有點不高興的樣子,不過,說了幾聲后,她便神色放緩,對著楚河答應了下來。

「好吧,好吧,你不想說的就不說就是了!」

「好!」

楚河點了點頭,笑道。

看到萊拉一臉期待的表情,楚河此時開始思索著自己腦海中的個人經歷。

對於自己前世的事和遇到冥夜的事,他當然是不會告訴她了,這是他最大的秘密,即便在這個世界最好的朋友孫悟空,布瑪他都沒有告訴我,又怎麼可能會告所她呢!

對於楚河來說,在這個世界上,無論是誰,他都不會說的。

不過,又不能隨便的敷衍幾句?

楚河心中思索,要該怎麼說呢?

忽然,他目光一閃,心道;有了!

不如就把先前在龍珠世界自己和孫悟空經歷當成龍珠故事講給他聽吧!

以自己抑揚頓挫的講故事天賦,如果從自己口中講出來的話,一定可以把她弄成一個龍珠故事迷的。

就向自己前世那些動漫迷們一樣,楚河此時也想要把萊拉給拖下水。

雖然萊拉自己也是龍珠中的一個人物,雖然是一個之前死掉的人物,但是如果自己不告訴她,她又怎麼會知道呢!

而且,楚河只會告訴他龍珠前期的故事,在他想來,就算萊拉知道了也沒有什麼。

心中有了念頭之後,楚河的神情頓時變得頗為放鬆,愉悅了起來。

而萊拉此時見到楚河一直不說,心中不禁有點著急了起來。

於是,她急忙催促道;「阿河,快說啊,快說啊!」

「好好,你且聽好,我這就給你慢慢道來!」

楚河此時一副說書先生的樣子,語氣頓時一變,變成了一副講故事的語調。

「話說,在這茫茫宇宙之中,存在了一個神奇的星球,在那個星球上孕育著一種叫做龍珠的東西,據說龍珠一共有七顆,集齊了之後,只要念出咒語,召喚出神龍,那麼無論什麼願望都能實現。」

「停停停,這,這跟你的故事有什麼關係嗎,我是想聽你的事,還有,你說的這個叫龍珠東西我怎麼沒聽說過呢,不會是騙人的吧!」

萊拉此時打斷了楚河的話,目光盯著楚河,神色閃過狐疑和不信。

楚河輕笑了一聲,擺了擺手道;「這個宇宙浩瀚無比,你又怎麼知道所有的事物呢,而且,我所說的那個孕育龍珠的星球,就是我所存在的地方!」

「哦,是哪呢?」

萊拉好奇的問道。

「地球,一個叫做地球的水藍色星球!」

楚河微笑著,用充滿熱愛的語氣說道。

而萊拉的神色卻是充滿了茫然。

仔細著回憶著自己腦海中的記憶,搜索了數次之後,萊拉失望的喃喃道;

「地球,這是哪裡,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對於萊拉來說,先前的身份曾經是宇宙中至高無上的界王神,他所處的界王神界是宇宙中頂尖的層次,而她所管轄範圍內的星球,也都是高次元的生物,所以,相比之下,地球這種低次元程度的星球根本就在她的視野之中。

就像是一個皇帝,如果不親自去了解,永遠也不知道他的國土之中一個鄉鎮範圍內的小村莊叫什麼名字一樣。

萊拉目前的狀況,也是如此。

見到萊拉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樣子,楚河也不生氣,此時,他沒有理會萊拉,而是繼續說道;「地球,是一個美麗的星球,那裡的生物雖然並不強大,但是,卻充滿了智慧和創造力,擁有著其他生物所沒有的情感和靈魂!」.. 萊拉聞言,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看了楚河一眼后,神色中忽然了露出思索之意。

楚河微微一笑,則繼續道;「而我就是在這顆星球上成長的!在我們那個時代,是一個武學盛行的時代,只有強者才能擁有尊嚴和自由,所以說,到了我成年的時候,因為想要去准尋武學的最高境界,我便決定外出去鍛煉自己,就踏上了修行的道路!後來,在途中遇到了一個叫孫悟空的少年!」

「孫悟空?好奇怪的名字!」

萊拉一邊聽著,一邊輕聲的說道。

「……..嘿,是嗎,我覺得很不錯的名字!」

微微一笑,楚河繼續說道;「他可不是一般的人,在他的身上,擁有著傳說中的七龍珠,要知道,他可是我第一個老師呢,後來,在我們修鍊武功的時候,又遇到了一個叫布瑪的女孩子,正是因為她,我們才踏上了尋找龍珠的冒險!以後我的人生就精彩了起來!」

此時,與聽到孫悟空這個名字反應有著明顯的不同,在聽到布瑪,女孩子這兩個詞時,萊拉眉頭微微一皺,心中忽然有股莫名的煩躁不安的感覺升起。

「這個布瑪又是誰?」

此時,在心中強烈的好奇之下,萊拉忍受住心中的煩躁,故意用輕鬆的語氣問道。

「你繼續聽下去就知道了!」

楚河沒有在意萊拉的臉色,此時,他一臉微笑著仿若回憶似得不斷敘述著自己的經歷,他的語氣抑揚頓挫,富有豐富的情感意味,彷彿帶著一股吸引人的魔力,竟然很快地讓萊拉暫時忘記了剛才對於布瑪這個名字的煩躁,很快的就沉浸在了精彩的經歷中去了。

………….

就這樣,等到我打敗了比克大魔王之後,就和他們分別了,我們約定好了以後再次相戰,到時候一定要分出一個勝負!

在講述了一個多小時后,終於,楚河的聲音驟然停止,此時,他目光一閃,望著萊拉,卻見她神色專註,眼神迷離,好似還在沉浸在剛才的精彩的敘述中,不能自拔!

看到萊拉的樣子,楚河突然啞然失笑起來。

看來,自己真的很有講故事的天賦啊!

諸界末日在線 他伸出手掌在萊拉眼前一邊晃動,一邊輕輕的叫道;「……..喂,喂,我已經說完了!」

驀然聽到楚河的聲音,萊拉身子一怔,目光一閃,一下子從精神的沉浸中回過神來。

不得不說,楚河的講述實在是太吸引人了,完全不像是在敘述個人經歷,反而是像是在講一個非常精彩的故事一般,讓從沒有聽過這樣精彩語言的萊拉一下子被深深的吸引了。

感受到楚河目光的注視,回想起剛才的失態,萊拉的心中頓時頗為不好意思了起來。

「………對不起啊,實在是你講的太有趣了,像什麼孫悟空啊,克林,龜仙人怎麼會有這麼搞笑的人呢,嘻嘻……」

「還有啊,那個天津飯,餃子,你們在天下第一武道會的決鬥,集齊七顆龍珠就能夠許願

的事,實在是太有趣了,我……我真想親眼見見他們呢!看看龍珠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萊拉此時目光閃亮,神色中滿是嚮往之色,喃喃的自語道,就彷彿前世在楚河世界沉迷於韓劇的小女生一樣。

「…….哈哈,可惜,這些人你見不到的!」而此時,楚河這個時候卻適時的給萊拉潑了冷水,完全不給她這個遐想的機會。

而萊拉卻有點不明所以,心中好奇楚河為什麼會這樣說。

她雖然是界王神,但是,卻也不知道,無論是楚河,還是他所言中的人物,都是無數年後才會出現的人物,她當然是見不到了。

不過,對於這一點,楚河顯然是不準備告訴萊拉這個答案。

「好了,這就是我至今為止的經歷了,後來外出修行時,不甚落在了這個星球上,就碰巧的救你,現在你應該都清楚了吧!」

微微一笑,楚河緩緩的說道。

他這句話當然不是實話,不過在楚河想來,對萊拉來說,這樣說也沒什麼錯。

畢竟,這樣說相比事實來說,更能讓人接受。

而且,楚河先前曾經對萊拉說了,他只會告所他一部分事情。就像是她也是一樣。

這隱瞞的部分,就是如此!

萊拉則對楚河的這句話沒有什麼理會,此時,似乎是忽然想起了什麼,萊拉一雙如秋水般澄澈的眼睛忽然緊緊地盯住了楚河的臉龐,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突然被萊拉用這樣的目光注視,即便是以楚河的心態,此時,心裡也有幾分不自在。心中生出一種發毛的感覺。

「幹嘛這樣看著我!」

楚河輕哼了一聲,忍不住出聲問道。

萊拉此時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

她俊秀的臉龐綳得緊緊地,神色中透出一絲絲的不自然。

「那個……」

猶豫了片刻之後,萊拉目光閃爍,突然望著楚河,出聲問道;「我……阿河…….我想知道,對於你說的那個布瑪,你到底是怎麼看的?」

「啊!」

突然被問到關於布瑪的事,楚河微微一愣,神色中頓時有些不明所以起來。

「布瑪她怎麼了,什麼怎麼看她?你問這幹嘛!」

萊拉此時低沉著腦袋,眼神中閃爍著一種發雜的光芒,心中一種煩亂感不斷地升起。

強行壓下心中的情緒,萊拉穩住心情,低聲道;「就是想知道這一點,你,可以告訴我嗎!」

說罷,萊拉便猛地抬起頭來,一雙眼睛目光灼灼,似灼熱的燈火,深深的望著楚河的臉龐。

「我……」

看到萊拉的目光,楚河心中莫名的一跳,竟然有種心悸的感覺。

「沒怎麼……看,我當她是朋友而已!」

看著此時萊拉的目光,楚河心中一動,猶豫了片刻,終於回答道。

而此時當他回答完后,他的心中卻忽然煩亂了起來。

彷彿有一個聲音在不斷地質問著他,這是你的真實的念頭嗎?.. 萊拉此時當然不知道楚河心中的念頭,此時,在聽到楚河的回答后,她目光中晶瑩的光芒閃亮,心中彷彿突然鬆了一口氣,像是突然放下了一塊壓在心中的沉重石頭一樣,夢囈般的在口中不斷喃喃道,同時,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絲笑容。

「…..是朋友,僅僅是朋友而已,不是別的…….」

萊拉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忍不住說出這樣的話,但是,這種情緒卻在剛才聽到布瑪這個名字后,就如同一根刺扎在自己的心中一般,她知道,自己如果不了解清楚的話,那麼,她一定不會痛快。

而現在,當得到楚河的回答后,她的心中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愉悅感。

彷彿此時,她自己的傷勢也一下子復原了好多一樣,臉上的氣色也一下子變得神采飛揚起來。

看到萊拉的臉色變化,楚河心中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心中暗暗猜測了幾下,便無奈的嘆息一聲,表示無法理解。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針!

完全搞不懂這些女孩子的想法!

心中暗暗的如此想著,楚河對剛才萊拉的表現下了如此的結論。

而萊拉此時顯得很高興的樣子,解決了剛才心中的煩悶后,此時,她喜笑顏開的又和楚河談論起了剛才楚河所講的故事,就彷彿討論精彩情節的鐵杆粉絲,不時傳來她歡樂的笑聲。

楚河看到她如此樣子,欣然一笑,也放下了先前心中疑惑,和她一同談笑了起來。

一夜的時間很快就在歡聲笑語中飛速而逝去。

而就這樣,按照這樣的方式,日子一天天的度過。

上午,楚河在修行室中進行修行,下午,則是去外天空尋找能源,至於到了深夜之時,則陪伴在萊拉的身旁悉心照料,陪她講話。

自從萊拉聽了楚河所講的經歷后,每次去她的房間給他送晚飯後,萊拉就纏上了楚河,嚷嚷著讓他來講有趣的故事。

再萊拉再三請求下,別無他法的楚河,就把前世所看過的各種電影、動漫,按照自己的理解,編成了故事,用自己的語言不斷地講給萊拉聽。

在這個沒有電視、沒有電腦的時代,楚河的故事就彷彿代替了前世的那些消遣,是具有深深的吸引力的,尤其是對於萊拉這個長期生活在無聊空虛單調的界王神界中的她來說,就算是一個簡單的故事,也十分的有趣了!

而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就這樣,一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逝。

…………………………..

「至尊寶顫抖著雙手,神色複雜的舉起手中的金剛箍,將要套在頭上時猶豫了一下,神色中閃過留戀與不舍。

他神色動容,滿臉淚水道;「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感覺擺在我的面前,而我卻沒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再來一次的話,我會跟那個女孩子說我愛她,如果非要把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踩著七色的雲彩來娶我。我猜中了前頭,可是我猜不著這結局……」

在生命中的最後一刻,面對心愛之人遭受威脅的剎那,紫霞仙子奮不顧身的擋在愛人的面前,正面承受了牛魔王致命的一擊,在至尊寶聲嘶力竭的呼喊聲,隨風而去。

只留下一個無限悲哀的面孔,無限憤怒的面孔……..

又是一個深夜,靜靜的坐在椅子上,楚河輕輕的念著口中的話語,聲音平緩,而在她的面前,此時,已經能夠端正坐在床上的萊拉,低垂著頭,身子不斷地顫抖,猛的一下抬起頭來,卻只見此時她已經滿是淚痕,神色中充滿了凄迷的色彩。

「為什麼,明明是彼此相愛的兩個人,卻不能在一起,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簡直是無法理解」

不斷地喃喃自語著,萊拉彷彿一個傷心的小女孩,不斷地哀聲嘆氣了起來。

「好了,今天就講到這裡吧,行了,不要哭了,又不是真的,只是我編的故事而已,好了,不要哭了,在哭就不好看了!」

苦笑的看著眼前哭聲一片的萊拉,楚河一邊說著,一邊在心中感嘆起來,在感情方面,女人還真是脆弱啊。就算是萊拉也是一樣。

「誰…..誰讓你講的這麼凄慘呢…….真是的!還有啊。為什麼每次你講的這些故事都那麼令人傷心呢,如果是我的話,對於我喜歡,我想要的東西的話,那麼,我一定會去狠狠的抓住的,一定不會去放開,不論誰阻止我,無論使用怎樣的手段。

「搞不明白有些人,對於想要的東西,為什麼會有放棄這種念頭存在呢?」

聽到楚河的話,萊拉一邊抬起頭,神色一變,突然,用充滿了銳氣的目光,滿臉堅定的說道

說這話的同時,似乎在有意無意間,萊拉偶爾一部分目光也突然閃向了楚河,不過,楚河並沒有發現這一點,或者,就算他發現了,也不覺的會有什麼。

此時,經過了一個月的恢復,萊拉的傷勢相比先前,又改善了許多。

基本上已經恢復了正常人的活動能力,雖然還是比較虛弱,但是已經可以做大多數的事情了。

除了她自己的特殊能力還有待恢復,可以說,萊拉現在已經算是一個正常的人了。

「好了,不要想太多了,你看你,在哭的話以後我可就不敢給你講故事了!」

楚河微微一笑,此時,他安撫著萊拉,半開玩笑的說道。

「不行!」

楚河剛一說完,就傳來了萊拉激烈的反對聲,看到楚河此時戲謔的神色,萊拉臉頰一紅,強自爭辯道;「一定要講,不然我……可是會生氣了!」

「我倒想看看你生氣起來是什麼樣子!」

體驗派影帝 楚河輕輕一笑,微笑著說道。

「哼,那你可就會吃苦頭了!」

萊拉驕傲的一笑,輕輕在楚河的面前揮了揮拳頭,笑嘻嘻道。.. 和萊拉生活了也算不短的一段時間了,可以說,兩人此時已經極其熟絡了,所以,在萊拉面前,楚河也不再收斂自己的本性,經常笑嘻嘻的和她開一些玩笑。

而萊拉是同樣的如此,笑著反唇相譏,在這種情況下,和楚河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好,相處之融洽好似認識許多年的朋友。

雖然萊拉心中還存在著一份別的心思,但是,楚河確確實實的是將萊拉當成了自己的一個好朋友,一個可以聊天說笑的朋友。

現在的萊拉,因為傷勢的逐漸恢復,體力也是越來越好,她的身體現在基本上不用楚河的照顧也能夠依靠自己做任何的事了。

雖然是如此,但是,萊拉彷彿已經被楚河給照顧習慣了,有些時候,明明自己可以做的時候,卻不去做,而是依然不斷地向楚河撒嬌,讓楚河去幫她。

而每次看到萊哀求的樣子,楚河也沒辦法,也就隨著她的意思去做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