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步疊浪斬!」韓溪拿著一把大刀,上面氣浪翻湧,實質形的真氣,看上去就像真實的浪濤一般。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疊浪斬和之前等人的高爆發性神通不同,講究的是源遠流長。看似柔力,卻連綿不絕。

韓溪手中的藍色大刀顯然不是凡品,楚歌雖然對自己的肉身非常自信,但是也不敢硬拼。

腳下踩起飄渺仙蹤,瞬間消失,再一次出現,已經到了韓溪的身後。

對準穴位,楚歌便準備將手中的氣針刺下去。

可是他忽然感覺身後傳來一陣陰風。也顧不得刺穴,再次踏起飄渺仙蹤躲閃離去。

「好詭異的身法!」

「我們之中身法神通最好的便是柳師妹,應該能攔住他!」

柳青竹點了點頭。身形一動,猶如一條靈蛇,朝著飄忽不定的楚歌纏繞而去。

飄渺仙蹤這門身法,來的不明不白,楚歌一覺醒來便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

但是至今。楚歌還沒有在身法上吃過虧。

自然認為,柳青竹也無法拿下他。

可惜。飄渺仙蹤並不完善,前有猛將。後有追兵。

經過幾次接觸,五峰長老知道以一人之力是無法拿下楚歌了,所以同時對楚歌出招。

他們並不是一擁而上,每個人出手都好像有規律一般,就算楚歌躲過攻擊,也不可能自己人打到自己人。

「陣法?」楚歌心中一驚。

「破!」楚歌低喝一聲,體內混沌之氣猛然爆發,試圖用真氣波動,將眾人推開,想要破了這陣法。

可是他肉身雖然強悍,但是真氣在眾人面前,並算不得強大,幾乎處於同一級別。

一人之威,難敵五人。

不僅沒有破了陣法,反而胸口被方炎擊中一拳。

「隕星!」

王飛沙抓住楚歌發愣的機會,一記日冕神通,便朝著楚歌的肩頭砸去。

這一次楚歌可就沒有硬抗的心思,即便他能擋住王飛沙的進攻,剩餘四人的攻擊他也無法抵擋。

躲閃,成了他唯一的選擇。

楚歌無法破陣,但是對方五人也拿楚歌沒有辦法,很少有擊中楚歌的機會。

此時神通與武技的差別,就慢慢的體現了出來。

武技雖然爆發力極強,但卻無屬性,樣樣具備的同時,卻沒有雷系神通的迅猛,沒有風系神通靈活,沒有水系神通綿延,沒有火系神通狂暴,沒有土系神通的厚重。

虎嘯拳品階雖低,但是武技的原理是一樣的,不帶屬性的武技,可以說,只有在教訓修為比自己低的人,才能發揮優勢。

在神通面前,卻顯得樣樣不足。

忽然,楚歌耳邊響起了一陣悠揚的笛聲。

曲子很好聽,柔美悅耳,楚歌差點沉浸其中。

但那一秒鐘的愣神,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卻足以致命!

「咔嚓!」

王飛沙的鐵拳,直接打在了楚歌的後背。

趙雷雲也毫不留手,擊中楚歌的腹部。

韓溪更是直接用神通刀技,砍在了楚歌的肩頭。

「噗!」

楚歌吐出一口鮮血,直接砸入地面,濺起丈高的灰塵。

「若不是劉師妹的攝魂魔笛,想要拿下此人,恐怕還要花費一些時間。」趙雷雲鬆了口氣。

其他等人異常認同趙雷雲的說法,對方不僅肉身強悍,而且身法詭異。

若不是神通差了些,恐怕他們連結成清月連誅陣的機會都沒有。

「大哥!」唐天成剛睜開眼,便看到了楚歌被五人聯手擊落的一面。

他雙目猩紅,自從離開雲溪城之後,從來沒有人對他這麼好過。

「我殺了你們!」唐天辰說著便準備動手。

可是這時。楚歌砸入的深坑當中,忽然傳出一個爽朗的笑聲,「痛快!痛快!再來!」

只見肩頭、嘴角滿是鮮血的楚歌,一躍而起,飛入半空與五人對立。

模樣看上去雖然慘了一些。但是身上卻沒有任何的傷口。

「不可能!我的靈溪刀明明斬入他的臂膀,為何沒有留下任何傷口?!」韓溪一臉震驚,他甚至以為剛才發生的一切只是幻覺,可是楚歌身上的鮮血卻在提醒他,楚歌的確被自己劈中。

楚歌手指的縫隙之中,夾著五枚色彩不同的神針。與當初在自由之島上的不同,這五枚神針,看上去光澤純正,細小的針身,似乎蘊含了無窮的威力。

這是楚歌晉陞日冕以後。從九轉還魂針中得到的殺人技之一,五色神針!

每一種針代表一種屬性,閻王愁想要施展此招,必須布下五靈陣,可是擁有混沌之體的楚歌卻不用,可以再瞬間凝結。

醫仙五色神針的威力,由五靈陣的強弱決定,而楚歌的五色神針則是由自身混沌之氣的純度決定。

五枚神針甩手而出。按照五行相剋的遠離,分別射向五人。

「厚土!」

「神木!」

「御風!」

「喚水!」

「煉火!」

五人同時使用防禦神通,阻擋五色神針的前進。

幾人實力相同。不分強弱,五行相剋自然就起到了作用。

不過防禦神通卻為幾人爭取到了閃躲的時間,楚歌的五色神針全都被躲了過去。

可是五人絲毫不覺得慶幸,因為此時楚歌右臂舉起一根,粗約一米的巨針,以針尖為鋒。朝著五人砸了過去。

九轉還魂針,日冕神通。天針!

五人站在一起,重新結陣。準備發動清月連誅陣的陣技,擊破天針!

「住手!」

忽然一陣龍吟響起,一條青色長龍忽然出現,猶如細蛇一般,捲住巨大的天針。

「嗷!」一聲龍吟響起,那青龍竟然直接將混沌之氣結成的天針絞碎!

楚歌面色一變,這股真氣有股熟悉的感覺,正是出自當初擊傷楚歌的守閣人之手。

本來想要結陣的五人,看著消散的青龍,全都施禮,開口道:「恭迎太上長老!」

「小老弟,這其中有些誤會,你看是不是就此作罷呢?」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了楚歌的耳中。

只見岳長弓踏風而來,一臉微笑的看著楚歌。

此時的岳長弓哪還有半點雜工的樣子,一身藍白相間的道袍,紫金道綸,看上去仙氣飄飄,似乎是下凡的仙人。

「岳老哥?」楚歌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守閣人就是岳長弓,岳長弓就是守閣人?這、這怎麼可能!

「還好你們是在空中交手,不然修葺南峰又要花上不少的金銀。」岳長弓說著,一拍楚歌的肩膀,「隨我來。」

岳長弓與我相識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想要害我恐怕早就出手。

楚歌一邊想著,跟著岳長弓一起離去。

待到楚歌和岳長弓離開后,柳青竹鬆了口氣。

清月連誅陣乃清月古派創派祖師,清月帝尊所創,自帶的陣技強大無比,五人聯手發動,就算是日冕中期的高手,也無法承受。

幾人打了半天,最終的結果卻是誰也奈何不了誰,同境界能夠以一敵五,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楚歌,希望你對我派無害,不然小曦也會受到牽連……

「岳老頭兒,你不是雜工么?」楚歌終於忍不住問道。

岳長弓卻是一臉無辜,「我有說過自己是雜工么?」

「你究竟什麼修為?」

岳長弓淡然道:「日冕後期。」

「既然你知道我的實力,又為何……」這一次,不等楚歌說完,岳長弓便拿出了一封信。

信紙有些發黃,但是上面的字跡卻清晰可見,每個字都力透紙背,似有真氣環繞。

「復興我派奇人,初見獨臂,攜妹而來,月圓臂生,夜探道閣,大鬧清月,以一敵五,不落下風!」

等到楚歌看完,岳長弓便開口解釋了一遍。

得知真相的楚歌,眉頭卻忍不住抽搐。

讓他哭笑不得不是因為自己可以光復清月古派,而是因為清月古派根本沒有所謂的守閣人。

ps:感謝青春的打賞,以及奧侯的打賞和月票! 「潭州那麼大,這怎麼找人?」鍾觀光問道,在他看來只要是宗室就行,朱元璋兒子那麼多,哪個都沒關係。

許久看的東西要是平常早就忘記了,但是楊銳還是記得裡面的一個細節,說道:「找也很好找,我記得這個家族裡面其中一個是潭州名人,叫朱什麼我不知道,只記得是個糧商,樂善好施,還曾經資助過左宗棠平定新疆,這個人在潭州一問就知道。」

鍾觀光和王季同面面相覷,就這麼一個線索,到底是真是假啊。楊銳看著他們的樣子象是很不相信,苦笑道:「我就記得這麼多了啊,這個朱大善人就是岷庄王之後,是不是嫡長子我就不知道了,當時聽的時候只當是故事,誰也沒想到今天會革命啊,反正這消息真實無誤。你們不要懷疑這消息的準確性,而是要想想怎麼讓人家做不了皇帝,又甘願冒著殺頭的危險來革命。」

見到問不出什麼來了,鍾觀光等只好不問了。這事情只能是從長計議,先找到這個朱大善人,然後設法拉上關係再定計劃。因為資料嚴重不足,原本很重大的一件事情就這麼結束了。乘著時間還早,王季同翻開本子,把最近收集的東北資料做了個彙報。

按照之前的計劃,學生們從洛倫索馬貴斯軍校畢業后就進入東北地區,拜穿越小說所賜,他對這場戰爭進程還是很清楚的,為了防止電腦掉鏈子,又做了詳細的筆記。為了取得渾水摸魚的效果,隊伍要在1904年8月下旬的遼陽大會戰前組建好,如果按照訓練士兵三個月算,那麼在4月份就要開始招人。倒推下來2月份就要離開南非,在軍校學習的時間只有八個月,這還是算掐得很緊的時間,畢竟對東北的情況是完全不熟悉。

為了對東北的情況能了解的更細緻,楊銳已經安排四個靈醒一些的儀器館學生過去收集信息,奉天本來就有工廠一個點,通化楊銳也要設一個點,那裡地處長白山區,將來是根據地的工業基地,——上網看多了東西,楊銳知道那的鋼鐵公司發生過一起暴力事件——除了這兩個點外,象遼陽這個將來的戰區也是要徹底了解的。同時王季同牽頭在英文報紙和舊報上東北本地收集一些東北的消息。

現在王季同說的就是東北忠義軍的情況。東北素來民風彪悍,忠義軍從庚子事變的時候開始起兵抗俄,一直堅持到今日。之前聲勢極為浩大,最盛時據說有二萬人,號稱四十營。但隨著辛丑條約的簽訂,俄軍和當地官府勾結鎮壓,首領相繼被抓被殺,這忠義軍日漸衰弱,現在只能躲在山林里守成了。

王季同說道:「看這樣的形勢,估計等到明年這時候,這忠義軍可就要散了,我們是不是先聯繫他們,能接濟的話先接濟。等明年招兵的時候也好先打個底。」

先打個交道混個臉熟還是對的,但是想到那幾個儀器館的學生,楊銳還是搖頭,那幾個學生還是太嫩了些,這和忠義軍打交道的事情恐怕做不了,說道:「還是按照之前的計劃跟著消息吧,真要是去接頭,我怕他們幾個話都不會說。可以先讓他們試試,不行也沒關係。再說,我們現在能給的也就只有錢,可他們要的應該是槍炮啊。」

鍾觀光對那幾個學生還是很了解的,說道:「我看還是先讓他們幾個收集消息,不要先去接觸,等氯鹼工廠這邊步入正軌了,我八九月份的時候過去那邊一趟,和那邊的義軍碰碰看看。要真能為明年打下些鋪墊也好。」

這倒是個好辦法,有鍾觀光去,那東北的時候基本可以放心了,只要有本地的消息人員支持,再加上詳細的日俄戰爭細節,這渾水摸魚的成功率大增。想到通化那個地方,楊銳又說道:「到時候要仔細看看渾江到鴨綠江的水道,看看通行能力如何。」

王季同問道:「竟成,為什麼要把重心放在通化?那個地方地處山林,交通大為不便。」

楊銳苦笑:「你以為我樂意縮在那山裡面啊。整個東北除了除了鞍山撫順可以建成煤鐵聯合體之外,剩下的只有通化了。真的要在東北站穩腳,不是搞沾些便宜就行的,日本俄國都不是好對付的,不能造槍炮子彈,那根據地也長久不了。還有就是通化地處山區,我們這種小勢力容易生存,真要是打不過,就往林子鑽了。」在日本佔了鞍山之後,通化就是唯一的選擇了,楊銳也不是要建多大的鋼鐵廠,只要能槍炮生產所需就行。

王季同不明白通化還有這樣的作用,卻是知道真的要把兵工廠建起來還是很有難度的,說道:「有煤礦鐵礦是好,可是這機器哪裡買,又怎麼運進去,還有工人呢,還有彈藥什麼的總是要硝石原料吧?」

這些問題也正是楊銳頭疼的事情,之前就想這個問題想的很頭疼,現在又被王季同領出來那就更加頭疼了,楊銳用手抵著太陽穴,自我按摩了幾下說道:「我也是頭疼這幾個問題啊。機器應該好買,最少美國那邊就會賣,再說我們買的是小型設備,注意的人不多,運輸就只有走鴨綠江渾江這條水路,但願那條河能走。至於工人拿就要指望華封先生了,畢竟江南製造局鋼廠、槍炮廠、彈藥廠都有;原料看能不能就地解決,不能就偷偷的運了。」

王季同吃了一驚,問道:「華封先生也要加入我們?」

鍾觀光和華封先生最熟悉,搖搖頭說道:「還沒有,我沒有在他面前提革命的事情。」

楊銳說道:「這個可以緩一點提,我估計華封先生還是會幫我們的。他們這一輩讀書人哪怕是清廷愚忠,但是面對洋人可要比一般人更有氣節的。我們在東北最大的任務不是反清,而是抗日抗俄,華封先生就是不革命,那也不至於不順便幫我們吧。再說我們要的只是前期幫忙把工人教會帶起了,等一切上了正軌,他完全可以回來,前後也就是一年功夫,這個忙他不至於不幫吧。」

這話說的合情合理,在東北可是直接和日俄針鋒相對,只要心存愛國之念,又有誰會不幫忙呢。江南製造局還真的是個寶貝,裡面工業化的人才都有,就是不知道怎麼挖出來。楊銳問王季同道:「廣方言學堂的學生不是也參加了拒俄義勇隊嗎。 先婚後愛:厲少,你好壞! 能不能在他們裡面發展些會員。」

在這個時代,再也沒有比在學生髮展會員更好的選擇了,楊銳已經拋棄之前那樣不忍的想法,會內的方針也是全力做好學生工作,優先在學生中發展會員。王季同對此一直只是努力的,他說道:「已經在他們裡面發展積極分子了,但是要成為會員還是要時間的,不過要做些工作還是可以的,你需要他們做什麼?」

「要做的工作多了。我們現在所有的人都沒有煉鐵鍊鋼、槍炮生產的經驗,雖然東北到時候可以請洋技師,但是那麼多洋人出現在通化太過引人注目了。我是希望在製造局的技師裡面發展會員,挖些技師出來,只是這個問題太難了。」楊銳說完嘆了口氣,他知道這個事情不好辦,現在這時候張之洞的漢陽鐵廠因為焦炭不到位,一直是停產的,中國目前來說,有鋼鐵和槍炮生產技術工人的只有江南製造局,怎麼樣挖些技術工人出來就是很費腦筋的事情。

鍾觀光笑了笑,說道:「竟成,你不能老想怎麼挖出來啊,我們完全可以送進去。現在到明年還有一年時間,只要和總辦打通關係,說我們準備辦一個鐵廠,是以把人送進去學習一年時間,那麼這個問題不就是解決了嗎。」

這也是個辦法,送進去實習而已,就是學不精也能手熟啊。王季同考慮的周密些,說道:「煉鐵鍊鋼倒好解釋,造槍炮子彈那邊怎麼說,清廷可不許軍火廠也民辦吧。」

楊銳憑藉自己從網路和小說里看來的淺薄的軍工知識,說道:「槍炮應該問題不大吧,我聽說子彈是最難的。」他是把後世的黑槍販子那一套拿來說了,「再說我們造的是小炮,根據地都是山地,那裡面用的最多的是迫擊炮而已。」

見他們點頭,楊銳心裡只有苦笑,以前自己是最喜歡看穿越小說種田的,也喜歡去一些軍事論壇看看飛機導彈什麼的,卻一直對最基本的槍炮子彈生產沒有深究,雖然有很多強人在論壇里長篇累牘的發布些方面的信息,但是楊銳一看到那麼多公式,沒有圖片只有文字太過枯燥就退出了。書到用時方恨少,如果那時候自己認真些,稍微看一看也不至於什麼都不懂啊,就像現在,造子彈裡面到底填了什麼火藥,迫擊炮彈怎麼個結構都是一無所知。苦笑之餘,說道:「這工廠那麼大的事情,不是我們一晚上就能解決的,鋼鐵這塊就按照憲鬯的辦法辦,火藥這塊就要做華封先生的工作了,槍炮什麼的除了看看廣方言學堂的學生有什麼辦法,還有就是我們平時多想想辦法,多留意這方面的人才了。」

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了,王季同忙著做完會議記錄。今天晚上雖然問題沒有完全解決,兩件大事都留了尾巴,平時還要跟進的。楊銳因為馬上要離開滬上,這些接下來的工作就只有靠鍾觀光和王季同了,而鍾觀光幾個月之後就要去東北,餘下的事情只能是王季同負責了,也幸好他身邊還有幾個得力的學生幫忙,要不然非得忙不過來。

當天晚上的會議就這麼結束了,楊銳回到房間,確是怎麼也睡不著。忽然間想起太祖的那句關於革命的名言——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作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的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暴力的行動——馬上就要把計劃付諸實施了,但是他心裡卻虛的慌,還是太祖的話有力量啊。也許,如果真的有穿越客造反的話,太祖絕對是第一導師,又忽然覺得那些小說里的造反穿越者很無恥,用著太祖的經驗說著太祖壞話,拿著赤色黨的做法反對赤色黨。這時,心裡的另外一個念頭忽然起來了,隱隱約約的記起丘吉爾在落選之後的一句話,時間太久記不清了,只記得他似乎說忘恩負義的民族才是偉大的民族什麼的。

念頭交織中,楊銳沉沉的睡去了…… 「玄機子是什麼人?」楚歌看著岳長弓問道。

岳長弓笑了笑,「玄機子乃九大聖門之一天機門的前任掌教,由於性格怪癖,人稱神機鬼算。」

「神算?強到什麼地步?」

「天上地下,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岳長弓面帶恭敬之色。

楚歌點了點頭,接著問道:「他現在在哪裡?」

岳長弓搖了搖頭,沒有回答。

「什麼意思?」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