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十萬塊,我就讓給你。」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這塊石頭,標價才兩萬,她開出十萬,已經是獅子開大口了。

溫清清不差這十萬塊,她就是想看看,這個傢伙是什麼人,而對自己如此刁難,會有什麼反應。

「成交。」

葉雄一口就答應,十萬塊對於他來說,根本不算錢。

「賬號多少?」葉雄掏出手機問。

「抱歉,我後悔了,我發現這塊石頭表面有些青,說不定能出綠,萬一開出帝王綠,玻璃種什麼的,我豈不是虧大了?」溫清清開始刁難了。

葉雄不懂賭石,但是他眼睛沒瞎,這塊石頭上面哪有半點綠,全都是一團泥黃,如果不是放在這賭石館之內,扔到大街上都沒人撿。

「小姐,請問你想怎麼樣?」葉雄繼續問。

「五十萬,只要你給我五十萬,我就轉給你。」溫清清狡猾地說道。

換在以前,如果有人這樣敲詐,葉雄一定會讓對方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但是現在,他只想低調行事,只要是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你確定要五十萬?」葉雄再次問。

「我確定。」

「賬號。」

溫清清狐疑地報出一個賬號。

她心裡疙瘩一下,不會遇到傻子了吧。

正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她拿出來一看,赫然是條五十萬的入賬信息。

「可以把原石給我了嗎?」葉雄問。

卧草,還真入賬了,真是人傻錢多。

溫清清本來想再刁難對方一下,但是一時之間又找不到什麼借口。

正在這時候,突然手一空,原石已經讓對方拿走了。

葉雄拿走原石之後,頭也不回地走了,正在這時候,手機信息響了起來。

這個手機號碼,知道的人只有一個,就是何夢姬。

離開之前,葉雄跟所有人都沒聯繫,但是他必須要聯繫一個人,因為他要知道楊心怡的情況,需要一個眼線。而且,他出門在外,必須要花錢,需要一個後備為他打錢。

這樣,何夢姬就成了首選。

「你在哪?」

「別問,她情況怎麼樣了?」葉雄回信息。

「她情緒很不好,不過沒什麼大礙,你好殘忍。」

葉雄深呼吸一口氣,半晌才回道:「有事,先忙,免復。」

將手機放回口袋,葉雄獃滯片刻,這才繼續尋找原石。

找了很久,他才找到另外一塊有元氣感應的,除此之外,再沒有了。

葉雄帶著兩塊石頭去結帳。

「多少錢?」葉雄問。

「三萬七。」店老闆回道。

「刷卡。」

刷完卡之後,葉雄拿著兩塊石頭走了,不像其餘的人,去切割中心開石。

「小姐,小姐……」保鏢一連喊了幾次。

「杜龍,你覺得這個傢伙是什麼?」溫清清突然問。

杜龍當溫清清的保鏢五年,從溫清清還在大學讀書,到她出社會工作,為家族獨當一面,杜龍不知道保護了她多少次,成為她最信件的人之一。

「有三種可能,第一,他是傻子;第二,他錢多得沒地方花,第三,他對小姐另有企圖。」杜龍分析。

「你的分析有問題,第一,這傢伙看起來不像傻子,第二,他穿衣服普通,不像有錢人,第三,他買完原石之後,正眼也沒看我一下,不像對我有企圖。」溫清清說道。

杜龍有些尷尬,但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說道:「小姐,知人口面不知心,他沒看你,不代表對你沒意思,也許是想欲擒故縱。」

「我不這樣看,這個男人不簡單。」

溫清清回想剛才他看信息時那種眼神,傷心中帶著一絲倔強,不知道為什麼,溫清清突然很想知道這是個什麼樣的男人,她覺得他應該是個有故事的男人。

「小姐,你下個月就結婚了。」杜龍提醒。

「差點忘記,我這次來,是要親自開一塊玉石,當自己的結婚禮物。」

溫清清財大氣粗地選了四五塊原地,直奔開石中心。

葉雄帶著兩塊原石,回到房間,放到桌面上,細細打量。

這兩塊石頭表面附著一層厚厚的灰白之色,外表看起來,不像是華夏境內的石頭。

他抽出冷墨匕首,開始切起來,剛切出幾公分,就看到一片綠色,看那瑩晶程度,就算不懂玉石的他,也知道價值不斐。

對於葉雄來說,錢已經不是概念,他注重的是這玉石之中,怎麼會有元力。

葉雄將兩塊玉石用刀切開,饒是他是修真者,也不由得手腕酸痛。

花了很長時間,兩塊拳頭般大小的綠玉,出現在葉雄面前。

左右的玉石雜質多一些,元氣感應弱一些;右邊的玉石几乎沒有一點雜質,元氣純得多,量也大。

葉雄握住其中一塊玉石,嘗試將玉石內的元氣嘆納,片刻之後,他大喜過望,這玉石之內的元氣,居然真的能被煉化。

吸完兩塊玉石內的元氣之後,葉雄分明感覺體內的元氣濃厚不少。

葉雄欣喜若狂,衝出房間,往玉石場而去。

如果玉石之中含有元氣,哪怕花再多的錢,他都在所不息。

連跑幾家店,幾乎試了所有的玉石,只有很少幾顆含有元氣,而且都是含量非常少,還不及剛才兩塊玉石的十分之一。

垂頭喪氣地回來,葉雄躺在床上,怎麼也想不明白。

為什麼就這兩塊玉石有元氣,其餘的都沒有呢? 想來想去,葉雄還是想不明白,他翻身起來,在桌面上的碎石上翻查。

很快,他就在碎石片上看到兩個小小的符號,不像是本國文字,而是外國文字。

葉雄拿著碎石去剛才的原石館,找到老闆,將兩塊玉石低價交易出去之後,終於弄明白了。

原來這兩塊原石是來自同一個地方,所以才有那樣的標識,至於來自什麼地方,要問賣原石的供貨商才知道。

幾經波折,葉雄終於得到那供貨商的電話,得知這兩塊玉石來源於華夏邊境國緬店。

經過一番查探,葉雄基本有了猜測。

玉石擁有聚集天地靈氣的能力,這兩塊玉石之所以擁有元氣,極有可能是長年處於天地靈氣非常濃郁的地方,就像天門後山秘地那樣的地方。

葉雄心潮洶湧,只要找到玉石被發現的地方,就有可能找到像天門秘地那樣的殘境,到時候修為一日千里,並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沒有衝動,此去一定要做萬全的準備,最重要的是先提升自己的實力。

天地靈藥代表著危險,他現在這種程度的修為去闖秘地,只會送死。

葉雄打電話給何夢姬,讓她火速將從從羅門那裡行到的玉石送往自己這裡。

現在他才明白,為什麼羅門要收集那麼厚厚的一箱天價玉石,看來他也知道玉石具有吸納天地靈氣的能力,為自己以後轉修真者鋪墊,結果大大便宜了葉雄。

三天之後,玉石終於送到了。

葉雄找個安全的地方,將整箱玉石扛回來,閉關修鍊。

遺憾的是,滿滿一箱玉石,只有不到半成的玉石有元氣,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對於葉雄來說,已經是驚喜了。

接下來幾天,葉雄足不出戶,將玉石之內的元氣全部煉化,這才將玉石發回去給何夢姬,讓她賣出去。

沒有了元氣,這些玉石對於他來說沒有絲毫價值,只能賣錢了。

接下來,葉雄繼續煉化,那些玉石中的元氣含有不少雜質,花廢的時間不少。

三天之後,葉雄明顯感覺到境界得到非常大的進展。

他再一次進入內世界。

此次的內世界,不再像以前那麼混沌,有了一絲絲光亮,面積也大了許多。

那些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元氣,比起第一次進來的時候,強了不少。

從內世界出來,葉雄再一次拿出那柄銘文匕首,試著驅動。

紋文匕首懸浮在半空,滴溜溜地轉著。

萬古界聖 葉雄心念一動,匕首上頓時一道白色小劍虛影分離出來,彷彿實質化一樣。

「去。」

他一聲喝念,虛無小劍疾射出去,噗的一聲擊在牆上。

頓時牆上露出一個光滑的小洞,一束陽光從外面照進來。

「好厲害的劍影分身,一道劍影分身就如此厲害,如果像三清道長那樣,驅使四道劍影分身,尋常的古武者如何防得住?」

葉雄第一次體會到修真者的恐懼之處,假以時日,超過以前古武境界,根本就不是夢。

接下來,葉雄將一道劍影分身練熟透,讓自己有一技防身。

現在的他,真氣已經不在,跟普通人沒多大區別,這劍影分身就是他最大的殺技。

熟練劍影分身之後,葉雄開始踏入緬店境內,尋找玉石所在的那座山峰。

江南市人民醫院,婦產科。

楊心怡剛走進婦產科,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走出來,居然是楊小喬。

重生之打造娛樂帝國 她跟楊小喬見過一面,兩人根本就不認識,但是自從知道她跟葉雄有關係之後,楊心怡對她特別關注起來。

楊小喬神色憔悴,甚至比起楊心怡臉色更差。

見到楊心怡,她愣了一下,似乎有些害怕,勿勿忙忙地走了。

「趙醫生,你好。」楊心怡走進去打招呼。

趙醫生是市人民醫院婦產專科醫生,在全市非常出名,哪怕再有錢的人找她做產檢,都要事先預約,她的診費非常高。

「楊心怡,你來了。」

趙醫生給楊心怡做了簡單的檢查,之後問道:「怎麼臉氣這麼差,最近沒睡好?」

「是的,最近有點睡得不太好。」楊心怡隨口應付。

「你老公呢,怎麼沒見他來過?」趙醫生隨口問。

「他有些忙,這點小事我不想打擾他。」楊心怡回道。

「忙到連這點時間都抽不出來,真是的。」趙醫生比較愛念叼,講了一通大道理。「錢哪賺得完,知足常樂,你這個時候,他要多在身邊陪著才是。」

楊心怡臉色黯淡,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說。

「剛才出去那個女孩是誰?」楊心怡恰開話題。

「我一個遠房親戚,她懷孕了。」

「什麼,懷孕?」楊心怡尖叫起來。

「怎麼,你認識她?」趙醫生奇怪她的反應。

「不認識,我就是覺得有點奇怪,她還那麼年輕,好像才二十一二歲左右,怎麼就懷孕了。」楊心怡連忙解釋。

「我都不知道怎麼說她,她剛懷孕不久,就被家裡知道。家裡人一氣之下,讓她把孩子打掉。她寧死都不答應,現在她已經離家出走,跟家裡人關係鬧得很僵。小喬平時挺懂事的一個女孩子,怎麼就變成這樣子。」

趙醫生一邊說,一邊搖頭嘆息。

「她有沒有說,孩子她爸是誰?」楊心怡問。

「無論怎麼問,她寧死不說,說誰讓她打掉孩子,她就去死。」

「……」

楊心怡從醫院出來,眼睛濕潤了。

算算時間,楊小喬懷孕的時候,跟陳蕭發信息的時間吻合,極有可能楊小喬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葉雄的。

想起趙醫生說的那番話,楊心怡突然覺得自己很幸運,至少跟楊小喬比起來,她幸福得多。

楊心怡開車子出醫院,看到楊小喬在前面孤伶伶一個人走著,那模樣讓人說不出的心疼。

鬼使神差,楊心怡在她旁邊停下車子。

「楊小喬,上車。」楊心怡喊道。

楊小喬頓時非常緊張,就像沒聽到一樣,繼續往前走。

「別逃避,我都知道了。」楊心怡大聲喊道。

楊小喬頓時停了下來,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楊心怡從車上下來,走到她面前,說道:「阿雄的事情,我想跟你談談?」

(PS:為了讓讀者不熬夜,更新時間改在中午,剩下幾章,明天中午一齊發。) 半個小時之後,一家餐廳裡面。

楊心怡跟楊小喬迎面而坐。

楊心怡望著楊小喬,她至此至終都沒有抬頭看自己一眼,從來沒有跟自己目光接觸。

估計在她心裡,也是十分心虛,不知道自己會如何對待他。

看著面前這個長得比自己還漂亮,還年輕,性格柔情似水一樣的女孩子,楊心怡心裡半點都恨不起來。

這樣的女孩,哪個男人不喜歡?

「你知道阿雄在哪嗎?」楊心怡直接就問。

楊小喬這才抬起頭,疑惑地望著她。

這段日子,楊小喬都快瘋了。

葉雄已經半個月沒聯繫她了,在以前,他每隔幾天肯定會給自己打個電話,如果在江南的話,他也會找時間陪自己。

可是這半個月來,他不但沒有電話打來,手機也關了,彷彿人間蒸發一樣。

最要命的是,她突然發現自己懷孕了,頓時感覺天都要塌下來。

看到楊小喬的眼神,楊心怡明白了,葉雄連她也沒打招呼。

「他出事了,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在哪。」

當下,楊心怡將葉雄的事情說了出來,聽完之後,楊小喬眼睛紅了,不過倔強的她,還是忍住不讓自己眼淚流下來。

「為什麼他不讓你知道他去哪裡?」楊小喬哽咽地問。

「可能是害怕我們知道他的下落,反而對我們有危險吧,他仇家太多。」

楊心怡跟葉雄生活最久,了解他的性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