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牛」和「檸檬」大喜,連聲說道:「謝謝師父,這樣我們在外面執行任務不必要那麼死心眼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郝仁說道:「組織培養你們不容易,如果一個任務明知不能完成而硬把人命往上墊,那就是愚蠢!你們也是人,只要你們在遵循著忠於組織的原則,退一步保全自己和同伴就是正確的。我們沒有必要為了組織的虛名,而消耗組織的實力!」

郝仁說的虛名,就是有些組織為了追求任務的成功率,在面對一個強大的目標時,不顧自身的實力而硬往上沖,最後把整個組織都搭進去了。就象今年年初,他明明已經毫不費力地把「清酒」幹掉了,阿酒還是不死心,又派來了「伏特加」,還聯絡了墨玉和陶亥。事實證明,如果不是郝仁想擴充力量,「暢飲」這個組織早就完了,弄不好就連唐龍都不得善終。

不過,這種事他就不再和「紅牛」他們說了,他需要把話題引到自己感興趣的路子上:「你們在這邊有些日子了,對這邊的情況摸得怎麼樣了?」

「紅牛」說道:「師父,我們就是為這事來的。前一段時間,你讓東瀛分部的人調查刈鯨島和『百忍堂』,正好我們也在,這事就由我和『檸檬』主導,已經得到了一些相關的信息!」

接著,「紅牛」就把他得到的消息向郝仁做了詳細的闡述。

刈鯨島是伊勢灣南岸的一個半島,名為刈鯨,實際這裡的人從來沒有殺過鯨。這裡是東瀛忍者的發源地之一,著名的伊賀派忍者伊勢家右衛門就出生在這裡。伊勢家成名后,在刈鯨島成立堂號「百忍」,開宗立派。現在的「百忍堂」擁有上忍兩名,中忍十三名,下忍一百零三名。

兩名上忍,一個叫伊藤建一,七十二歲,同時他也是現任的「百忍堂」堂主;另一個叫花田公,六十八歲,在「百忍堂」中也極有勢力。

至於十三名中忍,排名靠前的有三個。一個叫山田光男,但是他前一段時間去華夏執行任務后就失去聯繫。第二個叫伊藤千葉,他是伊藤建一的侄子,剛剛從華夏回國。據說他就是去尋找山田的,人沒找到,卻帶了傷回來。排名第三的中忍是個女的,叫花田夏子,是花田公的獨生女。

「紅牛」在敘述的時候,還從手機里把兩名上忍、三名中忍的照片調出來給郝仁和宣萱看。照片上伊藤建一鬚髮花白,很有氣勢。而花田公則是白白胖胖,象個富家翁。三個中忍里,山田光男和伊藤千葉都是見過的。而且山田光男完全不用擔心,他的屍體早就被卧龍山的野獸給啃光了,而這個消息「百忍堂」的人竟然還不知道。郝仁不由得為自己做事的縝密而得意。

倒是那個花田夏子,眉目如畫,相貌竟然不輸宣萱和寒煙。就連宣萱都忍不住贊了一句:「如此美人,我見猶憐!」

郝仁笑道:「她人是長得不賴,但是身材一定不如你。東瀛人都是小短腿,走起路來可難看了!」

「師父,你錯了!」「檸檬」說道,「那個花田夏子的身材和師娘差不多,你可千萬不要花心哦!」

「你這小妮子,把師父當成什麼人了?」郝仁笑叱道。

宣萱卻說:「真有別的女人愛上你師父,我才不管呢!但前提是,那人的顏值絕不能比我差,否則,我丟不起這人!」

四人都是哈哈大笑。

郝仁又來研究「紅牛」給他的資料。「兩名上忍!」郝仁皺了皺眉。

這段時間,他已經與兩名中忍交過手。一次是在卧龍山重傷山田光男,一次是在盧家大屋打敗伊藤千葉。憑他的認知,中忍的實力應該在先天鍊氣境的修為。據此推斷,上忍的實力有可能達到築基境。

「師父,『百忍堂』的實力太強了,你要小心啊!」

郝仁點了點頭,開始給弟子們布置任務:「紅牛,你們這段時間給我盯緊三個人,我要知道他們的行蹤。如果他們落單了,你一定要及時通知我!」 歸來!

對林風來說,這次可謂是在死亡邊緣走了一圈。

極度危險!

無論是剛入妖族禁地時與大聖那一戰,還是墓園一行初見『滅世魔神』,都是岌岌可危。而後與契合地柱的大聖那一戰更是九死一生,若非大聖最後大意疏忽受地柱反噬而死,眼下本體只怕已化作塵埃。

當然,收穫也是相當巨大。

且不說魂之大變,蛻變成『盤古瞳』,使得本體實力大漲,單單是將娘救回來自己便已不虛此行,更不用說洞悉妖族陰謀,得到無數死亡強者,還有最大的收穫——

星源石。

足量的星源石。

「夠了么,風兒?」賈雅竹在一旁看著,眼中有著幾分焦急。

辛苦了這麼久,拼了那麼久,看的就是這一次。

此刻,林風正耐心點算著煉竜取回來的星源石,見到母親發問,轉過頭微微一笑,豎起大拇指,簡單的動作便已讓賈雅竹放下{頂}{點}小說心頭大石,長吁了一口氣。

何止足夠!

簡直是綽綽有餘。

很快,林風便是點算完畢,從頭到腳,臉上都帶著笑容,自己相當的滿意。

煉竜當記首功!

雖然整個藏寶庫的星源石只取得一半左右,但就是這一半數量便已相當恐怖,倘若換做巫幣計算的話,那麼煉竜所取得的這一半星源石,價值超出七百億巫幣!

而重啟幽冥號,需要的巫幣是多少?

「四百七十億巫幣。」林風望向母親,道出一個數字,賈雅竹的雙瞳頓時亮起,胸口微微起伏。平靜了一下情緒,美眸閃動:「所以說,嘯天可以復活了?」

「還不知道,不過能重啟幽冥號,喚醒多多。」林風坦然而道,微微一笑。「相信以多多的能力,加上現在我擁有的資源,復活父親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賈雅竹點點頭,輕道,「那快點開始,風兒。」

聲音雖輕柔,卻有著一分微微的著急,林風望著母親,又怎會不知她心中期盼。苦修了那麼久。忍耐了那麼久,娘為的便是父親,為了這個家。甚至不惜以身犯險,連妖皇島都敢闖。

為了父親,母親可以連性命都不要,這就是愛情。

「嗯。」林風輕聲應道。

而對自己來說,這一天也是期待了太久太久。

當日為了父親,為了承諾。自己捨棄狩之國度的一切,連聖國主的位置都不要。孤身闖入這茫茫無邊的斗靈世界。紫瑤已是找回,只剩下父親未復活,多多未喚醒,而眼下……

這剩下的兩個願望,就快要實現!

「呼,吸~~」平復心神。林風雙瞳微亮。

自己此刻的心境,比母親更複雜的多!

這一刻,總算到來!

「幽冥印!」林風沉喝,霎時間幽冥印亮起,這次不再需要星源力引動。因為第一次足足四十七億巫幣的星源力充入幽冥號,已經讓幽冥號能量槽的能量到達最下方『深紅色』線,幽冥號已經開啟,能夠順利感應,擁有了『緊急能源』。

嘩~~林風身影霎時消失,進入幽冥號中。

一切如常。

彷彿就算過千萬年,幽冥號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這象徵著星空世界能量科技的存在,遠遠超出斗靈世界能量範疇。入口處的天琊晶壁,依舊閃動著璀璨奪目的光芒,斗靈世界最高等的七星晶石,在這裡僅僅不過只是再普通不過的裝飾品。

穿過通道走廊,望著那些死去但仍是肉體永存的星空強者,林風雙瞳閃動著光芒,呼吸沉沉。

曾經,看著這些強者自己感到深深的震駭,哪怕是在他們的屍體面前自己都彷如螻蟻一般;眼下,儘管自己實力提升巨大,甚至已是到達斗靈世界的最頂端那一層,但看著這些超級強者,依舊膽戰心驚,心之悚然。

綠色的皮膚,巨大的毛細孔,奇異的臉龐充透著一分凄戾,屍體身上穿著一層厚厚戰甲,戰甲的上方有著一道道複雜密紋,血紅的雙目依舊怒睜著,自己根本無法直視,哪怕是盤古瞳都彷彿要被這血目吸進去一般。

實力越強,反而越能體會到星空層次的強悍!

一個頭上長著彎角的『怪人』,手中長毛直刺入另一個土黃色皮膚的裂牙怪人胸口,望著這兩個怪物,自己彷彿看到當日那星空層次的戰鬥畫面,身陷其中,自己在他們的面前….是如此渺小,微不足道。

「星空世界……」林風輕喃,目光迷離。

沒有恐懼,沒有害怕!

莫名的,自己反倒有種渴望,想要離開斗靈世界,進入那充滿未知和神秘的星空世界去闖蕩,哪怕最後因此身隕都無怨無悔,這是自己內心深處最直接的想法,最真的念頭。

「呵~」淡然一笑,林風不禁搖了搖頭。

「看來在我的身體里,一直都潛藏著瘋狂的血液。」

「只是長久以來都被壓抑著,被沉重的包袱,責任感所取代,所以忘了武者的根本。」

「這才是修鍊的真諦,這才是真正的武者!」

……

林風雙瞳灼亮,心之所動。

一直來自己背負著太多太多,直到現在當日離開狩之國度許下的三個願望已快要全部實現,自己封閉的內心才算是真正的敞開,找到了真正的自我,又或許……

「是被大聖的武者之心所感染了。」林風笑了笑,倏地卻是一嘆。

說實話,自己很欣賞大聖,哪怕彼此處於對立面,但他的那份執著,對武道的追求一直深深影響著自己,至今自己都難忘他與巫皇帝江那駭世一戰,雖敗猶榮。

可惜這樣一個強者。最終卻死的如此窩囊。

太冤!

就是死也難以安寧,被死亡能量所控制,不能自我。這其中自己或多或少都要付一點責任。若非自己,他不會被地柱反噬;若非自己,他甚至不會死;但很多事,冥冥中自有註定。

「等我實力足夠強大之時。我定會讓你死的安寧。」林風輕道。

這也是自己唯一能為大聖做的事。

一路而行,思慮萬千。

彷彿回到了過去,回到了曾經,一切都回歸最初。

林風並不停留,緩緩進入頂艙能量槽所在,眼下所有的準備功夫都不需要再做,那三角形似玻璃般的巨大金屬槽斗前方,外邊包裹著一層皮質軟齶,晶瑩光澤繽紛閃動。清晰可見。

星源力流,剛好到達最下方『深紅色』線所在位置。

在頂艙能源槽上方,有著一道道樞紐,通管,如心臟般呼吸著。如今自己想要供給星源力,再不需靠自身為載體輸送,只要將星源石放入其中便可,方便許多。

很平靜。時至如今,林風反倒莫名的安靜。

神色平淡。手中星源石緩緩出現,直接便將其放入樞紐通管上。剎那間,星源石便被吸入,能源槽瞬時啟動,如一台巨大機械齒輪錚錚,星源石被攪碎。化作純粹星源力流。

一塊,接著一塊。

林風動作熟練的行動著,眼中精光粼粼,直盯著能源槽。

吸收速度很快!

遠比之前第一次吸收巫幣要快的多。

能源槽的星源力不斷上升,就好似水位般往上爬。一點一點由深紅色線往淺紅色線而行。淺紅色線是一個『標識』,代表著備用能源,一旦星源力流到達淺紅色線,意味著幽冥號便能真正復活!

而多多,也必然會醒來!

「快了。」林風心之暗忖。

足足超出七百億巫幣的星源石,要應付這幽冥號四百七十億的需求,完全沒問題,甚至還能剩下不少。時間過的很快,隨著星源力流漸漸到達淺紅色線位置,林風的雙瞳一點點亮起,等待『奇迹』的發生。

這一刻,自己已經等了足足十年!

到了么?

終於…等到了么?!

「嘩~~」能量槽上方的樞紐燈管倏地亮了起來,發出輕聲的『叮嚀』,聲音雖輕但此刻卻如同天籟之音般悅耳,林風平靜的臉龐霎時露出一分笑容,望著能量槽上的標識,淺紅色線閃亮著淡淡光芒,如此美麗。

幽冥號,終於充滿了備用能源。

太難!

「呼~~」林風長吁了口氣,如釋重負。

這一刻,感覺自己身上的擔子莫名輕了下來,一直來自己的付出,自己的努力終於得到回報。

值得!

雙瞳閃動,林風環望四周,眼中閃過淡淡疑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