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地是什麼?」江帆盯著異形蟲逼問道。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呃,我不能說,我不想死!」異形蟲不敢與江帆對視,急忙移開視線,惶恐畏懼道。

「那你怎麼知道符地不是書童的身份?」江帆只得迂迴的問道。

「我曾經也這麼想符地老東西是書童,不過有一次我給符地捶腿,符地睡著了,我守在一旁,符地做惡夢說夢話了,透露出了身份,因此他原先並不是書童身份!」異形蟲訕訕的爆料道。

「那次我很慘,沒一會符地老東西從夢中驚醒,看到我在一旁,十分憤怒,將我暴打一頓,差點被打死了!」異形蟲心有餘悸道。

「那後來呢?」江帆追問道,心中好笑,符地竟然做惡夢暴露骷髏身份,有意思。

「符地那老定西打完后,竟是主動的講述了許多自己以前的許多事情,足足講了兩個小時,不過講完后便讓我發下元神死咒,但符地老東西不放心,又在我的元神中設下死禁!」異形蟲嘆道。

「死禁?符地老東西在你元神中設下什麼樣的死禁?」江帆頓時心中一緊,忙問道。

「設下記憶毀滅死禁制,要是被更加強大的敵人抓住搜魂,那我知道主人來歷的記憶便立刻自動被抹滅,因此不管是誰,都不可能從我這得到符地老東西的來歷!」異形蟲訕訕道。

「我靠,不是吧,這麼說讓混沌神獸吞噬搜魂也無法獲得符地的來歷了!」江帆愕然,十分鬱悶,心中拔涼。

「符天知道符地的來歷吧,那麼符天手下的那些傢伙是不是也知道符地的來歷?」江帆腦筋急轉期待的問道。

「呃,符天是知道符地老東西的來歷,不過他的手下是不是知道就不清楚了!」異形蟲怔了怔,先是肯定,接著又不確定的答道。

「符地老東西交代過,讓我不得到外面去說符天的事情,因為符天也知道符地的事情,互相約定了,免得讓外人看笑話!」異形蟲猶豫了下補充道。

「哦,還有這樣的交代,呵呵,符天是書童,這個身份很卑微,傳出去卻是不好聽,嗯,看來符地的身份也好不到哪裡去了!」江帆皺皺眉有些失望,隨即好笑道。

「你和符天的戰將相比,誰的實力更強大一些?」江帆想了想問道。

「我要比戰將強上一點,不過也只能勉強打敗它,殺死它還是很難做到,除非憑著重傷大傷元氣!」異形蟲沉吟片刻答道。

江帆點點頭,既然這樣那還是讓混沌神獸吞噬異形蟲了,又詢問了些情況,不過很失望,異形蟲知道的不多,得到的信息價值不大。

江帆抬手發出一道金光擊中異形蟲的腦袋,異形蟲頓時暈死過去,問道:「吃蛋,吞噬異形蟲的時候試著攝取一下它的記憶,能做到嗎?」

「呃,要竊取異形蟲的記憶的,可以做到,只是有些麻煩,但也沒關係,十幾分鐘就成!」混沌神獸想了想道。

「那就好,不要怕麻煩,獲得異形蟲的記憶對媽媽很重要,一定要得到它的記憶!」江帆嚴肅鄭重的叮囑道。

混沌神獸應下,江帆想了想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問道:「吃蛋,吞噬了異形蟲你真的不再睡覺了?這段時間很緊張的,可能會隨時喚你幫忙打壞人的!」

「呃,媽媽,您怎麼變得這麼羅嗦了,吃蛋不騙媽媽的,吞了異形蟲進行煉化吸收,只會進入打盹狀態,你只要召喚,吃蛋可以立刻醒來,停止吸收煉化異形蟲就是!」混沌神獸悻悻道強調道。

「好,那就好,你開始吧,一得到異形蟲的記憶立刻告訴媽媽!」江帆這才徹底放心,笑道。

混沌神獸小舌頭舔一舔小嘴巴,稀溜溜的輕輕一吸,異形蟲頓時飛入它的口中咽下,混沌神獸閉上雙眼,身體開始閃動起紫藍色和火紅色光芒。

江帆站在一旁等待,過了一會,混沌神獸忽然睜開雙眼道:「媽媽,這個異形蟲的記憶中出現不少斷片空白呢!」已是完成記憶的竊取。

「嗯,沒關係,有多少說多少!」江帆皺皺眉道,明白那是符地設下的記憶毀滅死禁製造成的,抹掉了異形蟲的部分記憶。

混沌神獸便開始講述起來,江帆覺得有用的就細細的聽一下,沒用的略過,比如異形蟲自身的事情江帆就不感興趣,半小時后結束,混沌神獸進入真正煉化吸收狀態。

江帆理了理得到的信息,沒得到什麼太大的重要信息,只是對已知的了解的更為詳細了,但有兩件事讓江帆有些驚訝,剛才訊問異形蟲還真忘了問,當然不可能想得那麼全面。

異形蟲有陰陽二體,那個陰體分身已經死了,這個是陽體,陰體被符地用來釋放符佩中的腐符死咒時做了犧牲品,不然腐符死咒無法定向釋放植入封印罩,也就是那個五行繭房

再有就是異形蟲陰體分身的內丹被符地取走,給煉製新的異形打基礎,提升實力,江帆便猜測符地一定是覺得手下數量太少,開始尋找新的異形基體,不過也無所謂,知道了就成。

江帆來到還處在昏死中的戰將老三面前,狠狠的踹了幾腳,戰將老三這才醒來,緩了會神想起什麼,一骨碌爬起。

戰將老三看到江帆便大怒道:「該死的江帆,你耍詐,我宰了你!」隨即震驚了,發現身體被封住了,無法施展本領,連變身都不成了,看了看周圍環境,感覺到可能處在某種特殊封印空間中。

「我靠,怎麼一點也沒做俘虜的覺悟,還敢囂張!」江帆頓時火了,上前就是狠狠幾拳,將戰將老三打得鼻青臉腫,不過江帆有些手疼,有些鬱悶,戰將是身體還真結實。

「江帆,主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把我放了,我既往不咎!」戰將老三卻是強硬得很,惡狠狠的凶道。

「我靠,還敢嘴硬,我打不死你!」江帆氣結,立刻取出一件符神鞭,照著戰將老三沒頭沒腦的就是猛抽,這下戰將老三吃不消了,皮開肉綻鮮血飛濺滿地打滾慘叫不已,不過就是不討饒。

不一會戰將老三被打的奄奄一息了,四肢被打斷,血肉模糊,躺在地上直哼哼,但還是不求饒,江帆驚訝鬱悶了,呦呵,還真堅強啊,沒想到符天手下還真有不怕死的!

「戰將老三,我問你,想死還是想活?」江帆無奈,悻悻的作罷,喝問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你這個該死的,你想怎樣?」戰將老三虛弱的惡狠狠道,依舊不改囂張的氣焰,眼中閃動著怨毒的凶光。

江帆才消停了些的火氣騰的又竄上來了,狠狠一腳踹掉戰將老三的幾顆牙齒,威脅道:「你再不老實我就要用大刑了,讓你生不如死!」

「你到底想幹什麼?」戰將老三怔了怔,口氣一軟問道。

「不幹什麼,把你知道符天混蛋的情況告訴我!」江帆冷笑道,心中一喜,這傢伙似乎有服軟的跡象。

「你才是混蛋,你敢詆毀主人,你該死,我死也不會告訴你,你休想從我這得到任何東西!」戰將老三頓時暴跳如雷叫起來。

江帆鬱悶了,憤怒道:「我還不信你真的能強硬到底,我要看看你能忍受多少中大刑!」說完意念發出,頓時青龍族中的一堆刑具飛來落到戰將老三面前。

「嘿嘿,任何大刑對我都沒作用的,你休想知道任何東西!」戰將老三看了看地上各種刑具,瞥了江帆一眼,忽然詭異的笑道。

「哦,任何大刑對你沒作用嗎?那剛在打得你怎麼還鬼哭狼嚎的?這種毆打是最輕微的,後面會比這個厲害百倍!」江帆怔了怔,但還是撇撇嘴不以為然提醒恐嚇道。

「呵呵,我承認我受不了,但是我要是沒了感覺,你說你的什麼大刑還會有作用嗎?」戰將老三神情變得怪異,反問道。

「你會沒感覺?」江帆驚訝了,接著好笑道:「你怎麼會沒感覺,剛才慘叫的是誰?」

「哼,我們拭目以待吧!」戰將老三冷笑道,接著輕喝道:「僵化,閉魂!」緩緩的閉上雙眼,躺在地上不再動彈了。

僵化,閉魂!這是什麼意思?江帆狐疑,抬腳踢了踢戰將老三,沒動靜,皺皺眉,手中的符神鞭抽了兩鞭,戰將老三的身體頓時出現兩道血痕,鮮血汩汩流出,但戰將老三卻是沒絲毫反應。

忽然對生命的預測感應能力讓江帆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戰將老三的生機在消散流逝,頓時愕然,不會吧,死了?自殺了?

江帆急忙查探戰將老三身體情況,更是驚訝了,戰將老三的元神竟是收縮了,變得乾巴巴的一團,沒了絲毫光澤,元神的防護符膜起了褶子,像是鮮荔枝脫水后變成乾貨荔枝。

乾巴巴元神裡面成了粘稠柏油似的黑乎乎了,隱隱的還能感覺到一絲生氣,呃,沒死透!江帆頓時鬆了口氣,沒自殺就好,否則費大力氣白抓了。

同時江帆恍然了,戰將老三的所謂僵化閉魂,應該是一種特殊的功法,進入假死狀態,沒了感覺,這樣不管你對它幹什麼,都沒感覺,不用擔心受刑的痛苦。

「我靠,這還怎麼審問?」江帆鬱悶了,沒想到戰將不但強硬的不得了,還會這麼一招!「呃,看來抓錯了對象了,應該抓符妖,或者二怪就好了,它們應該沒這麼堅強吧。」

只能直接攝魂了,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像符地對待異形蟲那樣,符天在戰將元神中也設下了記憶毀滅死禁,那樣的話真的得不到什麼情報了。

「主人,戰將老三審問不成,那就攝魂吧,小的來做這事行嗎?」江帆腰際的雙頭裂體獸忽然提議道,它想吞噬戰將老三強大實力。

「雙頭,你比戰將老三的實力差太遠,你也不怕撐死啊!」江帆皺皺眉提醒道,實力懸殊,雙頭裂體獸的內丹根本無法承受戰將老三的內丹的恐怖,會爆裂而亡。

「呃,主人,那,那怎麼辦?」雙頭裂體獸怔了怔頓時意識到自己太貪心急切了,訕訕道。

「怎麼辦,你是無法承受的,只能是和誰一起吸納這個戰將了!」江帆道。

「也好,傻蛋大哥不在,那就讓飛翼兄弟來吧!」雙頭裂體獸略一沉吟建議道。

「嗯,也只有飛翼來合適了!」江帆想了想道,立刻發出召喚,飛翼銀龍迅速趕到,一聽要和雙頭裂體獸一同分享吸納戰將的元神和內丹強大實力,頓時歡呼雀躍不已。

介於戰將的強大,必須有江帆的幫助,對雙頭裂體獸和飛翼銀龍叮囑交代一陣,接著強大的精神意念力發出,強行的將戰將老三的元神和內丹攝出。

雙頭裂體獸立刻身體暴漲嘴巴張開就把戰將老三的軀體給吞了,江帆強大的精神意念力穿破乾巴巴元神表面的防護符膜,就要開始攝魂。

那知戰將的元神裡面忽然出現一道熒光閃動,把江帆嚇一跳,但隨即沒了任何反應,江帆這才鬆了口氣,開始攝魂,卻是驚愕了,戰將的元神記憶區變得一片空白,沒了記憶。

江帆呆了呆,猛然意識到什麼,鬱悶之極,也不知道是符天設置的禁制還是戰將老三自己的特殊功法,突破元神后,裡面的所有記憶全部被抹掉,戰將老三成了白痴,不會得到任何信息了。

「我靠,真的打錯主意了,真的不該抓戰將了!」江帆沮喪,不過還是欣慰,至少吸納戰將能大幅提升雙頭裂體獸和飛翼銀龍的實力,它們兩個肯定能大大超越符神主和魔神主。

江帆只得將戰將老三的元神強行破成兩份,幫助雙頭裂體獸和飛翼銀龍吸收,既是一半的元神也不不得了,足足持續了三年時間,江帆才放手,雙頭裂體獸和飛翼銀龍可以自主吸納了。

江帆看了看,等雙頭裂體獸和飛翼銀龍全部吸收戰將老三的元神,還得十年,真正煉化徹底的做到為己所用,沒有幾百年的時間無法完成。

江帆沒時間在符咒世界陪上幾百年,雖然外面只是過去個把小時,但就這個把小時最好是要盯著,順便做點其他的事,誰知道符地什麼時候會察覺到異形蟲出事了。

當然等上十年時間還是可以,算起來外面也就是過去十分鐘不到,符地聯繫自己,拖延個十幾分鐘還是問題不大,因此江帆只等雙頭裂體獸和飛翼銀龍初步吸收后再幫助吸納戰將老三的內丹。

元神強大了,吸收內丹就容易多了,內丹強大和元神是息息相關的,元神就好像事河床,只有河床寬大變深了,才能容納更多的水,後面吸納內丹就不需要像吸納元神那樣耗費太多時間幫襯了。

十年時間不長,但也不算太短,江帆自然不會傻等,瞅著這個空隙研究修改版的五行元素法則,其實也就是重新將之前修鍊成功的三種元素的過一遍,對照一下看看存在差異,琢磨為何要修改。

江帆將舊的修鍊之法和改良的修鍊之法對照了幾遍,有些迷惑了,是存在差異,只是一些細節上不同,但沒看出什麼不妥,因為修鍊速度上並不見加快。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奇怪,這修改版的五行元素法則也沒什麼神奇特殊的嘛,好比翻山,有兩條路,但距離幾乎一樣遠,任意走一條都成,這修改還有意義嗎?」江帆暗自驚訝道。

江帆思索半晌不得其解,有些鬱悶,轉念一想還是放棄對修改版的五行元素法則的研究,實在研究不出什麼新意,不如看看那個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法。

江帆只修鍊成功了三種元素,火輪場都打不開,土元素更別談了,便研究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法中的金元素,木元素,水元素的敘述部分。

這一看頓時恍然大悟,終於明白了為何要對五行元素法則進修修改了,因為只有按照修改過的五行元素法則修鍊,才能與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法配套,否則無法練習相生相剋之法。

更讓江帆欣喜不已的是,按照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法,金生水、水生木,也就是金元素可以轉換成水元素,水元素可以轉化成木元素。

金元素轉化成水元素,施展水元素攻擊技能,能比調集大自然中的水元素的攻擊技能威力翻倍,水元素轉化成木元素,木元素的攻擊技能威力也是翻倍。

雖然金輪場,、輪場、水輪場已是貫通,但練習了相生相剋之法后,這種貫通更加順暢緊密相融,而且互相滋養,相應的出現的能力也會倍增。

就像風之眼的能力,風之眼的遙視和透視能力倍增,風無影身法的速度上也會快上一倍,同樣術元素衍生出來的新能力,超強的癒合能力,超強的生命預測感應能力都會倍增。

「我靠,這樣的話那風之眼遙視距離豈不是能看到差不多五千里遠了,透視地下豈不是能看到千米深處!」江帆興奮不已,五行元素相生相剋真好,呵呵,真是撿到了寶,修鍊,一定要修鍊。

江帆好半晌才平息下來激動的心情,繼續看下去,當然自己只會金元素、木元素、水元素,相生之法後面沒再去看,轉而看五行元素相剋之法的敘述。

沒有修鍊修改版五行元素法則和五行元素相剋之法,同等級別的五行元素法則的高手,可以說是勢均力敵互相奈何不了,如果一方掌握了相剋之法,基本上是必勝了。

修鍊成三種元素法則高手遇上修鍊成四種元素法則之人,必死無疑,但要是掌握立刻五行相剋之法,掌握三種元素法則之人面對掌握四種元素法則之人,雖然無法戰勝,但可以自保逃命。

金克木、木克土、水克火,直接化解自保,對於水元素的攻擊和金元素的攻擊,可以採取防守之態,因為掌握相生相剋之法,防禦能力幾乎達到抵抗住修鍊成四種元素之人的攻擊威力。

「呃,這麼說掌握了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法,就不必怕修鍊成四種元素之人了,呵呵,甚好啊,也不對啊,這裡沒他人會五行元素法則啊,好像這方面沒什麼作用吧。」江帆暗自喜悅道。

江帆先是歡喜,接著又不不以為意,但想了想還是覺得不錯,因為想到了符天,懷疑符天也會五行元素法則,雖然只是懷疑不確定。

五行元素法則修鍊成三種元素比較容易,真正的關卡在第四種元素火元素,極難修鍊,打開火輪場的那種痛苦實在鮮有人可以承受挺過去,這也是為何修鍊成功四種元素之人少之又少的緣故。

但掌握了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法,木生火,水克火之法,那打開火輪場就容易不少,可以大大降低打開火輪場的痛苦,強化修鍊之人的承受能力,成功幾率翻倍。

「我靠,太好了,沒想到掌握了相生相剋之法,對修鍊成火元素這麼有幫助,事半功倍啊。」江帆狂喜了,一直在為能打開火輪場而絞盡腦汁煩惱呢。

「感謝符天啊,真的要感謝符天,感謝他的八輩祖宗,不是符天要求自己去找那五行靈火燈,怎麼可能獲得修改版的五行元素法則和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法?」江帆笑道。

江帆又是竊喜一陣,繼續看下去,頓時一愣呆住了,掌握五行相生相剋之法的另一好處是能很好的對付五行獸,相生相剋之法運用得當,遇上五行獸自保的概率極大。

「咦,這裡竟然提到了五行獸!我靠,那麼海洋中的五行繭房,五行爐,豈不是來自這個發現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人的故鄉了!」

江帆十分驚訝,腦筋急轉,猛然意識到符天應該也是來自達菲亞的故鄉了,這種敘述就是證據,既便符天不是來自哪裡,也與之有極大的關係,那麼說符天會五行元素法則的可能性大大上升了。

「那麼符地呢,奇怪,符地與符天的關係極為密切,為何符地不會五行元素法則?」江帆又困惑了。

江帆想不明白其中道理,頭疼,甩甩腦袋不再去想,慢慢來,抽絲剝將總會搞清楚的,江帆繼續看下去,不禁皺眉,沒了,沒有具體對付五行獸的敘述。

接下去便是具體的修鍊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法了,江帆迅速的將整個修鍊之法看了一遍,因為只會三種元素,便挑出了其中的金克木、金生水、水生木三種修鍊之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